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續髓緣 兩次救人【人醫心傳第197期 - 髓緣】

文/劉蓁蓁

救人一命無損己身,在二次捐贈者的身上獲得印證。一位捐贈者,一生只能捐贈周邊血幹細胞一次,骨髓幹細胞兩次;每位捐贈者一生最多只能捐贈三次。配對成功一次的機率已經非常低,更何況是配對成功了第二次!

吳金鋒、王木通兩位捐者,過去透過腸骨捐贈骨髓幹細胞,在配對機率極低的條件下,再度被配對上不同患者,以周邊血幹細胞再次救人。

吳金鋒說:「一個小動作,可以救一條命,沒什麼好猶豫的!」王木通,當年因為怕針怕血而選擇全身麻醉的方式捐贈骨髓幹細胞,十年後又接獲配對通知,這次戰勝施針見血的恐懼,鼓足勇氣完成造血幹細胞捐贈。

十八年前的捐贈組合再次合力執行救人的任務。左為慈濟志工黃瑞蓮,右為捐贈者吳金鋒。圖為二○一九年底回診複檢。

<捐者一>
捐髓十八載 吳金鋒再次救人

驗血日期:2001年5月20日
第一次捐贈日期:2002年7月花蓮慈濟醫院
第二次捐贈日期:2020年1月花蓮慈濟醫院

四十六歲的吳金鋒,在北臺灣從事電子百貨業務,二○二○年一月特別放下繁忙的工作前來花蓮慈濟醫院捐贈造血幹細胞,這是他第二次來到同樣的地方執行救人的任務,只是這次救人的方式,從骨髓捐贈改成周邊血幹細胞捐贈。

吳金鋒第一次捐髓在十八年前,二○○二年的七月,當時他以腸骨捐贈骨髓幹細胞,成功搶救才十五歲,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患者,對方順利地恢復健康,雙方並於二○一三年參加相見歡(不公開場)。吳金鋒看到對方一切安好,對於自己的骨髓幹細胞,能夠成功搶救一個生命與一個家庭幸福,他深刻體驗到生命的奇蹟與重生的感動。

回想建檔是十九年前的事(二○○一年),當時因為同事高愛珠是慈濟志工,在她的邀約下,吳金鋒參加了建檔活動,沒想到不到半年的時間,即接到配對成功的通知,他心想,聽說骨髓配對是十萬到百萬分之一的機率,這麼快的時間就讓他「中獎」,對方必定是已經等他好久了,才會在他的免疫基因建檔一入資料庫後,馬上就配對成功,所以一接到電話也就慨然答應捐贈。

當時金鋒是由臺北的關懷小組志工黃瑞蓮陪同前來,父母不知道此事。他說不讓父母知道是因為怕他們會擔心,「之前有跟他們提過,他們的反應是能不捐最好,所以就沒有再繼續跟他們講了。」不過,就算父母反對,他還是來捐了,理由很簡單,「就是要救人嘛!」

除了父母反對,朋友之中也有一些聲音,他們誤以為抽髓是要從脊椎處抽,將會對身體造成傷害,所以均抱持不贊成的態度;不過,金鋒的兄弟姊妹對於捐髓倒是很贊成,加上同事高愛珠給予很多的鼓勵,所以他也就覺得沒什麼好害怕的了。

「怎麼那麼快就結束了!」吳金鋒當時完成骨髓幹細胞捐贈手術,麻醉藥退去後,他睜開眼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驚訝,怎麼睡一覺醒來,就已經完成救人的任務了;只是在他覺得「好快」之際,卻令他凍得直打哆嗦,體溫尚未恢復的他,不禁問陪伴在身邊的關懷小組志工:「怎麼會這麼冷?」他說這個「冷」的感覺應該是所有捐髓者到恢復室共同擁有的經驗。

