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8期 - 明師講堂】活出生命光彩:我和我的醫生朋友

演講者:林天來 天下文化社長
文/楊金燕

臺灣出版界有位傳奇人物──林天來,他出生貧寒,只有高工畢業,卻從花蓮女中的工友,一路做到臺灣最具影響力的出版公司之一──天下文化的總經理,他是怎麼做到的?

十月四日,二○一七年人醫年會的演講中,他幽默又勵志的分享,鼓舞了現場每一位聽眾,讓臺下充滿笑聲、掌聲與淚水。

攝影/楊文道

生命中的三種選擇

天下文化社長兼總經理林天來,一開場即分享證嚴上人曾提到的,生命中有兩項東西無法抵擋,「時間擋不住,無常擋不住」。因為無法抵擋,我們更要珍惜有限的時光,為人生做出正確的選擇。而生命中有三種選擇,會決定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你讀了什麼書、交了什麼朋友、做了什麼工作。」

「我在『遠見‧ 天下文化』工作近三十年,從來沒有覺得是在工作。」林天來說,他到今天依然充滿熱情,將推動閱讀視為人生志業。他笑稱,花蓮高工畢業的他,是家族裡學歷最高的,卻是整個遠見‧ 天下文化事業群裡學歷最低的。花蓮鄉下長大的他,有六個姊姊,媽媽生下他時,家人很歡喜,「這是天上送來的禮物,取名『天來』,結果卻是天天來上班。」臺下一陣哄堂大笑。

二十三歲那年,林天來在花蓮女中擔任工友,勤奮、認真,從修路燈、剪花草、跑腿,到洗廁所、洗游泳池,所有大小雜事他都包辦。學校各單位只要有職缺出缺,林天來常是被點名爭取的人才,即使只是一名工友,都可以做得有尊嚴,被人需要。「我告訴自己,這一生拚了命,都要創造被人家高度利用的價值。」他說。

「在一個組織裡,是不是優秀人才,不是自己說了算。」林天來話鋒一轉,「大多數的人都高估自己的貢獻、辛苦與價值;同時,我們嚴重低估別人的付出、委屈與承擔。這是人性,是很困難的功課。」

在學校工作了兩年,圖書館管理員出缺。林天來主動向校長表達,他願意捐出當月薪水,希望可以到圖書館工作。後來,林天來如願地擔任圖書館管理員,但仍兼任工友。

愛看書的林天來,拿到圖書館鑰匙的那一天,興奮到睡不著。他的作息開始轉變。每晚七點下班,匆匆吃飯、洗澡後,轉好鬧鐘,趴在桌上睡覺,晚上十一點一到,起身去圖書館看書,看到天亮,再去洗廁所、剪花草、清泳池,承擔工友的責任,並配合老師、學生的作息,來回校園、圖書館間,協助大家借閱圖書。

「我在圖書館裡的閱讀,改變了我的一生。」林天來說。三年多擔任工友兼圖書館管理員的時光,夜夜八小時的閱讀、筆耕、投稿,也曾屢遭退稿,「我那時最怕天亮,天一亮,我就不能繼續和書中的孔子、孟子請益,就不能再看書、寫字了。」但持續的努力,讓他成為花蓮《更生日報》的特約撰述,後來參加「遠見‧ 天下文化」所舉辦的徵文比賽,一舉拿下首獎。

《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有機會前來花蓮時,特別約這位「不可思議」的年輕人見面,共進早餐,並鼓勵他「你看起來像老師,不像工友,如果你日後想到臺北工作,請跟我聯絡,《遠見》歡迎你。」兩年後,林天來搭上火車,前往臺北,從天下文化出版公司的「倉庫管理員」做起,苦拚實幹,一路做到天下文化的「總經理」。

「我們事業群出版過四千多本書,我們不是最大、最賺錢的出版社,但期許自己可以成為偉大的出版公司。」林天來說,這三十多年來,天下文化從未出版過暴力、情色、貪婪或只為賺錢的書籍,而持續以文化、以知識成為推動臺灣社會進步的力量。

