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6期 - 志工身影】慈濟緣長長久久 大林慈院醫療志工 楊嘉雄

文/謝明芳

若說,每個人有其幸運數字,楊嘉雄也不例外,這一生,與「9」特別有緣。

過去, 他與「酒」瓶為伍、住院時病房在「九」樓、受證慈誠編號為「5299」、做環保多以回收「酒」瓶;而今,醫療志工服務定點,又在「9C」日間照護中心……

 

病苦煉道心

把過往變魔術的興趣,楊嘉雄用於娛樂一群在大林慈濟醫院日照中心的阿公阿嬤,有的年紀比他輕、有的與他相仿、有的只大他幾歲,他們被逗得笑開懷或目瞪口呆。接著,他拿出另一樣法寶,大陸雲貴高原的葫蘆絲,演奏給大家聽。

走至病房,再次演奏葫蘆絲,楊嘉雄的靜心樂音,鼓舞著癌症病人,「學習與細胞對話,學習唱歌讓心念正向、開朗。」站在病人面前,滿臉笑意的七十六歲楊嘉雄,精神奕奕,看不出他曾也是一位癌症患者。

自受證後,楊嘉雄即投入花蓮、大林慈院的醫療志工,但次數不頻繁。二○○五年九月的某日,他忽然間排了多次血便,至大林慈院檢查後,確診罹患第三期大腸直腸癌,住院治療期間,他想:「同樣是住院,為什麼我要來當病人而不是當志工?」

於是,他誠心向細胞懺悔,「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你,我們和平共處,我當志工,你也跟著我做志工。」讓細胞充滿快樂而非成天想著病苦,楊嘉雄在自己身上印證了「心念能創造實像」。

病後幾個月,楊嘉雄感覺好轉許多,打算至花蓮慈院當志工時,突然的劇烈腹痛讓他寸步難行,趕緊回大林慈院急診室,檢查結果無異狀,經注射點滴、休息後,已不痛了。之後的每個月,他幾乎都回大林慈院當志工,即使每日起床要先處理將近一小時的腸造口清潔,甚至在二○一一年因心臟不適裝了支架,仍不阻礙他的志工路。

「我把它當成是考驗,考驗我的道心是否堅固。」楊嘉雄的這番體會,不只在罹病後,早從接觸環保時。

擅長魔術表演和吹奏葫蘆絲的楊嘉雄,為醫院病房的長者們增添許多樂趣。攝影/江珮如

善念引善緣

一九四一年出生於臺南柳營的楊嘉雄,一生多考驗。

七、八歲時感染瘧疾,在無藥醫的年代,他把自己裹在棉被中出汗,度過症狀帶來的發燒、畏寒;十九歲時,發現患有肝炎,住院二十天,打了超過三百針,打到自己都害怕。

經歷了戰後時期與日治時代的生活清苦,他從小就特別惜福愛物。結婚前,開始從事飲品、醬油、菸酒等瓶子生意,期間遭逢嚴重的一九七五年「八一七」和一九八一年「九三」水災,水淹及胸,他的雜貨全流走了。

虧本之下,只好另尋出路,改行開計程車,開了二十四小時的計程車十多年,練就一身只要沒客人,倒頭就睡的功夫,隨時在車上補體力以應對載客,「沒想到,這樣也賺到幾百萬,來償還那些債務」楊嘉雄感到不可思議。

年輕時, 楊嘉雄即富有愛心。一九六六年結婚,第一個孩子出生,同年底他成立梅花基金會,雖說是為自己的孩子植福,卻幫助許多弱勢孩童。

一九九七年,大愛電視臺尚未成立,他從別臺看到麻豆的慈濟志工做環保的身影,看了以後,很認同證嚴上人的理念及志工們的行動,心想:「我們新營也能有個環保站,那該有多好!」

