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保胃戰 臺中慈濟醫院胃癌治療【人醫心傳第200期 - 封面故事】

針對各期別胃癌,
臺中慈濟醫院外科部
結合血液腫瘤科、癌症中心、中醫科、營養科等團隊,
提供最佳治療方案,全力保「胃」。
也提醒民眾定期照胃鏡,
就能早期發現胃癌的蹤跡,早期治療。

文、攝影/曾秀英
口述、審定/余政展 臺中慈濟醫院外科部主任

前排左起:外科部主任余政展、癌症中心主任高瑞和、中醫部醫師馮紀新;
後排左起: 一般外科個案管理師吳淮竹、癌症中心組長廖宜鴻、癌症中心個案管理師盧佳琪、張家寧、廖苓蓁、呂怡萱、營養師朱映儒。

張女士在六十七歲這一年發現罹患胃癌,經手術切除三分之二的胃、接受化學治療後,病情仍是起起伏伏。換過多種藥物,仍未能控制病情,最後連水都喝不下,吃了就吐,已經產生惡性腸阻塞。「原想剖腹進行胃繞道手術或做人工造口以改善張女士進食的狀況,無奈腹內已是滿滿的癌細胞,所有腸子都黏得非常緊,完全沒有下手之處。」臺中慈濟醫院外科部主任余政展醫師表示,這是胃癌病人最糟的狀況,家人也已有接受最壞結果的心理準備。

「免疫療法」適時問世,且臨床試驗結果證實對胃癌有明顯療效,張女士同意接受新的治療方式,注射藥物後,神奇的事竟發生了!本來完全沒法進食、排便、肚子非常脹,腸子突然通了,胃管引流減少且開始排便。余主任推斷病情好轉應是免疫治療發生作用,腸道恢復通暢活力。

經過每個月兩次,共八個月的免疫療法治療後,張女士的各項檢查指數如今完全正常,電腦斷層也看不到癌症跡象,腹水完全消失,腸道恢復通暢。張女士恢復了日常作息,且更珍惜重生機會。

胃癌治療的完整方案,以手術與化療為主,而治療癌症的藥物發展也是日新月異,包括:化學治療、標靶藥物治療、免疫治療等等,推陳出新的治療方式已然改變胃癌治療的面貌。張女士這位藥石罔效的胃癌病人,就是在接受免疫療法後,腫瘤消失,身體恢復健康。

臺中慈濟醫院外科部主任余政展探視正在進行免疫療法的張女士。

臺灣胃癌易錯過早期篩檢
手術是第一選擇

胃癌是由胃黏膜發展而來的癌症,比起其他大幅增加的癌別如大腸癌、乳癌,臺灣的胃癌個案呈現穩定趨勢,相較日本、韓國因為有大規模的篩檢篩出較多早期胃癌的案例,臺灣早期胃癌的比例較少,大多數的病人都是已到進展期。

胃癌是日本國病,日本人最早針對胃癌發展完整細膩的診治系統,目前世界上研究與治療胃癌,都參考日本人提出的方法。臺中慈濟醫院外科部主任兼一般外科主任余政展為了提升胃癌治療水準,二○○六年特別前往日本短期進修,在宇山一朗教授門下學習系統化的淋巴廓清手法與微創手術。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臺灣的胃癌微創手術的技巧,從早期到進展期的治療皆與國際接軌,淋巴廓清的徹底程度(廓清的淋巴結顆數)跟國外相較也毫不遜色。余主任不斷精進只為提供病人最原汁原味的日系匠人治療精髓,而透過徹底的手術治療,數據證實確實是可以大幅提升病人存活率。

上圖電腦斷層顯示,張女士的腹腔有大量腹水,食物積滿胃部無法排空。下圖為經過免疫療法後,腹水消失,胃已正常排空。

螢光導引協助淋巴廓清
搭配腹腔溫熱化學治療

除了手術技巧的精進,臺中慈濟醫院也引進螢光導引手術,在螢光導引下幫助淋巴廓清,更結合機器手術3D 影像系統,提供外科醫師精準的視覺效果,提升手術效果與安全性。同時也與世界接軌,搭配腹腔溫熱化學治療,給予腹腔轉移病人新的希望。這些重裝備的投資,對於癌症病人來說,都是戰勝癌症的最大助力。

