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謙遜而偉大的醫學家 曾文賓 花蓮慈院榮譽院長【人醫心傳第204期 - 醫路】

文/游繡華、江家瑜

二○○五年榮獲第十五屆「醫療奉獻獎」的花蓮慈濟醫院榮譽院長曾文賓11 月22 日於家中安詳逝世,享嵩壽九十八歲。

曾獲第十五屆「醫療奉獻獎」的花蓮慈濟醫院榮譽院長曾文賓,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於家中安詳逝世,享耆壽九十八歲。

一位好醫師,遇人生明師

一九八○年間,證嚴法師正為籌建花蓮慈濟醫院尋覓人才,透過一位慈濟委員介紹,到時任臺大醫院醫務副院長的曾文賓家中拜訪。聽他談起年輕時研究「烏腳病」的往事。證嚴法師了解到他為做研究,到烏腳病患者的家中,把病人揹到戶外,替他們洗腳後再治病;還有為找出病因,長年與病人在一起的種種事蹟時,心想:「他真是一位好醫師,正是我要尋找的人。」

一九八一年九月,曾文賓參與「佛教慈濟綜合醫院籌建委員會」;並每月一個週日上午到花蓮市仁愛街的「慈濟功德會附設貧民施醫義診所」看病,下午陪上人看建院用地。建院前,覓地過程十分不易,且歷經土地變更、兩次動土,評審建築圖面、變更設計⋯⋯每每上人行腳到臺北時,曾院長一定列席會議,一同檢討一張張的設計圖,往往討論到午夜。

上人開示時常指出,「當時沒有人相信我,曾院長卻相信我。他不怕我沒錢、沒人,也不怕我做不起來。從第一張設計圖開始,曾院長就一直陪我走建院的路。」

一九八三年,曾文賓教授與證嚴上人、志工、其他義診醫師在花蓮市仁愛街的義診所前合影。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烏腳病專家,檢查四萬人的腳

曾文賓院長是臺灣醫界楷模也是人醫典範。一九五八年,他在臺大醫院內科兼任主治醫師,加入臺大醫學院「烏腳病」研究團隊,當時包括公衛、臨床、病理科在內的陳拱北、陳萬裕、葉曙三位教授,都指定他一起做這項研究。

那時的臺灣嘉南沿海一帶出現一種怪病,當地居民稱「烏乾蛇」,彷彿有條蛇從人的腳底爬上來,黑色壞疽從四肢末端往上延伸,潰瘍部位不會流出血水,卻使人極度疼痛,最後僅能以截肢方式治療。

曾文賓院長曾親眼看見一名孩童,三歲時手指潰爛,四歲就侵犯到一隻腳,到了五歲,另一隻腳也爛掉,雙腳截肢之後卻還是因肺炎而死,結束早夭而悲慘的一生。他形容「好像是在活人身上進行『分屍』的凶手!」也更加深他要找出病因,解除患者痛苦的決心。

流行病學專家、前副總統陳建仁也撰文敬悼曾文賓教授,提及當年「臺灣烏腳病調查研究是相當的困難,因為烏腳病病人的腳都已經壞疽了,很臭很不好聞,而且病人都很受苦,曾文賓教授要為四萬個人一個一個的幫他們做檢查,這即使在今天有一個很大的團隊的努力的情況下,大概也不太容易做得到像他這麼棒。」

一九五八年曾文賓(左一)加入由臺大醫學院所組成的「烏腳病」研究團隊。圖為研究團隊乘坐竹筏在西南沿海行醫,在岸邊脫去泥濘鞋子,個個成了赤腳醫師。

烏腳病患者因不良於行或截肢而自卑,曾文賓用真誠態度打開他們的心門。

全球引用的防治砷中毒標準

前副總統陳建仁還寫到,曾教授在一九六八年,在《環境衛生展望》國際期刊發表了一篇文章,就是烏腳病的盛行率跟飲水中砷含量的關係,他發現了砷含量愈高,烏腳病的盛行率也愈高,這篇論文被引用超過一千次,所以當時美國環保署,或者是世界衛生組織,就是用這樣的一個資料,決定飲水中的砷含量標準值,實際上要降到50 個ppb(0.05ppm 以下)。

林欣榮院長指出,因為曾文賓院長與臺灣烏腳病研究小組發現烏腳病與居民飲用深井水的含砷量過高有關,也同時促成政府提撥八億元,完成流行區域的自來水幹管工程架設,增加自來水普及率,防治烏腳病,估計當時約有四鄉鎮約十五萬人受惠。

一九九○年起,全球包括新疆、內蒙,以及菲律賓、波蘭等十幾個國家地區慢性砷中毒疫區逐年增加,曾文賓院長這項領先的研究成果不但有助於全球防治工作推展,也提升臺灣在國際的學術地位。

