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4期 - 菜鳥老師打拚記】眼淚的啟發 不怕實習,就成功了一半

文/李彥範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專案講師

「老師……」一個找我會談的小女生,才講兩個字,兩行眼淚就刷地流了下來。天呀,她也對我太了解了吧,知道我此生最怕的就是女生在我面前哭,看到她們的眼淚,我的理智已經飛走一半,不知所措了起來。而我也只能拿衛生紙給她,等待她跟我說哭的原因。

原來,在上一次實習的時候,她的壓力非常大,因為她自我要求高,老師要求也高。當她知道內外科實習要讓我帶的時候,就先來找我聊聊,談談她的狀況,看該怎麼解決。這時,我腦中的跑馬燈跑過許多旁白:「難道上次我的嚴格帶法傳到他們耳中了?她怕會經歷第二次的實習崩潰?難道我是可怕的虎姑婆?」

他們正要航行出發的目標,是花蓮慈院裡有「小外科加護病房」之稱的某外科病房,一堆護生實習之後都彷彿浴火重生。上一次帶的一梯學生,才剛上完一半的內外科護理學,而輪到讓我帶實習之前的一個禮拜,剛好是在輕鬆歡樂又沒太多病人的婦產科病房,更別提大三的學生應該已經將大一、大二時學的基礎醫學忘得差不多了。

醫護知識是我們的槍,護理技能是我們的頭盔,一群沒帶槍、沒戴頭盔就想上戰場的小兵,恐怕沒兩天就陣亡了!但我想,老師我可能比學生早陣亡:可能在第一天就因為學生的表現而「翻白眼」翻到掛掉。

之前那次帶實習,老師彷彿在挑戰學生們的極限,我瘋狂的檢測他們的基礎醫學和內外科知識、要求天天練習身體評估、每天考驗各種護理技術,一週結束後還要上臺報告案例分析,這和前一個實習單位對比,簡直是從天堂掉到地獄。三週下來,學生們私下評語根本是參加「海豹部隊戰鬥營」!從此我一戰成名:「嚴格出名」。

「我很高興妳在實習前跑來找我談,這樣很棒。」等學生情緒稍歇,我馬上啟動「三明治安慰法」,穩定她的情緒,也慢慢重新建立我所剩無幾的和藹形象。「你們上回第一次實習內外科護理,本來就是比較辛苦的實習,因為大一到大三學的知識零散在各處,也許根本已經忘得差不多了。要把這些知識有系統地組織起來,並且應用在病人身上,本來就是要花很大的力氣,所以壓力大,在所難免!」我看她若有所思的掉入我的陷阱,啊不是,是漸漸聽懂我說的道理,我接著說:「如果妳有仔細考慮過,我同意讓你們實習時,可以決定自己想學的、擬定學習步驟,只要能事先跟老師談好就好。這次你們接下來要去的單位,是各大雜科的外科病房,各類疾病開完刀之後都可能住進那裡,既然妳會擔心實習壓力太大,我建議妳現在就開始花時間複習常見疾病的資料。」她擦乾了眼淚,點點頭,似乎安心不少。而我的左腦在安慰她的同時,右腦卻開始盤算著:「這組七個學生,有幾個有這種狀況呢?會不會他們還沒開始實習,已經全被流言蜚語嚇到沒膽了?」

之前帶實習,我不太想看同學過去實習老師的評價,我怕還不認識同學,就先有了刻板印象。但這次我的堅持抵不過好奇心,開啟了他們的紀錄來看。「上帝啊,這是祢的考驗嗎?」七個學生有四、五個被評為個性內向安靜,從評語中彷彿就可以看到他們的苦瓜臉,以及那受挫的表情。看來,之前戰鬥營的帶法,已經不適合了,光是上一批實習學生的繪聲繪影,應該就讓這一梯學生完成了收心操吧?

當下,我便下了一個決定:把實習的學習權還給他們,由他們負責自己的第二次內外科護理實習進度。

帶實習的教學目標:不就是要訓練出畢業後臨床上可用而且好用的護理人員嗎?我覺得只要他們不怕實習,就成功一半了。

上一梯我要他們獨立思考「一位病人從入院到出院的所有流程」;這一梯我把所有流程切割成不同的項目,製作成A4 表格,讓他們知道這三週我希望他們練習什麼。

上一梯我請他們寫實習反思日誌,反思自己哪裡做不好;這一梯我請他們天天寫三件感恩的事情,感謝今天實習碰到的人事物。

上一梯我希望他們透過口頭報告,可以學到更多個案的內容,卻發現他們的能力根本承擔不了;這一梯我請他們好好的認識自己選的個案就好。

上一梯我透過口頭報告訓練他們討論病情的能力,這一梯我讓他們去跟專師、醫師、社工、傷口師討論病情。

上一梯我要求每個禮拜一都要換新個案,這一梯我請他們這個個案學完了,再來換下個個案。

上一梯學生說:「老師你知道嗎,得到你的讚美好難,但是聽到的時候又很爽很有成就感。」;而這一梯學生,我把讚美他們當飯吃,每天從Line 的群組中,看他們分享三件感恩和一件反省的事,每天努力Line 出我對他們的鼓勵加讚美!

雖然教法與方式大翻轉,但不變的是我的真心、我的信念,希望他們在我的帶領下,對臨床同仁來說,可以更好用一些,可以更像臨床護理師一點。我永遠記得某個學姊說過的話:「你們大學生和技術學院畢業的學生相比,技術比別人差,卻又比別人愛批評。」我希望我帶過的學生,不只很會動腦筋,技術也比別人好。就算,僅有短短的三週,能被我影響一點點也好。

或許同學發現實習時的感覺,和同學警告的經驗不一樣;或許病房裡每個學姊都非常熱情且有耐心的教學,讓這組內向的學生,變得有自信了起來;或許,之前實習老師的嚴格,幫他們打好了底子,讓他們這次實習開竅了,學到更多的東西;或許,上帝有聽到我的禱告,幫了我一把!

在某次中午走去員工餐廳吃飯的途中,一位同學開心的對我說:「老師我好喜歡這次的實習,我可以決定我想學什麼,而且你一直鼓勵我們和專師及醫師討論病情,讓我覺得自己很有用,病人因為我的照顧讓病情有所改善,也讓我很有成就感。而且你讓我們自己決定何時換個案,真的和以前的實習都很不一樣唷!」「現在你知道老師我超好應付的吧?」內心旁白又起,「我拚死拚活設計不同的實習教學,有你這句話我就滿足啦!」

我沒有放棄督促他們,只是放棄了逼他們成長,放開手讓他們對自己負責,決定這次實習想要成長多少。我覺得自己像隻老鷹一樣,告訴他們在空中翱翔會有多快樂,當這群幼鷹很想享受飛行卻又不敢向前時,我就狠下心踹他們一腳,適時地逼他們勇敢展開翅膀,而不是跟他們講不會飛會活不下去的大道理。

實習快結束的某天,吃完飯後在洗碗,不小心聽到其他學校的實習生在抱怨,她說:「我真的很討厭老師這樣一直逼我們,還說別人可以做到,你為什麼不能做到?他不知道每個人的能力不一樣嗎?到底是要逼死誰呀!」那時,我心中默默地感謝上帝,這次,我終於不是學生口中那位「到底是要逼死誰」的老師了!

備註1、就算是我一廂情願,也請不要戳破我!
備註2、別讓我知道那位老師是誰,我會忍不住去告訴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