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3期 - 志工身影】牡丹盛開添榮景

花蓮慈濟醫院醫療志工
簡添榮

文、攝影╱黃昌彬

「你臉上為什麼總是笑嘻嘻的?整天笑頭笑臉(臺語)?」這是簡添榮志工最常被病人家屬問到的問題,他不吝與人分享笑口常開的法寶:「我有一顆歡喜心。你笑,也是一天。擺一副臭臉,也是一天。把自己顧好是自己的責任,不要走偏了!」

一當志工就心花朵朵開的簡添榮,退休前是花蓮第二信用合作社建國分社的襄理,妻子彭牡丹在花蓮縣警察局會計室任職,育有兩女,家庭美滿。

簡添榮喜樂豁達的人生觀背後,卻是他經歷生死交關所換來的體悟!二○○六年六月八日清晨五點多,簡添榮外出慢跑,途經慈濟科技大學天橋附近,突然被一臺因酒駕超速失控的車從後方撞上,所幸學校警衛及時發現,緊急聯絡救護車送往花蓮慈院搶救。

事發當日,彭牡丹直到早上七點半仍不見先生返家,便不斷地撥打他的手機,見無法聯繫上先生,只好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上班去。花蓮二信當天上午八點召開會議,不見簡添榮出席,主管同仁也趕緊撥打他的手機、家中電話,卻都無人回應,於是又打電話給彭牡丹詢問下落,甚至一度還懷疑簡添榮被綁架了。

由於彭牡丹知道先生每日晨跑的路線,便拜託會計室主任幫忙撥通電話詢問太昌派出所,以了解轄區內有無民眾報案,員警說明恰巧早上發生了一起車禍,但傷者身分不明,因身上沒有任何證件可供辨識,後來,索性在醫院內照了張傷者相片傳給彭牡丹看,她不敢置信急救的傷患就是摯愛的先生,整個人當下崩潰了!

發宏願 做慈濟

得知簡添榮出事了,彭牡丹趕快打電話給姊姊們,簡添榮的三位姊姊,都是慈濟人,得知弟弟的噩耗姊姊們眼眶泛紅、急忙向在外科加護病房擔任醫院常住志工的蘇足師姊求援,拜託她幫忙安撫已經整個人癱軟的彭牡丹。

嚴重昏迷的簡添榮,醫師原本推估他不是變成植物人就是往生一途,情況很不樂觀。由於簡添榮的姊姊曾拜託蘇足師姊,藉此機會引導弟弟夫妻親近佛法,祈禱能度過無常的考驗。蘇足師姊隨順因緣,利用每日前往加護病房陪伴的機會,以母親般溫暖的口吻開導彭牡丹,「簡添榮當時在第二十九床,住院第三天,我拍拍以淚洗臉、嚇到發抖的彭牡丹,告訴她,上人說:『願要大,業才能消。』,然後我帶著彭牡丹在病房內發願,我說一句,她跟著複誦一句:簡添榮能好,我願意做慈濟……。」蘇足安慰牡丹不要哭,要誠心求懺悔,要在先生耳邊不斷說些鼓勵的話語。

花蓮慈院神經功能科主任陳新源及神經醫療團隊全力搶救性命,對於左腦幹遭受重創的簡添榮細心照料。陳新源醫師說,當時簡添榮的腦傷,嚴重影響到右側肢體及語言功能,簡添榮的復原情形實屬不容易,醫師只是在他受重傷時投入急救,他認為,簡添榮的家人支持及慈濟志工的協助與祝福,都是很好的愛的力量。

要保住性命、避免成為植物人,就必須讓受到重創的腦部減壓。醫師先徵得家屬同意及說明可能衍生的風險後,動手術將簡添榮的左側大塊頭蓋骨取出,進行冷凍保存近三個月,待腦部患側減壓無虞之後,醫師才動手術為之裝回。

歷經兩次手術後,簡添榮生命徵象持穩,仍舊未甦醒。五天過後又發高燒,醫師擔心插管太久,引發肺部感染,建議家屬做氣切,以維持呼吸道順暢。一週後,病況穩定了,骨科醫師才為他進行左腳踝骨折手術。