提倡高血壓防治冠心病的先驅

除了做「烏腳病」研究,一九六六年間,曾文賓院長赴美國哈佛大學進修,深受「美國心臟學之父」、同時也是流行病學開拓者懷特(Paul Dudley White) 博士的影響。回臺灣後,曾院長於一九六九、七○年間,提出防治臺灣中、老年人高血壓、冠心病的重要性,同時針對臺北巿、臺北縣三芝鄉居民,以及新竹縣五峰鄉原住民族群進行心臟血管疾病流行病學調查;相關報告成為臺灣心臟血管疾病盛行率的最原始資料。

一九八四年慈濟醫院首次董事會推選臺大醫院行政副院長杜詩綿教授(右)為慈濟醫院創院院長,曾文賓教授為副院長。

經曾文賓院長(上人右二)傳承給陳英和院長(上人右一)、林欣榮院長(上人左),慈濟醫院於二○○二年通過醫學中心評鑑。

慈濟醫療的奠基與傳承

一九八六年八月花蓮慈濟醫院啟業,同為臺大醫院副院長的杜詩綿接任院長,曾文賓擔任副院長,不久後與妻子周翠微一起搬到花蓮;一九八九年,接任慈濟醫院院長,不斷給予慈濟醫院新的目標,完成了慈濟護專及開設玉里、關山、大林、臺北、臺中等慈院的籌畫工程。一九九九年,他將院長的棒子交給年輕的陳英和院長,從此出任榮譽院長至今。

回顧從建院前籌設到醫院成立後帶領成長,都可見他們夫婦身影,慈院同仁多暱稱他們「曾爸爸、曾媽媽」。二○○五年,已行醫五十二年的曾文賓院長,以長期投入流行病學調查研究的成果,榮獲第十五屆醫療奉獻獎的特殊貢獻獎。

林欣榮院長回顧當時,曾文賓院長當天領完獎後,回到花蓮慈院照常看門診,面對同仁、病人、家屬的恭喜,他就「歹勢啦,沒做什麼」一句話帶過。事實上,他的成就不僅造福臺灣,也影響世界。

二○一一年八月, 花蓮慈濟醫院心臟內科團隊合影, 榮譽院長曾文賓(前排中)、醫療法人執行長林俊龍(前排左一)與心臟內科王志鴻副院長(後排左三)傳承醫德,開枝展葉。攝影/謝自富

行醫半世紀 學子承師志

榮譽院長曾文賓的四個孩子中,只有兒子曾漢民在臺灣,他的妻兒及其餘三位姊妹皆在美國生活,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從海外返臺灣者須符合衛生福利部規定,進行居家檢疫十四天,因此選定於十二月二十日舉辦追思會。曾漢民醫師也表示,希望能與姊姊、妹妹一起送父親最後一程,也與家人討論後決定仍在國外的孫子、孫女,以視訊方式來追思祖父。

曾漢民醫師說,花蓮慈院啟業初期的醫師不多,父親與醫師們感情都很好,母親還會邀約這些醫師過年時到家裡一起圍爐,不只因為這些醫師是父親的學生,也是感恩他們願意來到東部守護鄉親的健康。

當時的其中一位學生,就是名譽院長陳英和。陳英和院長表示,在臺大念書時,曾受教於曾文賓院長,當年還是第一年住院醫師的時候,對於曾教授不辭辛勞從事流行病學的研究,非常佩服,後來自己進入臨床,高血壓便是由曾文賓教授負責教導,一輩子都會記得教授的啟蒙。

陳英和院長指出,曾院長是臺灣本土高血壓研究的「先行者」,經由他的努力讓臺灣有了自己的高血壓數據,以及往後提高民眾對這國民病的認知並做好防治工作外,曾院長在教學研究、服務上也是醫者典型的榜樣。最重要的是曾院長對國家、社會、人群的貢獻,陳英和院長說:「他是我心目中偉大的醫學家。」另外,曾院長雖然在職場、工作上非常嚴肅,但私底下是非常和善、親切,記得有一次他在國際慈濟人醫年會的中秋晚會上,放下身段和來自全球各地的人醫會醫護志工一起跳舞同樂,完全沒有架子,這就是所謂的「望之儼然,即之也溫」。

十一月二十二日傍晚,曾文賓院長在沉睡中逝世,享耆壽九十八歲。二十三日早上,靜思精舍師父、醫院同仁、慈濟志工陸續到助念堂悼念祝福,緬懷曾院長對臺灣醫界、慈濟醫療的貢獻。

資料來源:《慈濟月刊》、《翠巒微風》、《人醫心傳》、《大愛電視》

曾文賓院長退而不休,年近九旬依然在門診守護老病友。攝影/謝自富

二○二○年一月,林欣榮院長(左一)帶領團隊幫曾文賓院長慶生,曾漢民醫師(右一)代替父親致謝。攝影/江家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