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3期 - 活水堂】《慈濟醫學雜誌》細說緣起 繼往開來

文、攝影/黃昌彬

一九八九年五月一日,《慈濟醫學雜誌》(TZU CHI MEDICAL JOURNAL)正式創刊,每年出版四期,逢三月、六月、九月、十二月出刊,當時是由花蓮慈濟醫院醫學研究部負責發行的一本專業季刊。創刊迄今,由佛教慈濟醫療財團法人副執行長郭漢崇承擔總編輯重任。

 

「二○○○年度院內計畫成果發表暨慈濟醫學雜誌學術發表會」,上人到場頒獎及勉勵《慈濟醫學雜誌》優秀論文評選得獎者。圖片提供/慈濟醫學雜誌社。

總編輯郭漢崇醫師

早期雜誌之發行,乃依附在慈濟醫學研究部(花蓮慈院感恩樓十一樓的位置)之下,目前「發行所」為: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由證嚴上人擔任「榮譽發行人」。擔任郭漢崇之助理編輯者,先後有黃美惠、李麗美、楊淑蕙、曹寧求、吳佳燕、劉馨慈、林美芬、馮慧瓊、張慧敏等人投入,還有責任編輯賴明亮、許永祥、李明哲、邱鐵雄、鄭敬楓……等,共同成就了這本雜誌。紙本發行量,早期介於一千五百本至兩千本之間,隨著網路普及的閱讀習慣改變,目前發行份數降至一千一百本左右,未來將愈來愈少,朝向無紙化之後,大約會留兩百本紙本,供贈閱給圖書館及機構等使用。

這本季刊的濫觴,要歸功於郭漢崇的高瞻遠矚,編輯出版這本雜誌的目的,希冀提供給慈濟醫院醫師,一處發表自己研究成果的園地、體現醫師群的用心,並透過交流傳遞新知及教育,全面提升慈濟醫院及慈濟醫學院的醫學水準,立意良善。

「八〇年代,國科會有一優良期刊的審核,我們希望它成為優良期刊。這對於醫院評鑑,也有助益。我們醫師所發表的文章,都會被認為是有效的數量!一直到國科會的設置標準被廢除了,才終止。目前改以醫策會的規範作為標竿。」郭漢崇回憶道。「在出刊的第二年,為了提升雜誌本身的質與量,改成雙月刊發行,但因為稿源不足,配合度沒那麼好,以及上PubMed(免費的搜尋引擎,由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提供生物醫學方面的論文搜索及摘要)的條件,只要季刊便符合規定,第三年又改回季刊發行。」

早期的雜誌,中、英文投稿都收,若是中文稿,則附有英文摘要,若屬英文稿,附上中文摘要,爾後朝向國際化期刊邁進,在二○○五年改版成英文書寫(當時仍附中文摘要於書後),收稿僅收英文稿。刊物發軔時期,郭漢崇利用至臺大醫院門診或教書,要返回花蓮之前,撥空前往臺北市公園路的「惠文打字印刷有限公司」(位於臺大醫院後方)進行刊物的校稿及打字印刷,每週大約需花費他兩個小時從事刊物出版業務。約莫二十八年前,尚無現今的電腦印刷技術,需要剪貼,再進行照相製版,因此出稿後的校對工作,成為首要之務。待文稿修改完,重新印製出來供郭漢崇確認後,才能大量印刷。

《慈濟醫學雜誌》創刊賀詞,承載著證嚴上人的祝福。

《慈濟醫學雜誌》的鉛字印刷版,讓人望見了昔日的耕耘足跡。

爾後, 才與位於花蓮市仁愛街的「光文社印刷廠」合作,交付予完稿及所需的排版格式, 由廠商排版, 後來轉換廠商, 交由臺北的「弘有行排版印刷事業有限公司」負責。到了二○○七年,首次與國際知名出版社「ELSEVIER」合作,協助後續排版、製版及英文文法校正等出版業務。

