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ARS到新冠肺炎──我的抗疫心路與慈濟因緣(下)【人醫心傳第201期 - 醫路】

口述/羅慶徽 花蓮慈濟醫院副院長

花蓮慈院院護理團隊與長照團隊全力落實防疫保持如常運作,羅慶徽副院長引以為榮。花蓮慈院護理部提供

二○二○年初,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了!一種很類似SARS 的新冠病毒引發嚴重肺炎,迅速衝擊了全世界。

二○二○年元月十九日(星期天),農曆年之前,在花蓮靜思堂最後一場歲末祝福上,我受證成為慈誠(慈濟志工)。受證之後還來不及參加與我的師父 -- 證嚴上人的溫馨座談,就趕回辦公室寫了一篇邀稿,談談我對這次新冠疫情的看法。

元月二十日晚上八點左右,林院長來電:「羅副!疫情來了,不能只提醒我,也不能只寫短文,要上志工早會提醒全球慈濟人,這是我們應該幫上人的……。」一月二十一日星期二,一早我先在志工早會連線時向上人與志工師兄師姊匯報,稍晚就在社群群組裡發布我趕出來的那篇文章(貼文附於本文末)。如果這也算是某種層次上的超前部署的話,那真的要再感恩一次林欣榮院長的敦促。林院長指定要我到志工早會分享對這波疫病的走勢分析,我本來建議找感染科醫師較適合,但院長堅持,「不行,就是你了。」我心中暗想:「唉,又被林院長指派包工程了!」

「誓」必守住靜思精舍
和慈濟醫院

其實,回想起SARS 期間的種種經歷,內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焦慮,但因為林欣榮院長的積極鼓勵而有所翻轉,接著又被一位同事嗆聲:「上次SARS 時,你常常在半夜哭,昨天你已經受證成為證嚴上人的弟子了,你應該要拿出辦法來!……」好直接、好兇喔!這話我不愛聽,但還是決定就這樣做吧!在林院長授意下,我開始積極安排一些防疫行動,例如,我打電話請託「醫界葉問」何宗融副院長,請他協助請購大量中藥材,之後得以製作有助於提升抵抗力的防疫茶給同仁不時補充;也打電話拜託總務室主任「吉姊」沈芳吉,拜託她多準備一些防疫裝備;再打電話給檢驗科,請檢驗醫學科主任張淳淳趕快準備檢疫相關備品,她信心滿滿表示都有多買。不過,淳淳很聰明,舉一反三,隔日她回報:「羅副,你昨天來電話後,我想一想,又訂了更多!」所以後來幾個月疫情進入延長戰,實施更嚴格的防疫醫療物資管制,我們醫院始終備有充足的試劑供應前線。總之,要感恩的事真多,感恩上人教誨,感恩院長信任,感恩同仁直言「飆」我,逼著我把焦慮放在一邊,提振士氣,認真部署。

疫情初期,即使相關資訊很有限,但仍足以從數字變化和病例分布上大膽推論「非常有可能」已發展成有效的人傳人,萬一猜想成真,春節期間大規模的人流移動潮恐將加速病毒的傳播。為此我在志工早會上,提出大膽推測,並向慈濟志工說明病毒概況,該如何留意防範,一定要勤洗手和戴口罩,也暫時不要出國旅行,因為「轉機即危機」。當時我呼籲大家都要戴口罩,事後也引起不同的聲音,還有人提出疑問,這樣的呼籲會不會引發不必要的恐慌?我將狀況回報給林院長,他引用了一句《靜思語》勉勵我:「對的事,做就對了。」有了院長的支持,彷彿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師兄私下問我:「羅副,這不明病毒性肺炎會不會有問題?」我回說:「我個人覺得,傳染風險有可能會比預估的更為嚴重,很希望每個人都要認真做防疫,也要減少群聚。」我明言自己的角色和立場的難處,「思賢師兄,其實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麼做會比較恰當。」他當下回了一句:「我來做!」我不知道細節,但感謝思賢師兄很快的啟動了防疫機制,讓大家前往靜思精舍,都要戴口罩、量體溫、手部消毒,並設了管制動線。思賢師兄的號召能力和即知即行、勇於溝通的魄力讓我欽佩不已!

