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管師的愛與關懷 乳癌病友後盾【人醫心傳第210期 - 封面故事】

文/廖唯晴

林世英陪伴乳癌病人電話溝通。攝影/盧義泓

「你好,我是臺北慈濟醫院的個管師林世英,醫師跟您提了檢查報告的事,您清楚後面的治療要怎麼做了嗎?」接到病人的切片報告,林世英到診間向四十三歲的金太太說明接下來治療的大致過程。身為乳癌個案管理師,在見面前,林世英已經全盤了解患者的確診報告和年紀,之後半年到一年的時間裡,她要陪伴這位年輕的罹癌病人走過疾病低谷。

謹慎告知 建立關係

以往,乳癌個管師跟病人的第一次接觸是在開始化療後,但林世英在二○一三年接任後,將陪伴個案的時間提前,她說:「病人確診當下往往是無助、茫然、不知道怎麼辦的,而醫師不會有太多時間慢慢說明未來治療走向,所以我改在一開始介入,跟她們建立關係,解釋可能要面對的情況,及時安定病人的心。」

金太太兩個月前在左邊乳房摸到硬塊,就醫確診為乳癌第一期,考量病人年紀輕,乳房又是女性的重要象徵,林世英個管師一邊觀察金太太的神情,想著如何安撫,一邊拿起「個別化乳癌治療書」,用溫柔的語調告訴她:「切片報告顯示您的乳房有『歹咪呀』(不好的東西),必須先手術切除部分組織,視情況化療。您先不要太擔心,現在手術很進步,以您的情況來說,切除範圍跟傷口都不像傳統那麼大。」雖然一時難以接受,金太太仍一步步聽從醫療團隊的建議,在切除部分乳房的一個月後,進行化學治療。

並不是所有病人都適用這種治療,林世英個管師提到:「若是三陰性乳癌、病灶範圍大或有淋巴轉移的病人,必須先以化療、標靶等藥物治療,縮小病灶後再開刀,這樣才能有較好的治療成效,也不會在病人身上留下太大的傷口。」而面對部分當下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治療細節的病人,林世英耐心地安慰,請病人不要著急,因為治療計畫是循序漸進的,只要先知道自己是否需先進行手術還是先治療,之後的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發問。

陪伴聆聽 做病人的垃圾桶

對病人來說,化療的打藥階段無疑是個痛苦過程,諸如掉頭髮、吃不下、嘴破、無力、心臟不適都是常見問題。林世英個管師看到一組熟悉的號碼,按下接聽鍵,不意外地聽到金太太急切的抱怨聲:「林小姐,你知道嗎?我皮膚很嫩,開刀完的傷口被膠布黏著,害我一直過敏!而且打那些化療藥真的很不舒服,所以我今天又吃不下了,心情很差。我以前體力很好,可是現在只要化療完體力就會變差,東西提也提不動⋯⋯」

金太太開始化療以後,幾乎每天都會打這樣的抱怨電話到個管師的手機,但林世英不曾表露任何不耐,只是安靜聆聽,她認為:「化療的療程大概四、五個月,這四、五個月,我就好好當病人的宣洩的出口。」因此不論病人什麼時候打來,她都會空出時間,陪她們聊聊天,並適時給予建議:「吃藥難免會不舒服,如果妳吃得下就吃,但不要突然吃太多,也不要吃太燙的食物就好,以免傷及黏膜讓副作用很快出現。妳也要記得冰敷手腳,化療完的一個星期一定要依照醫囑回醫院驗白血球。」

個案什麼樣的狀況都有,林世英也分享一位很愛討價還價的病人,老是繞圈圈地問她:「能不能不化療只吃藥?」、「打完化療就可以不吃藥了嗎?」、「我不想要掉頭髮,是不是可以花錢買貴一點的藥?」⋯⋯面對林林總總的提問,林世英會用專業、堅定的態度回答:「吃藥跟化療都是治療的一部分,醫師根據妳的病理報告建議化療,但也要妳同意才能執行。現在化療選擇性很多,我跟妳說說每一種選擇的差別,妳再想想看。」

護病變朋友
找回精采人生

能回答就盡量回答,但也有無力的時候。對林世英來說,這份工作最挫折的就是病人不治療。曾經有個病人確診後,無論她電話怎麼打,就是不來治療,林世英想方設法要溝通,對方卻開始不接電話。四個月後,這位病人出現在診間表達要治療的意願時,病灶卻已經轉移了。

此後,她會一再的跟每位病人強調好好治療的重要,告訴她們,這半年雖然會很辛苦,卻可以換來後面好幾十年的健康,其實是非常划算的。

耐心與關懷,無形間讓林世英和病人培養出極佳的感情,甚至許多病人在化療結束後,還與她保持聯絡。她笑著說:「大家都是女生,所以比較好講話,我覺得自己就是這些人的朋友,雖然不見得可以馬上找到答案,但總是一個諮詢窗口。」

「努力要靠自己,個管師的幫忙只是一時的。」除了陪伴治療,林世英個管師也不厭其煩地提醒病友:「要活就要動,這樣人生才有勝算,乳癌的治療就像慢性病,是妳人生的一個課題,只要積極配合,人生還是可以活得很精采。」而至於那位總愛找她抱怨的金太太,在治療完後仍然電話打個不停,但是聊天範疇已從疾病擴及生活上,甚至開始發揮做好事助人的個性,三天兩頭跟其他乳癌病友分享自己的治病經過,鼓勵大家呢!

林世英照顧化療病人,說明未來治療及日常保養方式。攝影/盧義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