【人醫心傳第171期 - 生命之歌】修補碎顏 拼回愛

文/廖唯晴

「等我好了,我一定要做更多的好事來回報菩薩的保佑,也請菩薩保佑許博智醫師、林資菁社工全家平安、喜樂……」不善言詞的阿德在前妻阿滿的指導下,一筆一字寫下對醫療團隊的祝福,不工整的字跡裡,存在滿滿的感恩。

在二○一七年六月十五日為阿德祝福的感恩會上,許博智醫師看到阿德復原良好,也替他開心。攝影/范宇宏

阿德寫給醫療團隊的祝福感謝信。攝影/吳裕智

意外墜落頭朝下 顏面粉碎骨折

位於石碇溪與烏塗溪交接處的石碇,以茶業起家,走過染布業的發達時期,伴隨煤、礦業的發展,在歲月交織中,遺留下豐碩的自然資源與在地文化。以房屋裝潢為業的阿德在石碇出生長大,純樸的環境養成他老實、厚道的性格,與阿滿結婚後,育有一個兒子凱凱。即使兩人在結縭十年後因誤會離異,但負責任的阿德依舊一肩承擔阿滿母子的生活經濟,三人相互扶持,在同一個屋簷下過著和樂的生活,直到二○一七年三月九日的一場意外,改變了一切。

四十六歲的阿德在進行房屋裝修時,不慎失足從三樓摔下,雖然意識清醒,但頭部著地撞上石塊,造成顏面如破碎盤子般的粉碎性骨折、嚴重撕裂傷和左手橈骨骨折,被緊急送到臺北慈濟醫院急診室救治。創傷小組擔心嚴重創傷會引發其他問題,為阿德插管,送進加護病房觀察。回憶起那天在急診室的驚慌不安,阿滿餘悸猶存的說:「我接到電話第一時間趕到急診時,看到兩張床,但阿德面目全非,我完全認不出哪一張床上的是他。那天晚上我向菩薩發願,說我願意折壽十年,只要能將阿德救回來。」她日以繼夜地祈禱,希望阿德平安順利的度過人生關卡。

阿德失足從三樓摔下,造成顏面粉碎性骨折。圖片提供/許博智

社工的不放棄
手術同意書終於簽妥

阿德在加護病房躺了兩個多星期,主治醫師許博智說顏面骨折的修復手術必須等臉部消腫才能進行。但日子一天天過去,卻遇上想不到的阻礙,「我們是離婚關係,我沒有辦法幫阿德簽署手術同意書,凱凱還沒二十歲,也沒有簽名資格。」阿滿心酸地說。原來,阿德與原生家庭的哥哥、姊姊並不親近,儘管社工師林資菁耐心地聯絡他們,得到的回應都是擔憂一旦簽名,就必須負擔阿德龐大的醫療費用,因此遲遲不願來院協助。

「可以讓凱凱簽名,我在旁邊簽名當作見證嗎?」阿滿擔憂地問,阿德臉部的腫脹已逐漸褪去,手術同意書的問題讓眾人非常頭疼。

「不行,我再去努力看看。」林資菁社工師不放棄地繼續聯繫,告訴他們:「我跟阿德不認識,都願意出來打電話請你們出面幫忙,你們是他的親人,真的只需要過來簽名,這並不代表要負擔費用,所有的醫療費用都會由我們協助。」終於,阿德的哥哥被這分努力所感動,首肯出面簽署同意書,阿德的手術終於可以進行了。

在手術過後,阿滿帶著凱凱的最珍貴的集郵冊和紅包想謝謝許博智醫師,許醫師不收禮物,但收下家屬的心意。攝影/范宇宏

八小時頭骨拼圖 還原顏面外觀

阿滿捧著一本厚厚的集郵冊和五千元紅包來到口腔顎面外科許博智醫師的面前,「這個是我們家屬感恩的心意,郵票是凱凱從小蒐集,是他最珍貴的收藏品,還有他存起來的壓歲錢,我們實在不知道怎麼表達對您的感謝……」許博智醫師告訴阿滿,救人是醫生的本分事,禮物不能收,於是以合照替代禮物,當作收下了他們的心意,同時允諾會好好照顧阿德。

顏面手術在阿德入院後第十八天,也就是三月二十七日進行。許博智醫師透過3D 電腦重建,從頭頂劃開,將阿德的頭皮翻下後,花了八小時的時間將骨折位置固定。許博智醫師說:「手術一共使用二十三塊的各式骨板及近一百二十支的骨釘,一般顏面骨折的手術,可以透過對側完整的骨頭來比較患部位置進行重建,但是阿德幾乎整顆頭顱都骨折,所以僅能倚靠過去的照片做比對。」在醫療團隊的巧手下,阿德無論咬合、外觀都順利恢復成原來的狀況,斷掉的牙齒和原來有牙周病的牙齒,許博智醫師都一併拔除,等待康復後安排假牙治療。此外,手部的骨折手術也於四月初,在劉繼元醫師的執刀下順利完成。

