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別離雖苦 懂得放手【人醫心傳第203期 - 點亮希望】

文/林沛瑄 大林慈濟醫院社工師

「一日夫妻,百世姻緣。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能夠結為夫妻,是修很多世的緣分,相愛的兩個人透過相互扶持,願意共組一個家庭遵守誓言及契約,當彼此交換戒指宣示的剎那,責任也隨之承擔起,不論貧窮疾病,生老病死,都不離不棄。

隨著時代的進步,傳統價值逐漸式微,現代人對於結婚這想法,逐漸變成不婚、同居、甚至晚婚的狀況,離婚率居高不下的情形,能走完一輩子的伴侶更是罕見。「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但在阿珍瘦小的身軀裡,我看見最堅毅的靈魂,帶著不離不棄的精神。

因為家族遺傳,阿珍的先生正值壯年時出現輕微的中風,起初先生尚能有一份臨時的工作,但隨著疾病一次又一次的反撲,身為一家之主的先生垮了。望著年幼的女兒及臥床的先生,原本以夫為天的阿珍,需要學習獨立面對生活的種種考驗,並賺取一家三口的生活所需。阿珍書念得不多,加上需要照顧先生,僅能偶爾打零工貼補家用,然而政府福利計算方式使阿珍無法申請到相關的福利資格,了解這樣處境後,我將阿珍的情形轉介給慈濟基金會希望能申請到生活的補助。透過慈濟基金會實地的家訪,給予生活上的協助,阿珍肩膀上的擔子因此輕鬆了點,稍微能喘口氣。

歲月如梭,不知不覺阿珍已照顧臥床的先生超過十年,先生成為阿珍生活的重心,缺一不可的存在。但隨著先生年紀漸長,身體每況愈下,入院的頻率也愈來愈高,直到最後一次住院,畫下了人生的休止符。此次住院的時間很長,但中間有一度好轉的跡象,讓我很訝異。阿珍因即將別離的苦而止不住的不斷流淚,長時間昏迷、不是十分清醒的先生,竟心有靈犀的哭了起來,彷如疼惜著阿珍的苦難。夫妻間的情感深厚,也許是旁人所無法體會的。

當時間將盡,先生突然病況急轉直下住進加護病房,每每看到阿珍無助的神情,布滿著淚水的臉龐,總像是在告訴我,「希望先生多活十年,能夠多照顧他十年……」,然而死亡的終點誰也無法左右。

《勸發菩提心文》曰:「大千塵點,難窮往返之身;四海波濤,孰計別離之淚?」經歷著與先生的愛別離苦,阿珍的淚水如四大海般的波濤洶湧,放手對阿珍幾乎是不能說的事情。陪伴著阿珍,看著她不斷流出的淚水宣洩著心中的悲鳴與苦痛,幾經溝通後,她終於同意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我想,每個人都要學會孤單跟寂寞,如來時孑然一身,死亦如此。

阿珍的先生走了,默默替左右為難的她做了選擇,也許是不希望她持續沉浸在折磨中。

佛法中所云人間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熾盛,這八苦經常在醫院這個道場上演著,形形色色的人們因著苦而受磨難,也因著苦而成長。陪伴著病家經歷苦的過程的我們,也修練身為社工的這分心念。

在臺灣, 醫療進步, 選擇放手, 對所有人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臺灣從二〇〇〇年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立法後,每個人可以選擇臨終或末期時拒絕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的權利,並將意願註記到健保卡中,當病人面臨疾病末期時可以減少無效醫療及苦痛,使人生最後一哩路能有尊嚴的走到終點。

社工林沛瑄(右一)參與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父親節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