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8期 - 志工身影】謙卑做中學 花蓮慈院心蓮志工 黃翠音

文/黃昌彬

花蓮慈院心蓮病房內,每逢週五,總有個熟悉的志工身影出現,她輕手輕腳的協助醫護人員打餐、協助傳遞文件及影印衛教單張、用敏銳的雙眼觀察病人之苦楚、負責交誼廳等環境清潔確保衛生無虞,並適時以照服員的上課知識判斷及聯繫醫護同仁,給予病人適時的幫助……,她是黃翠音師姊。

現年六十八歲的黃翠英,白髮如雪,笑容可掬,溫柔軟語、躬身向前是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就像鄰家的和藹老奶奶,溫暖了曾與之接觸的人。而她胸前配掛的委員證,是榮耀的象徵,法號「慮慜」,「我的記性很不好。這法號,我猜想,上人可能希望我敏銳一點,太頓了!真的是無明,自己糊里糊塗的過了六十幾年。」

很難想像,虔誠的她,竟是出身於天主教家庭,也由於因緣際會,讓她有了親近佛法,走入慈濟世界的殊勝因緣。這一切的意義,對她來說,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我母親是天主教徒,以前住在眷村,教會的神父或修女都會發放麵粉等美援物資,那時眷村裡,大家都很苦,尤其是軍人,幾乎都是天主教徒。」

黃翠音師姊(右立者)協助心蓮病房擦拭整理的工作,讓環境常保清潔光亮。攝影/黃昌彬

出坡耕福田 忙碌停不下

人生八苦,病苦為最。投身在心蓮病房,為許多重症癌末病人及家屬,貢獻棉薄之力,她樂在其中,而到心靈的故鄉――靜思精舍,她則是擔任福田志工,幫忙主堂的清潔擦拭,無論是門窗、地板或蒲團等,非要將各處細節都打理得十分完善,一塵不染,才善罷甘休。

「我的母親及妹妹、弟弟在臺北,家人都很支持我到慈濟當志工,若有北上探望母親及家人,週五到院擔任志工結束後,就搭乘臺鐵下午五點三十二分的莒光號列車到臺北。有空的話,我會運用週二時間,到精舍擔任福田志工,與到心蓮病房服務的時間錯開。我早上去環保站薰法香,參與志工早會,偶爾在站上幫忙,將資源回收物分類,蠻耗費體力的,過年期間,回收物品很多,許多師兄師姊都『出坡』,我也去幫忙分類。過去,我們也到主和社區進行勸素,請民眾吃一頓素食,了解茹素的好處多多。有些師姊也為民眾示範如何做出好吃的素食料理,傳遞色、香、味俱全的健康好食概念。」

黃翠音直說自己記憶力不好,謙稱自己所做的,與其他心蓮病房的志工相較起來,真的沒有什麼值得報導的。但她的忙碌行程,卻也讓採訪必須切割成幾次,每次聊個半小時或一小時,她就必須離開去支援心蓮病房醫護人員的用餐打菜,或者急急辭謝採訪詢問而飛奔外出,前往花蓮市某處為喪家助念……,總是忙得停不下腳步,心理層面的年輕及待人陽光般笑靨,感染周遭與之互動的人們。

黃翠音師姊探望高齡一百歲的阿嬤,為心蓮病房病人獻上誠摯的關懷與祝福。攝影/黃昌彬

心蓮好機緣 父皈依菩薩

來心蓮病房擔任志工的機緣,可要回溯到其父親曾在此接受照護的過往,言及至此,她的心情漾開,如數家珍的回憶起慈濟醫療團隊曾經在她們家最脆弱無助時,所給予的幫助及關心,談著談著,她的眼神晶亮了起來,彷彿就是昨日才剛發生的事兒,歷歷在目。

「父親是職業軍人,八十三歲高齡,於二○○八年七月往生,當年四月,在臺北三軍總醫院檢查出肺部有一個七公分的腫瘤,當時由妹妹照顧著,我人當時在花蓮,希望父親轉到花蓮慈院繼續接受照顧……,入住心蓮病房,我感覺到這兒就像個家一樣,父親受到很好的照顧。」「我們當時不知道癌細胞已經轉移了,想說老人家都會有點兒咳嗽,而且爸爸心臟(閉鎖不全)不好,也不能喝很多的水,骨科醫師原本也要為父親的腿痛病灶,進行開刀治療,卻因癌細胞轉移而作罷。父親在心蓮病房住了一個月左右,醫師說能夠控制疼痛,要出院返家,我們便去找了民間的安養院,打算暫時移住。但是,萬萬沒想到,父親的病情竟然急轉直下,出不了院。父親是個很獨立的老人,被困在病床上,他很難過,直到往生。」

