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9期 - 醫影輯】急診醫師的溫柔

文/陳慧芳 攝影/沈譽蓁

關山慈濟醫院人力有限,醫師除了門診,還須身兼多職,

承擔急診、戒治所、居家醫療、IDS 山地巡迴醫療等業務;
其中的急診值班,又因能夠輪替的醫師不多,
每一次值班就是一整天二十四小時,
一個人頂白班、小夜班、大夜班三個班別。

十二月寒冬的某個星期一,晚上九點,
值急診班的王文修醫師已略顯倦容,這時來了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因爬嘉明湖不小心跌傷,左小腿有近兩公分撕裂傷。
當護理師準備處理傷口時,
病人神情緊張地問:「我從小很怕打針,可以讓我握著一個人的手嗎?」
王醫師很自然地伸出自己的手,就這樣,一直被握到治療結束……

「沒想這麼多,單純覺得他一個人在異鄉受傷,又自行來院就醫,能
夠幫得上忙的就幫。」事後王文修醫師不好意思地說:「這輩子還沒
和一個陌生男子握手這麼久過。」

其實,為了轉移病人的注意力及避免尷尬,王醫師主動找話題聊天,
分享自己的爬山經驗,附近還有什麼景點……隨著話匣子打開,病人
的不安感逐漸散去。離開前,不斷向王醫師和護理師們道謝。

突來的擁抱

隔天一早八點多,王醫師的值班時間終於快結束了,
這時進來一位跌傷的男士,手部經縫合處置後準備離開,
他對王醫師揮揮手致了謝意,又突然轉身回來給一個熊抱。

「這沒什麼啦,病人酒醉了!」
王醫師這一天的急診工作,跟一個年輕男生緊握手,被一個中年
大叔「愛的抱抱」……

寒冬中,關山小鎮醫院的急診室裡,
醫病間的互動雖然短暫,卻有著一道道的溫暖……

攝影者

沈譽蓁,關山慈院急診護理師,來自高雄岡山,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一百學年度畢業並至關山慈院服務至今。

譽蓁說:「在醫院工作當中,聽過許多病人的需求,當一位大男生用很靦腆的語氣提出『需要一位醫護人員的手握住他,給他一些些的勇氣』時,心中是有些訝異。當然病人提出的需求,我們會盡量的滿足,當下看到王醫師站在病人床旁檢查傷口時,我不經意的脫口而出:『好啊!會請我們急診室主任握住你的手。』事後我問了王醫師感覺如何?他笑說是很特別的經驗。看到病人與王醫師握著手交談著,心想人與人的互相關心、一句暖心的問候,或者一個充滿關懷的動作,這不就是最好的醫病關係嗎?」

文字記錄

陳慧芳,臺東關山人,高中畢業後北上半工半讀,自二○一二年返鄉,任職關山慈濟醫院管理室已滿五年。從未想過會踏入與醫療相關的環境,因為自己是目睹血腥畫面就會睡不著的人。接下文字記錄職務後,發現因專注醫病間的溫暖互動,自己竟克服了對「傷口」的障礙;也從中看見醫護人員辛苦的一面。也常提醒自己及家人,凡事抱持「同理心」,對醫療人員多一分的體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