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2期 - 志工身影】祝女的願望 花蓮慈院急診志工陳祝女

文、攝影╱黃昌彬

個頭不高的陳祝女師姊,快七十歲了,仍不改急公好義的好心腸,讓人一見面就感受到她的率真及熱誠。急診病人常在她一句句的關懷聲中,將憂愁、焦慮通通卸下,加上經常做好吃的點心照顧急診醫護,說她是急診的好媽咪,一點也不誇張。

急診媽媽被送進急診

二○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八點二十分,陳祝女從自家騎著腳踏車前往花蓮慈院擔任志工,途中她一如往常,口裡不斷頌唸著「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還來不及反應,突然被酒駕者攔腰撞上,導致右側大腿及右手骨裂,倒臥現場。所幸,肇事地點車禍現場的路旁正好有她熟識的病人家屬,幫忙撥打一一九請求救援,因距離花蓮慈院咫尺,她被火速送進急診室內,眼前熟悉的面容,震驚了急診醫護,見到「祝女師姑」被推進來,立即奔往救治。

陳祝女師姊照顧醫護人員的五臟廟,在急診室的用餐間,以電磁爐烹煮熱騰騰的美食,暖了眾人的胃。圖為她與急診室護理師們合影。

急診值班醫師劉松維上前查看傷勢,安排了一系列身體檢查。護理師李彥範、蕭琦諭等人輪番照護陳祝女。後續門診追蹤,由骨科葉光庭醫師接手。獨居的陳祝女,手部被打上了石膏,腳部也需要進行復健,她很感恩住院治療期間,醫護同仁的愛心,協助送飯菜,幫忙她度過了整整一個月的住院時間,逐漸康復。平日累積的好人緣,除了顏惠美、蘇足師姊等前往病榻旁探視,護理部主任章淑娟、副主任呂基燕等主管們,也都前往慰問關懷。她因為受傷,無法走動,急診室蕭琦諭護理師及其母親,輪流負責載送陳祝女往返醫院看診,長達近三個月,讓祝女感受到平日勤耕福田,如今換得人情圍繞。

過去,女兒常從北部來花蓮探望陳祝女,但兩個兒子十多年來卻不曾造訪。「直到去年的那場車禍,竟找回了兩個兒子!」她笑著說,由於女兒被公司指派至大陸上班,在得知母親車禍後,就拜託兩位哥哥來花蓮照顧,盡盡孝道,那段期間,兒子們每十天來花蓮一次,加上電話慰問,讓祝女覺得自己是因禍得福。大兒子最近還帶祝女到泰國旅行,更是讓她開心不已。

車禍療養期過後,陳祝女重披志工背心,二○一七年一月一日,回到急診室繼續發揮她樂於助人的專長,幫忙推送急診病人、整理病歷、推送輪椅、折疊表單、關懷家屬等等。

見多識廣 四兩撥千斤

「在急診室服務,我都看五色人,看頭看尾啦!(臺語)」在急診當志工的陳祝女各種狀況都見過,也練就一身四兩撥千斤的功夫,還要無畏於一些無理取鬧的病人或家屬言語威脅!

眼尖的陳祝女,似乎能一眼望穿病人的心事,立即上前瞭解狀況並安慰。圖為陳祝女關懷急診求診病人,溫暖了忐忑不安的心。

「有位信仰虔誠的急診常客,每天都由胞弟推著輪椅來報到,說身體到處不舒服。這位女病人因為血管比較沉,不好打針,如果護理師找不到適合的血管,女病人就會拍桌子、大發脾氣!當她開始無理取鬧的時候,醫護人員就請我過去關心。我跟她說:『你不尊重護理師,誰會尊重你?你也是修道之人,怎麼不唸阿彌陀佛,喘一口氣呢?』女病人及胞弟聽完之後都很生氣的看著我,我一直用手安撫著她的後背,後來終於順利打進藥劑了。」

過沒幾天,這位女病人又來急診,嚷嚷著要找上次幫忙打血管針的那位護理師,但陳祝女勸她:「要是那位護理師休假了,你該怎麼辦呢?別人打也一樣呀!」沒多久,女病人胞弟一臉橫肉,目露兇光,向陳祝女「嗆聲」(臺語),揚言要把護理人員「蓋布袋」(臺語,即威脅要施暴)!陳祝女當下動之以情,言之以理,說明要是真的這麼做了,以後就沒有人敢收治會動手打人的病人……。她舉輕以明重,四兩撥千斤,化解了一場危機。急診醫師央請「祝女師姑」往後都來陪伴這位女病人。經過陳祝女數次開導,這名女病人往後就醫,態度丕變,她說:「因為師姊,我懂得尊重護理師了。」