她的父親生前,很喜愛位於花蓮市南濱公園內佇立、供奉的一尊巨大觀世音菩薩,癌末,很想去南濱公園看一眼菩薩慈容。心蓮病房醫護團隊知悉她的父親懷抱著一絲絲心願未了,遂有了一場圓夢行動,由謝至鎠醫師等醫護全程陪同照料下,帶領他前往,在慈眉善目的白衣大士尊前,一償宿願,「父親是很喜愛戶外的人,當下是很高興的!」

當時心蓮病房的宗教師之一純寬法師,引領黃翠音的父親皈依佛門。寬師父並將一尊觀世音法相,張貼於病床前,讓翠音師姊的父親一睜開眼就能見著菩薩慈悲的相貌,浸沐在佛法之中,讓他的心安定下來。「心蓮病房對於父親精神上的照顧,真是無微不至!只要父親講出來的,醫護團隊都盡量滿足他的需求……我們家人都很感恩。」

「王英偉醫師、謝至鎠醫師輪流照顧父親,最後臨終階段,也很感激王健豪中醫師細心照顧。弟妹們隨侍在側,我們兄弟姊妹很感恩慈濟醫護團隊這些日子以來的全人照顧,也特別感恩醫護團隊還費心地製作了一份光碟給我們,作為永恆的紀念。」睹物思人,黃翠音格外珍惜著。

一九八○年代,黃翠音師姊便首次在書店裡看到了證嚴法師的《靜思語》,她當下買了一本回家閱讀,「感覺雖獲益良多,但不以為將來會做慈濟,加上當時俗事纏身……」,然而,她的心頭卻因此埋下了愛的種子,只待時機成熟時。

在一次的歲末祝福當中,黃翠音與夫婿一同到靜思堂,當時陳錦花(法號「明錦」)師姊介紹慈濟,成了引領黃翠音進入慈濟的「母雞」,填妥意願單張,黃翠音跨出了她邁入慈濟志業的第一步:二○一一年開始「見習」,緊接著需要募款二十五戶,但她自覺無法達成此一目標,故又在二○一三年再次「見習」,直到二○一四年,她才進入了培訓階段,再過了一年,萬事俱備,才受證成為慈濟委員。「你看,我很慢啦!拖了很久……」黃翠音自嘲。早期在見習時,黃翠音就在住院中心擔任醫療志工,「我的『母雞』是懿德媽媽,家住桃園,她帶我來這兒,當時穿著灰衣,由資深師姊帶領步入志工服務的殿堂。」

而回想起父親住院那段期間,黃翠音也開始將善款交給在花蓮慈院靜思書軒的師姊,以行動感謝慈濟的奧援。「單純地想做好事而已!第一次捐款新臺幣五百元。」黃翠音在心蓮病房服務,轉眼間便三年時光飛逝,如今回首往事,有著滿滿的感恩。她強調,多虧了一路上貴人相助,牽著她的手進入慈濟世界,給她機會,開拓服務人群的視野。

低頭認真閱讀「安寧療護志工服務紀錄」,黃翠音師姊掌握各床病人現況,俾利前往關心。攝影/黃昌彬

死別幻無常 愛心度人行

黃翠音在心蓮病房,觀察道:「我們護理師真是太棒了!她們那種發自內心的愛,無論病人是處於何種情況,都非常貼心。」「有位舌癌的病人,整個舌頭腫脹,裸露在口腔外,無法言語,只能透過筆談,所以護理師就用白板書寫方式,傳遞彼此訊息。」護理師的愛心耐心,她都看在眼裡。

翠音師姊身為家屬時,見證心蓮病房團隊為她的父親圓夢,進來當志工之後,團隊為病人圓夢、讓他們生命不留遺憾的用心仍然不變。曾有位原住民婦女,已經病入膏肓,骨瘦如柴,志工們都認為她快走了,但是,「她最後一口氣嚥不下去,一定有未了的心願!」幾經瞭解,原來這名女病人有個孩子在育幼院,另一個小孩則被送到國外去了。後來,護理師、社工……當然還有志工,整個醫療團隊想方設法,讓她與在國外的兒子通上了電話,並讓在育幼院的兒子跟她見面話別,隔天這名女病人才放心離開世間,一圓心願。

曾有位漸凍人病患,屬於女強人型,先生與孩子都很依賴她,捨不得她走!故後期不斷地進出心蓮病房,「家人的不捨,有時讓病人多所牽掛。」黃翠音直言不諱。她也盛讚,在心蓮病房服務的志工們,都有一堆人生故事,感到欽佩不已。「基本上,我們志工是擔任待命的角色,若護理師告訴我們,有哪一位病人是獨自一人,我們便立即前往照顧,用心陪伴。有時候,病人無法講話或不願意說話,我就靜靜的坐在一旁。」

