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1期微光心語】安好幸福 難能可貴

文/林威佑 玉里慈濟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

 

感恩張玉麟院長的推薦,我和太太潘純潔護理師共同經歷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國際義診。

其實,在決定之前,我有點猶豫的,一方面擔心病人和開診會受影響,另一方面是因為我會定期捐血,柬埔寨目前仍被劃歸為疫區,回來後一年內不能捐血;但決定出門,捐血的習慣就只好「破功」了。

太太能支持並同行,是決定參加的主因之一。純潔有豐富的綜合病房服務經歷,各科護理或跟診工作都駕輕就熟,面對充滿變化球和挑戰的義診,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

當我們剛抵達柬埔寨的金邊機場時,因為陌生感而不免擔心,林俊龍執行長簡單一句話將我介紹給其他人醫會醫師認識,讓我感受他的隨和,他真的把我們視為大家庭的一分子來照料,加上志工師兄師姊的親切招呼,消弭了距離與生疏,很快讓我融入到團體當中。

在三月十日到十二日緊湊的三天行程,我負責駐守在外科手術室開刀,純潔護理師則是在眼科協助驗光,她主要與新加坡慈濟人醫會的配鏡師和驗光師合作。

 

 

這次慈濟的義診團隊除了臺灣,還有新加坡、馬來西亞與越南的人醫會夥伴。義診第一站,是應邀參與柬埔寨總理青年志願醫師協會Techo Volunteer Youth Doctor Association (TYDA)在寶可娜小學舉辦的大型義診,之後於宗膠呂轉診醫院 (CKR, Chamkarleu Referral Hospital) 義診,提供內科、外科、眼科、牙科及中醫科的醫療服務。我的編制在外科組,與臺中慈院簡守信院長、葉添浩醫師和其他外科系醫師在簡易手術室,主要處理脂肪瘤、粉瘤或關節滑液囊腫等不危及性命的小腫瘤切除手術。

我和專長整形外科的簡院長合作,盡快加速每一臺刀的手術時間,才能服務到更多的病患。我觀察簡院長能以比我目測更小的傷口來切除十幾公分大的腫瘤,且出血量極少,也特別選擇日後不需要再拆線的縫線來縫合;我在前輩身上看到的不只是純熟的執刀技術,還有為病人著想的用心。

此外,為了讓病人在趨近不痛的狀況下進行治療,簡院長在打針前一定會請翻譯志工告知病人先深呼吸、放輕鬆,而在手術檯上,也是消毒後就直接先上局部麻醉,讓麻藥停留在病人身上久一點,開刀時能讓病人比較不會痛……這些舉動都讓我印象深刻;我學到,著重小細節,把病人的感受放在心上,是我們身為醫師該做的事。

義診所在的磅針省,雖是柬埔寨第四大城市,卻也是一個肺結核感染率高達百分之四十的地方。義診第一天上午的義診,頂著攝氏三十幾度的高溫,在一間沒有電力設備的小學裡,把教室課桌椅拼一拼、幾塊布圍起來就直接動手術。想開窗通風,蒼蠅蚊蟲就會飛進來,只能關上門窗繼續流汗動刀。這一天,慈濟人醫會和柬埔寨的義診團共服務了超過三千人次。

 

林威佑醫師(右)與簡守信院長(左)手術與時間賽跑,只為治療更多柬國鄉親。攝影/徐振富

 

我猜想第二天應該沒有什麼人來,但實情卻非如此,從一早開始,來診人數一直持續,第二天也達到快兩千人。第二天的義診是借用當地宗膠呂醫院為場地,幸好有新加坡團隊前幾天就把所有工具器材運送過來布置場地與動線規畫,整理出病患等待室以及相對乾淨、安全而且設備齊全的手術室;入內要脫換鞋、有內外兩道防護隔間、有空調,可以五臺刀一起作業,連止血用的單擊與雙擊電刀也都備妥,跟前一天的手術環境是天壤之別。感恩有新加坡志工團隊發揮十八年跨國義診的豐富經驗,妥善做好所有的前置作業,讓我們得以專心執行接下來兩天、每日超過千人的醫療服務。

 

潘純潔護理師(左)在義診中協助血壓測量和驗光儀器操作,過程中發現許多村民都有白內障的情形且未就醫治療。攝影/林威佑

 

純潔在眼科的服務過程中發現,鄉民有白內障年輕化的情況,甚至有十歲小男孩就得白內障眼疾,原因可能與在烈日下務農或是勞動,眼睛沒有任何保護措施,長期受紫外線照射所致。由於窮困加上就醫費用昂貴,他們頂多到藥局拿藥,絕大多數選擇能忍則忍,純潔看著這樣的狀況非常不捨。純潔現在是玉里慈院的健康管理師,這裡人欠缺醫療的情形,比起花蓮偏鄉嚴重許多。鄉民們都很珍惜義診的機會,都是攜家帶眷趕來排隊看診。

「許多鄉民因為近視、老花等視力問題而看不清楚,所以我們這次有提供驗光與配鏡的服務,但因度數鏡片有限,只能盡量配到最接近的度數。當他們掛上眼鏡、眼睛一亮的那一刻,從他們的表情,可以想見從原本霧茫茫的視界,如今終於重見天日的喜悅心情。」純潔說當她看到柬埔寨民眾寫在臉上的欣喜和感激,也替他們開心,這次參加海外義診很有成就感。

每天義診都來了上千人,我們深切感受到這對磅針省的鄉親是多難得的醫療機會,也感受到各國慈濟志工及人醫會成員在每一個作業環節的用心與嚴謹。感恩柬埔寨志工們的安排與辛勞,在吃住方面絲毫沒有能挑剔的地方,在在都讓此次柬埔寨義診時,因能完整舒適的休息,而有充足的精神與體力。

當我真實體會到柬埔寨偏鄉民眾的病苦,也就觀照到自己能夠無病無痛而來為人解除病痛、乃至於現在擁有的一切,是難能可貴的安好幸福。行醫過程中可能會流失掉一些熱情,有像國際義診這樣的不同體驗,看到一些有需要的人,可以幫助自己回神,不再繼續拘泥在外在環境的羈絆,而是把心力回到專注在病人身上。

最後,就像證嚴上人常說的,見苦知福,到了柬埔寨,讓我原本在臺灣稍有迷惘的心情,找回初發心,跳出健保給付的斤斤計較,回到病人本身;也像執行長在柬埔寨提醒的,我們到這裡,不是要特別做什麼非常了不起的事,而是做每天在做的事情。把這些做好,以病人為中心,付出關懷,收穫遠遠更多。

 

在柬埔寨磅針省的義診,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民眾攜家帶眷前來求醫。攝影/潘純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