幸運之神再度來敲門

時間像一條河流不斷流去,歲月悠悠一晃眼便過去了十八年,距離二○一三年與受贈者相見歡五年後,沒想到又再一次接獲配對通知,配對上的是不同的病患,知道救人的任務又來了,吳金鋒想都沒想立刻表達同意,他說只要能救人,沒什麼好猶豫的,也要祝福受髓者早日康復。「反正痛一下而已就可以救一個人,沒什麼啦!」

十八年前,吳金鋒捐贈骨髓幹細胞,二○二○年,則是捐贈周邊血幹細胞,面對大多數人都害怕的進手術房抽骨髓,他的回應是:「睡一覺醒來就救活一個人,這種感覺是很高興。」

同樣的捐贈組合,十八年後再次合力執行救人的任務;同是當年負責陪髓的志工黃瑞蓮師姊感恩金鋒的善解與完全的配合,「他是救不同的病人,又隔這麼久,他的意志又這麼堅定,完全沒有考慮,接到電話後就說『OK啊,只要救人,愈快愈好喔。』,真的很讓人感動。」

「我們家自己也有(親人)得癌症,病苦那種感覺就是自己很清楚,生病的人苦,陪伴的人也苦。」吳金鋒灑脫地祝福受贈者早早康復,離苦得樂。


<捐者二>
王木通克服針血恐懼
隔十一年再救人

驗血建檔 2001年10月7日
第一次捐贈 2009年7月(骨髓幹細胞)花蓮慈濟醫院
第二次捐贈 2020年2月(周邊血幹細胞)大林慈濟醫院

三十九歲的王木通是在十八歲那年(二○○一年)建檔,「因為家人對於上人和慈濟的理念都非常贊同,所以非常鼓勵我和姊姊去這個活動。」二○○九年,二十八歲的王木通早已忘了自己曾經建檔的事,回家後,媽媽告訴他「你中獎了!」當時他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骨髓配對成功了,感到有點不真實、不可思議。

「雖然有點緊張,也還不很了解骨髓捐贈的過程,但媽媽告訴我:『上人絕不會為了救一個病人,而去傷害一個健康的人。』就是這句話,讓我立刻下定決心捐贈。」

當時王木通興奮不已,想著終於有付出機會,家人也是百分之一百的鼓勵捐贈,所以在大家的祝福下踏上了骨髓捐贈的旅途。但是,問題來了,王木通超級怕見到血,更怕打針,該怎麼克服心裡的恐懼呢?

「從血樣複檢、身體檢查到捐贈階段,雖然,我對自己說要堅定捐贈的心念,但是因為我自己怕見到血,整個等待過程中常會覺得緊張想退縮,可是念頭一轉,又會想到如果我半途反悔不捐贈,那病人怎麼辦?會不會因此失去生命?」

木通答應捐贈後,種種想法念頭在腦海中湧出,最後他終於提起勇氣,做出了一個可以安慰自己不必見到血又可以如期捐贈的決定,就是將周邊血捐贈改為需要全身麻醉的骨髓捐贈,心理想著「這樣就不會看到血啦!一覺醒來就都弄好了!」

在接到通知到捐贈的五個月中,木通並沒有特別緊張,雖然外公外婆和一些長輩的觀念,都誤以為是抽「龍骨水」擔心不已,但他的心中知道他所做的事情是正確的,所以絲毫沒有改變心意,「這段時間我有多運動,吃得比較營養,希望讓對方和自己都恢復得更好。」這段期間,木通一直打著「睡一覺醒來就救一個人」的如意算盤,但是沒想到進手術室之前,還得先抽自備血,這著實又讓他緊張了好一陣子。

「還好不能戴眼鏡!」

深度近視的他,暗暗慶幸卸下了眼鏡就看不清楚眼前的抽血準備。像這樣一邊想逃避一邊又要勇敢救人的矛盾,一直在木通心裡起起伏伏,反覆掙扎,所幸他堅持到最後,雖然害怕卻沒有退轉,還不忘感恩醫護人員高超的技術。