察言觀色 善慰人心

陳祝女察言觀色、能言善道的功力一流。二○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家住花蓮縣瑞穗鄉舞鶴村的廖大姊之先生在家中突然癱軟,緊急送往玉里慈院救治,爾後再轉診到花蓮慈院。由於事發突然,廖大姊一人獨自坐在急診大樓休息區,臉上露出不安的神情。眼尖的陳祝女,似乎一眼望穿廖大姊的心事,立即上前瞭解狀況並安慰,陳祝女當下緊握著廖大姊的手,溫暖了忐忑不安的心。兩人一見如故,廖大姊漸漸露出了笑容來,還力邀陳祝女若有空,務必到舞鶴臺地品嚐當地農特產「咖啡」。

還有位酗酒的病人,積欠花蓮慈院醫療費達新臺幣五萬多元,靠著同一套行騙手法,流竄於花蓮地區各醫院,形成各院的呆帳,基於上人慈悲救世的理念,慈濟醫院不能拒絕任何一位病人。陳祝女得知後,便詢問這名病人:「有錢買酒快活,為何卻沒錢繳醫療費呢?至少能夠一百元、五十元的慢慢攤還,不要害這群在批價櫃檯的醫院同仁師姊們。」陳祝女苦口婆心的勸說,這名病人才口頭答應,在隔週先拿五千元支付積欠的醫療費。

因為陳祝女常主動伸出援手,獲得病人及家屬銘感五內的謝忱。二○一七年一月十七日,一名剛開完子宮手術的小姐,在家屬的陪同下,步履蹣跚的走在醫院大廳內,麻藥尚未完全退去,但仍疼痛難忍,一臉掙扎模樣,讓陳祝女看了好心疼上前關心。「有吃止痛藥了嗎?」小姐答有。「不然,我先拿個麵包給妳備著,等妳喝水不會吐的時候,再補充一下體力。我推張輪椅給妳坐,好不好?」小姐接過手中的麵包,一旁家屬齊向陳祝女道感恩。祝女說:「這樣就值得了!我做志工無所求,很快樂。」

還有一次,一位身心科女病人在院內疑似逃脫,陳祝女觀察後,設法引導女病人回病房,她上前搭訕,「小姐,妳穿這件衣服好時髦喔!我帶妳去給其他人欣賞妳美麗的衣服好嗎?……」女病人頓時聽得心花怒放,對於陳祝女所說,言聽計從,陳祝女並私下聯絡身心科醫護人員,相約在病房門外等候,最終順利將女病人交回醫師手中。陳祝女謙稱:「菩薩有給我智慧。」還有位年近八旬的阿嬤,因病痛纏身常埋怨,陳祝女請護理師開車,一起前往病人家訪視關懷。「我分享自身經歷,為阿嬤加油打氣,鼓勵勇敢面對人生的挑戰。」

急診媽媽 呵護醫護

陳祝女的腰椎及腳部原本就不好,臉部有點自律神經失調現象、經常頭痛,都屬於舊疾,求診中醫科進行針灸,以及在復健科持續做復健。急診室蔡雅雯護理師透露,「祝女師姊曾說,在急診室全力協助醫護,能夠暫時忘卻身體的病痛。她當志工時,除了身體真的很不舒服,必須提早回去休息之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可見到她忙碌穿梭的身影。」「祝女師姊原本就是北區慈濟志工,每次要返回臺北收善款時,還會說不好意思,這幾天幫不上忙!」有位家住臺北的急診護理師的母親身體欠安,陳祝女便利用北上期間,特地前往探視關懷。

陳祝女平日也協助折疊一些空白表單。

「她會照顧醫護人員的五臟廟,在急診室的用餐間,以電磁爐烹煮熱騰騰的美食,如:咖哩醬料配白飯、佐料豐盛的香積麵等,在午餐時間供同仁們用膳,風味多元可口,暖了眾人的胃。有時,大家忙到沒時間用餐,她會拿著小零嘴塞到眾人嘴邊,請大家先吃一口,補充體力,也不忘分送給有需要的病人及家屬,避免候診時的饑腸轆轆。」蔡雅雯說,這些蔬果乾糧等食材,有些是陳祝女自掏腰包,有些則是十方大德捐贈,要歸功於她良好的人際關係,平日廣結善緣。

陳祝女師姊是全方位的急診志工,一聽到急診醫護同仁喊:「急救區有病人!」她總在第一時間,飛奔到定位,關懷病人。圖為一名胸悶病人,被緊急送到花蓮慈院搶救,陳祝女為之覆蓋棉被保暖。