老王是個老菸槍,年過半百,偏愛喝酒配烤炸又辣的油膩食物,上腹部痙攣疼痛被當胃潰瘍,靠成藥止痛近三年,就醫確診是腹膜腔轉移的第四期胃癌。這類病人對靜脈注射化療的反應不佳,被認為接受手術無益預後,余政展主任為他進行「腹腔溫熱化療」後,延長存活期,讓老王的人生有下半場的新希望。

大約三到四成胃癌病人一診斷就是第四期,大部分以腹腔擴散轉移表現,這類病人預後普遍不佳,一般靜脈注射化療藥對轉移腹腔的癌細胞效果有限,臺中慈濟醫院「腹腔溫熱化療中心」團隊借助外科醫師完整的廓清手術,加上量身規畫溫熱化療處方,以「腹腔灌注」方式,藉由腹腔內腫瘤細胞直接泡在化療藥物中一到兩小時,提高溫度更讓藥物容易穿透癌細胞,直接徹底毒殺殘存癌細胞,達到更好療效。

余主任指出,這種腹腔內溫熱化學治療,除了高溫本身傷害癌細胞外,藥物直接作用在腹腔,腹腔轉移病灶接受最高藥物濃度達數十倍,同時也提高淋巴局部與肝臟的藥物濃度,增加療效,將治療效果提升到最佳,幫助病人改善疾病控制,大幅延長存活可能,甚至有機會痊癒。

八十多歲罹患兩個癌症的失智長者經積極治療還是可以回復正常生活。圖為余主任與長者及家人合影。

長者罹癌 不要輕言放棄

如果您家中有失智的八旬長者罹患兩個癌症,該怎麼辦?究竟要不要治療?

陳伯伯八十多歲,有失智症狀,長者健檢時的血液檢查報告指數出現異常,發現貧血問題,進一步檢查竟是同時罹患大腸直腸癌與胃癌兩個癌症。家人擔心依陳伯伯的年紀,如果一次處理兩個器官的手術恐怕身體會吃不消,一度陷入天人交戰。

透過電腦斷層檢查,余政展主任確認伯伯的大腸直腸癌、胃癌的腫瘤位置位於進食與排便的關鍵位置,如果不處理勢必影響生活品質、威脅生命。再經正子造影確認腫瘤並未轉移到遠端,同時評估心肺功能足以承受開刀,精確的檢查報告與事前準備讓家人安心,也決定讓陳伯伯接受手術與積極治療。

一般外科與大腸直腸科醫師跨科聯手,透過腹腔鏡進行微創手術,一次手術完成兩個器官的治療,同步切除胃部與腸道病灶,陳伯伯術後恢復情形良好,飲食與排便維持正常,癌症的威脅也處理掉了,讓家人放下心來。

余主任鼓勵病人與家屬,「高齡社會來臨,病人愈來愈年長的趨勢已無可避免,手術安全性大幅提高,年紀不再是大問題,只要還有一絲希望都不能輕言放棄。」

第二意見的重要性

芳姊自從過了中年之後,養成了定期健檢的習慣,現年六十歲,最近一次健檢,腫瘤指數突然升高,經胃鏡切片發現癌細胞,確定胃部有惡性腫瘤,原本在其他醫院已排定全胃切除手術日期。但芳姊在等待手術這段期間,惴惴不安,於是到臺中慈濟醫院詢問第二意見,沒想到病情出現大翻盤,最後確認原發是乳癌。

檢視芳姊的胃鏡與超音波檢查病灶表現,余政展主任說:「看起來不太對勁,不符合胃癌原發腫瘤病灶表現。」他找腸胃科醫師討論後,懷疑轉移性腫瘤的機率很高。於是請芳姊接受正子造影掃描,發現已有左頸部淋巴轉移、骨頭轉移。從頸部淋巴取切片,檢查結果是淋巴轉移,高度懷疑可能是乳癌轉移。

最終經乳房核磁造影,確認左側乳房外上方有一點二公分大的腫瘤,從切片報告證實乳癌才是原發點。余主任說,正確的診斷才能對症下藥,有助預後,當病人對病情有疑問時,應詢問第二意見,以避免接受錯誤的大手術、延宕治療,且無謂的犧牲器官。