心念一起,竟遇上一位慈濟師姊柯惠美,詢問他要不要去花蓮靜思精舍尋根。不懂什麼是尋根,乍聽之下心生雀躍,加上,懷著想做環保的念頭,他決定跟搭慈濟列車回去多了解。

從花蓮返回後,他積極覓地,並得知認識的一對醫師夫婦有地,便與那位醫師太太聊起,透過旁敲側擊,感受醫師太太對環保的認同,他自忖:「我有機會了。」開始述說設立環保站的想法。

隔了不久,醫師太太向他提起新營某處似乎有個回收點,楊嘉雄真的跑去看,看到一些回收物,但不見人影和相關的慈濟標示;連續幾日,他至現場等待,終於等到人來,確認是慈濟人在做環保,他也開著計程車沿途撿資源載回收。

夢境的啟示

參與環保一段時日,師兄們鼓勵他報名見習、培訓志工,由於忙生計、開計程車時間不定,他很猶豫而不敢答應。

一九九八年的母親節前夕,他夢見了上人,「上人來到我們老家的平房,我正在院子打水、抽幫浦,看見上人走進來,我趕緊頂禮。」醒來後,他百思不解上人怎會走進他的夢境,細細解讀後,若有所悟,「很久以前,上人就找到我,現在找上門來了,我的心怎能遲疑?」

隔日的母親節,臺南靜思堂正好舉辦聯誼會活動,他帶著相片就去報名見習志工了。這天對他而言,意義格外深遠,回憶媽媽過去自己做資源回收,將變賣的錢捐出給寺院蓋院等善行,而今,自己進入慈濟,是種對已故媽媽的緬懷。

因從中報名, 錯過了前面幾堂課程,楊嘉雄於一九九九年再次見習,二○○○年完成培訓。

原先位於中學門口的環保回收點,因大家擔憂妨礙學校上課,後來取消,又顧慮在社區的衛生、安寧等問題,轉而另尋他處。剛好一位地主提供位於郊區三百多坪的地,楊嘉雄看了覺得很合適,於是「開發」為鹽水環保站,他從臺南、善化等地回收一些建材回來做為環保站的圍籬等,這個環保站便從他開始做環保,兩年間陸續有人投入。

有一天,慈濟委員也是教聯會老師的黃秀琴,問起楊嘉雄可知有無適合大愛幼兒園的用地,他便與一位陪伴慈青的教聯會老師劉彩蓉,問了另一位教聯會老師陳守珍,在陳老師的穿針引線下,認識她的會員陳秋江先生,即是提供新營共修處的地主,後來也受證慈誠。

新營共修處原是陳秋江的度假園區,他喜愛寧靜,常於此閱讀、種花木、聞蟲鳴鳥叫聲。楊嘉雄與老師們常去找他泡茶,主要目的也是希望他能提供三千多坪的佔地給慈濟使用,他竟然樂見其成。

由於大愛幼兒園的成立尚待因緣成熟,後來做為共修處使用。二○○一年開始整地,楊嘉雄全心投入新營共修處的監工與維護,相對少去鹽水環保站,他人不理解,以為他在幫地主做事。

「其實不是幫地主做事,地主借地給我們,我們理當更要維護。」想在心裡的楊嘉雄,面對他人的閒言閒語,心中有了煩惱,開始猶豫是否不要再去共修處,但心頭又不忍放下陳秋江一人維護道場。

看似遇到挫折了,楊嘉雄夢見上人隻身走在田埂,身旁無人跟隨,「我感覺上人好孤單」。另一次,則夢到在新營火車站向上人送駕,上人送給他一只茶器及一輛腳踏車,「我兩個都不收,我思考著茶器是拿來泡茶,難道坐著泡茶就好?等泡茶也需要時間,腳踏車一騎,馬上就可出門,但是我不要新的腳踏車,因為環保站有二手可用的腳踏車……」