當時我們院長室所有主管很低調的有個共識:「我們一定要把花蓮、慈濟醫院和靜思精舍守住。」所以不只是病人,醫院工作人員、精舍師父和志工們,還有整個花東地區,都是我們全力以赴的守護對象。

花蓮是幸運的,疫情至今仍是一片淨土,非常感恩花蓮縣府團隊及所有防疫人員的付出。而花蓮慈院也在全院同仁努力配合中央防疫措施,加上慈濟志工輪班支援醫院入口防疫之下,安然度過。感恩有大家!感恩菩薩庇護!

疫情下的省思

我目前在花蓮慈濟醫院的工作範疇,涵蓋行政、教學、研究和臨床,要陪伴許多同仁,協助處理他們在工作遭遇的各種狀況,也要帶學生寫文章、做研究,自己的長照領域更要顧好,而臨床工作對我來說是最有樂趣的,好想多做一點,卻實在太忙碌了。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以來,時間更是填得滿滿的。好在中午時間,還是能維持在辦公室的一張椅子上小憩片刻。有時候回想起在西部工作時,辦公室都有專屬的盥洗與休息空間;現在的辦公室裡,卻連擺張福慧床的空間都沒有,心裡難免有點小小遺憾。但再想想上人的辦公室有多大?再去看看德蕾莎修女(Teresia de Calcutta) 的房間多大?也就沒有什麼好不習慣的了!

我們在臺灣是很幸運的。有人說戴口罩不方便,可全球疫情當前,有口罩可以戴儼然成為特權,可知世界上多少人沒有一個好的口罩可以戴著保護自己?同理,洗手也是特權,世界上有多少地方連足夠的飲用水都沒有,遑論洗手。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通訊群組裡開始拋出要節約用水的提醒。有沒有想過,萬一疫情還沒有結束,臺灣卻開始鬧水荒?這不是不可能!其一,臺灣近年旱澇極端、蓄水量不穩;其二,為了防疫我們都用了很多水。很多人因為害怕病毒,洗手用水就開得很大,但有沒有可能隨著水花噴濺,病菌又回頭往自己身上衝?這可不是玩笑話!所以大家要很小心,要警醒。我自己努力這樣做,也感恩上天讓我有機會分享給身邊的人,呼籲大家防疫期間也別忘記要省水。

常常有師兄姊建議「應該要請羅副用專業講某某主題」之類的建言時,上人都會回一句:「啊伊就是要有證據才要說啊!」(閩南語),感恩上人對弟子的善解與包容。例如要談做環保可以延遲老化,我就真的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做研究、寫成文章在國際發表,這樣才有憑有據,才不會讓別人覺得只是慈濟人在自說自話。了解我性情的人也就笑笑的帶過:「羅副個性就這樣,不要勉強他。」在此深表感激。如果經過一定的實驗求證,就算後來被證實有錯誤,那也無可厚非,知識本來就是從不斷論證和推翻的過程點滴累積進步的啊!總之,不要傳沒有實證根據的論述,否則萬一將來被反撲,讓外界質疑我們講的話都是有目的性的,這樣反倒成了反效果。而歷史,就是最值得我們借鏡的憑證。

二○二○年一月花蓮靜思堂歲末祝福,與羅慶徽副院長同場受證慈誠的還有(左起)疼痛科主任王柏凱、老人醫學科主任高聖倫、社區醫學部同仁林彥瑋、婦產部婦科副主任龐渂醛。右一為人文室張春雄主任。攝影/楊國濱

莫忘那一年:
回顧流感歷史 戒慎虔誠

比爾蓋茲形容新冠肺炎是百年一遇的世紀病毒。此言不假,回溯一九一八年至一九二○年間橫掃全球的流感病毒,確實相隔近百年。那次的流感病毒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流竄,跟着軍艦跨越海洋再登上陸地,美國、法國、中國、西班牙及英國、意大利、德國、俄國,都相繼發生類似的流感疫情,從軍隊到碼頭,從平民老百姓到領導高層,足足造成五億人口感染(全世界當時人口約十七億),死亡人數更高達五千萬到一億人之間,與如今新冠疫情竄遍全球一番對照下,簡直就是歷史重演!

