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4期 - 點亮希望】領受急診的生命課題

文/黃昱惠 花蓮慈濟醫院社工師

擔任急診社工已經兩年,一般人對急診的印象就是時間非常急迫、很多人,醫護人員因為忙碌埋頭工作,臉上的表情都是較僵硬的。實際進入到急診醫療團隊內,身為團隊的一員,才發現在每一個工作崗位上的醫護人員雖然忙碌,但都是為了照顧好眼前每一位病患。

保護家暴受害人與兒童青少年

當進入急診醫療系統當中,社工主要負責的,很大一部分是「保護性社會工作」,簡單說,只要涉及人身安全的,都算「保護性社會工作」,包含:兒童青少年保護( 一般兒童虐待、兒童疏忽,還包含兒童青少年性交易議題)、兒少高風險家庭;老人保護( 老人身心虐待、遺棄)、身心障礙保護、身心障礙者虐待等等。

一般來說,急診室的社工常見狀況較緊急,在病人離開急診之前,希望能夠解決他們目前遇到的問題,與一般社工較為不同。像是受到家庭暴力對待的病人,到了醫院就醫驗傷,透過護理師照會社工師介入後,針對家暴被害人目前的傷勢以及安全計畫的評估,評估被害人返家的安全性,是否有能力離開家中獨自生活等等,透過我們前端的評估,再與政府機構交接相關內容,希望給予家暴被害人更安全的生活環境,免於再次受到暴力的威脅。

兒少保護,是針對十八歲以下的兒童與青少年到院就醫,透過生理檢查或是他們表現出來的身心狀態,確認父母親與主要照顧者是否給予兒少完善的照顧,有無疏忽或是有身體虐待的情形?只要是兒少到院就醫,任何狀況都是我們所關心的,因為兒童年紀小、認知狀況較不成熟,面對家庭所給予的環境或是父母親的親職照顧,需要社會資源的介入。透過社工師評估以及連結資源,希望能讓兒少在更健全的家庭中成長。

承擔急診團隊的社工任務,黃昱惠(右三)主要處理保護性社會工作,而且要盡快在有限時間內完成。攝影/彭薇勻

讓無名的你安心回家

在急診,除了敏感的保護性社會工作之外,對於緊急到院就醫的無名氏或是發生意外的無名大體,也是處理的工作內容之一。

有一次一位高齡八十多歲的爺爺在路邊昏倒,被熱心的民眾叫了一一九送到醫院急診,其實爺爺當下早已沒有呼吸心跳。因為身上沒有相關身分證件、無法確認;詢問警察已做了臉部辨識,但仍在確認中,目前也沒有民眾到警局報案老人走失。還好後來透過失智老人手鍊,確認了爺爺家人登錄的聯絡資料,盡快聯繫到家屬,請他們快點到院來確認。電話中,不敢提及爺爺已經不在了,家人抵達醫院時很高興找到走失半天的老爸爸,但看到的已經是冰冷的大體。雖然於心不忍,但爺爺還是找到了家人,終於可以回家。

對我而言,來到花蓮慈院從事社會工作已經快九年,常常面對一些生命的逝去,一般人認為我們對於這種生離死別的悲傷或激動好像已經免疫了,其實我們還是一樣能夠領受生命給我們的課題。經過時間以及許多生命事件給我們的啟示與課題,在社會工作的路途上,我們更懂得如何處理不同事件帶來的問題,更貼近不同個案的需求,給予重要的資源連結,讓我們社會工作的功能發揮到最大的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