郭漢崇指出:「ELSEVIER 是國際間很大的一家出版社,很多重要期刊都與它合作,希望《慈濟醫學雜誌》能夠邁向國際化。我們當初要與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NLM,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申請PubMed 的索引收錄,原先並無找任何出版社協助,僅找印刷廠印刷而已,出版社仍以慈濟基金會作為出版人,後來當然被拒絕了!我們開始思索,應該要找出版社協助,鑑於當時正好《臺灣醫學會雜誌》也找ELSEVIER 合作,得知此一訊息之後,我們便與之接觸。ELSEVIER 同意後,也設了很多條件,包括要按照國際規格等,就這樣做了蠻多年的。」

與ELSEVIER 出版社合作後,能見度提高,目前稿源,來自印度的投稿特多,亦不乏有土耳其、伊朗的稿件。但由於ELSEVIER 經營方向改變,於二○一六年年底約滿時,不再續約。從二○一七年至二○一九年的十二期刊物,改與「飛資得醫學資訊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運用Wolters Kluwer 之 Medknow 系統平臺,進行電子期刊的出版、推廣及宣傳。

建構醫專平臺 培訓醫者搖籃

郭漢崇回憶,睽諸當時國內外環境,雖然也有許多雜誌能夠提供慈濟醫院的醫師發表著述,但考量學術論文的競爭非常激烈,有些年輕醫師所撰寫的論文,未必能夠躋身於國內外著名的刊物上,恐有遺珠之憾!有鑑於斯,孕育催生這本季刊的想法,便應運而生。希冀藉由這份刊物的發行,帶動東部醫學學術的研究風氣,進而有助於執業醫師的精進!

郭漢崇認為,如果醫院內能夠有一份刊物,能夠定期提供醫師們發表研究成果,一方面可使醫師得到寫作訓練的機會,另一方面,若有些文章未能被其他雜誌接受,經過審查修改後也能刊登於屬於自己的這份刊物上,一舉兩得。「任何成果,都是值得被刊登的。任何研究,都應該被重視的!」基於此一理念,郭漢崇力邀院內幾位資深的醫師們共同護持,發心創立了這本慈濟醫者的嘔心瀝血之作。

而當初《慈濟醫學雜誌》要創辦之際,郭漢崇還曾特地前往靜思精舍,面見證嚴上人,充分表達了出版此一醫學刊物之意願,尋求奧援,待說明出版原委之後,上人二話不說,當場應允,全力支持這本雜誌的發行。

科學性醫學雜誌 蛻變後譽滿杏林

開始出刊的頭兩年,雜誌內容,大概以教育性的文章為主軸。原著及病例報告並不多見,基於此,在主編及其他編輯戮力的邀稿之下,仍有寥寥數篇的綜合性論文及原著問世。一九九一年伊始,這本雜誌開始改頭換面,以原著及病例報告為刊登的主要對象,綜合性論文及教育性論文之數量,逐漸降低。

這情形,一直持續到了一九九二年第四卷的雜誌發行,才全部改由原著及病例報告呈現,教育性論文及綜合性論文,則予以取消。原因無他,就是考量要成為一本專業性科學期刊,必須沒有教育性論文參雜,且原著及病例報告,必須超過八篇以上!《慈濟醫學雜誌》至此脫胎換骨,走向純科學性期刊,通篇文章的編輯面向,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創刊迄今的《慈濟醫學雜誌》,歷經多次的蛻變,已成為一本被國內各大醫學院評定為教師升等的有效期刊。從國內各大醫學中心投入的稿件,亦不在少數。

二○ ○ 八年一月十五日,慈濟醫學雜誌社舉辦年終檢討會與編輯會議,針對雜誌收稿、審查等情形,編輯委員進行廣泛討論。圖片提供/慈濟醫學雜誌社

一九九二年,刊物改頭換面之後,在隔年即獲得了國科會評鑑為「科學性醫學雜誌」,並在國內一百多個科學性刊物之林,積分排名二十幾名,振奮了人心。迄今,已被國內各大醫學院評定為教師升等的有效期刊。從國內各大醫學中心投入的稿件,亦不在少數。

雜誌創刊時期的稿源相當匱乏,隔年快速激增,已有百分之二十的退稿率,單單統計二○一五年投稿狀況,總稿件數七十六篇,邀稿二篇,退稿三十三篇,退稿率達到百分之四十四點五。稿源遍及國、內外,作者來自各專科別、病理科及護理系等之醫護技人員。在國內同類性質期刊裡,品質為人稱羨。可謂一步一腳印,辛勤耕耘,結出了甜美果實來。

