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9期 - 慈憫醫眾生】苦木瓜變甜蘋果 菲律賓牙釉母質細胞瘤治療

文/吳燕萍、菲律賓慈濟分會

在二○一七年十月的國際慈濟人醫年會上,菲律賓慈濟人醫會團隊史美勝醫師等人特地獻花給臺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及醫療團隊,感謝接力救治從菲律賓到臺北的兩個困難個案:莎菈和瑞珍;而菲律賓人醫會張麗真醫師也在年會上感謝夏毅然醫師,近年來多次前往菲律賓義診及教學,吸引了很多菲律賓的牙醫師加入人醫會行列;慈善與醫療、跨國間義診醫療的結合,在臺灣與菲律賓之間帶動善與愛的循環,也讓莎菈的整張臉從苦木瓜變成甜蘋果,脫離病苦的魔咒回到家鄉重享新人生。

拔牙痛未除 下巴腫成大瘤

二○一七年四月十四日一大早,菲律賓慈濟志工陳麗君帶著莎菈(Sarah G Dayday) 和她的弟媳艾琳(Elin Dayday),風塵僕僕抵達臺北慈濟醫院,張恒嘉副院長和喬麗華主祕代表迎接。莎菈在菲律賓慈濟人醫會和志工的牽引下來到臺北慈院,治療多年的痼疾――牙釉母質細胞瘤。

四十五歲的莎菈,家住菲律賓宿霧附近的放空島(Bantayan Island);夫家有十個兄弟姊妹,莎菈的先生是老大,陪同前來的艾琳是第七個弟弟的太太,與莎菈感情很好。

二○一○年,莎菈的下門牙左邊第一顆牙齒疼痛且搖晃,牙疼得厲害,痛好幾天了,但島上沒有牙科診所,加上沒錢去外地就醫,得知有巫師要來小島,莎菈覺得自己真幸運。在一連串的祈福唱誦儀式結束後,巫師用湯匙幫莎菈拔牙。「但其實牙齒沒有整顆掉落,還有一點殘餘留著。」莎菈回想,「巫師為我拔除疼痛的那顆牙齒,沒想到牙痛問題沒有解決,此後從這顆牙齒的左邊開始,一顆一顆的疼痛、掉落,下巴也腫起來……。」說到傷心處,忍不住落下淚來。

拔完那一顆牙,還是持續牙疼、掉牙,就這樣撐了兩年,到二○一二年,莎菈察覺自己的左下巴有點腫,牙痛到不行,她就買止痛藥來吃。二○一三年,她懷了第六個孩子,雖然感覺下巴愈來愈腫,但為了肚子裡的孩子,她不敢再吃止痛藥,就強忍著。再過一年,她已經無法假裝下巴沒事,因為已經影響到說話還有呼吸,沒辦法好好睡覺了。

二○一七年四月五日,菲律賓慈濟志工前往莎菈家中拜訪,莎菈給志工師姊看她身分證上的照片,下巴沒有腫起時的外貌。攝影/迪哥(Jamaica Digo)

菲律賓人醫提報
窮人家的治療曙光

因為放空島是菲律賓的觀光景點,莎菈的先生就靠著替觀光客划小船賺錢養家,划一趟船約兩百到三百菲幣( 臺幣兩百元以下)。家裡本來就有兩個孩子生病,二○一四年第六個孩子將出生,家裡更需要錢了。為了貼補家用,莎菈都到海邊去撿回收物換錢,牙齒和下顎的痛、影響說話、吃飯的不便,就是忍著。

也就是二○一四這一年,其中一個兒子喬伊因後頸有腫塊且連接到脊椎,已臥床兩年,去世時是十二歲;隔一年,八歲的辛蒂因有侏儒症及併發症,包括心臟問題、營養不良而去世。兩個孩子接連往生,自己下巴愈腫愈大,莎菈還是試著像平常一樣過日子,出門就用布口罩遮住下半臉,但她異常腫大的下巴已經讓村子裡止不住議論紛紛。