胃癌靠胃鏡健檢可早期發現

二○一四年,雪娥阿姨來到余政展主任的診間,她確診時就是胃癌第四期,至今持續接受治療。她說:「這幾年下來,除了化療注射療程外,也口服化療藥,雖然身體持續受到治療副作用困擾,身體出現白血球低下、貧血、腸胃不適、全身疼痛、手腳麻痺,一堆不舒服的狀況,還要擔心會不會明天或下一週就發現癌症惡化或轉移,心理壓力很大。但有家人支持、親友鼓勵,還有這些科醫生的關懷照料,多年來始終堅持下去,坦然誠實地去面對它、接受它,至今自在的活著就是最好的回報。」

在臺灣有不少像雪娥阿姨一樣的胃癌病人,可惜發現時間太晚,如果有機會早點發現,或許阿姨就能有更好的生活品質和復原機會了。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胃癌是全世界排名第四最普遍被診斷的癌症,在所有癌症死亡率中排名第二高,被視為國際間重要的健康議題。東亞是胃癌的高發生率地區之一,胃癌發生率每十萬人口約有八點一五人至九點三九人,依據國民健康署癌症二○一七年登記資料和衛生福利部死亡率統計,胃癌位居國人十大癌症發生數的第九位及死亡率第七位,隨著衛生條件進步,死亡率逐步下降,但每年新發生個案仍有三千七百人,男性發生率為女性的兩倍。

胃癌的全球平均五年存活率,整體來說低於百分之十,預後普遍較差;相較早期胃癌五年存活率幾乎接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二者相差十分懸殊,其中關鍵在於胃癌早期臨床表現症狀多半模糊且不具特異性,如:胃灼熱,上腹疼痛,噁心及食欲不振等,都是與消化性潰瘍極為類似的症狀,病人常自行服用成藥,導致延誤就醫,而大部分胃癌病人出現症狀後,被診斷出罹癌時,可能已惡化到中後期或轉移。

現在來說,做胃鏡是很輕鬆的一件事,雖然即使胃癌有愈來愈多新興的治療方式,如果能在症狀還沒有發生時,做一下胃鏡檢查,就有機會早期發現,將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臺中慈濟醫院外科團隊,在癌症中心完整收案流程服務下,透過與血液腫瘤科、中醫部等多個單位跨科聯合攜手診治,目標為根治胃癌,更希望盡可能幫助胃癌病人找回原有的生活,甚至維持更好的生活習慣,學會珍惜人生的每一天。

臺中慈濟醫院「腹腔溫熱化療中心」,在手術室為病人進行腹腔內溫熱化學治療,將治療效果提升到最佳,幫助病人改善疾病控制,大幅延長存活可能,甚至有機會痊癒。


一位病理科醫師胃癌治療的回饋

七十四歲長期在美國行醫的病理科華僑女醫師,二○一一年在美國診斷發現胃癌,基於臺灣治療胃癌經驗豐富,特地返臺由余政展主任手術,確診為胃癌三期,切除病灶後返美,當時未依建議接受化療。

兩年後,在美接受電腦斷層追蹤檢查發現,後腹膜腔有四點五公分大的腫瘤,這次她在美國接受化療縮小腫瘤後再手術,後續並安排放射治療與口服化療,但不時發生小腸阻塞症狀。二○一六年返臺,回診日前嘔吐,趕赴臺中慈院急診,經檢查發現小腸已完全阻塞。余政展主任前後花了七個小時處理嚴重沾黏,完成清理。

這位病理科醫師事後來信感恩,「多年的罹癌路,深深感謝余政展醫師一路扶持照顧,讓我平安走過生命最崎嶇的過程……」信中提到三個胃癌治療重點:

1. 醫學文獻資料強調,「第一次開刀的處理非常重要」,影響未來的預後存活率。

2. 接受第二次手術後,當時幫助余政展醫師的住院醫生告訴我,我的大、小腸因為兩次開刀沾黏得很厲害,大部分的外科醫生可能不處理就縫回去,我遇到貴人,願意花那麼長的時間處理,四年多過去了,生活品質改善之多,真的很難想像。

3. 曾經在華人聚會遇到一位退休專科胃腸腫瘤醫師,他聽完我的罹病治療過程,對我說:「你今天還在,是一個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