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7期 - 封面故事】付出無求心量寬 巴西 巫秀應醫師

文/林玉燕 攝影/歐明達

「我在巴西的名字是Beleza,英文的意思是Formosa( 福爾摩沙),也就是臺灣,美麗的寶島。」巫秀應醫師說起名字的意涵,是要讓她永遠記得自己是在臺灣出生的,只是因緣讓她飄洋過海去了巴西。

一歲那年她跟著父母移居巴西,母親是嘉義人,父親是日本人,臺日混血的她,能說簡單的閩南語,但主要語言是葡萄牙語與英語,她行醫已三十五年,在十五年前加入慈濟人醫會。

「還記得我十七歲時,在巴西就讀醫學院,首次的人體解剖課,大體老師就躺在我們面前,他就像一本書,等著我們去開啟閱讀他的奧妙,而我身旁的同學一開始是害怕的,但後來卻開始嬉笑,當時我覺得他們這樣的態度很不恰當。」巫秀應因年會的無語良師課程而憶起當年,慈濟醫學教育對大體老師的尊重,讓她非常感動。

「慈濟醫學院的學生都很細心、用心,而且很精進,雖然現在有很多社會問題,我卻從這些學生身上看到希望,這是非常棒的!」「本來我以為這裡跟我從小生長的巴西沒有什麼不同,但當我一來到這裡,卻有一種真正回到家的感覺,身邊的慈濟人,就如同我最親愛的家人般,我那已經變得生澀的閩南語,也逐漸回來了。」秀應滿心的感動化為淚水,從一早就開始哭,現在說著說著,再度潸然淚下。

「巴西的慈濟人很用心、認真,充滿對社會的責任感,而且是完全無私的奉獻,我深受他們的態度所感動。」秀應對第一次接觸慈濟的印象深刻,一開始,當地的成員只有亞洲人,逐漸地才有更多巴西人加入。「在巴西我們也教孩子手語,我們就像一個新的大家庭,為的都是同一目標。」

「當年的十月二日我們移民到巴西,今年回臺灣也同樣是十月二日。」巫秀應分享著這樣的因緣巧合,匆匆已過五十七年,而經過這許多年,她才又重新踏上孕育她出生的土地,此時的她,內心澎湃莫名。

巫秀應是婦科醫師,同時也治療精神方面的疾病,採用「EMDR」(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療法)為病人治療心理上的創傷。「人的疾病通常都是由腦與心所引起,而呈現於外的只是表面問題,西藥只是將問題掩蓋住,無法治癒。」巫秀應醫師也說到有人原本因為胸悶而手抬不起來,在經過EMDR 的治療後,不知不覺就治好了,也有人因疼痛吃了多年的藥卻治不好,但透過這種治療法卻不藥而癒。

「每個月我們會在慈濟總部集合,再一起出發到距離聖保羅州市中心約六十到八十公里遠的地方拜訪需要幫助的家庭,也拜訪受洪水或土石流等天災所苦的地區。」「除了基礎醫療,我們通常也提供牙齒保健、日用品、藥物配給,以及基本的服務與品德教育。」巫秀應醫師說到慈濟人醫會為當地居民所做的付出,臉上堆滿笑意。

「慈濟的能量強大,成為慈濟的一員,深深的改變了我,讓我的生命更有深度,也讓我更能宏觀天下,還發現到我的心量有多寬廣,我內心深覺光榮,也感恩能成為這美好任務的一分子。」巫秀應醫師臉上散發出的光彩,是如此耀眼又平靜。

志工拿了一疊靜思語讓巫秀應醫師抽,她抽到的是「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君子量大,小人氣大」。志工以閩南語為她解釋,翻譯志工也試著以英文翻譯,巫醫師頻頻點頭,非常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