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3期 - 菜鳥老師打拚記】為什麼你不敢質疑老師?

文/李彥範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專案講師

攝影/李玉如

某一天,我在網路上分享了一篇文章,題目標題是「反對老師的見解,就是學問的起點。」結果有學生跟我說:「我才不敢哩,等一下被盯上了,說你太自大啦!應該謙虛點……等等的。」疑!學生好像說得很有道理誒!不知道是因為學生被老師認定是在學習階段,半瓶水響叮噹的夜郎自大?還是因為慈濟文化或多或少也有影響?因為有靜思語說:「做就對了。」上人也說過:還好慈濟草創時跟著我的是一群家庭主婦,不是一群博士。(打到這,總編會不會已經想把我的文章拉掉了?)

問太少,會被講你怎麼不懂得思考?說太多,也會被講不懂得藏拙。面對掌握分數大權的老師,好像學生在做學問時,還是得小心衡量著說話的藝術。尤其是護理系的學生,問還是不問的猶疑態度,小心翼翼的程度比其他科系更加的明顯。

想起我的大學時期,也是一個唯唯諾諾的護生,去醫院實習的時間,彷彿是諾曼第登陸大戰,實習老師好像是聰明絕頂的軍師,看你一眼就知道你哪裡不懂、不用我坦誠就知道我犯了什麼錯,不好惹的護理師或醫師,還有鄙視你實習生身分的病人和家屬,左右砲聲隆隆,還沒上岸就血肉模糊。病人點頭答應讓你碰他的身體,嘗試你根本不熟的抽血或打點滴,那真是一種天大的恩賜!但實習時就算被雷擊到粉身碎骨,你還是要用石膏把大腦和雙手黏好,因為你還不能倒下,你要把老師和護理師學姊問你的一堆問題找好答案、寫好作業,才有本錢繼續應付明天的實習。當時老師的話,和將軍令真像,即使有時候我不太懂她要求的道理是什麼,但我還是選擇做個乖乖順服的小兵。

以前在分數至上的年代,總覺得在大學的醫學院裡已經有貴賤之分了,醫學系就是天之驕子,他們的分數進護理系兩次還有剩,偏偏去醫院工作時,還要一起共事,你說說看,當時的我怎能不懦弱?要去哪裡找勇氣?但當時的護理教導,真的很師徒制,很經驗傳承,我認為是個陷在苦行僧形象卻走不出這曠野的護理時代。但這種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護理魂,似乎就是這樣一代代的傳了下來,至今仍未滅絕。

某天的病房實習,我看到我帶的一個學生正在裝冰枕,我問她要給誰用的?她說因為某某床的術後病人一直在發燒,而醫師也已經改開其他抗生素來使用,但這次的醫囑開的是「冰枕使用」,所以護理師學姊請學生來幫忙裝冰枕,讓病人使用好幫助退燒。我反問她:「為什麼不開退燒藥給病人吃呢?已經有不少實證研究證實冰敷退燒沒有什麼用,只是讓病人在發燒高原期(註一)比較舒服而已,而且你在發燒寒顫期給他冰枕,還會讓病人更難受,只有吃退燒藥比較有效。你要不要去問問學姊或醫師,為什麼還要開冰枕使用退燒這種醫囑?」學生聽完我的話,也開始寒顫發抖,眉頭皺成了一字眉,彷彿在跟我說:「老師你叫我去問,還不如讓我死一死比較快。」

還有一次,我看到了一個多年未見的醫囑「黃藥水冰敷」。我好奇的問病房護理師:「為什麼你們單位還有黃藥水?」她回我:「我們特地去採購的啊!我們去跟好幾個單位借,對方都說他們家沒有黃藥水。」我幽幽的說:「因為全院都把黃藥水撤掉了啊,許多研究都說黃藥水對治療靜脈炎沒什麼用,所以撤掉了。」她瞪大眼睛看了我幾秒,然後恍然大悟地笑了出來。