兩個夢,篤定他的方向,他決定兩邊跑,一邊做環保、一頭持續護持共修處的建設。

協助維護共修處有十二年,許多的花草、樹木都是楊嘉雄親手栽植,「臺灣」形狀的蓮花池,也是他搬石頭拼排而成,佛堂、廚房等空間的建設,有他與陳秋江參與其中。「我們還種過觀音竹、香蕉、荔枝、椰子樹等,椰子樹年年生長,為了美觀一致,我曾經徒手爬上去修剪。」楊嘉雄可說對共修處的地和主人,有著深厚情感。

二○一三年三月,陳秋江因骨髓瘤撒手人寰,成為新營區第一位大體老師,同年四月,家屬、志工們齊聚新營共修處,為師兄舉辦追思會。即使現在回想,楊嘉雄的淚水仍不聽使喚地落下,兩人在慈濟道上相伴十二年,他很慶幸有這麼一位智者互相鼓勵,他謹記陳秋江師兄曾對他說:「凡事沒有對錯,只是認知層次不同。」

身歷無常,讓楊嘉雄更把握時間付出。攝影/謝明芳

再闢環保疆土

如其姓名中的「雄」字,有著雄心壯志般,楊嘉雄擴大環保版圖。

運作十年的鹽水環保站,因地主收回土地,終告停止。因緣際會,一位地主捐出位於新營佔地一千六百多坪的廠房給慈濟使用,但礙於租約未到期,租用者還在使用,楊嘉雄屈於廠房外頭一角,二○一二年九月做起玻璃瓶回收。

「想當年做生意,與人應酬學會抽菸、喝酒,有一段時間喝很多,媽媽曾經對我說『被矸( 酒瓶) 所害』。」戒除後,楊嘉雄自然而然不愛這些癮品,卻愛上回收酒瓶、玻璃瓶,他明白長年不壞的玻璃瓶是造成垃圾問題之一。

起初,也是他一個人做,對於玻璃瓶賣不了什麼錢,大家並不看好,然而,大家還是會從六個鄉鎮載玻璃瓶過來,且不分顏色地混成堆。見到滿山玻璃瓶的此景,儘管有些無力感,他還是做。

廠房內堆放了分類好的玻璃瓶,也放了一些回收物品,其中一角是楊嘉雄煮食之處,櫃子、爐子等也是他回收回來再利用。攝影/謝明芳

初期做得很辛苦,光分類瓶子就用了很多時間,更別說整理好變賣,不了解的人就質疑他「回收瓶子卻沒看到錢」,陳秋江師兄耳聞,便去一探究竟,知道怎麼一回事後,向大家說明,大家就不再說了。楊嘉雄則抱著「投筆從戎、蘇武牧羊」的精神,他說:「不怕一個人做,也不用做給別人看,對的事堅持,別人自然會肯定、支持我們。」

由於露天沒有遮棚,下雨時,楊嘉雄就躲到高鐵架的大柱下、豔陽時就任高溫曝曬、天寒時就任冷風襲來,一個人在此過著猶如魯賓遜的生活,「自己帶麵條、米粉、油、醋等調味料來烹煮,食物放外頭都要保存好。」

二○一四年租約到期,租用者讓出所有廠房,楊嘉雄好歡喜,他的空間變大了,一些回收的爐子、櫃子等物品,能放進工廠內,有了櫃子也能存放他的「食糧」,另外,他還擺了回收的家具、病床等,讓來做環保的人有個空間休憩。因做環保仍在室外,陳秋江師兄的妻子張淑敏師姊,便出錢搭建遮棚。

近兩、三年來,有東山、白河等地志工,只要時間許可,都會來幫忙,當中,有一位社區志工李妙芳,因患有癲癇,按規定不能騎車、開車,她每回都從白河搭公車至新營,再走一段路進到環保站。

「師兄真的很投入,看他一個人這樣做,也是令人不捨,尤其他身體不好,所以,我上午去郵局當志工,下午就來這裡。」李妙芳微笑道。對楊嘉雄來說,志工們能來做個半天、一天,他都好感恩。

