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1期慈憫醫眾生】穿上志工背心的約定 - 臺日接力護日師

文/廖唯晴、王慧蘭

因病而貧,因貧病重, 慈善與醫療協力, 紓病苦,扶貧弱, 慈憫醫眾生。

 

「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再回到臺灣,將 自己所學奉獻出來。」心繫臺灣的岩村 益典在二○一七日本關西地區祈福感恩 會上吐露出心聲。

 

心繫臺灣越洋情

在二十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岩 村益典造訪了臺灣,寶島人們的熱情讓 他深愛這塊溫暖的土地,經過勤奮的學 習,他不僅說得一口流利中文,也會說 一些帶有鄉土味的臺語。取得師範大學 文學博士學位後,二○一○年岩村益典 開始在東南科技大學任教,但三年後的 一場疾病,帶走他理應一帆風順的教書 生涯。

 

臺北慈濟醫院復健師徐于婷指導岩村先生進行 復健。攝影╱范宇宏

 

為了申請二○一四年的助理教授證, 岩村益典日以繼夜奔波於論文審查與教 職工作之間,不慎疏忽健康,五十五歲 的他罹患雙腳下肢惡性蜂窩性組織炎,加上脊椎反覆感染導致下半身癱軟無 力,最終在租屋處發生了跌倒意外。 「農曆春節時,我不小心在家裡浴室滑 倒,完全無法動彈,在地上昏迷了兩 天,到了第三天才被人發現。」

當時友人將岩村益典急忙送醫,但他 的狀況沒人敢收,被輾轉送到臺北慈濟 醫院救治。隻身在臺的岩村益典住進臺 北慈濟醫院,礙於行動不便,住院期間 必須全部倚賴護理人員與社工協助打理, 但他謙恭有禮的態度拉近了醫病距離。

趙有誠院長、徐榮源副院長率領醫療 團隊召開無數次會議,邀請骨科、感染 科、神經外科、神經科、復健科、影像 醫學部、社會服務室及護理師共同討論 醫療照護細節,期望帶給岩村益典最合 宜的醫療照護。

 

二○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趙有誠院長代表醫療團隊致贈岩村先生結緣品,並祝福他早日康復。攝影 ╱范宇宏

 

趙有誠院長指出,岩村的病況需要各 科的多種整合醫療,除了醫護人員細心 照護,因為岩村隻身在臺且行動不便,住院時飲食、擦澡、換穿尿布及生活需 求,都是由志工負責打理,大家對待他 就像自己的家人。

「我是獨子,六歲的時候父親就離開 了,住在一起的祖父母也已經不在。有一 次我打電話給母親說生病的情況,母親很 堅定的告訴我,『這輩子我都在送人離 開,你一定要活得比我久,如果比我早 走,就是不孝!』」母親的話猶如一劑強 心針打入岩村益典的心中,他更加認真的 配合醫療團隊,希望再次站起來。

 

化思念為動力

「1 - 2 - 3 -,我要努力、我要努 力、我要努力」岩村益典大聲地鼓勵自 己,經過藥物、抗生素不斷的治療,蜂 窩性組織炎與脊椎發炎都得到改善,為 了避免腿部肌肉萎縮,復健師為他設計 一系列的復健課程。一段時間後,岩村 益典終於能握著助行器站起來,儘管只 有十五秒的時間,陪伴的復健師、社工 師、醫護同仁還是感動的拍手鼓勵。 「老師很嚴格,可是我知道那是為我 好。」每次的疼痛都在深呼吸後轉化成 鼓勵自己的話語。

復健療程告一段落後,考量到在臺 灣居留簽證的時間以及未來長期復健的 成效,醫療團隊開始與岩村益典討論返 回日本的治療方針。但這樣的安排對在 臺灣打拚十多年的他而言非常抗拒。

 

二○一四年十二月,日本志工們 與岩村媽媽前往探望岩村先生, 為他加油打氣。攝影╱孫素秋

 

「我一直期許自己要衣錦還鄉,在這樣 的情況下回日本太失敗了,會顏面盡失的。」這樣的排斥隨著住院時日延長產 生了轉變,岩村益典觀察到與他同房的 長者多由晚輩親自照料,醫院志工也不 時關心自己母親的生活狀況,與他分享 即時行孝的信念。這樣的耳濡目染讓他 意識到:「媽媽已經八十歲了,身體又 不好,我要回去陪伴她,趕快好起來才 有辦法照顧她。」

