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創傷的處方【人醫心傳第208期 - 封面故事】

文/林喬祥 花蓮慈濟醫院精神醫學部心理治療及諮商中心主任(臉書轉載)

林喬祥醫師發揮精神科專業走入人群、傳遞關懷,更著力於受難朋友的心理健康。圖/大愛新聞截圖

昨天在臺北看完門診後,因為還有事必須留在北部,但是晚上還是嘗試透過精神醫學部的Line 即時通訊群組,和同事們討論可以怎樣最適當地,從精神醫療及心理層面來照顧在這次火車事故中受傷、目前留在花蓮慈院住院接受治療的患者朋友。

今天一早完成原先預定的事情後,順利地換到一班時間早一點的火車,雖然火車仍有誤點,但在三點多就回到了花蓮。太太雅玲到車站接我後直接送我到醫院,加入依之前的討論已經在病房中的精神科同事,探視分配由我負責的受傷患者。

週末的病房比平常安靜,走進病室中,患者們也大都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靜靜地在病床上休息。

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一位原住民朋友,身體受到嚴重的撞擊,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頭一直暈,覺得手部動作變得不協調,很擔心自己以後工作做不來;還有一位雙腳都骨折,已經接受完手術的先生,太太昨天半夜從臺北趕來花蓮陪伴,他神情感恩地說雖然當時受很大的驚嚇,還好現在還跟太太在一起;另一位脊椎受傷的女士, 她從在黑暗的車廂中等待救援時就一直痛著,昨晚幾乎都難以入眠,一天下來不時就有恐慌的感覺。後來才眼眶含淚但神情平靜地說,同行的先生頭部受到重擊不治,家人已經帶著先生直接先回北部家裡了。雖然早先已從護理同仁那邊知道這個訊息了,我還是想陪著她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這些來得突然而又錯綜複雜的感覺。

還有一位在事故中失去小女兒、而大女兒接受完手術還在加護病房的爸爸,護理同仁告訴我,他雖然自己的傷勢似乎不重,但從昨天到病房後就神情落寞緊繃,不想與人交談。我想他心中的痛,應該就是那麼無法言說,而他也還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情來面對這個驟然改變的世界。今天下午他到事故現場去為小女兒招魂,也許明天早上再去看看他,希望能試著陪他摸索到一個稍能安頓自己的方式。

回到護理站整理紀錄時,看到精神科的國誠阿長也正在跟這個病房的護理同仁分享、討論災後受難者的照護經驗,而這同時也是一個照護我們自己同仁的過程。

驟然而至的意外,對許多人、許多家庭造成巨變,而改變帶來的影響可能持續很久。從事故現場,到醫療站和醫院,到各個相關機構,到社區的各角落,都有許多人試著盡一己之力來協助、陪伴受難者。我也試著在醫院裡,用我做得到的方式來照顧在醫院中的受難朋友們,而這也是我安頓自己的方式。

病房護理團隊討論分享對傷者及家屬的身心照護經驗、注意事項。圖/轉載自林喬祥醫師臉書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