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抗疫的道路上【人醫心傳第199期 - 微光心語】

文/吳秉昇 臺北慈濟醫院感染管制中心副主任、兒科部主治醫師

十七年前,我在臺大小兒科擔任第三年住院醫師時,臺灣遭受SARS 病毒攻擊,面對未知的新型致病菌,從中央到地方、到臨床的人們都非常混亂,大家惶恐不安。和平醫院、臺大急診接連被封閉,緊接著,院內感染、群聚感染的消息傳出,可想而知──裡面的人心裡的恐懼有多巨大。「感染管制」從那時開始慢慢被重視,本來就對感染症有興趣的我,決定走上「感染科」這條路。

當時,我比較喜歡做研究,研究題目都以「病毒」為主,也寫過「人類冠狀病毒(coronavirus NL63)」的主題。在兒科,「小兒感染」是一個不算小的科別,在幼小的孩子身上,最常見的就是發燒、咳嗽、流鼻水等各種感染症狀,我選擇這個次專科,開始相關訓練,但一點也沒想過有一天會承擔起一間醫院感染管制的幕僚工作。

二○○五年,我來到臺北慈濟醫院,跟隨前輩與感染管制護理師共事,並未全心投入;直至二○一六年,醫院評鑑、人事更迭,在趙院長的期待下,我前往臺大接受完整「感染管制專科醫師」的扎實訓練。深入了解才知道,「感管」處理的事情比想像中繁雜太多、太多了。除了政策規畫,還要溝通協調,讓前線願意落實;一旦前線不願意配合,我們就要永無止盡地溝通再溝通,並且前往稽核,確認是否如實執行;更遑論提出專業意見時,高層幕僚因為各種考量,導致「立意良善、但窒礙難行」,這時,就需要想辦法變通,找到平衡點。說到底,這就是一個責任大、權力小,當醫院安全時,完全不會被注意到的單位;但實際上,在大家看不到的時候,有一群人默默地、如常地耕耘,才有辦法讓醫院安全無虞。

二○二○年,COVID-19 蔓延全球,襲捲速度快到難以想像。任何一個地區大流行,速度多快、死亡率多高都無法事先預料,我們必須不停地蒐集資訊,了解狀況。所幸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集中領導下,臺灣得以超前部署,防範未然;但我想,最重要的除了指揮中心的政策正確外,還是經過SARS 的洗禮後,醫院與臺灣人民已經有了防疫觀念。在衛福部疾病管制署還沒說進醫院要戴口罩,還沒說進捷運站要全面戴口罩前,大多數民眾都已經自發性戴了口罩,加上政府對於醫院防疫物資的儲備及個人防護裝備(PPE)的監督,這些日常的備戰,加上民眾的自覺,我想就是成功防疫最重要的關鍵。這一場長期抗戰,剛開始的兩個月,疲憊難免,挫折感更甚。「醫院都沒有作為」、「防護裝備不夠」的質疑聲浪三不五時打擊團隊士氣,但我們依舊堅守崗位,不斷解釋,以安撫人心。

感恩一切得以平安落幕,我想,這一切必須歸功於大家的團結合作,也是因為團結,「戶外檢疫站」才得以在三天時間內順利蓋成。疫情來襲,要緊張但不能慌亂,雖然我們還有值得精進的地方,但一切只要回歸專業,不要過度恐慌,戒慎虔誠面對各種狀況,相信可以慢慢看見疫情出口,攜手走到終點。

身為小兒專科醫師,吳秉昇醫師投入感染管制領域,與臺北慈濟醫院全院同仁一起抗疫,期待疫情早日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