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利他 感恩心【人醫心傳第198期 - 社論】

文/林欣榮 花蓮慈濟醫院院長

六月十五日起,我的母校也開始有靜思閱讀書軒。許多人知道,我是來自臺南市將軍區漚汪這個小村落,座落在這兒的漚汪國小,建校已超過百年歷史,母校雖小卻人文薈萃,是培育人才的搖籃,在藝術、文學、教育、醫學、科學、企業等領域,人才輩出。

多年來,我一直有個念想,就是能為母校多做點可以發揮影響力的事。這次,很感恩靜思書軒蔡青兒營運長的協助,圓滿我這小小的心願,讓我可以把證嚴上人的法、靜思的好書送進校園,讓全校師長,以及我的小學弟、小學妹們,在生活中親近佛法,沉澱心靈的同時,更埋下善的種子。

清朗的六月天,蔚藍的天空夾著幾朵白雲,這樣燦爛的陽光已照過一百多屆的學子。我是一九六七年畢業、第二十二屆校友,離開母校已超過半世紀。我這「阿公級」的大學長,走進校園後,心情也回到無染的童年。而住在老家,年過九旬的父母親和社區親朋也一起參加這難得的揭牌典禮,這對我來說更是無比的福報。

非常感恩漚汪國小許德文校長帶領師生,以及靜思團隊,讓靜思閱讀書軒揭幕儀式很溫馨。牆上掛著「年年三好三願」祝福年少學子年年發好願做好事;我這個大學長誠摯祝福小學弟、小學妹們,從閱讀靜思叢書的點點滴滴中感染「慈悲利他」的價值觀,成為一個手心向下歡喜助人的菩薩天使。

在慈濟,我們常以靜思語「有願,就有力」相互鼓舞。六月初,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趨緩,疫情指揮中心逐漸放寬醫院防疫相關管制,入院不必再讀取健保卡,部分病房有條件開放訪客探視,我們的生活也漸漸恢復正常。

自二月以來,為了守住東臺灣的醫療堡壘,我們一邊強化醫院裡裡外外各項防疫措施,一邊推動茹素祈禱疫情可以趕快過去。這期間,同仁最不習慣的就是昔日全年無休、無處不在的醫療志工,在三月初不得不暫時停下服務;就連病人、家屬也常因定點志工不在,找不到專人指點「診間怎麼走?」、「病房怎麼去?」「洗手間在哪裡?」⋯⋯等迷津,而出現不安的神情。

儘管如此,當疫情延燒時,仍有北區志工以每梯次三十人分工輪值守護靜思精舍與慈濟醫院;十人在靜思精舍出坡、二十人化身防疫志工與東區志工參與醫院的門禁管理;就是為了讓同仁有喘息片刻。因此當志工人數自六月八日起逐漸增加時,我們也以無比感恩的心迎接醫療志工歸隊。

靜曦師姊指出,醫療志工會配合政策調整,逐步回到醫院崗位上,目前因尚有病房未放寬訪客探病,志工的服務也止於病房之外,主要功能是在門診動線提供引導與諮詢服務,幫助病人和家屬,也緩解同仁的忙碌,預計六月底之後,會逐漸增加志工人數。

院內有志工,同仁感受最深刻,只要張口說「師兄,⋯⋯」、「師姊,⋯⋯」服務立即到位,對於師兄師姊的付出,唯有感恩。大多數同仁都和我一樣,雖知道志工不是萬能,但是沒有志工時就有那麼萬事缺了點東風的感覺,三十多年來,志工一直是我們醫療人文的最佳軟體。

對慈濟醫療大家庭來說,六月是感恩的月。同仁都收到證嚴上人送的祝福「淨斯唐風新食器」,這是新一代的環保折疊餐具,是結合摺疊收納等功能的創新設計,如俄羅斯娃娃般將碗、碗蓋、杯子、杯蓋、筷子、筷架、菜盤七件一層又一層收納在一起。攜帶方便又可以耐攝氏二百五十度高溫,我們的目標是朝著零垃圾方向前進。另外,花蓮慈濟醫院還收到大愛感恩科技公司捐贈五百組「慈悲科技多功能守護眼鏡」。

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今年初再次獲得世界骨髓捐贈者協會(WMDA) 進階認證,原訂在荷蘭舉辦的年會中頒獎,但因新冠肺炎全球疫情尚未平息,六月三日,透過視訊授獎。由世界骨髓捐贈者協會主席傑夫席澤(Jeff Szer)、執行董事莉蒂亞弗肯(Lydia Foeken) 與經理瑪汀修伊特(Martine Schuit) 共同見證,主席傑夫席澤特別以臺灣中正紀念堂為背景,並以中文說「恭喜」祝賀我們通過國際進階認證的殊榮。

儘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花蓮慈院醫療品質仍不時傳出令人欣喜的故事,除了封面故事來自寮國的鼻竇癌、動靜脈畸形合併微血管畸形等兩位困難個案之診治成功,準備返鄉外,還有一位創傷性腦損傷青年的故事也很溫暖。

二十一歲的王先生,是一位跆拳道國手,即有可能在明年亞運奪牌的選手,卻因三月中旬的車禍陷入昏迷,雖用葉克膜救回生命,卻有一手一腳不會動,且有吞嚥、講話困難。之後,從北部來到花蓮慈院,透過中西醫團隊合療,運用內生性幹細胞療法逐漸修復神經功能,中醫針灸介入醒腦開竅,復健科團隊及護理專業照護⋯⋯一個月後,他的手可以動了,腳也可以抬起來,病人與醫療團隊都很歡喜,王先生更積極為自己的未來努力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