守在加護病房外的彭牡丹,愁容滿面,卻也僅能等待一天兩次的探視時間到來。令她安心的是,每次一踏入加護病房,就發現蘇足已站在丈夫身旁等候,還教她如何按摩先生雙腳,以測試他的身體反應。就在住院第九天,病情有了轉機,簡添榮甦醒了!他望見愛妻便緊抱著,彭牡丹問:「你知道,我是誰嗎?」簡添榮馬上點頭回應。夫妻相擁,互訴衷情,讓彭牡丹暫時放下心中的重擔。

麥茶、決明子、小葉紅茶的香氣,不僅讓加護病房、眼科、復健科、開刀房、牙科等處的飲者開心,也讓人體會慈濟志工無微不至的用心服務。圖為簡添榮準備泡茶材料一景。

簡添榮指著頭頂的車禍手術疤痕,訴說九死一生的經歷。

做志工 當復健

腦部重創讓簡添榮喪失了文字書寫能力、語言表達的功能。除了採用中西醫合併治療之外,為了刺激簡添榮腦力加速復原,在家中還特地裝了一臺卡拉OK 伴唱機,讓原本就喜歡唱歌的他,不時可以一展歌喉,而引吭高歌的方法效果很好,才短短一年的時間內,簡添榮的病況便有了起色。「我那時候唱歌,當聽到歌曲旋律響起,雖想開口唱,但歌詞字幕已經換到下一頁,認字有困難,自己就像個小學生般,等於從頭開始學國字。」不僅如此,簡添榮家中還擺放了一本厚厚的辭典,讓每回想不起某個國字該如何書寫時,可以立即翻閱查詢,加強記憶力。

但偶發的癲癇卻成了車禍的後遺症,需服藥控制。由於簡添榮出院返家療養期間,曾一人獨自在家中癲癇發作,家人為避免憾事發生,又有助於維持復健功效,想鼓勵他外出與人互動,或投身打掃等志工服務,斟酌再三,簡添榮的姊姊邀請他到靜思堂旁的竹軒當志工。「那邊比較安全,萬一我又發生了什麼事,送到醫院比較快也比較安全。竹軒就像後花園,是人生的一種享受,為了讓自己過更高雅的生活模式,而且可以做醫療復健的動作,在那裡的心情,與原來生活模式不太一樣。掃地是一種很好的運動。因為我採用中西合併治療,一個禮拜也順道走到醫院針灸三天。」

簡添榮也不忘提及,多虧有林崇舜與林郁寗中醫師從住院期間到復健階段的針灸治療,助他加速康復。

說起復健之路,備極艱辛,簡添榮從頭到腳、大大小小的手術,總共動了十一次的刀,忍受身體病痛的苦不在話下。「我當志工無所求,我心裡一直想一個原則:雲遊四海,廣結善緣。這八個字,是我當志工的中心思想,奉為圭臬。」行過了一大段的驚險人生旅程,簡添榮語重心長的回憶道:「曾經有人問我,當我在昏迷時,有沒有什麼感覺?我說在最後一段,大概在開第十刀時,才有感覺。但意識卻宛如在夢境場景雲遊,當時比較清醒了,以為自己身體比較好了,想要到社會上走一走、看一看,跟社會大眾有所接觸,我騎著摩托車出來逛逛,但無論怎麼騎,卻都是在慈濟菩薩道的寺廟裡面,即便看到有大路可以騎出去了,還是怎麼繞都繞不出去……」半夢半醒的境界,似乎隱約地透露了簡添榮未來要走的方向。

蘇足師姊(左)引領簡添榮與太太彭牡丹進入慈濟,彼此感恩善因緣牽引。

簡添榮在社會服務室裁切回收紙,供協助病人量血壓的志工書寫之用。

泡好茶 結好緣

談起轉換志工跑道。簡添榮說,由於與醫院社服室同仁及志工的年紀相仿,溝通上比較容易,加上潘國揚主任號召要與大家結好緣,推出了奉茶服務,因緣際會,後來便轉戰社服室志工,迄今也近五年了。「心情上,是無限的付出,無所求!」簡添榮忙碌的一天,就從準備志工室的開水開始,煮開水,備妥溫開水及熱開水,供龐大的志工群享用。麥茶、決明子、小葉紅茶的香氣,不僅讓加護病房、眼科、復健科、開刀房、牙科等處的飲者開心,也讓人體會慈濟志工無微不至的用心服務,一如人生的好味道,值得細細品味。

