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除腎上腺腫瘤 揮別高血壓低血鉀【人醫心傳第204期 - 封面故事】

文/許嫚真 審定/許竣凱 臺北慈濟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
攝影/盧義泓

許竣凱醫師說明腎上腺瘤切除手術的大致位置與方式。

建宏(化名)以開卡車為業,三十歲出頭時就發現自己常常血壓偏高,以為只是壓力大或生活作息不正常導致,到了四十二歲時去看心臟血管科門診,才正式被診斷為早發型高血壓。除了較一般好發年齡提前十年以上發病,他的服藥量是一般高血壓患者的兩到三倍,但血壓仍是時好時壞,因此轉診至新陳代謝暨內分泌科。當時除了多加兩種高血壓藥物外,還因心律不整、肌肉無力等低血鉀導致的症狀,每天還要再吃六到八顆的鉀離子補充劑。

按時服藥後,建宏照常開卡車、照常生活,但半年下來,藥物的效果持續減弱,還出現類交感神經症狀,像是坐立不安、睡不著、夜間盜汗等等,而且發作頻率愈來愈高,心情很悶很鬱卒。長期吃藥造成腸胃不適的副作用,害他到後來根本沒辦法開卡車跑長途了。於是他回診做進一步檢查,證實是因「醛固酮」造成高血壓及低血鉀。

「身體會分泌腎素來刺激醛固酮,而醛固酮會刺激腎臟吸收水分和鈉離子,使血管細胞外的水分增加,造成血壓上升;腎臟會為了把鈉離子留在身體,將鉀離子丟出去,造成嚴重的低血鉀。建議您開刀將腎上腺腫瘤切除,避免它不斷刺激醛固酮分泌,讓症狀持續惡化。」許醫師用盡可能白話的方式解釋檢查結果,建議建宏開刀切除腎上腺腫瘤。

聽到要手術,建宏想了一想,還是傾向保守一點,選擇繼續吃藥的方式。

又經過半年,確定吃藥的效果對他還是不行,建宏決定要接受手術,上網預掛泌尿科許竣凱醫師的晚間門診。隔幾天下班後便立即到許醫師的診間報到。

許醫師調出建宏的核磁共振造影檢查報告,左側腎上腺有顆一點二公分的腫瘤,說道:「腫瘤雖然小但分泌的醛固酮量很高,雖然藥物可以矯正血壓及血鉀值,但僅有開刀切除腫瘤,才能減少中風和心肌梗塞等高血壓併發症發生的機會。」

「如果開完刀,應該不用吃藥吧?」這是建宏最想知道的。

「開完刀後不可能馬上停藥,一方面身體需要適應,經過十年的高血壓傷害,血管可能已變得僵硬,不會馬上回復。但藥量可以減少很多,例如從三種藥減少一種或從四種藥減少為兩種,或者從一天服藥兩次變成一次⋯⋯」在許竣凱醫師解釋手術的利弊,確認建宏已全然明白後,便為他安排單孔內視鏡腎上腺切除手術。

手術切除長度一點五公分的腎上腺腫瘤。圖/許竣凱提供

手術臺上建宏採趴臥姿勢,許竣凱醫師在他背部第十二根肋骨的下方開一個三公分的進入口,而後灌注二氧化碳進後腹腔,小心翼翼地將器械伸進後腹腔。經由後腹腔切除腎上腺的優勢是路程短,免去翻動腸子或胰臟等腹部器官而引起併發症的風險,沿著主動脈往上,越過腎動脈找到腎靜脈上方的區域即可定位到腎上腺。過程唯一的指標物就是血管,因其十分脆弱,若不幸弄破就會發生大出血的情形,許醫師想到從前前輩總是諄諄告誡,小心提早分支的腎動脈,避免不慎截斷造成腎臟上半部萎縮。

兩個小時的手術時間,許竣凱醫師戰戰兢兢,終於撥雲見日,看清楚腎上腺腫瘤的供應血管並完整切除。執行單孔內視鏡腎上腺切除手術時,因後腹腔的空間狹小且解剖位置較困難,對醫師技術需求相對高,但對比傳統手術將造成二十公分以上的傷口,單孔內視鏡腎上腺切除手術不僅時間較短、術後傷口更為美觀,疼痛感也大幅下降,同時復原迅速,病人可在手術結束不到二十四小時內下床、進食,術後一到兩天便能出院。

「許醫師,我開完刀後,全身無力、一直盜汗,這樣正常嗎?」術後一兩星期,建宏出現一些神經性症狀,許竣凱醫師告訴他可能是因身體尚未適應造成的,再過一兩星期就會恢復正常。為使建宏更安心,許醫師也為他定期安排血液檢查,確定血鉀及醛固酮分泌情形。在許醫師的陪伴下,建宏順利度過術後的不穩定期,高血壓藥也從四種降到兩種,且不需再補充低血鉀藥物,於術後一星期內重返工作崗位,為生活繼續打拼。

相較於傳統手術方式,泌尿科許竣凱醫師說明單孔內視鏡腎上腺切除手術,時間較短、傷口小而美觀,疼痛感較低,且復原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