慢慢地,大家認同他的做法,知道他一個人在做,有的來協助、有的特地送點心或午餐來給他,連東山環保站的志工們,都邀他去他們那共進午餐。儘管路程十公里,為了那份溫情飯,楊嘉雄也願意過去。

楊嘉雄昔日被酒所害,今日被瓶所愛。攝影/謝明芳

楊嘉雄從過去一人,至後來有許多人投入一起做環保。攝影/謝明芳

環保智慧禪

每日凌晨四點多起床,楊嘉雄先清潔腸造口,清理過程一邊唱誦《三十七助道品》;靠著意志,他訓練到每日只排一次便,省下不少造口袋費用,也方便一天的活動。用過早餐,七點左右出門,楊嘉雄若沒去做醫療志工,就是往環保站跑,做到太陽下山才回家。

做的過程,他唱頌《無量義經》、《慈悲的心路》和《三十七助道品》,他稱《三十七助道品》為救苦經,句句讓心沉靜和充滿法喜,而上人的「多用心」、「信心、毅力、勇氣」鼓舞著他堅持下去。

一句「多用心」足足讓他好好思索含意,「以前會用桶子等物品去擋玻璃瓶,後來邊做邊想,如何使用最少空間,堆高玻璃瓶而不會讓它們滑下;也會想怎麼洗酒瓶,洗得乾淨無味……」落實環保不遺餘力,楊嘉雄用桶子接雨水清洗玻璃瓶,洗好後的瓶子則自然風乾。

楊嘉雄與各式各樣的玻璃瓶相處,變成了玻璃瓶達人,清楚哪些類只能打碎回收、哪些類可清洗潔淨,賣給廠商盛裝苦茶油、桑葚汁、酵素、油漆用松香水等。「碎玻璃只能賣幾毛錢,如果把一些瓶子洗淨回收給廠商,一支玻璃瓶可賣一、兩元以上,有的廠商每次固定買三百三十支、有的一次買三千多支,往往來不及洗出貨給他們。」

他曾一年賣了十四萬、一年賣了二十五萬,甚至三十六萬。過去,他都把賣瓶子的所得歸入隨喜,後來,他請勸募組幫忙開收據,「我想讓廠商們感受到,他們來買瓶子也是在做好事,他們反而感恩我們。」

當今,楊嘉雄最盼望,不只是當成回收場、環保站,應該提升為環保教育站,發揮教育的良能,教育大人和小孩對減量的重視,領悟清淨在源頭。

之前,楊嘉雄從環保站看到早期德宣師父記錄上人的《隨師行記》,他讀了兩、三遍,從中感受到上人當時為籌建花蓮慈院,艱辛奔波的辛苦與不易,其中,讀到一九八四年五月十五日那天,上人在臺中香雲精舍分享的一句話,深植他的內心,「希望慈濟團體中做好慈濟工作……最重要的是『誠』、『正』二字……『誠』即是發自內心的一份自動自發的精神,有這份自動自發再苦都不會感覺得到。」

此外,上人每日叮嚀的「多用心」以及《法華經》中的持經如說修行,皆是他力行慈濟事的方針。

親身經歷病痛,他都會鼓勵病人,不要發願等到病好,才要做什麼事,「無常是無法讓人等待的,何況什麼叫做『好了』,應該是要投入,從做中讓身體愈做愈好。」

一條細繩在手,繞了又繞,打了好多個結,「那麼多個結就像我們的心結,要用佛法一一解開」見他線一拉,所有的結鬆開了,魔術表演中也含藏道理。

「我的法號為本儲、編號為5299,諧音為『我要久久』,意思是我要做慈濟做得長長久久、『儲』蓄智慧。」楊嘉雄這麼自我期勉。

一句「多用心」,充滿酒味或骯髒的玻璃瓶,被楊嘉雄洗得乾乾淨淨、歸類得整整齊齊。攝影/謝明芳

過去在環保站撿到的《隨師行記》,楊嘉雄複讀了兩、三回,其中一句話讓他銘刻在心,特地用顏色標註。攝影/謝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