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8期 - 特別報導】做一個有溫度的決定

文/楊政達 花蓮慈濟醫院外科加護病房專科護理師

如果你是病患,你想知道病情嗎?想一起參與決定嗎?
如果你是醫師,你想讓病患知道病情嗎?
你想讓病患一起參與決定嗎?
「如何做一個有溫度的決定」,
「醫病共享決策」(SDM, Shared Decision Making),
就是目前醫療轉型,要減少醫療爭議最重要的前置作業。

外科加護病房何冠進主任(中)及醫護同仁陪伴家人及吳先生進行公證手續。

今年在醫務祕書李毅醫師的推動鼓勵之下,我們在外科加護病房開始成立SDM 小組,把平常跟家屬病患講的、衛教的內容,經過歸納整理,並且有系統性地開家庭會議,其中更加入社工謝侑書,因社工的身分和親切的笑容,讓我們整個團隊更完整貼近病患家屬端。

以前我們有時會忽略一些細節,例如:
容易忽略──病患想法:病人在講,要注意聽出病患家屬端言語之後的價值觀。
容易忽略──注意!不是把好壞處資訊整理完,就給病患決定。
容易忽略──除了充分「告知」,還要充分「了解」;達成共識後記得「尊重」。

經過訓練、共識和實作,我們開始按部就班,試著去了解病患家屬的想法,也告訴他們現在的狀況,和現有的治療資訊,以及各科的治療經驗。就像以前鄉村把親朋好友找到樹下坐在一起聊聊,如何做下一步決定,大家把心裡的話說一說,最後的決定就會自然浮現。

吳柳貴先生來到外科加護病房時,需依賴呼吸器,且昏迷時間愈來愈長。隨著病情起伏,做決定的時間已漸漸流逝,只記得他意識清楚時,特別掛念有一塊地要還給友人,其他重要決定就指定交給太太全權決定。

然而根據民法和安寧緩和條例,重症病患無行為能力時就由家屬或代理人替病人做決定,稱作「決定代理人」。然而,我們發現已結婚三十一年的夫妻住山上,又遇颱風土石流,以前的資料和結婚照片已隨時空更迭消失了。我們透過「共享決策會議」發現,對於病患家屬的權利和意願,我們試著去協助圓滿,但這些「社會事」,畢竟非我專科護理師訓練背景之專業,幸好透過團隊互補,藉由社工師謝侑書找尋財產公證人機構協助,在醫療端我們盡力照護病患,讓吳先生有機會清醒過來做決定。

登記手續結束,吳先生開心地對鏡頭外的何冠進醫師比「耶」,左為楊政達專科護理師。

財產公證程序只能決定財產分配,可以在插管治療下進行,但是根本無法解決妻子不能擔任「決定代理人」的問題。

當時經由公證人得知此流程定義之後,進一步透過何叔孋公證人律師和吉安戶政事務所聯絡上,願意熱心前來協助,在病患無法離開外科加護病房情況下,我們連絡家屬,決定在外科加護病房重新「舉辦婚禮」並且由戶政人員現場完成登記。

除了要讓吳先生意識清楚,還要拔除呼吸管讓他自主呼吸,能清楚說出結婚對象,這樣才符合程序。婚禮當天,呼吸器移除測試通過,但對於拔管後的呼吸耐力仍有所擔憂,我試著鼓勵吳先生,最後在團隊的努力和見證下,成功為吳先生和太太舉辦婚禮並完成登記手續。

在這次治療吳先生的過程中,透過「醫病共享決策」的過程,我們逐漸走進病患和家屬的心,也互相分享彼此感受,統整跨團隊系統,醫療團隊想著的無不是讓病患康復。無論結果如何,在這段時間、空間中我們拉近了人與人的信任感,期待此「醫病共享決策」逐漸成熟,可以改善整體的醫病關係。最後,個人認為:治療之前講清楚,總比
有爭議之後講再多要好,互信才是醫病的基礎。

社工師謝侑書(著灰色八正道)及醫療團隊與家屬會談。楊政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