「進手術室後,護理師幫我手上插一根點滴管,技術好到幾乎沒疼痛感,然後我就睡著了。」

木通睡著後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醒來後,立刻就有護理師照顧,通知醫師,並推到病房等待八小時讓傷口恢復,還有一群口中的師姑和師伯(劉素琴、陳水津、梁素丹,以及花蓮當地的志工們)都急著關心他的身體狀況。

「他們還準備了大補湯給我喝,擔心我手術後身體虛弱。這期間除了要平躺不能動以及術後有點累之外,並沒有什麼很不舒服的感覺。」

第一次捐贈的地點是花蓮慈濟醫院,木通很開心,因為一方面是可以去靜思精舍參訪之外,另一方面則是有機會可以見到上人,得到上人的祝福。「第二天很幸運,也非常開心,因為我見到了上人和常住師父們,直到現在,經過了這麼多年,想起當時的情景還是非常的感動和感激,我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因為沒有上人、慈濟的推動,以及骨髓中心、慈濟醫院的醫師和護理人員,還有一群師姑師伯默默地付出,怎麼可能完成這項任務呢!」

「我只是提供一些『力量』而已,反而是因為大家的幫助,才得以讓我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感恩上人和慈濟的各位同仁,我真的很開心。」

事隔十一年,王木通再度接獲配對通知,這次只能以周邊血幹細胞捐贈,需要抽血跟施打白血球生長激素,這對怕見血怕打針的木通來說是一個考驗,陪伴他的慈濟志工王寶珠知道他的不安,也看到他克服恐懼勇往直前的勇氣,相當敬佩。

「此次參與陪髓,讓我覺得震撼與感動;知道捐者是位極害怕看到血液及打針的年輕人,但因緣確是如此奇妙,竟然有機會第二次配對成功。」王寶珠說雖然木通很害怕,但在媽媽的鼓勵下,他還是勇敢的再次捐贈,「周邊血捐贈的方式,不但眼睜睜看得到插針,還看到血液透過機器在管子裡流動。」捐者的緊張及焦慮可想而知,志工接力溫馨陪伴鼓勵,醫護人員也在一旁專業用心努力著;這些過程,看在一旁陪伴的寶珠來說,內心著實感到非常感佩。「大家如此無私無求各司其職的付出,心心念念只為了延續另一個待援的生命;這不就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最佳寫照。」

木通個性容易緊張,缺乏安全感,遇到事情總會多方考量,他自認為不夠努力,但上天給了他一個幫助人的機會,透過捐髓救人,也給了他一改緊張不安的缺點與勇敢前進的動力和契機。他也感謝兩次的捐贈都有志工們全程陪伴,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安心依靠,也祝福受贈者可以早日恢復健康,希將來可以做很多好事,幫助更多的人。

王木通在捐贈後十一年又再度接到配對通知,怕打針見血的他為救人,忍著恐懼完成捐贈周邊血幹細胞。圖/王寶珠提供

造血幹細胞捐贈,一生能捐幾次?

非親屬之間的造血幹細胞捐贈,每位捐者一生最多能夠捐贈三次,周邊血幹細胞只能一次,骨髓幹細胞則可兩次。

若第二次捐贈的對象不同於第一次受贈者,是捐給不同的病人,則需間隔一年以上。若前兩次是捐給同一位病人,第三次捐贈才是給不同的病人,則第三次捐贈需於第二次捐贈過後至少三年以後。再次捐贈的條件,必須是受贈者移植後有立即、急迫性之需要,方得由其主治醫師以書面向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資料庫暨行政組提出申請。若為研究或其他非治療性之用途,則不予受理。

捐贈者健康情形需符合可捐贈原則:捐贈者之身體健康情形必須再次被評估,以確認再次捐贈無損捐贈者健康,確保捐贈者權益。

*親屬之間的造血幹細胞捐贈,則沒有次數與捐贈方式的限制。
資料來源: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