二○一六年十二月初,一位德國遊客來島上度假,結識莎菈的先生,看到莎菈的狀況非常同情,便出交通費和看診費,讓莎菈到宿霧市的牙科診所就醫,但結果是要動手術才行。此行陪伴並協助翻譯的陳麗君師姊,說著莎菈來臺北慈院治療的因緣,「當時的診所牙醫師馬可(Dr. Fredeswinda Maco) 正好是菲律賓人醫會的成員,評估莎菈的病需到設備完善的大醫院醫治,於是將她的狀況提報給慈濟菲律賓分會。」

但那一次去看牙的經驗,只是讓莎菈絕望的接受現況,畢竟她哪有錢可以去大醫院手術呢?根本就是奢侈的妄想。她再怎麼認真去撿回收物,最好的時候一個月賺五百菲幣( 約臺幣三百元) 就很高興了,能有什麼錢去動手術。

不久後的一天,莎菈在家裡接到一位陌生女士的電話,對方說自己是「慈濟志工」,莎菈說她沒聽過也不知道慈濟志工是什麼意思,但對方表示是宿霧那位牙醫告知莎菈的狀況,接著問她:「您願意讓慈濟來幫助您完成手術嗎?」莎菈說,當她聽到這樣的消息,還來不及回答,眼淚就流下來了,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

二○一七年二月,菲律賓人醫會舉辦牙科醫學研討會,北區人醫會謝金龍醫師與夏毅然主任都會參加。二月十三日,莎菈和弟妹艾琳從宿霧搭機到馬尼拉,由菲律賓慈濟分會執行長李偉嵩師兄帶莎菈去見他們,夏毅然了解莎菈的病理狀況後,允諾會為她治療。

醫療及相關費用,則由菲律賓慈濟分會資助,初估約八十萬菲幣( 五十萬臺幣)。

馬可醫師目前正在臺北慈院接受訓練。她說:「我不能在經濟上幫助莎菈,唯一可以幫忙的,就是把她送到臺北慈濟醫院,進行口腔醫療手術。」

確認夏主任可以為莎菈治療後,菲律賓慈濟志工開始協助辦理來臺就醫的相關手續。

術前先為莎菈進行一系列的檢查與初步治療,正在臺北慈院實習的菲律賓馬可醫師( 上圖右) 也一直在旁陪伴。攝影/王占籬

臺北人醫接力 計畫三階段手術

四月十四日上午莎菈抵達臺北慈院後,隨即開始一系列的檢查。

病理切片檢查,確診莎菈下巴的「牙釉母質細胞瘤」是良性腫瘤。夏毅然主任與口腔顎面外科團隊討論後,決定分三階段手術;夏主任負責切除腫瘤;鄭育誠醫師以3D 列印技術重建下顎骨;許博智醫師則為莎菈植牙,重建咬合功能。

四月二十一日舉行醫療會議,夏毅然主任說明莎菈的治療計畫,李偉嵩師兄和陳麗君師姊也一起與會。夏主任提到,莎菈因牙痛延誤治療,導致成腫瘤占據整個下巴與口底處,腫瘤約有十一公分大,偶爾會有組織液從下顎骨前牙區冒出來,馬可醫師在當時的檢查報告顯示有惡性轉變機會,應該盡早手術。

夏主任仔細說明手術步驟,「治療計畫中會把腫瘤切除,連同下巴骨、牙齒也跟著去除,然後再重建下巴,並裝上假牙,讓她能夠吃東西,才是真正完美的治療。」

夏主任補充,「重建的步驟,是取小腿的骨頭( 腓骨) 放到原來下巴的位置,還要加上金屬板固定。因小腿骨頭是直的,會配合下巴的形狀,將骨頭切成幾段,折成彎曲的形狀,彎曲分裂處若超過零點五公分,就會用骨粉或碎骨頭填補。至於血管的部分,則用腿骨血管接到頸部血管,兩邊都要接住,能吻合,不會漏血,也不會栓塞,手術才算成功。」

「只要血管接得順,骨頭長得好,莎菈的顏面可以恢復得很好,甚至可能比原來的還好。」夏毅然主任對莎菈的手術充滿信心,也請大家放心,「取小腿的骨頭並不會造成日後行動的問題,剛開始可能會因神經暫時阻斷,會有走路一跛一跛的狀況,只要神經開始恢復,她願意配合復健,一點也不會影響生活,可以跳、可以跑,都沒問題。」

