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71期 - 封面故事】震災急救總動員 花蓮震災慈濟醫院大量傷患急救紀實

衛生福利部東區緊急醫療應變中心(EOC, Emergency Operation Center)設置於花蓮慈濟醫院內,由花蓮慈院急診部賴佩芳主任兼任指揮官,主要任務為整合花東地區的緊急醫療資源,在災害發生時能即時掌握醫療資源分配,統計各醫療院所急診單位所能收治之病人數量,妥善運用並進行分流。而花蓮慈濟醫院院內針對各項災害發生,則是採用「緊急災害應變系統」( 簡稱HICS,Hospital Incident Command System) 做處置。

二〇一八年二月六日深夜花蓮大地震發生後,急診室聽聞大樓倒塌,旋即啟動最高等級之大量傷患機制應變,第一時間由急診主任或當班的資深主治醫師( 即陳煌濱醫師) 擔任醫療指揮官,雖然在總指揮官林欣榮院長抵達醫療現場後,應該移交指揮權給林院長,但本次啟動為大地震災難伴隨大量傷患出現,林院長抵達院區後需同時指揮院內災情視察及大量傷患應變,故指派陳醫師持續於急診統籌醫療指揮。其實在平日下班時間,院內即有設置「院長室當日值班主管」、「值班護理長」、「行政總值」等輪值,處理一般緊急狀況,所以在地震當晚值班者亦全數動員。

整理/黃秋惠

二月六日深夜十一點五十分發生芮氏規模六地震,天搖地動,瞬間讓花蓮市統帥飯店倒塌、雲翠大樓傾斜……

花蓮慈濟醫院於零點十分旋即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全院迅速動員,更多人是主動到院支援搶救生命,很快地於凌晨二點二十七分解除應變機制;一百三十七分鐘內,治療超過百位受災病人。

除了急救,也啟動接續的安身、安心關懷……花蓮慈濟人賑災關懷行動不斷,全球慈濟人也紛紛募心募愛,祈願祝禱,期盼花蓮人盡快安頓心靈,重建家園。

二月六日夜間十一點五十分地震,花蓮慈院於二月七日零點十分由林欣榮院長(中)啟動大量傷患應變程序,院長後方左起為許文林、王志鴻、陳宗鷹副院長。攝影/劉明繐

院長總指揮 急救有序

「從未有過這麼大的地震,當時還不知道有房子倒塌,但預期會有很多病人進來,所以趕快啟動大量傷患的程序。」整起應變事件,非常有警覺性、最忙碌的就是身為總指揮的林欣榮院長,在很短的時間到達,「因為我從宿舍到急診,一路看醫院的外觀、靜思堂的外觀、到急診室約七、八分鐘時間,我到的時候,急診室已經動起來了,臨時指揮官、標示、場所(分區)都已經動員了。當然院內同仁也都已經到了。」

「地震發生當下,我們立刻動員,先檢查目前在急診現有的病人、設備、環境、硬體等等,有沒有受損或災害。再來由院長指揮,成立緊急應變中心,啟動大量傷患的機制。在大量傷患的機制運作下,將傷患分成四級,進行最快的醫治。」當時當班的急診副護理長周英芳接著說,「其實急診每年都進行大量傷患演習,團隊成員也一定接受外傷訓練,都做好準備,所以最後(啟動急救作業)也很圓滿。」

急診室護理師張雅雯在二月六日當天上小夜班,要下班立刻遇到地震,直接留守。她說,「其實沒有想太多,當下就是趕緊投入急救。」一路忙到凌晨兩點半告一段落,才有空清點傷患人數,清點之下發現,整個診間已經處理了一百多個病人。張雅雯微笑著說這本就是責任,但也發現自己滿厲害的,能在那麼短時間幫忙把這些傷患都處理好。張雅雯說,當時急診間擠滿了人,由於傷勢輕重不一,因此趕緊將輕傷、急救做區隔,接著開始分配護理人員照顧病人,希望每一個病人至少都能配到一個護理師,畢竟發生強震被送到醫院,當下一定會很無助,有護理人員照顧,心情會比較平復。她也提醒病人一定要留在原處,因為擔心走動找不到人,反而耽誤救治時間。張雅雯也不忘感謝醫院志工,幫忙安撫不少病人的情緒。

急診周英芳副護理長( 右一,著藍衣藍背心)提及急診團隊平日演習即作好準備,才能在此次災難發生時快速應變。攝影/劉明繐

急診護理師張雅雯於小夜班後立即加入大量傷患救援,穿上「安全指揮官」背心協助調度輕、中傷區。攝影/陳安俞

不幸中的幸運 多在輕傷區

「在( 二月七日) 地震發生前一週,就不時有一些地震發生,感覺有點異常。我在那一週的刀很多,整個人比較疲累,五日晚上還開了一個很長( 時間)的刀,所以在六日晚上比平常早睡,十一點多就去睡了,快睡著的時候就一陣大搖晃,我就乾脆起床來看一看,發現怎麼家人都下到一樓來了,門還開著,隨時準備跑出去……我還想他們是不是太誇張,因為在花蓮住久,地震是見怪不怪,而且從來沒有建築物倒塌過……」花蓮慈院外傷中心王健興主任談起這場地震前的時刻。

