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1期特別報導 - 愛蓮說】安寧療護 社工陪伴

文/莊宛螢 大林慈濟醫院社工師

 

 

三十四歲的小怡是美髮設計師,她自 荳蔻年華時就離鄉背井,從南部鄉下到 北部大城市打拚。二○一五年夏天,小 怡與一群好友相約去菲律賓度假,返臺 後發現自己有發燒、腹瀉的情形,趕緊 就醫,醫師診斷為急性白血病。突如其 來的消息,讓她一時無法接受,從知道 罹癌到接受自己是個癌症病患的這段期 間,歷經震驚、否認、憤怒、悲傷、沮 喪、恐懼,然後才接受事實,並且面對 它。

 

從積極治療到接受安寧 同理陪伴做出決定

小怡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中,身體感到 十分地不舒服,一度想要放棄治療,曾 說「癌症讓我的生命受到威脅!我恨癌 細胞……」;她想,「為什麼我這麼年 輕就要面對這麼嚴峻的疾病?我快要無 法支撐下去了,原本這麼在乎外表的自 己,眼睜睜看著頭髮掉落,眼淚不經意 地掉下,擔心自己會沒救、快死了,不 久就要離開這個世界,離開最親愛的家 人、孩子跟朋友……」兩次因為病況變 化入住加護病房,小怡第一次覺得自己 與死亡這麼接近,從住院到往生,中間 僅有十天返家過年團圓,經過八個月多 的治療,她在隔年春天安詳離開人世。

其實,從一開始確診急性白血病的治 療,到接受安寧療護症狀控制,是一件 多麼煎熬的決定呀!家屬的放不下,擔 心小怡就這離開他們。中間曾插管急救 過,小怡清醒後、跟媽媽說:「我可以 就這樣睡著嗎?我好累唷!」醫護人員 聽了不捨都掉下眼淚,多麼希望小怡能 恢復健康。

長期住院的日子裡,小怡看到大愛電 視播出「愛的人生路」,劇中主角慈濟志 工余天助的故事給了她強大的力量。「天 幫助,地幫助,咱選擇善良的路。有時背 後的苦不是苦,堅強的力量送予自己,天 助自助……」這段話著實為她加油打氣,讓她努力地撐過治療期的不適。

但老天爺似乎給了我們很難的功課, 去陪伴家屬及病人選擇插管與不插管的 決定?是否接受安寧療護的照顧模式?

在陪伴抉擇的過程中,我想起看過黃 勝堅醫師文章裡的一段話――如果「醫 師最大的敵人是病人的痛苦」:當面對 有機會「求生」時,則必須想辦法搶救 生命,且讓病人痛苦降低到最少。一旦 面對醫療極限,照護目標自然會從「治 癒」轉移成「舒適」,讓病人有機會善終。

身為安寧療護的社會工作者,我們 不只提供病人服務,亦對病人身邊的家 屬提供關懷。小怡住院期間皆由媽媽照 顧,媽媽看到小怡為了疾病所苦,內心 也十分掙扎,在選擇持續接受積極治療 還是安寧緩和治療之間擺盪著。這期間 我的角色功能,主要是傾聽與同理,協 助小怡和媽媽面對複雜的情緒,接納自 己的想法,減低內心的不安定感,讓她 們做出屬於自己的臨終抉擇,並給予支 持及肯定。

最終,小怡與家屬選擇安寧療護,由 安寧團隊陪伴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哩路。

 

 

五全照顧 讓回憶沒有遺憾

在臨終的醫療選擇上,社工除了協助 病人及家屬瞭解疾病進展外,還需要協 助家屬作出醫療決定。確定病人及其家 屬共同的醫療期望是第一步,再提供充 分的醫療訊息,並支持病人及家屬做出 適當決定。

大林慈濟醫院愛不停歇,提供安寧 緩和醫療的五全照顧,包括全人(提供 病人身、心、靈全面照顧)、全隊(專 業的醫療團隊,照顧病人和家屬的需 求)、全程(從一接觸開始到病人往生 以後)、全家(以病人和家屬為照顧中 心)、全社區(落實去機構化的照顧, 完成大部分病人落葉歸根的心願)。此 外,慈濟志工更在病人出院後繼續關懷 病家,同時拓展至病人往生後的遺族悲 傷關懷與陪伴。

安寧療護的實務工作模式往往是以關係導向為主,在工作中與病人或家屬建 立良好且真誠的關係。在這個自然的情 境下,病人或家屬的內在成長力量會自 然地釋放出來,過程中提供自然與安全 的環境,陪伴病人或家屬度過困難。自 己從事醫務社工四年多了,陪伴癌症病 人從確診、治療到臨終的過程中,我想 每一位剛罹癌的人心情,都曾經跌落黑 暗的谷底,一陣子後再慢慢爬上來。協 助病人及家屬轉換受苦的意義,將不捨、 不忍的悲傷轉換為接受、祝福,並在陪 伴過程中學習成長。安寧療護是一種精 神,沒有空間、地點的限制,為疾病末 期不適症狀所苦的病患緩解不適,也讓 家屬在病人往生後的回憶裡沒有遺憾。

安寧緩和醫療於一九六七年由英 國醫師西西里• 桑德斯 (Dame Cicely Saunders) 開始推廣,她曾說:「你是 重要的,因為你是你,你一直活到最後 一刻,仍然是那麼重要。我們會盡一切 努力,幫助你安詳逝去;但也盡一切努 力,令你活到最後一刻。」桑德斯醫師 的這番話,道出了安寧療護的意義與真 諦,即使生了病,每個生命仍是重要、 珍貴的;臨終的安寧療護陪伴每個生命 有尊嚴、安詳地走向另一個世界。

 

大林慈院心蓮病房舉辦「幸福一直都在」 母親節音樂會,為留在醫院的病人與家 屬帶來溫暖。攝影/黃小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