每一個人類受苦,對我們來說都是苦。古今皆然,病毒沒有長眼睛,不會認人,沒有哪個地方或是哪一個時代可以有把握得以倖免,它的傳播蔓延與進化速度就像戰情一樣詭譎,所造成的傷亡也如同戰爭一樣,甚至更加慘烈,不論百年前或百年後,如果不希望再有更多生命犧牲,人類應該做的是記取它的可怕,正確的去理解、去防範。

會特別舉這個史例,除了切合現下疫情發展,也許與我對戰役、歷史等比較感興趣有關。有次在某個場合分享人多好做事的概念,本想引述印象中上人提過的例子,說了一句:「好人跟壞人打架誰會贏?」過沒多久,臺下不知道哪位善知識遞了張紙條傳上台:「羅副,上人講的是『拔河』,不是打架!」害我笑場並當場致歉。

另外,趨勢及人道使然,如今對病毒和疾病已經不再使用地名來命名了。對西班牙來說,百年前那場瘟疫是從法國傳來的,所以西國稱之為「法國病毒」。至於為何被傳為西班牙流感?是因為第一次大戰時期,參戰國家都實行媒體審查制度,意即不准發布會影響士氣的報導,英、法、美等國皆是如此,屬中立國的西班牙沒有此限,因而披露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十三世(Alfonso XIII) 感染流感重症,消息披露之後,讓人們錯以為流感在西班牙最嚴重所致。事實上所謂的「西班牙流感」源頭究竟是哪裡?到底在哪個地區最先發生病例?根本查不清楚,每個國家的學者做出來的研究,都說是源自於別的國家。所以對我來說,以起源地為病毒命名的方式既不夠客觀,也沒有實質上的意義。

為什麼要重提百年前的流感歷史,也就是一九一八年流感大流行(1918 flu pandemic) 呢?令我憂心的是,那次流感的第一波發生於春季,基本上多是輕症;第二波在秋季襲捲重來,卻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而且以壯年人居多。流感的死亡率曲線若呈現U 型,可知對抗抵力較差的老人或小孩致死率是高的,但是當年第二波所呈現的死亡率曲線卻是W 型,不少比例集中於二十至三十五歲的年輕族群。

以美國來說,一九一八年統計有二十萬人因而喪命,因此美國人一九一八年的平均壽命比歷年減少了十二年。流行病學家對此曾經從不同角度提出數種可能的解釋,但以現代流行病學的觀點來看,第二波的流行與群聚感染脫不了關係。春季到秋季之間的短暫空檔,人們以為沒事了、輕忽了,開始參與遊行慶典等大型聚會,也開始進出酒吧和舞廳等公眾娛樂場所,因此第二波感染多以年輕人為罹病大宗。當年就有人提出,其實病毒並沒有消失,極可能突變成更猛烈的病毒,因而引發另一波致命型態。時空轉移到現今的局勢,全球傳播下的境外移入風險居高不下,群聚造成的防疫破口防不勝防,怎麼能不擔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那次第二波死亡率飆高的主要原因,也與流感合併肺炎鏈球菌感染有關。學者們主張,流感病毒先破壞人體呼吸道黏膜的防禦系統,讓肺炎鏈球菌長驅直入經血液侵襲人體,引發菌血症所致。這也是此次冠狀病毒盛行期間,專家建議高危險族群要接受肺炎鏈球菌疫苗注射以提升防護力的理由。

疫情期間,花蓮慈院設置戶外負壓採檢室,急診室主任陳坤詮(右二)與陸家宜護理長(左二)示範檢體採集流程,羅慶徽副院長(右一)隨林欣榮院長(左)從旁關心。攝影/彭薇勻

參與院內防疫會議,分享實務經驗。攝影/彭薇勻

堅守防疫規範 一個都不能倒

這次我們面對的新冠病毒,雖然肉眼看不見它,但威力之大,卻讓全球人類活動不得不停擺或重新調整!它比過去的SARS 更聰明更可怕,然而現在的我,第一我有信仰上的力量,有上人在;再者SARS 讓我們累積智能!農曆年節期間,醫院防疫措施一啟動,我就與護理部鍾惠君主任商議,護理部如何應變,以防萬一有同仁累垮了,或者是醫院發生所謂的「淪陷了」,各種沙盤推演,一定要在我們的防疫規劃內。我非常以護理團隊為榮。另外,我們長照團隊的一百位同仁,疫情期間,在兼顧安全的前提下,深入社區服務長者不中斷,沒有關掉任何一個社區據點,也沒有讓一位阿公阿嬤因為疫情而少吃一頓餐或少洗一次澡,都讓我們非常感恩。