一大早若看見簡添榮身影出現在醫院三樓餐廳旁的一處橢圓木桌區,就知道他又開始準備張羅一桶桶好茶了,只見他俐落、熟稔地將各單位的茶桶搬上大推車,將茶桶拉至定位,再依不同上茶時間點,協助各單位同仁拉回給民眾解渴享用。「我聽我大姊講,以前有些日本的朋友,家庭裡平常都會備有一壺麥茶,麥茶比較溫和,健胃整腸,養生。決明子顧眼睛,還有其他功效。我們就將麥茶與決明子混合在一起,繼續沿用。」

除了奉茶服務,簡添榮平日在醫院大廳協助民眾掛號、領藥、使用自助繳費機的操作服務等。圖為他協助民眾領藥一景。

就在住院第九天,病情有了轉機,簡添榮甦醒了!他望見愛妻便緊抱著,彭牡丹問:「你知道,我是誰嗎?」簡添榮馬上點頭回應。圖為賢伉儷合影。

勤付出 賺歡喜

蘇足師姊說,有一次簡添榮在醫院一樓大廳志工櫃檯值班,突然間癲癇發作了,直接廣播「綠色九號」呼救。就算身上還是有病痛,簡添榮也從未打消當志工的念頭,他感恩的說,發生車禍當下,兩個女兒十分憤慨,甚至想追打肇事者發洩情緒,所幸蘇足師姊的適時開導,讓雙方都不再因為彼此積怨,繼續遭受精神折磨,「改改個性,讓大家能夠覺悟啦。那時我家大菩薩去念大學,不在家。小菩薩則參加我們四天三夜的慈誠營,去帶領一些小朋友,雖然感覺很累,但她與平常在家裡比較起來,原本高高在上的媽寶心態,進入到團體與大家相處後,卻發現大家都不理她,最後一天,她改變了個性,才跟大家融入在一起,成長許多。」

二○○六年,在蘇足師姊的循循善誘之下,彭牡丹參加了委員培訓課程。隔了一年簡添榮也加入見習。彭牡丹在退休前便參與慈濟大型活動、為亡者助念,她今年三月退休後,每週三在靜思堂擔任導覽志工、每週四前往太魯閣的民有社區協助慈濟基金會承擔長者供餐服務及量血壓、辦活動、輪值環保站擔任香積組志工……,積極走入人群,彎下腰手心向下,感受付出的法喜。

除了奉茶服務,簡添榮平日在醫院大廳協助民眾掛號、領藥、使用自助繳費機(中醫部量血壓處旁)的操作服務,以及在社會服務室裁切回收紙等。「批價繳費往往有很多人在現場等待叫號,我曾看過批價要等一百三十幾號。三年前的三月十八日,自助繳費機正式啟用,更是宜花東地區的第一臺,迄今許多老人家仍不知道可以利用這管道更快速繳費,能節省寶貴時間,方便許多住在花蓮縣南區的長輩,能夠準時搭公車返家。」擔任自助繳費機操作志工期間,還曾有民眾詢問是不是要把錢交給簡添榮,讓他哭笑不得。

一場突如其來的飛來橫禍,讓簡添榮身陷危機,但也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從此兩夫妻攜手走入慈濟世界,成為歡喜付出的志工。「什麼時候無常來敲門,我們不知道,所以應該更珍惜自己的人生,努力付出!大家用歡喜心嘛!多活一天,就多賺一天啊。」重生後的十一年來,簡添榮用笑臉,迎接每一位與他相遇的陌生人;也把多賺到的每一天,都當成廣結善緣的精進日,法喜滿滿。

參考資料:
(1) 二〇〇七年四月十二日花蓮慈濟醫院新聞
(2) 二〇〇八年十月《慈濟月刊》〈志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