慈濟醫學雜誌社張慧敏指出,早期,臺大醫院醫師升等,《慈濟醫學雜誌》便是有效期刊。五年前,《慈濟醫學雜誌》向「財團法人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申請為醫院評鑑有效期刊,獲得通過。今年再次申請,仍是一舉通過。

一九九八年,張慧敏接手助理編輯職務,她指出:「總編輯郭漢崇醫師常說,慈濟醫學雜誌社,是三人公司啦。就上人、郭醫師,還有我。經營得很辛苦!目前雜誌已更換過五次封面。未來雜誌如果上了PubMed,擴大能見度,將會再換封面。」

郭漢崇言及:「有句話說,編雜誌者,是傻人(臺語)!上人很關心是否有定期出刊,內容如何,尤其每次刊物要更換新的封面設計時,我本來的想法,是希望封面能固定,每一期有一個佛教文物的圖片,如法器、佛像等,精舍應該有許多這類素材可以擷取使用,用攝影方式,在精舍各角落,拍個幾千張不是問題,都可拿來做封面使用。上人聽到要挑選封面的底圖,表示正好有一位畫家,已幫忙做了這種圖,上人以平板電腦播放給我看,我就注意到上人撥來撥去,一直經過『大地之母』這一張,上人有時不說,會用暗示的方式。仔細聽上人講這張照片的故事後,我採用這照片作為封面之用,並以照片加上圖說方式,放在封底裡呈現。」

雜誌內容,依照國際科學性醫學期刊的標準編排順序,依序區分為:綜論(Review Article)、原著(Original Article),可再細分為基礎及臨床部分、病例報告(Case Report)等章節。並積極開發小品文,以及具有教育性的病理之頁(Pathology Page)、影像之頁(Images in Clinical Medicine)、醫學倫理(Medical Ethics) 等。綜論及原著部分,在雜誌內容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可透過邀稿或自己撰寫。綜論的稿源,一般由學有專精的大師級人物書寫,也有部分是老師請學生先研讀相關領域的書籍,再寫作心得。

論文成果豐碩 東臺醫研縮影

初期《慈濟醫學雜誌》特重本土性,尤其是屬於花蓮縣及臺東縣特有的疾病,或者著重在臺灣東部醫療現況的報導及研究。因此,在刊物內容,不難瞥見諸多關於東臺灣疾病統計分析,或者是對於臺灣東部特殊疾病的研究報告。

郭漢崇指出,在第一卷第三期(一九八九年九月)裡,蔡瑞章醫師針對慈濟醫院神經外科住院病人,做了詳細分析。同期,郭煌宗醫師也曾對於臺灣多重障礙教育機構進行了調查報告,這兩份報告的出爐,使得《慈濟醫學雜誌》格外受到重視,除了彰顯個人的成就之外,也凸顯了注重整個社會面的研究調查。

翻閱第三卷第一期(一九九一年三月),郭漢崇提及,婦產科張幼國主任對於慈濟醫院內孕婦進行梅毒檢驗時發現,在一千一百二十次孕婦梅毒血清檢查(VDRL),其中有九例為陽性,妊娠中,梅毒發生率為百分之零點八,這種高的妊娠中梅毒發生率,實在是花蓮地區特有的社會現象,值得花蓮人省思。同期,在玉里的眼科陳道明醫師,也對離島蘭嶼的雅美族(正名為:達悟族)血統視力做了兩次調查值比較,結果顯示:處於現代化社會,即便在風景優美的蘭嶼島上,孩童視力也有逐漸減退的跡象。

翻閱往後的論文,亦不難發現有很多關於花蓮地區特有的疾病報告,包括:鄭貴麟醫師所撰寫的〈花蓮地區的大腸憩室病〉(第三卷第二期,一九九一年六月)、陳芳菲藥師所做的〈花蓮地區病患用藥常識與習慣之概況〉(第三卷第三期,一九九一年九月)、林憲宏主任對慈濟醫院住院病患之人口統計背景,做了一個初步的報告(第三卷第三期,一九九一年九月)。