兒子凱凱親手製作點心,要在感恩會上送給醫療團隊。攝影/連志強

夫妻雖離緣 照顧現真情

轉入普通病房休養後,由於腦部受創的緣故,阿德經歷好一段時間的意識混亂,所幸有阿滿不離不棄的陪伴,和醫護同仁的悉心照料,讓他順利度過復原期。

無奈上天的考驗接踵而來,阿滿的肝癌在此時復發,考慮到日後治療與阿德的復健,林資菁社工師提議:「是不是讓阿德到養護之家,費用的部分我會盡量結合資源來幫忙?」阿滿婉拒了這個提議,她說:「我可以的,我想要親力親為照顧阿德,就再試試看吧。」

五月初,在阿滿和凱凱的陪伴下,阿德順利返家。醫療團隊不僅前往家訪,也在六月十五日返診時舉辦感恩會為阿德祝福。

感恩會上,口腔顎面外科夏毅然主任鼓勵兩人,「很高興看到阿德的恢復,現在已經復原百分之九十,以後再墊墊鼻子就更帥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以後你要更愛你太太,互相幫忙。」患難見真情,向來口拙的阿德也發願:「我會把抽菸、喝酒的壞習慣都改掉,之後阿滿去治療,換我照顧她。也要去當志工,幫助更多人。」阿滿感動地流下淚來,「雖然我們的婚姻路只走了十年,但是我知道阿德的單純與善良。感恩菩薩讓我們碰到這麼好的醫療團隊,一開始沒人簽手術同意書時,許醫師非常正義的告訴我們『不要說妳現在不能簽,即使妳能簽我也不讓妳簽,妳知道如果妳簽了,萬一有問題,他的家人隨時有權利可以找妳麻煩。』他言下之意就是為了保障我們母子倆,讓我在一片冷漠無情的感受中,看到溫暖與光亮。」同時,她也非常感恩一路以來為他們申請重大傷病補助金、未成年兒子急難救助金及慈濟基金會援助的社工師林資菁。

為了照顧阿德,阿滿堅持等到七月凱凱放暑假可以照顧爸爸時才願意入住臺北慈院接受肝癌治療。醫療團隊送上蘋果與祝褔吊飾,祝福阿德一家平安喜樂。

二○一八年一月十三日臺北慈院歲末祝福會場,阿德一家人與醫療團隊上臺分享。左起為:康芳瑜護理長、陳淑琴護理長、許博智醫師、凱凱、阿德、阿滿、林資菁社工師、曾珮瑜副護理長、石芳瑜副護理長。攝影/王占籬

不貪心的一家人
開始植善慶有餘

提到對這家人的印象,林資菁社工師心疼、感動的說:「他們真的不貪心。」原來,在申請援助的過程中,慈濟基金會的志工們曾前往阿德家拜訪,但阿滿告訴志工:「我們身上還有一點存款,夠用一段時間,請你們把錢給更需要幫助的人吧!」

當保險費撥款下來時,他們更是帶著紅包,希望藉由醫療團隊的名義捐贈給需要者,阿滿說:「我以前也是( 校園)大愛媽媽,希望身體康復後,也能培訓成為慈濟委員。」趙有誠院長感受到他們付出的心,協助將這分大愛化為心蓮,傳遞到敘利亞援助當地難民,讓愛的循環永不止息。

轉眼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慈濟在世界各地舉辦歲末祝福,再祈新春三願;二○一八年一月十三日在臺北慈院歲末祝福現場,演繹阿德一家的故事;醫療團隊分享為阿德修補嚴重創傷,許博智醫師婉拒家屬謝禮、放棄一百多萬元全口植牙的一檯手術,為阿德執行長達八小時「教科書沒教」的複雜術式……,醫療團隊用愛修復阿德的顱顏外觀,他們的家庭關係也同時獲得修復。

在眾人的讚歎聲中,阿德、阿滿與兒子凱凱出現在臺上,眾人眼前的阿德絲毫沒有留下頭部受重創的模樣,茂密的髮絲、看不出縫線的臉龐,令人嘖嘖稱奇。「感恩上人,有上人才有慈濟,才有大醫王全心全意的搶救、全心全意照顧我們家。」阿德、阿滿道出對上人與醫療團隊的感恩,阿滿叩首發願,「二十年前的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我走入一個小家庭,擁有小愛;二十年後的今天我發願,要走入大愛,未來一起做慈濟。」凱凱也將自己親手做的蛋糕,獻給上人及趙有誠院長。

一場不只滿臉破相、甚至幾乎致命的意外,讓阿德與家人感受人間有溫情的美好光景,開展植善積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