 

中村師姊代表慈濟家人每月帶著生活補助金前往岩村家探視。攝影╱孫素秋

 

有了共識後,為了順利讓岩村益典入 住日本大型區域醫院接受完善的照護, 醫療團隊攜手進行準備事宜。從日文介 紹信函、機位洽談以及返日後的入院、 社會福利申請,都與慈濟日本分會關西 地區的志工取得聯繫,同步安排妥當。

離院前,趙院長率領醫護同仁準備 中日文版的靜思語、竹筒撲滿及蘋果, 代表院方獻上祝福。這樣的溫暖讓岩村 益典感動得雙手合十,低頭恭敬地感謝 在生病期間所有臺灣朋友和醫護人員對 他的照顧與關懷。他虔誠默禱說:「臺 灣就像我的第二故鄉,謝謝臺灣!我不 知道如何表達對大家的感謝,以前不順 遂或心情不好時,合掌祈求都是為了自 己。但剛才我在心裡默唸『阿彌陀佛, 祝福大家』,這是我現今能做的回報。 請幫我留一件志工背心,我一定要康復 『走』回臺北慈院,和大家一起做志 工。」

 

岩村益典邁步前往感恩會會場。攝影╱中山一三

 

愛的接力 感動湧現 

二○一四年八月四日上午,在大阪聯 絡處林淑芬師姊的陪同下,岩村益典搭 乘班機返回日本,由當地志工陪同,與 母親一起前往關西醫學大學附設枚方醫 院就診,不料途中碰到車禍事故交通阻 塞,到達醫院時已錯過看診時間。急診 室不受理非急症患者,在無法入院的情 況下,一行人只能重新尋覓收治醫院, 四小時後,終於在枚方公濟醫院的醫師 評估後,同意接手後續治療。

「剛開始,我以為臺北慈濟醫院拋棄 我了。直到回日本,可以每天見到母親 讓我的心情很穩定,才想起當時他們希 望我回日本治病的那分心意,我現在明 白治療過程中有家人陪伴的重要性。」 在臺日志工愛的接力下,岩村益典感受 到慈濟家人的溫暖,日本慈濟志工中村 師姊也每個月帶著慈濟的生活補助金前 往岩村家探視關懷。

「終於來到這裡了。」踏上階梯, 岩村益典感慨地說。二○一七年二月 二十六日,他拄著拐杖走向日本關西地 區祈福感恩會場,一步一腳印的蹣跚步 履讓在場與會人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志工們看到他的到來都為他感到歡喜。

「原本以為佛法是高深莫測難以理 解,沒想到今天聽到的佛法如此平易近 人,可以融入生活之中,讓人內心充滿 喜悅,不虛此行。」會上,岩村益典還 發表了一篇感言,描述自己這段時間的九死一生,這樣的因緣讓他與慈濟結下 了不解之緣。接著岩村先生分享著關西 地區慈濟人如何關懷他們母子。岩村說 : 「我在枚方共濟病院住院到二○一五年 的十一月底,然後轉院到樟葉病院。再 到枚方共濟病院真正開始做復健。」現 在他在家裡繼續和病魔奮鬥復健。現在 已可以靠著拐杖行走的他,提及多年前 在臺灣慈濟醫院入院時,慈濟工作人員 和志工們不管是心理層面或金錢等各方 面的幫助,他內心由衷的感謝。

他說:「很感謝慈濟的師姊、師兄, 我要更加努力復健,希望明年可以自己 搭電車來參加。」

「從臺北慈院回到日本治療,這一 路都有慈濟志工的陪伴與鼓勵,心裡只 有感恩再感恩,我希望趕快成為志工, 即使只是小小的付出,也算是回饋社 會。」長期以來接受慈濟人照顧,岩村 益典希望有機會在關西大阪道場開一間 日語教室回饋給需要的朋友。同時,也 在心中一隅默默期盼回到臺灣那一日的 來臨。

 

志工歡喜迎接岩村益典的到來。 攝影╱陳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