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2期特別報導 - 綠島蘭嶼現醫蹤】蘭嶼義診自由行

文/高欣華 關山慈濟醫院中醫科主治醫師

關山慈濟中醫科成立於二○一一年,由沈邑穎主任領軍,以提供花東偏鄉地區優質的中醫服務為己任。沈主任常說我們中醫科「管兩個里和兩個島」,兩個里是甚麼里呢?「北至玉里,南至太麻里。」或許西部的朋友對地名不太熟悉,兩個里就是從花蓮的玉里到臺東的太麻里,距離大概有多長呢?若是從緯度對應到西部大概就是從雲林一直往南到高雄,其實距離很長,幅員遼闊。但是中西醫療院所大部分都集中在市中心,所以臺東民眾要看病都得歷經遙遠路途。關山剛好就在從玉里往南到臺東市的中心點,因此位居醫療要塞。而兩個島當然就是「綠島和蘭嶼」,外島民眾只有衛生所可以看病,就醫的不方便性真的不是西部民眾可以想像的。

高欣華醫師除了為鄉親針灸治療,也著重對病人的衛教,希望讓醫療資源取得不易的蘭嶼鄉親,能透過自我保健預防疾病。

去年( 二○一六) 六月我們在綠島舉辦為期兩天的義診,七位醫師服務約兩百多位民眾,廣受好評;今年在眾多地方鄉親幫忙、十位慈濟和非慈濟體系的醫師及十多位慈濟大學後中醫學系見實習醫師的熱血支援之下,四月二十一到二十三日,二○一七年東區人醫會蘭嶼義診之行,千呼萬喚始出來!

雖然鄉親引頸企盼義診,一直詢問何時要辦?但是在聽到宣布確切的日期時我可是如臨大敵,為什麼呢?

因為只靠我們要完成這項任務可是一件大工程,中醫科為主力,等於是來一場自助旅行,不像大型義診是參加旅行社包團的,只要出人就好;我們等於是中醫科加旅行社業務,一切大小事都要包辦,而且醫護成員來自各地,每個人下診之後可以趕過來的時間不同,光是幫每位「團員」訂不同班次的機票、聯絡不同的民宿、各有不同的入房時間、還有租機車和用餐……等,就有夠傷腦筋了。除了要滿足民生需求,另外「正事」也是如火如荼的進行:確認臺東縣中醫師公會提供的物資、向廠商採買義診所需設備、採買防病人暈針及醫師暈船的各種中藥……要準備的待辦事項堆積如山,每天高允中醫師和吳佩嬑護理師都焦頭爛額地拿著一張長長的清單核對各式各樣的表格及聯絡相關人員……最後關頭連花蓮慈院的陳中奎醫師也加入行前籌備事宜的作戰行列。因為人力物力得來不易要好好珍惜,過程中沈主任還會和我們一直不斷找尋更合適的最佳方案。

這項龐大的任務,絕不是我們能輕鬆完成的,所幸其中有眾多認同本次活動的熱情鄉親大力協助;有出動多人幫忙搶訂機票,也有人贊助器材經費等等。對於這些「只求奉獻、不求回報」的朋友,他們的善行真是令我敬佩且銘記在心。

義診場地在蘭嶼高中的活動中心,當地為海島型氣候無常,一日就可感受到四季變化。義診連兩日下了很大的雨,我們一行人穿起輕便雨衣,從民宿得騎十五到二十分鐘的摩托車趕到會場,環島公路上風切超強,薄薄的雨衣因強風豪雨發出啪啪的振耳聲,暗自擔心會連車被吹到路邊的芋頭田裡。第一天義診結束時天色已暗,風雨仍強,我戴著眼鏡瞇著眼睛一路狂飆,豆大的雨滴被強風掃得迎面打在臉頰上有點刺痛,突然覺得這趟異地義診真的很拚,好像在颱風天還不顧性命出門看診一樣,頓時覺得工作人員好偉大,突然傻傻分不清從額頭滑落下來的是雨水、汗水還是淚水?

歷經去年辦了綠島及臺東義診的經驗,這次也參考相同模式,同時開了針治、傷科、艾灸、拔罐四區,本次因為投入的醫護人員相當多,可以快速消化湧入的人潮,讓鄉親的病情都能得到改善。回來臺灣,在五月中的門診時,就進來一位蘭嶼鄉親,李伯伯是一位司機,常常腰酸及肩膀痠痛,他覺得本次義診對他幫助很大,因此特地回來臺灣治療。看到他就好像看到老鄉千里迢迢從遙遠的家鄉來到大城市一般,雖然見面很開心,但不免心疼他老人家大老遠路途奔波,叮囑他日常保健之餘,我想他應該還需要再治療幾次,問他下次何時再回診?他說一趟路很遠,也不知道下次何時可以再來……

這次出發之前,忖度不知何時才會再度回到蘭嶼舉辦,因此我擬定策略,要充分提供中醫衛教,包括飲食宜忌及按摩導引;因為中醫「治未病」,預防勝於治療。囑咐他們飲食注意事項,才發現蘭嶼真的物產貧瘠,蔬菜水果都要仰賴臺灣「進口」,連教科書上提到的蘭嶼特產芋頭,他們都說要等到有祭典才會挖來吃。不過豐饒的海鮮漁獲卻吃太多、太重鹹,而且每個人都過度勞動,自己蓋房子、修船……還有三不五時就颳起我也體驗過的「十級陣風」,每個人都是中醫所謂的「肌膚甲錯」,皮膚粗糙暗色無光澤,若再加上一罐沁涼的啤酒,幾乎人人都有關節酸痛的毛病,甚至在路邊很常見佝僂老人踽踽獨行。有位三十出頭歲正在蓋自己房子的年輕人問說:「那以後我要當自己的醫生嗎?」還好我沒有白費唇舌,一片苦心終於有被聽懂,「是呀,這裡看病真的很不方便,平常一定要自我保養,才可以撐久一點,您自己就是最棒的醫師!」

回程時因為風雨超大,原定飛機一直停飛中,大夥兒急忙收拾裝備,跳上加班船,殊不知在前方等著我們的是強大東北季風的逆向風浪且要橫渡黑潮,中間還繞去綠島,總共坐了三小時半冷汗直流的遊樂園海盜船!當然大家吐得七葷八素,但是歷經身體的極度不適,卻也讓我重新體驗到「活著真好」!回來之後,原本義診的辛勞都拋諸九霄雲外,大家津津樂道的都是最後那一段「不堪的回憶」,那種「同生死、共患難」的兄弟情誼,足夠我們時時回味無窮。從蘭嶼回來的我也變得不一樣了,對於能夠參加到本次義診感到福報無限,萬物生命可貴,從今要好好珍惜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