地球是平的。因為如此方便的網路,我們已經從老師的經驗傳承,進階到全球醫護人員的經驗傳承了,而且還用實證護理(註二)的模式,來證明誰傳承的經驗更好、更適合應用在臨床。同學們已經不只可以從你那邊得到知識了,還可以從google 和臉書得到,從各家醫院的網頁得到,從各個電子資料庫和專業雜誌得到。全球各個醫護領域的專家,也認真的經營起自己的粉絲頁或視頻,全球各大學的天空學院(MOOCs)也多到不像話。而還活生生站在大學講臺上的老師,若是我們還死守著自己寶貴的數十年工作經驗之傳承教學,恐怕會淪為被當作活化石的命運。

我跟學生說:「現在的醫療模式,已不再是以醫師為中心繞著他公轉,而是以病人為中心,醫療團隊採互助合作的模式來幫助病人。在團隊裡,每個人都是一樣平等、一樣重要的,你不要因為你是護生,就覺得你不重要,就覺得你比醫師護理師還要低等,至少在陪伴與傾聽部分,你們做得比任何一個醫師和護理師都還要好(當然我沒把『因為你比他們還要閒』講出口)。所以為了病人去和醫師護理師討論,甚至質疑,沒什麼好害怕的。你是在幫病人的忙啊!」聽了我講這一番大道理,還是有許多學生不敢向前。我倒是很樂意且勇敢地當個把雛鷹踢下懸崖的老鷹,不斷的逼他們去跟醫師、專師和護理師溝通,且完全無視於他們的猛搖頭。萬事起頭難,直到他們發現自己居然克服了自己實習時最害怕的事情,許多同學都開心不已。

這個世界一直在變,醫療照護標準也一直在變,我們活在更需要教學相長的時代。老師教會了學生怎樣有系統地查詢最新最正確的資料,他們有一天也會反過來教我們什麼才是正確的知識,避免我繼續誤導其他學生。所以我一直很愛學生問問題,很愛學生質疑我和挑戰我,因為我會覺得他們開始動腦筋了、他們開始做學問了!有一天他們反過來成為教我的老師時,我也不會覺得羞愧,我反而會很自豪我教會了他怎麼釣魚,我有把她成功泥塑成一個更棒的、有腦袋的護理師!

在臉書上,我轉貼了另外一篇新聞給那個害怕挑戰老師權威的學生看,新聞的內容是說,某大學教授在上性別平等課時,表示愛滋病是男同性戀做愛時會得的病,異性戀做愛最多只是得性病、不會得愛滋病,而性病不是愛滋病,當場一位女學生就鼓起勇氣跟教授辯論。如果有一天,我把我教的學生訓練到毫無畏懼的和我為了做學問而吵架,為了病人敢和資深醫護人員爭論,而忘記了期末總成績可能會被拉低、之後工作可能會被孤立時,我想我是真的教出一個好護師了。

「同學,老師都常在質疑自己了,為什麼你不敢質疑老師呢?把老師問倒了又怎樣?反正老師又不是上帝。」同學,鼓起勇氣吧!就像《聖經》中說的:「別叫人小看你年輕,反而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成為使徒的榜樣。」

註一:發燒分成三個時期,第一期是寒顫期,會全身發抖發冷,這時期建議多喝溫水、加衣服、加棉被。第二期是高原期,全身發熱發燙,建議可以減少衣著和蓋被,多補充水分。第三期是退燒期,會全身出汗,建議更換衣服以維持身體乾爽,並多補充水分。

註二:現在護理界很流行實證護理,我把「實證」翻譯為有實實在在的證據,你用愈嚴謹的統計方法和科學步驟去做出的實驗,實驗結果就愈值得相信,也就是實證等級越高。單純的護理專家(如護理老師)建議,是實證等級低的參考資訊,因為那是個人經驗,沒有嚴謹的研究當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