「祝女師姊是全方位的急診志工,一聽到我們喊:急救區有病人!她在第一時間,就會飛奔到定位,若看到我們需把病人衣物剪開、擦拭傷口,或者更換衣物時,她會動作俐落地完成這部分,讓護理人員可以先去做更重要的打針等搶救工作……,她已經熟悉到,看見醫護人員在做什麼,就知道自己可以從旁協助什麼的地步了。她也熟悉我們的術語,所以請她去拿個小GE(生理監視器)、推臺PUMP(幫浦)、拿出BP monitor(血壓器),她都能勝任,節省我們許多的寶貴時間。尤其,當我們沒有時間去處理病人臉上、軀體的血跡時,祝女會主動拿小方巾,打濕後,戴著手套為病人擦拭手、腳及臉部,讓醫師能夠清楚檢視何處有傷口,而家屬趕到時,也不會看到血淋淋的一幕,這個舉動也同時安撫了家屬不安的情緒。」蔡雅雯說道。

命運多舛 幸遇慈濟

三十幾歲之際,陳祝女因離異,兩個兒子及一個女兒都歸由先生撫養。「先生家境富裕,為獨子,在我十七、十八歲那年,被先生強暴,由於受到古早人貞操觀念的影響,當時不得不嫁給他!婚後,先生沒有給我錢,我自己做家庭代工,賺取微薄工資,獨力撫養孩子,家庭代工業者知道我的遭遇,都拿利潤最好的物件給我組裝。但先生還在外頭養小三,很慶幸能夠離婚,我終於解脫了。」

陳祝女在急診室全力協助醫護,能暫時忘卻身體的病痛。圖為她關懷一位腦中風女病人。

早年,陳祝女為了生活,曾在餐廳擔任洗碗工,後來經由朋友介紹,才至臺北市敦化南路的SOGO 百貨公司擔任櫃姊,憑藉著好口才,業績一路長紅,光是一週下來,營業額就高達新臺幣十幾萬元,連政商名流的貴夫人們也常來選購,一次購買便十幾件,績效很獲主管青睞賞識,十幾載歲月匆匆流逝,她也積攢了一些積蓄。

而進入慈濟世界的因緣,要從她被公司調到位於臺北市天母的大葉高島屋百貨公司談起,那時,祝女才五十二歲,百貨公司對面有一位慈濟師姊跑來跟陳祝女說,她的師父在勸募水泥蓋醫院,一包水泥新臺幣一百五十元。雖然當下陳祝女身上僅有兩百多元,這二百元可是她一日三餐的伙食費及往返住家深坑的五十元車資!正在猶豫之際,剛好一旁開玩具店的年輕人聽見,竟自願下班後載陳祝女到士林站搭車,讓她節省下一半的車資去做善事。

陳祝女在捐款同時,心想:「我師父要蓋醫院,欠水泥……這句話我也會講。」嘴巴也跟著複誦。「當時很奧妙,我不知道自己在發願,一週後,公司又把我調到仁愛路的遠東百貨,我便開始幫慈濟收功德款了。我向遠百的主管勸募,三百元或五百元都好。」緣分到了,後來陳祝女就接受郭美惠師姊接引,到慈濟臺北分會(早期的臺北工專附近)做志工,護持慈濟。二○○○年,她接受委員培訓、受證,法號「明洋」,擔任志工全年無休。

十三年前,陳祝女在慈濟各志業體內擔任志工,四處奔波,當時一個月僅來花蓮三趟,有一次,到花蓮慈院擔任醫院志工時,她在靜思精舍志工早會中分享,談到了擔任志工體會到與經驗到的林林總總,上人聽完分享後回應時,就請她幫忙照顧花蓮慈院的醫護同仁,當下,祝女並沒有一口答應。後來她一個人到佛堂的佛菩薩面前祈求,若要她來花蓮擔任長期志工,只要有地方可以安頓,她就留下。沒想到三天之後,她就順利找到了落腳的地方,一樁美事得以圓滿開始。

「我還沒進入慈濟之前,心情很浮躁,加上販售衣服有業績壓力,更是不安。」祝女與先生剛離婚時,還會煩惱:「老年生活,該怎麼辦?死後,誰幫我處理後事?」步入慈濟大家庭後,她的信念充滿了正向能量,週遭的朋友看到她的轉變,都很訝異。今年七旬的陳祝女,信誓旦旦說:「我要做慈濟志工,跟隨上人,直到我這口氣沒了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