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8期 - 婦產科心事簿】婦產科醫師的跨年夜

文/龐渂醛 花蓮慈濟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從手術房走回更衣室,才發現兩腳襪子已經被血滲濕許久。閉上眼睛,倒吸一口氣,並未能安撫驚魂未定的心,也阻止不了剛剛手術臺上浴血奮戰的一幕幕重播……

急診來了一位中年婦女,懷孕三十七週多,胎兒卻突然胎死腹中。經檢查詢問,媽媽抽菸、吃檳榔,在其他醫院不規則產檢,也沒有做過血糖篩檢。巨嬰,的確沒有心跳。媽媽說,前天下腹痛,昨天早上開始胎動很少。

因為她曾經剖腹產兩次,所以我安排剖腹產。

手術刀輕輕把子宮劃開,流出乳黃帶綠混濁羊水。用力地壓,用力地把靜靜的胎兒拉出來,斷臍,他是我這五年來接生過最大的胎兒了。

手術臺周圍只清楚聽見麻醉機器發出著媽媽的心跳聲,沒有新生兒的哭聲。

因為太大只了,子宮傷口有多處自然不規則裂開 。心裡想着慢慢縫合好就好了。一手拉著臍帶一手壓著下腹,正要生胎盤,突然……說時遲,整個子宮外翻,子宮內膜到處都是出血點!血猶如開到最大的蓮蓬頭的水量一樣噴灑出來,湧到手術臺邊,地上一灘的鮮血! ( 原來兩腳襪子就在此時滲濕的。)

我的心跳跟病人的心跳成等比直線上升,血壓卻跟病人的成等比反向⋯⋯ 子宮按摩、宮縮劑、輸血!呼叫後線醫護人員:備Bakri 產球、備B Lynch 縫線!我要做子宮B Lynch 縫合?還是放Bakri 產球加血管栓塞?這些抉擇所分配到的思考時間,大概只有幾秒鐘,而且你最好要做對選擇!否則,可能沒有機會了,因為子宮動脈每分鐘出血五百西西!就這樣浴血奮戰,也不清楚自己縫合了多少針?只管止血……

其實,我沒有打算要這樣過新年,但是對婦產科醫師來說,生死拉鋸的大戰,隨時都有可能上演......

(二○一六年)十二月初才遇到一個自然產,子宮外翻大出血;今天又遇上剖腹產,子宮外翻大出血!幸好月初有丁醫師,這次有高醫師和魏醫師的支援,兩位媽媽都平安度過大出血危機,月初的寶貝也平安健康。

稍做清洗換下浴血的戰袍鞋襪,突然,急診會診手機響了,倒吸一口氣,腳步再度走向急診室……

圖文取自:龐渂醛醫師臉書、花蓮慈濟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