期盼新血輪接棒 筆耕不輟留刊史

「我自己寫文章比較快,會投稿雜誌使用,但總不能老用總編輯的名字下去寫,於是常用學生的名字來發表( 意指:當學生的幕後寫作指導),這是其中較為辛苦的!」郭漢崇回憶印象深刻的事,說道:「我覺得目前慈濟醫療體系及教育體系,對於雜誌的護持還不夠!例如,高雄醫學院雜誌在三、四十年前就有了,長庚醫學院雜誌也是四十年前就有了。他們為了讓雜誌能夠早日升級,學校及醫院都有共識,如果要在這個醫院升等的人,一定要貢獻一篇在自家的雜誌刊物上,才有資格。這部分,我們在十幾二十年前,在醫院及慈濟大學都有提出過,但是一直都無法獲得主管正面的回應,擔心慈濟醫院的醫師原本就已經不多了,寫稿都已經很少了,您還要他們投稿在這本雜誌,擔心會反彈!但為何其他的醫學院就可以?這件事,一直是我們沒有做到的!也覺得很可惜,或許能早個五年,雜誌就會上PubMed。雖說沒有太多令人感動的事,卻有太多令人嘆息的地方!當然慈濟基金會的部分,是永遠完全支持的,困難的部分不是來自於錢,錢是最容易得到的資源,資源還需要來自於文章的貢獻、人的貢獻,那是最辛苦的!」

二○一三年十二月七日,由慈濟醫學雜誌社主辦、花蓮慈院研究倫理委員會合辦的教育課程,邀請郭漢崇醫師分享「醫學寫作倫理議題」。圖片提供/慈濟醫學雜誌社

「這些年來,在邀稿方面,我們跟國內的學界及各方面的醫學專家,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他們也都很認真的幫我們審稿。當初辦雜誌時,醫界的前輩對我們都很肯定。以『郭漢崇』這三個字,在花蓮,應該多多給他支持一下。要不然很多人在審稿時,看到這種雜誌丟來的稿件,看都不想看。這種品質不高的文章,還要浪費時間去審。」

「大約在四、五年前,邱鐵雄教授很支持、關心這份雜誌,退休後仍繼續擔任雜誌的責任編輯及審稿委員,有次我們談及雜誌稿件缺乏,若有國外的稿件更好,當年他正好要主辦一個國際研討會,有來自歐美方面十多位頂尖的專家,他告訴我,這些人來演講,請他們寫一些簡短的綜論,我說這很好,大約一千五百個字之內,就有很好的東西,結果邱教授就很認真的去跟被邀請的演講者說明,是否能在開會之前,就將文章先寄給我們看。因為開會要寫摘要,演講者利用一兩天的時間,就可以完成,所以當時,雜誌就從那裡獲得非常多的稿源,且將文章分散在每一期雜誌裡面,那段時間,雜誌內容非常豐富。這些論文,也讓我們在醫院評鑑時,獲得非常高的一個分數。但這總是曇花一現啦,之後,若有醫學院的老師談到這塊,恐是談談而已,沒有辦法真的做到供稿。邱鐵雄教授對於雜誌社的『義舉』,到現在我都還很感佩!這就是有心。二○一七年開始,依照這個模式,我邀集了國內醫院一些中生代的年輕醫師,他們對於寫作,有一定的熱忱及興趣,一定的產量,邀請他們安排、設計一個綜論,同一個大主題,邀請四到六個醫學教師來寫作,將作品放在日後的雜誌裡,這樣雜誌可讀性及教育性就高,文章來源就比較不會缺乏。而這群年輕醫師,我希望也是雜誌未來的接棒人,現在是我一個人一肩挑,但我期盼未來不是我一個人挑!也許是十幾位,大家共同來把雜誌做得更大、更好。希望雜誌做滿三十卷之後,能有人順利接棒。畢竟,一份雜誌的總編輯若做了三十年,真的太久了。」郭漢崇現年六十三歲,衷心期盼有年輕新血能夠加入,接棒傳承。

展望未來,《慈濟醫學雜誌》將持續在編輯上嚴謹把關,更加注重稿件的取捨運用,使得雜誌的水準能夠不斷地向上提升!今年已獲得NIH PubMed Central 收錄,將繼續努力朝向SCI 收錄為最終目標,作為全球的一流科學性刊物自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