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6期 - 封面故事】心情溫度計 臺北慈濟醫院心理健康關懷

人生八苦,病苦為最,
身體的苦也常連帶產生心理的苦;
臺北慈濟醫院運用心情溫度計,
初步篩檢住院病人的心理健康狀態,
如果心情溫度過高或憂鬱難解,
甚至出現自殺意念,
團隊及早介入協助,
照護病人健康的同時,也想方設法讓心情退燒,
醫療有愛,再苦的生命總會照見陽光。

文/徐莉惠

上圖左起:護理師陳苡彤、盧曉潔、潘郁玟、劉怡婷督導、身心科李嘉富醫師、陳淑琴護理長、社服室吳芳茜主任、黃曉芳心理師。攝影/吳裕智

二〇一六年底,一輛救護車把一位中年男性街友送到了臺北慈濟醫院急診,因為他在板橋一處公園吐血倒地,沒有健保卡,身分證也過期無效,原來是一位晚期下咽癌患者。由於這位街友都表示沒有家人,急診照會社工師將他列為關懷個案。住進病房治療後,醫師依常規詢問個人病史及家族病史等,護理師除了例行的護理工作之外,也拿出「簡式健康量表」(Brief Symptom Rating Scale,BSRS-5) 來測量這位街友的心理狀態是否需要協助。

檢測結果發現他有中度情緒困擾,並且有強烈的自殺意念。社工師後來得知他是養子,離家流浪許久,無一技之長,以地為毯,以天為被,更因為身分證問題而處處碰壁。這一段住院的日子,醫療團隊照顧他的健康,也關心他的感受,找出他痛苦的根源;社工幫他辦了新的身分證,再辦健保卡,出院後還安排他住進安養機構,與居家護理師定期前往探望……

因為團隊善用「心情溫度計」確認狀況,多方協助,讓這位街友的心情從谷底回溫,開始懂得感恩,願意付出回饋,即使病情無力回天,他反而不再困頓,甚至發願往生後要捐贈眼角膜,可惜最後因無家屬簽名而未如願。

來自桃園的一位小朋友在當區慈濟志工陪伴下住進臺北慈院治療,身心醫學科李嘉富醫師( 左一)、社工師林資菁( 左二) 皆前來與小朋友互動,緩解入院的緊張情緒。攝影/吳裕智

五個問題 測病人心苦

簡式健康量表,俗稱「心情溫度計」,是美國德若伽提斯(L. R. Derogatis) 教授在一九七五年發明的一種量表,針對每一個精神症狀的項目、困擾的嚴重程度,設計出九十個測量題。臺大醫院精神科李明濱教授團隊將此量表引進臺灣,將九十題濃縮為五十題,最後再簡化成五題,分別評估五個精神症狀。由於臺灣曾經連續幾年自殺率居高不下,為了預防自殺,再加上一個問題評估自殺意念。心情溫度計不只適用於一般社區,還可以使用於一般醫療及精神相關場所。

為了讓測量者不會因記憶模糊造成錯誤或扭曲,簡式健康量表針對過去一星期內包括今天的狀態來回答,依嚴重程度零到四分,憑直覺來填,相當主觀。題目涵蓋幾大部分,首先是人在面對壓力或情緒障礙時,交感神經會被激發,常見的症狀是睡不著覺、失眠、緊張不安。若是面臨憂鬱或生活壓力事件,例如經商失敗、被別人倒債、離婚、親人死亡等,遭遇失落的事會導致憂鬱,所以心情低落是很重要的測量內涵。另外,人際衝突有很多原因,也是相當常見的壓力源,當面臨不安、挫折或自尊心沒有被滿足時,會產生憤怒的情緒,覺得不受尊重、比不上別人。

自殺防治點線面
跨團隊照護住院病人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二○一四年臺灣自殺粗死亡率每十萬人口十五點二人;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預測,西元二○二○年時,自殺將位居全球十大死因的第九位。自殺涉及多重因素,包含生理、心理、社會、經濟與文化等複雜成因交互作用的結果,曾有研究顯示,百分之四十至六十的自殺身亡者,在自殺身亡前曾有就醫行為,其中年長者、慢性病患自殺者的求助比率更高達百分之六十至七十,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求助的對象都是內科、家醫科等,而非精神醫療專業人員,顯示醫院非常容易接觸到自殺高危險群。因此,以醫院為基礎的自殺防治相當重要,醫界將之列入醫院評鑑條文,醫療人員在面對高風險病人時,必須掌握並運用各種自殺防治資源,及早發現、即時介入,尤其是非精神科別的團隊,在醫療體系的網絡中更具關鍵角色。

隨著醫療技術和設備的進步,醫護人員容易診斷、處理病人身體的病痛,但心裡的痛苦若病人不說,有時難以察覺。臺北慈院於二○一二年開始採取「人工作業」,請第一線同仁細心觀察,一旦發現病人需要幫助立即通報,轉由社工師處理或請醫院志工前往關懷。然而,較資深的護理同仁可以透過談話或觀察來判斷病人是否需要協助;較資淺的同仁也許敏感度不高,不容易發現背後的問題。