這些日子以來,防疫的壓力讓我們做每一個決定都瞻前顧後,除了個人,更需要時時為大局著想。今年二、三月本來約了睡眠醫學中心主任張恩庭醫師,我本來的想法是,進入防疫延長戰,增加抵抗力很重要,而要增加抵抗力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睡飽、睡舒服,所以想跟他討論一下我們有什麼可以做的。沒想到,我的祕書辛怡轉達,「我和羅副四月底或是五月以後再見面好了。」原來張醫師轉調去負責隔離病房,一是手頭忙著布局想將會面討論延期,再來,他應該是擔心我們之間誰若有個萬一,會互相傳染。這是前線醫療人員最能體會的言外之意,也是壓力使然。他不是不願意與我見面,而是在這個關頭下出於降低風險的考量,其實這樣做是互相在保護對方。而這樣的心意,不論是給的人還是收的人,彼此都不太會講出來。

貫徹防疫也讓我的工作模式有所變動。以前有時候會比較晚下班,現在時間一到就下班,假日反而待在辦公室,因為沒有人群,不會傳染給同仁,也不會被傳染。正如我內人說的:「人多的地方少去。」這種壓力不是講出來的,而是已經內化成為我們日常的一部分。還有,切記「保持社交安全距離!」可能要持續很久!

防疫期間護理部的勤務加重了,當然也要盡可能保持如常運作,不過只要涉及群聚,不論規模多麼小而美、多麼溫馨感人,全部被我否決掉,「這時候大家太平最重要,減少群聚為上。」做什麼、不做什麼,都是為彼此設想。承擔了這股守住醫療防線的壓力,所有的一線同仁都很了不起,有人懷孕,有人父親疑似染疫,都堅守崗位,完成任務,他們是人間的菩薩!我們必須盡全力顧好他們每一個人的安全,一個都不能倒。

新冠疫情延燒至今,超過半年以上了。我們很幸運生在臺灣,這裡是相對安全的,我們擁有全世界最樂於付出的醫護人員,還有抗SARS 的實戰經驗,以及據此經驗建立的防疫網,希望民眾只要有不舒服,到醫院一定要將病情據實以告,相信醫療,相信彼此,我們一定會挺過去的。天佑含靈!(整理/曾慶方、洪靜茹)


2020.01.21 羅慶徽副院長在群組發布的防疫提醒貼文

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又把我的記憶拉回17 年前的SARS,我一直不願再想起,更別說發表意見。但朋友說網路信息很多,大家很恐慌!要我說說看法,一個小時被吵醒三次,看來不說是沒辦法休息了。就容許我以國軍松山抗SARS 專責醫院的一分子說說吧!

1. 疫情可能比現在還嚴重,而且剛開始:行軍作戰,要「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知己,不知彼,百戰百殆。」我們不知道敵人在那裡?卻要短兵相接!因為一開始感染源頭不清楚,市場怎麼會有冠狀病毒?如果當地只有幾十例,怎麼又會有日、韓、泰國的病例?值得安慰的是現在一個多月後人類找到病毒也定序了!不要以為這個很容易!上次SARS 人類至少用半年以上。

2. 這病毒絕對有可能會人傳人,春節期間的人員移動則會加速傳染。當一週前證實有一位沒有到過該市場的女性患者是被她先生(在市場工作)所傳染的家庭群聚感染!我的心情就開始很沉重了⋯⋯(這很像17 年前臺大醫院收治的勤性夫婦同時得到相似但很特別的肺炎)春節期間的有幾億人移動會使感控更難!目前為止這支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 相較「好像」傳染性較髙,但是死亡率較低(我說好像是因為隨著疫情發展,可能會改變)。因此,我們可以合理懷疑這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在除了醫院感染也可能到社區人傳人感染了。我個人的建議:過春節多多在家陪伴家人。任何人多的地方最近儘可能不去;當然包括暫時不出國!任何密閉空間儘可能不去,這包括各種公共運輸工具。在捷運、電影院,如果要去請帶上外科口罩、多洗手並勤洗手。還不宜又笨又認真,抱病上班或是參加聚會,會傳染給別人,也可能自己被交叉感染!

3. 去年WHO 的流感病毒株,B 型部分沒有猜對,過春節可能爆發B 型大規模流感。相似的呼吸道症狀、發燒……,會讓我們有限的資源更無法應付!

4. 好消息是我們有全世界最付出的醫護人員、抗SARS 的經驗及建立的防疫網,希望民眾有不舒服到醫院一定要說實話,把病情據實以告,以免自誤誤人!我個人覺得我們會挺過去的。

天佑含靈!快過年了,給自己的忠告是太太常常對我說的:「人多的地方少去!」給大家的祝福是不要被感染,也别感染別人。

2020/01/20 濟韜於花蓮
(註:濟韜為羅慶徽受證慈濟志工之法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