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9期 - 特別報導1】富足感動的小小螺絲釘

文/陳怡陵 花蓮慈濟醫院合心十一樓病房護理長 圖/陳怡陵提供

當護理部章淑娟主任在工作群組中問有沒有人要參加墨西哥賑災義診時,我沒有多想什麼,就說「我要去」!過去我只參加過花東地區義診,當下不清楚墨西哥發生什麼事、墨西哥在哪裡,就只是想參加國際性的義診活動。後來知道是因為發生大地震所以有這樣的賑災義診行動,很多朋友勸我不要去,說那是一個可怕的國家,再加上原訂十一月出發,手上有很多事未完成,我確實動搖過,或許把機會讓給別人?!

章主任提醒我「要放下一切」,去就對了!媽媽則特地給我看一部短片提醒我,生命成就遠大於事業成就,媽媽讓我感受到這是我的機會,也是我的責任,若是老天爺給我機會,那我就必須去完成它!出發前,院長也親自給我叮嚀: 人生的責任就是要做利益人群的事。

墨西哥治安差、很多駭人的新聞,說沒有被嚇到是騙人的!但就在我去臺北辦簽證,與趙院長聊天之中,院長也提到墨西哥相關的新聞,我忍不住問了趙院長:「那您為什麼要去?」趙院長口氣穩定平順地回答我:「因為我們有正氣!」聽到這句話,完全像是一顆定心丸!從那天起就不再害怕了。

四天義診,陳怡陵在墨西哥為民眾量血量,量到手長水泡。

在墨西哥,每天義診的隊伍長到看不到排隊的尾巴,每天有很多民眾頂著大太陽來看診,可以想見那邊醫療資源的缺乏。本身是外科系的護理師,我在義診站的主要工作,是在檢傷分類處,協助量血壓及之後的分科,偶爾當小手術的助手,還有一些突發狀況的處理,像有病人昏倒的協助……

量血壓這個對所有護理師來講最基本最簡單的工作,我在義診現場時可以多做的,就是在居民來的時候,對他們微笑,讓他們感受到被尊重,被愛。連續四天下來,量血壓也量到手長水泡了。

看到當地志工一個個加入,是讓我最感動的事。在一個完全沒有慈濟人的重災區,思賢爸( 黃思賢) 帶領著團隊,慢慢募集愈來愈多墨西哥志工,在一個語言不通的國家,因為為災民付出的心念一致,竟然能克服最大的障礙,讓發放義診流程上沒有太大的問題!有高中學校老師帶著學過英文的學生請假來幫忙翻譯,有十二歲的小孩獲得媽媽的同意跟學校請假來做志工,還有看完診也留下來做志工的居民……

墨西哥義診行,讓陳怡陵多了一個好姊妹雅蕾。

我還因此多了一個沒有血緣的妹妹。第一天的義診,我認識了一個叫Ale( 雅蕾) 的女孩,二十二歲,法律系剛畢業,她跟爸爸一起來做志工。她會講英文,可以幫我翻譯,所以第一天上午時我問她:「明天妳還會來嗎?」她回答我不確定。但當天義診結束時,她跑過來跟我說:「你們在荷呼特拉市的每一天我都會來!」我很感動也很感謝,她讓我看到墨西哥人的純真善良。我表達我的感謝,感謝他們成就我們的活動,但雅蕾回答我:「是你們來幫助我們的人民。」當時我真的很訝異,原來沒有誰應該幫誰,是我們彼此真誠感恩對方的付出,也讓彼此感動。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雅蕾的爸爸,就跟著她喊「爸爸」,她說:「妳叫我爸爸『爸爸』,那妳就是我姊姊,妳就是我家人。所以我們就認了彼此當姊妹!」我們就像姊妹一樣,這四天合作無間的做了很多事,四天真的不多,但情感很深,分開時很揪心,很難過,淚水也不少!但說好了我們永遠不忘記對方,因為我們是家人!這個分開不是結束,是心中那分愛的開始,希望我們都能保有心中的愛,在不同的地方做相同的事,為社會付出!

「擁抱」,也是我這次最大的收穫之一!擁抱的時候是人與人心最靠近的距離,那一分感謝,扎扎實實的從言語、從表情、從眼神中流露,這次的義診人數有四千五百多人,能想像我接受到了多少正能量!

「慈濟家人」這名詞我耳熟能詳,但這次墨西哥行才讓我真正有體會。同行的慈濟志工姊姊們的行動作為讓我見證佛法生活化,一點也不給人壓力,讓我真的很想跟上她們的腳步,做更多我能做的。去回在洛杉磯轉機時,有美國慈濟人幫我們打點好一切,帶我們轉機,溫飽我們的肚子跟心;在墨西哥時,來自十二個國家的慈濟人全心努力,彼此互相補位,師姑師伯們放下自己原本的職場身分,做好自己的小螺絲釘角色, 成就了義診跟發放,他們讓我看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我很驕傲而且很珍惜,因為現在我在很多國家都有「家人」!我不得不感恩您們在這次墨國對我的疼愛,每一個笑容、每一個舉動都深深的溫暖我。

此趟賑災要感謝的人太多,最想提的還是我的家人,我很感恩爸媽如此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即使要去危險的地方,他們把擔心化做祝福跟力量,讓我去完成小小螺絲釘的角色,成就我心中的富足跟感動。

陳怡陵當李宜恭醫師處理小手術的助手,協助簡守信院長照顧突昏倒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