「還有一位八十幾歲湖南人老爸爸的女兒,末期才發現癌症,去世時得年五十多歲。她因為罹患先天性腦性麻痺,全身癱軟,臥床超過半個世紀,父母從小把她捧在手裡,當寶貝般呵護。」翠音師姊談到她陪伴的觀察,「那是在六○三病床上,她皮膚看起來白白淨淨的,被照顧得很好。護理師告訴我,她醒著的時候,因為恐懼,導致有很喘的現象,需要一直戴著呼吸器,直到睡眠狀態才能拿下呼吸面罩。但最後,她還是走了……」對於這對年邁雙親的全然付出,點滴都看在黃翠音眼裡,讓她久久不能自已,看見生命的脆弱。

「我曾經在花蓮縣鳳林鎮榮民醫院上過照顧服務員的課程,多學一點,對自己都是好的!陪伴病人時,除了初級的按摩之外,也幫助我判斷病人可能的症狀及需求,進而通知醫護人員,趕緊協助病人。例如,病人一直咳嗽,有痰卡住了,需要抽痰的技巧,我會趕緊按鈴通報,對於志工服務上,有加分的效果。此外,在病人的移位上,要固定輪椅,要靠近床沿,雙腳要擺在合適的位置,要拉病人的褲子,才能有力氣。」從黃翠音說的話,了解到當醫療志工,也需要不斷進修上課,甚至學到基本的醫療照護能力。

進入心蓮病房的佛堂打掃前,黃翠音師姊先向佛陀三問訊。攝影/黃昌彬

先生為後盾 對的事就去做

「感恩先生支持我做慈濟,我自己也很開心!我活了六十幾年,感覺日子糊里糊塗溜走了,直到進入慈濟,眼睛才像張開一樣,方向才明確了,但已經這麼老了。年輕時,工作及家庭兩頭燒,生活重心落在照顧小孩身上,忙著讓孩子學才藝,美語、珠算班、鋼琴班、圍棋班等,忙得焦頭爛額,也不知道孩子要不要,喜歡不喜歡,只照我的意思,一直給他塞呀塞,但到頭來,才知兒子什麼都不要!」

「先生在三軍大學擔任教官,上校退休。剛從臺北回來花蓮住,我們很開心,因為住花蓮的透天厝,屋頂可以種植一大堆東西。後來年紀大了,膝蓋不太好,爬不動樓梯,不得不換房子,找個有電梯的公寓大廈居住。」

常聽志工說,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要做慈濟!黃翠音也不例外,「其實會來做慈濟,就是找到了方向,願意發心去做,希望生生世世都能在慈濟這麼一個好的環境裡修行及助人。」她戲稱,「我比較不愛念書,較少翻閱佛經,但我的靜思法脈資糧,是聆聽上人講經,志工早會時間,正是接觸法語的良機。我最喜愛的一句《靜思語》:『對的事,做就對了!』其實,上人還有很多話,都是很棒的。」

「上人的話語都很睿智,仔細思量及咀嚼,很有味道!我常送人《靜思語》結緣,希望人們都能將之當成寶貝,有需要時,打開來看一看,人生就會有答案了。很多人因為挫折,而走進慈濟,也獲得了生命的解答。」從第一次翻閱《靜思語》到送人《靜思語》,轉眼也三十多年,如今,黃翠音在慈濟道場修行,過著簡單的生活,既服務又感恩的暮年歲月裡,她用身體力行,品味人生,如同飽滿的稻穗,散發雋永迷人的光芒,交織出施比受更有福的藍圖。

心蓮病房護理長張智容說:「翠音師姊非常認真,非常樂意陪伴沒有家屬的病人、協助安寧宣導、若病人家屬要外出採買,會協助頂替照顧等,尤其對獨居長輩及榮民伯伯們,會特別關照他們,給予溫暖。若有病人步態不穩,她會特別叮嚀其他師姊們要留心病人的活動安全,也借助她的豐富人生閱歷,以家屬及過來人的角色,在陪伴病人時,派上用場。翠音師姊走入志工菩薩的角色,真的很棒!」

翠音師姊的弟弟,在新北市板橋區開麵包坊,每年三大節日,心蓮病房都會收到許多她弟弟自製的有機果醬、有機麵包、美味點心等,給同仁們分享。張智容說:「從二○○九年迄今,已八年了;居然收到一個來自於家屬的感謝,連續了這麼多年。每一年收到包裹時,內心都很感激,而這也是對於心蓮團隊一個最好的加油打氣。」

黃翠音的弟弟(右),在新北市板橋區開麵包坊,每年三大節日,心蓮病房都會收到許多她弟弟自製的有機果醬、有機麵包、美味點心等,給同仁們分享。照片提供/黃翠音

在父親(左)住院那段期間,黃翠音也開始將善款交給在花蓮慈院靜思書軒的明勳師姊,以行動感謝慈濟的奧援。照片提供/黃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