「接著我看看手機,發現line 有很多訊息,因為我有參加『花蓮職志群組』,裡面有即時訊息傳出有建築物倒了,所以想醫院應該會有事,就準備換衣服出門,然後就看到手機簡訊『00:13 急診紅色九號』,醫院啟動大量傷患了,換好制服下來,孩子問:『爸你要去哪?』從濟慈路往醫院的路上,發現這大半夜的車子居然這麼多!」到了醫院後,王健興醫師看到許多同仁穿著便服往急診移動,一抵達急診室,裡面人山人海,他找急診現場指揮官報到,指揮官陳煌濱醫師說:「重傷區就交給你了。」王健興走進重傷區,已經有一個病人在( 被)CPR,急救後不治。「我守在( 重傷區) 裡面,有急診護理師,外科加護病房下來支援的護理師,很多同仁在。接著送來一位OHCA( 到院前死亡),經急救壓胸後救回來,送內科加護病房觀察( 即大陸的余妃女士)。」

於急診室外,病人狀況危急,醫護同仁於推床上立即CPR 急救,外傷中心王健興主任(左)同步推床至重傷區搶救。攝影/陳安俞

「當時重傷區已經客滿,為了準備接下來萬一有重傷患到,我們盡量清出空間,快速讓病人轉出急診治療,有一、兩床空下來了,然後我就在重傷區門口等,往外看看還有什麼事。不久就聽到有人在叫,看到有兩個人衝進來拉床出去……」王健興直覺應該有點狀況,雖然心想並沒有聽到救護車的聲音,應該不會很嚴重,還是跟出去急診室門口,一看怎麼是轎車,兩個實習醫學生火速固定好推車,費力地把病人「拉」出來,表示病人已無法自主行動,王健興當下知道病況嚴重,接著實習醫學生跳上床立刻CPR,王健興趕緊一邊喊人讓路,一邊飛快地將推床拉進重傷區。這時是半夜一點多快兩點,病人到院時已瞳孔放大,經過急救,可惜仍是不治。

「除了這三位OHCA 病人,另有三位進刀房,也是隔天就出院了。」大約在凌晨兩點半解除大量傷患,王健興仍到輕傷區、中傷區看一看,他說,「很慶幸這次災難多是皮肉筋骨的輕傷,沒有腦傷、肺出血、肚子出血的重傷患者。也幸好中傷區的病人也不多。」約三點多返家,睡到六點多,準備上午七點半再到醫院開科會議,然後開始七日上午八點到八日上午八點的「外傷中心值班(trauma call)」。八日開刀到下午五點多,準備要回家了,王健興遇到麻醉科的蘇逸愷醫師拿著雨傘,「外面下雨喔?」

蘇逸愷醫師關心地問他家裡還好嗎?王健興發現其實也不太確定,但出門前家裡沒有什麼東西倒,慶幸家裡很平安。從外地來的蘇醫師被地震嚇到不敢回宿舍,住到志工寮房去了。「還有很多護理師也怕到,就住在值班室裡。」

急診室內,醫療人員忙碌地為各類傷患包紮傷口、關心傷勢,期望能緩解身體的不適感。大愛新聞影片截圖

醫護人員為陸續到院求診的傷患仔細檢查傷勢, 圖為護理師為病人查看腿部狀況一景。大愛新聞影片截圖

後勤全力支援

全院動員急救,後勤的支援也非常重要。總務室沈芳吉主任說:「(地震後)供水供電的運作正常非常必要的,所以我們的工務、醫工在這時就立即出動維護。當然,當下(急診)床也不夠,我們準備擔架;寒冷的天氣,被服也是不可或缺,這些都是我們在短時間內可以立即準備好的。」沈芳吉主任說:「在這樣紛亂的情形下,警勤也占了很重要的功能來維持車輛的出入和人員的進出。」

其實除了總務,花蓮慈濟醫院全院動員,在不眠的夜裡,為鄉親療癒身體不適外,也助安定心緒。

( 部分資料來源/花蓮慈院公傳室新聞稿、大愛電視志為人醫守護愛節目)

中傷區內,被分配到負責中傷組的同仁陪伴在病床旁,遵醫囑待命救援。大愛新聞影片截圖

醫療人員的關懷與陪伴,給予傷患力量與勇氣,寬慰身心。大愛新聞影片截圖

透過立即的醫療處置,能避免傷勢再惡化。大愛新聞影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