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9期 - 特別報導1】愛,攏同款!

文/李宜恭 大林慈濟醫院急診室主任

「自己本來就應該出現在需要醫療的災難現場,那是急診醫師的使命。」當九月傳來墨西哥強震釀災的訊息,心裡就浮現這一個聲音。然後就去申辦墨西哥簽證,整裝待發。

二○○三年底伊朗巴姆發生強震,整座城市被化為平地,數萬人喪生,那是我第一次踏上慈濟的國際義診旅程。之後的南亞海嘯、日本三一一強震引發海嘯、菲律賓海燕風災、二○一五的尼泊爾震災,能夠參與慈濟的賑災團隊為急難救災盡一分力,讓身為急診醫師的我覺得很踏實,有盡到本分專業。 

證嚴上人曾說,要去救災、做好事,要有健康的身體,自己要做好準備。因為曾經大病一場,讓我感受格外強烈,所以持續地跑步、參加馬拉松比賽,就是為了保持健康的身體,隨時都能上場救災。

二○一七年十二月初從臺灣出發,抵達墨西哥已是二十個小時後。第一次飛到這麼遠的國度,那些從網路上所得知關於治安不好、拉丁民族比較懶散、信用不太好等刻板印象,都在與人民接觸中感受的熱情、充滿感恩而改觀。

教堂奇緣

終於要在十二月七日展開第一場發放時,卻突然得知場地「已經出租」的訊息。萬事具備,但只欠場地可非同小可,接下來故事的展開卻有了出人意料的結局,也讓我見識到慈濟志工賑災的堅持與智慧。

就在談場地的場面僵住之際,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師兄對當地的市長說,對於不能發放覺得很不高興、感到氣憤,但不怪市長,「要怪我的夥伴沒有把事情做好,如果明天沒有辦法發放,會是很大的損失」。

思賢師兄說完就離開,留下部分志工與市長做後續的討論。其實,思賢師兄是刻意這麼說,就看市長是否懂得轉圜了。就在稍後借用附近的一座教堂用餐時,我們發現一旁有許多民眾捐贈的藥物,卻未被用到。到了下午時,傳來場地問題已經解決,「出租」只是誤會一場。

至於教堂旁的藥物,我心想,這實在有點浪費,或許可以在第一次發放時就搭配義診。不過,地震發生已經三個月了,民眾對於醫療的需要應該不大吧?而這一大批藥盒上都是西班牙文,整理也得花一番功夫呢。

正是考量發放更為重要,所以原本計畫是在第四場發放時才會有義診。但既然當下因緣具足,何樂而不為?其實,美國在墨西哥設有藥廠,水準也很好,我就「客串」藥師逐一檢視、分類,為隔天的義診準備。

第一場發放就搭配義診,還真是托了場地出狀況的福!但因緣總是不可思議!隨著首場活動完成,地方與志工彼此信任,接下來的場次都水到渠成,而最後一天的義診恰好就在獲得捐贈藥物的教堂舉辦,當發放與義診結束後,志工將剩下的藥物回捐給教堂,成就不可思議的完美句點。

李宜恭醫師、葉添浩醫師、馬爾達藥師整理藥品。問診後就到臨時藥局補位當藥劑師。

不只帶藥來 愛與祝福更有效

「我在晚上都睡不好。我的家在地震中損壞了,我還住在裡面,很害怕睡覺時會再有地震?很害怕!我很擔心將來是否有錢可以修復房子。」九十多歲的阿嬤來到義診區,訴說她的心情,她原本就有糖尿病、高血壓,雖然控制得不太好,但還有藥可用,阿嬤講到三十分鐘看診時間到了,只見她糾結的雙眉變得平緩,嘴角也開始上揚。我送上有「愛 LOVE」字樣的祝福吊飾,老奶奶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看到阿嬤變高興了,我也比較安心。也沒有另外再開藥給阿嬤。

