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9期 - 封面故事】肝腎移植 術技薪傳

文、攝影/江珮如

大林慈院移植中心張群明醫師,慈濟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到大林接受住院醫師訓練,第二年住院醫師時便開始跟著尹文耀主任及一般外科魏昌國主任學習,兩位醫師嚴以律己,在他們底下學習可不輕鬆。二○○九年前往美國加州洛杉磯大學肝臟移植中心學習,它是全美最大,也能親自上刀學習的醫院,那一年讓張群明成長許多,也發現自己對於肝臟移植很有興趣。二○一○年順利完成大愛肝移植的訓練,回臺灣後並取得移植手術資格,後續開始協助移植團隊進行手術。

要取得移植資格其實並不容易,首先必須服務醫院具備移植資格,還得累積肝臟膽道手術兩百例以上的經驗,且要在移植醫院訓練六個月以上。張群明醫師說,很感恩尹主任及魏主任的大力協助,讓他可以成為具備肝臟移植資格的醫師。

在尹文耀主任( 右) 的啟蒙下,張群明醫師( 左) 走上器官移植之路,助更多生命重拾希望。

其實畢業後才發現要學習的東西很多,張群明醫師說,尤其是外科醫師,不論是在速度、準確度及安全性的專業都很重要,因此他積極的跟著老師學習手術,同時也學習如何與病人溝通,給予適當的治療及關懷。從指導老師不斷的教導及以身作則,逐步修正自己不足之處,張群明對老師們充滿感謝。

「若當時沒有在大林做移植,我就不可能再出國進修學習,因為有尹主任的帶領、鼓勵,今天才能有機會加入移植行列。」張群明對於尹文耀這位啟蒙老師,除了敬佩還有著無限感恩,一切從無到有,真的不容易,就像做肝臟移植時,所要付出的時間及體力,往往與所得到的報酬不成正比,但尹主任卻願意投入,若不是有著崇高理想或使命感,應該是很難達成。

二○○九年第二例的活體肝移植,張群明開始參與。在手術室裡,大家團隊合作,就像打棒球一樣,一棒接著一棒。而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當有腦死患者來的時候,可以看到整個加護病房團隊總動員,包括協調師、社工、志工、神經外科、神經內科、麻醉科等,前置作業相當繁雜,有時花一天、二天,甚至更長的時間評估捐贈者做器官檢查及配對,大家都是盡心盡力去成就這件事。

「看到患者慢慢變好,會很感動。」張群明醫師說,雲嘉地區有許多肝硬化患者,經常得南北往返尋求醫療資源,他希望自己的加入能夠替團隊分擔壓力,移植需要的是團隊,而非單打獨鬥,也期許自己像老師們一樣,守護生命,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張群明醫師( 右四) 感謝尹文耀主任( 右二) 與魏昌國主任( 右五) 的無私指導。圖為腎臟移植手術進行中。

微創腹腔鏡術式
活腎移植與減重不再卻步

微創手術是當代外科手術的新趨向,外科醫生只需通過數個小傷口,就能把內視鏡及各種精密的儀器放入體內進行手術,從而替代傳統需要偌大傷口才能完成的手術。小兒外科主任李政鴻醫師,從住院醫師開始就著重各式腹腔鏡手術的學習,二○一○年在尹主任的鼓勵下,前往美國加州洛杉磯大學微創暨肥胖減重中心學習,那時恰巧碰上取活體捐腎移植的手術,當下把握難得機會,透過層層關卡申請後,終於順利進入開刀房見習,並期盼自己能將在美國所學的經驗、開刀技巧、腹腔鏡等技術用在病人身上。

李政鴻說,傳統的活體捐腎摘取術,須在腰部做二十公分左右的切口,有時甚至必須切斷肋骨,造成捐腎者對傷口疼痛,影響體力及恢復工作能力的恐懼,因此使捐腎者裹足不前,不願意捐腎,不過微小創傷手術技巧的進步,使得腎切除手術可以使用腹腔鏡來操作,減小手術切口及傷口疼痛,加速手術後復原。在美國所使用的腹腔鏡腎摘取術,不必像傳統方法做大的切口手術,只是插入幾支器械至腹腔內,用類似攝影機的小鏡頭進入腹腔來操作器械做手術,最終只需要一個七公分左右的下腹部傷口把腎臟完整而快速的拿出來,不僅傷口小、恢復快,同時降低手術風險。

移植手術需要多科團隊縝密的合作,早期一同投入移植工作的一般外科主任魏昌國,雖然當年只有一人獨挑外科大梁,卻還是願意抽出時間幫忙器官移植手術,他笑著說:「成就別人是一種快樂。」

為了讓每一次的移植都能順利成功,醫師們進入開刀房後不分彼此,有默契的相互補位、輪番休息,那是一段漫長又耗盡體力的接力賽。因在臺大跟著學習的老師為知名移植專家,魏昌國自然從老師身上學了不少移植技術,來到大林慈院之後,包括移植術前的準備、手術、門診追蹤等,幾乎是全程參與,並且從旁指導。

十六年過去了,魏昌國當年所指導的學生張群明醫師已經成長,進而變成「學長」級,接棒教學,將外科醫師的技術與精神永續相傳……

尹文耀主任( 左) 與一般外科醫師李政鴻( 右) 在進行活腎移植手術,中為第四年住院總醫師鄭吉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