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兩難選擇留給家人,交給自己【人醫心傳第197期 - 你可以做決定】

文/張恒嘉 臺北慈濟醫院副院長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期,一位德國軍官奉命槍殺猶太人,如果不執行這個命令會受到處罰,但是執行命令去殺害一個無辜的人有違他的本性。因此德國軍官面對這個兩難的狀況,他的方法是轉告猶太人的母親,請母親在兩個兒子之中選擇一個讓他槍斃。這位德國軍官或許覺得因此可減輕他的罪惡感,但是他把這個兩難的困境丟給猶太人母親,真的是非常的不道德,因為母親不論選擇哪一個,都會造成一輩子的愧疚,這是那個時代的悲劇。

人生,常常有兩難的困境,又無法避免,這時候就需要有智慧的方式來處理。

換一個兩難的困境:法律規定醫生有急救的義務,但醫生知道這個生命末期的病人,急救其實是無效的醫療,徒增病人的痛苦。過去臺灣的醫院裡,醫生面對這種兩難困境,無法做出決定的當下,就很自然的告訴病人的兒女說:「請你(們)決定,父親(母親)要插管還是不要插管?要不要心臟按摩?現在情況緊急,再不救就死了,請趕快做決定!」所以有很多生命末期的病人,常常在往生前的那三十分鐘甚至數天前,是全身插了各種不同的管子,雙手被約束綁起來,全身腫脹不已,皮膚到處瘀青,躺在醫院急救後凌亂不堪的病床上,地板上還有散落的沾血的紗布,而不是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詳自然的離開。而家人可能一輩子心裡還在一直掙扎著,當初救到底,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面對兩難困境,需要智慧來圓滿

還好現在的醫療已經有了善終的選擇,臨床醫生,面對一個生命末期的病人,要事先告知病人病情,同時討論醫療抉擇,而不能只跟病人的兒子、女兒說:「請你決定,你的父親(母親)要插管還是不要插管?要不要心臟按摩?⋯⋯」因為要子女選擇其中任何一個決定都是痛苦的決定,最好是病人自己有智慧的預立醫療決定。

一個人的善終,很難從天上掉下來,要靠自己預先做好安排與準備,那就是 -- 預約善終,預立醫療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