我敬愛的醫師朋友

講座第二階段,林天來分享了他所敬愛的三位醫師朋友。第一位,是門諾醫院的黃勝雄醫師。身為花蓮子弟的林天來,很感恩門諾醫院創辦人薄柔纜醫師,扎根花蓮,為臺灣醫療奉獻四十年。一九九二年,薄柔纜在美國演講,同時也想招募醫師返臺,那句聞名的「美國很近,花蓮很遠,臺灣的醫師寧願去美國」感動了臺下的黃勝雄,讓他束裝回臺。黃勝雄告訴自己,「物質上的東西我都有,但生命真正的意義不在物質,我是回臺灣買靈魂的。」他在花蓮門諾為後山醫療持續耕耘了二十年。

「一個好醫師,是堅持到最偏遠的地方,為最弱小、最需要的人服務奉獻,黃勝雄院長正是這樣的好醫師。」林天來說。

第二位,是臺灣心臟外科權威――洪啟仁醫師,他曾創下許多「臺灣第一例」的成功手術,包括二尖瓣置換、二尖瓣和主動脈瓣同時置換、大動脈轉位症等,素有「開心巨擘」的美譽,更是帶領臺灣心臟外科躍上國際舞臺的第一人。

天下文化為他出版《臺灣心臟外科第一人》,林天來寄了照片、新書給洪啟仁,沒想到他親自回信,「洪醫師的手會抖,卻依然一筆一畫的寫信,文末還寫著『弟 洪啟仁 敬上』,更感動的是,這封信,不是用寄的,是人親送到辦公室。」林天來說,他的謙和,他對人的尊重,在字裡行間、在他的舉止裡,如此芬芳動人。遺憾的是,這位仁醫去年八十七歲過世了。

洪啟仁救治過無數病患,其中一位,是對臺灣文化貢獻功不可沒的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先生。誠品曾經賠錢賠了十五年,一度讓吳清友對自我產生懷疑,寫下「心念在能力之上,生命在事業之上」來勉勵自己。在窮途末路時,上天給了一盞燈,讓誠品繼續向前。

林天來分享,今年七月十八日,誠品品牌書《誠品時光》付梓印出,立刻快遞了二十本給吳清友先生,他來電說,非常喜歡這本書。原本兩天後即將舉辦新書發表會,但吳清友看到書的當晚就過世了。吳清友曾說,他這一生最長的休假,十八天,就是在ICU( 加護病房) 裡度過的。生命如此無常,吳清友在有限的生命裡,創造出無限的誠品時光,也譜出了臺灣人共有的文化記憶。

「第三位,我想分享的仁醫,大家應該都認識,他是臺北慈濟醫院的趙有誠院長」,趙有誠從軍三十四年,從一個天主教、基督教家庭,來到佛教慈濟醫院,卻很快地卸下軍裝、軍醫嚴肅的面容,以「傻瓜精神」和原本具足的「柔軟心」,帶領臺北慈院同仁實踐「感恩、尊重、愛」的精神,他深信「全人醫療,就是愛的醫療」,天下文化為他出版了《愛是人間最好的藥》一書,記錄他以愛為藥引,跟隨上人,看見並實踐慈濟醫療愛灑人間的點點滴滴。

林天來播放了趙院長談起上人創辦慈濟醫院的一段影片。「上人建院的夢,在眾人護持下終於完成,但他吃的苦,只有他自己清楚。」趙有誠說。花蓮慈濟醫院落成後,有一天,醫師們要開討論會,上人進去聽,席間有位醫師說道:「開會師父也要來喔?」上人就默默出去了。

趙院長提起這段往事,相當不忍,數度哽咽。他勉勵自己和同仁,「要懂得感恩與尊重,許多事,我們還沒有做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林天來也曾向上人提問,當年蓋花蓮慈院需要六億,最初才募到兩千萬,為什麼有勇氣蓋醫院?上人回應,他每天起身就問自己這八個字「信己無私,信人有愛」,他相信他往前走時,不需回頭,就會有人跟上。慈濟醫療走到今日,已有六家醫療院所在臺灣各個角落發揮良能,守護健康,讓林天來深信「因為人間有愛,才會有醫術的存。」而他對醫護人員更是發自內心的感恩與致敬。

「時間在哪裡,生命就在哪裡」,我們無法阻擋時間與無常,卻可以在活著的每時每刻活出亮麗光彩。林天來以閱讀翻轉人生,每一天,為臺灣文化出版而努力。他所敬愛的醫師朋友,以愛守護生命,每一天,為身心受苦的人,拔苦予樂,點亮心燈。

林天來社長分享他走入文化出版的人生歷程,幽默話語讓來自二十個國家地區的國際慈濟人醫會學員滿堂喝采。攝影/陳正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