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區救難】特搜隨隊醫師東援記【人醫心傳第208期 - 封面故事】

文/廖唯晴 圖/陳玉龍提供

臺北慈院急診內科陳玉龍主任為新北市DMAT 成員,常以隨隊醫師的身分參與特搜任務。圖為二○二○年七月陳主任參與消防局救援演練,獲頒感謝狀。

四月二日陳玉龍醫師(右)隨新北特搜隊前往清水隧道現場協助救援。

九二一大地震後,衛生福利部成立兩支國家級災難醫療救護隊(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 DMAT),北部由臺大醫院負責,南部由成大醫院負責,並定位為「國家級」、「災難級」,所以當地方政府向中央提出請求,經衛福部評估後,就可以啟動。

而新北市在二○一七年八月十五日率先效法海外救難模式,邀集各醫療院所簽訂合作備忘錄,訓練特搜隊的隨隊醫師,臺北慈濟醫院急診部急診內科陳玉龍主任因此加入新北市特種搜救隊(Urban Search And Rescue Team, USAR TEAM) 下的醫療組,並參與過二○一八年二月六日的花蓮地震救援。

四月二日上午,前往花東的太魯閣四○八號列車發生嚴重出軌意外,第一時間,死傷難以估算。那是星期五的上午,休假的臺北慈院急診部急診內科陳玉龍主任剛跟家人爬完山,準備回家休息時,就接到特搜大隊醫療組組長的電話:「龍哥,要出發了,花蓮那邊已經三十幾個OHCA(到院前失去生命徵象)了。」

連進醫院的時間都沒有,回家換上個人裝備後,中午十二點,他和亞東醫院夏肇聰醫師跟著救援車隊一路鳴笛前往花蓮清水隧道。

陳玉龍說明,這種情況救難隊必須在六小時內抵達現場,而他們在事故發生後的四小時抵達,生還者多已被救出,因此醫療行為有限;但隨隊醫師還有不同的任務在身──為現場搜救隊員提供醫療服務,包括量測生命徵象、評估情緒等健康評估及緩解身體不適,讓搜救隊員能全力以赴。

除了現場一百多位隊員的健康,搜救犬的健康也是醫療組醫師要顧及的,因此他們目前也陸續安排、接受犬隻相關急救照護訓練。健康評估結束,新北特搜大隊接獲指令,要進到現場做最後搜索。明明知道再發現生還者的機率相當渺茫,陳玉龍還是跟著進到第七、八節車廂裡。他認為:「雖然這時候進去不見得有實質醫療作為的幫助,但我們有需要也有責任要了解隊員進去後看到什麼、在什麼環境下工作,如果他們返隊後出現一些狀況,比方說『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我才能同理、協助。」

晚間九點五十分,指揮官宣布返隊。回憶起陪伴隊伍搜索的過程以及許多只能用支離破碎形容的軀體,讓陳玉龍感觸甚深地表示:「帽子、行李箱散落地上,這些人應該是抱著開心去旅遊的心情上車的,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人生,真的要把握當下⋯⋯。」

珍惜分分秒秒,也不忘盡全力照顧隊員。陳玉龍特別提到若返家後搜救隊員有需要,臺北慈濟醫院在趙有誠院長和身心醫學科同仁的支持下,將協助辦理PTSD 相關衛教活動及心理諮詢,守護前線英雄的心理健康。

事故現場支離破碎,令人不捨。

陳玉龍主任在場為救難隊員執行健康管理。

搜救犬的健康也有賴隨隊醫師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