有鑑於此,臺北慈院訓練第一線護理人員,透過「簡式健康量表」,用科學方式篩檢出需要協助的病人,並自二○一六年五月開始全面實施,以新入院或其他單位轉入的病人為篩檢對象( 加護病房、呼吸照護中心、兒科病房、心蓮病房、身心科病房、急診除外),在入院後八小時內完成第一次評估。護理人員向病人說明簡式健康量表填寫方式後,由病人自行填寫,若不識字的病人則由家屬或護理人員口述題目後由病人回答。

病人填完問卷後,若五題的總分大於十分,或第六題的「自殺意念」大於兩分,請社工師介入個案評估與提供對應方式。社工師將會技巧性的了解病人所苦惱的問題,再分門別類處理;如果只是需要陪伴,醫院志工會協助給予關懷;如果是心理問題,則安排心理師諮商。

社會服務室吳芳茜主任表示,「實施的初期,設定五題總分若大於等於十五分,護理人員就照會社工師,當時一個月的照會量不到十人。後來考量到十五分算是很嚴重了,於是將標準降為十分,一個月的照會量增加一百人。尤其每週一是大量病人辦理入院的日子,照會的數量也最多。」病房護理師會於每週末再次全面複評,確認病人的情緒困擾是否減輕。

社會服務室吳芳茜主任於跨團隊全人照護分享研習會提出社工師們因應住院病人心理照護需求的方式。攝影/范宇宏

耳鼻喉科病房陳淑琴護理長(左)與護理師們從醫療資訊系統得知病人的心理健康照會情形。攝影/范宇宏

對疾病的焦慮不安 主要壓力源

自二○一六年五月至二○一七年五月,社會服務室的社工師們共收到一千零二件的健康量表照會單,每月平均七十七件,量表分數高於十分的每月平均四十七件,自殺意念大於等於兩分的每月平均十四件,量表十分及以上且自殺意念大於等於兩分的每月平均十六件。「這些情緒困擾嚴重的病人,百分之七十的壓力來源是對疾病的焦慮與不安。尤其病人是家裡的經濟支柱時,對生病住院的焦慮感更高。另外,有百分之十七需要身心科醫師治療,或是正在服用身心科藥物的病人。經濟困難及家庭問題則各約百分之六。」吳芳茜主任說明統計結果。

這樣的結果,有助於社工師們理解,也能更快找到為每個病人解除壓力源的方式。

經濟負擔也造成許多住院病人的心情壓力。圖為臺北慈院社工師會針對病人需求尋找相關的社福資源協助。攝影/吳裕智

全人醫療
讓病人心情不再亮紅燈

二○一四年,五十歲的阿美帶著散發惡臭的乳房腫瘤來到臺北慈院,住院準備接受手術。在填寫簡式健康量表時,阿美隱藏內心的情緒,雖然量表總分不高,但護理師察覺到她的悶悶不樂,照會腫瘤心理師黃曉芳,試著與她交談,阿美仍關起心門,曉芳給予空間,先初步聊聊癌症的自我照護方式。

二○一五年,阿美再度來到臺北慈院,這次是進行化學治療,也許是與醫療團隊比較熟悉了,終於願意向心理師說出自己的故事。

原來阿美幼年時被原生父母過繼給別人,養父母後來又生了三個兒子,她和養父母的關係也因此日漸淡薄,所以很早就出社會,後來結婚育有一子,無奈又遭遇家暴,離婚後孩子歸丈夫撫養,孩子國中肄業後因吸毒反覆入獄,只有缺錢時才會找阿美。

阿美靠著自己的實力叱吒商場,後來遭友人倒債千萬,只得到市場做小販賺一天是一天,即使知道自己身體不舒服也要硬撐,不願花錢花時間就醫。後來是一次跌倒造成乳房腫瘤破裂,回想起跟養父母住在花東那段短暫的幸福童年,讓阿美對於根於花蓮的慈濟有特別的親切感,才願意到臺北慈院就醫。

二○一七年一月,阿美入院時的簡式健康量表總分超過十分,還有輕度的自殺想法。隨著治療與疾病發展已兩年多,阿美的背部、頸部相繼長出腫瘤,化療副作用影響肢體力量,逐漸無法搭車來醫院,阿美擔心有一天會孤獨的死在租屋處內……

醫療團隊啟動心理健康的防護網;社工師協助申請醫療補助及房租補貼,並與安寧居家護理師、腫瘤心理師、社區訪視志工,帶著癌症相關用藥,每個月前往阿美家,關心她的生活和腫瘤發展狀況,努力讓阿美能持續接受醫療團隊的支持與陪伴;就這樣陪伴她,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

透過簡式健康量表,醫療團隊能清楚掌握住院病人的心理狀態及其照護需求,及早介入相關處遇措施,並延伸至出院後的生活。不論處於疾病的哪個階段,病人的身心靈都受到妥善的照顧,充分感受到「愛的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