我發現,這次墨西哥義診,充滿了愛的氣氛。一般說來在地震六到八週後,民眾的心境憂鬱會到達較高的頂點,而且這一次又在他們的大節日耶誕節之前。人民總會希望在強震後能過一個好節、好年。應該是慈濟志工來到這裡,帶給他們很強大的心理支持,不亞於提供實際的物質需求。

此外,我發現當地的醫療制度較特殊,基本上是以公立醫療為主,但效率不好。許多人有保險可以看病,但買藥要自費,醫療相對於國民所得是較為昂貴的。地震過後,很多人失業也失去醫療保險,結果得自費看病、買藥,無疑是雪上加霜。有些人像是農民仍有保險,但看完病後卻沒錢買藥。因此,透過義診提供給人民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的藥物,能幫助他們在比較艱困的日子中,逐步走出陰霾。

還有一位年長的婦人,已是子宮頸癌末期,在家人的陪伴下來到義診區。「醫院說是末期,已經轉移、無法治療,要我回家。」聽著老婦人講得辛酸,我也只能努力地安慰她。因為她說全身很痛,非常不舒服,我開了一些止痛藥給她。「重要的不是講些什麼,而是願意聽她講什麼!」彼此愛的擁抱、送上愛的祝福吊飾,比任何藥都還有用。

陪伴與心理上的支持是對驚魂甫定的民眾最佳的良方。許多民眾看到有「愛」、「LOVE」字樣的祝福吊飾與募心募款的慈濟竹筒的剎那,露出燦爛的笑容,並且掏出口袋中僅有的錢幣投入竹筒中!

十二月八日第二場義診,李宜恭(中)透過阿根廷志工王姵文(左一)的翻譯問診;右為巴拉圭人醫會馬爾達藥師。

求診民眾暴增
加開一站快速分流

這次墨西哥震災義診,來求診的問題大致可分三種;第一是慢性病。當地民眾的罹患率很高,女孩子超過三十歲後常見變得很胖,可能和每天喝許多可樂、以玉米當主食,還有吃得很鹹有關;第二是來尋求醫療上的第二意見,像是否需要開刀,或是其他醫療上的問題;第三則屬於急性的問題,像是身體痠痛等症狀。

隨著美國慈濟人醫會團隊的加入,以及義診訊息散布開來,前來義診的民眾從幾十人快速擴展成數百人,這時我發現義診動線應該做些調整。

義診第一關的「檢傷分類」後,設計有牙醫、中醫、西醫診療區。其中的西醫處置的症狀比較複雜,看診時需要翻譯與給予關懷支持,所以時間會比較長。所以我決定多設一個站,由我來負責三類病人,包括民眾只是需要維他命、止痛藥(沒有其他慢性病);很緊急的病人,如突然有傷口需要縫合、民眾在等待中突然暈倒、心肌梗塞等;第三類就是行動不便的病人,讓他們更方便的接受診療。

在發放現場中觀察到,許多民眾即使來領發放物資,也不忘發揮愛心,帶來自己書寫的感恩信和零錢,放入寶特瓶中,想要再把溫暖與其他的同胞分享,在一場驚世的災難中,照見人性中的美好光輝。

熱情擁抱 愛無國界

這趟到墨西哥義診,每天被民眾擁抱的次數,超越行醫多年總和的好多倍。

在臺灣的診間裡,許多病人為了表達對醫師的感謝,喜歡送來自己種的水果,說謝謝時還難免有些靦腆,更別說有進一步直接的肢體語言。但在墨西哥的發放及義診現場可完全不同!接受醫療後的民眾展開燦爛的笑顏,甚至流下感動的淚水,而且一位又一位熱情地給我大大的擁抱。慈濟醫療的愛,沒有國界的分別。 ( 整理/于劍興)

李宜恭醫師的太太也感受到墨西哥民眾看診後的熱情,開玩笑地在臉書上跟老公說吃醋了。朋友紛紛留言讚歎李醫師去義診,愛心滿滿。圖/李宜恭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