聽完莎菈的治療計畫後,李偉嵩師兄驚訝的說:「我們一開始以為只是單純的切除腫瘤就好,聽夏主任的說明後,才知道手術非常不簡單。還好我們帶莎菈來臺北慈院,這裡有很完善的團隊和機器設備,可以給她最好的醫療。」

初到時,莎菈充滿希望,她說,「我很高興,因為可以動手術,不會再痛了。」隨著手術時間逼近,莎菈情緒卻變得有些焦慮,還好麗君師姊不斷地給予鼓勵,莎菈心情漸平復。手術前兩天,四月二十四日,趙有誠院長到病房親自給莎菈打氣,院長的到來,無疑給莎菈一顆定心丸,激動流淚並不斷感謝趙院長和大家。

夏毅然醫師( 右) 為莎菈及家人說明手術治療計畫,請陳麗君師姊翻譯,英語、臺語、國語夾雜,只為讓莎菈安下心,不要憂慮。攝影/王占籬

十六小時手術馬拉松
除腫瘤再重建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八點,莎菈進手術室。

完成了麻醉及手術前置準備工作後,醫療團隊開始第一階段的腫瘤切除。主刀的夏主任擁有多年的口腔腫瘤手術經驗,但是莎菈的腫瘤是他從醫以來下顎腫瘤最大的個案。「( 腫瘤) 拿下來的過程中,主要是看有沒有跟頸部的大動脈太靠近,我們必須把它分開,避開頸部的大動脈及重要的神經,才把整個腫瘤分開來。」

腫瘤切除後,接下來是下顎重建。「切除簡單,重建很難。所以我們才會採用3D 列印的技術來重建下顎,以確保它是吻合的。然後根據這個模型,就可以切骨頭了。」首先取小腿的一根長骨,照著3D列印精準算好的下顎模型,立即製作成下顎,這也是整個手術中最複雜與耗時最久的部分。

夏主任表示:「從腿部取下骨頭來,接著彎成3D 列印出來的下顎骨形狀,再放進嘴巴。」「重建的時候,我們希望血管能夠長回去。下巴的整個骨頭、整個皮瓣才可以活。」

歷經十六個小時的馬拉松式手術與重建,莎菈下巴的腫瘤不見了。接下來三天在加護病房充分休息,等待骨頭癒合。

弟媳艾琳和陳麗君師姊看到醫師提供莎菈術後的照片,都為莎菈感到歡喜不已。

口腔外科團隊為莎菈手術切除腫瘤並重建下巴,右為3D 列印出的下顎骨頭模型。攝影/范宇宏

一年後植牙再見

雖然歷經十多個小時的奮戰,但手術成功,讓團隊士氣振奮。夏毅然主任說,「這是一個醫師無法完成的複雜手術,是需要團隊的力量一起成就的。」夏主任提到,莎菈術後約三、四週,若傷口長好、沒發炎,就可出院回到菲律賓,由當地口腔外科醫師接手追蹤預後狀況。

二○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莎菈的臉看起來已經跟正常人一般,沒有肥大的下巴了,而且她笑起來像一顆很甜的蘋果!醫療團隊為她切下祝福的蛋糕,祝福她出院,象徵新生的開始,莎菈滿臉笑容的說:「手術後,我很高興,因為變漂亮了。而且可以講話講得很正常。」

這趟臺灣行,是莎菈改變命運的開始,臺菲兩地慈濟志工及人醫會,跨海接力,讓飽受腫瘤困擾多年的莎菈,再次展開笑容回到家鄉迎接新人生。預計一年後,再度回到臺北慈院進行第三階段的植牙手術,重建牙齒的咬合功能。( 參考資料:菲律賓慈濟分會網站、大愛新聞)

二○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臺北慈院醫療團隊歡送莎菈健康出院返家,照顧她近一個半月的同仁也一起來祝福。右四為趙有誠院長,右三為夏毅然主任,右一為許博智醫師。攝影/范宇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