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喜捨傳家寶 蔡瓊明、潘枝美 臺中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97期 - 志工身影】

文/謝明錦

臺中慈濟醫院社會服務室主任林怡嘉翻查資料,確認蔡瓊明師兄投入醫療志工的服務資歷,手邊忙著,邊唏噓的說,「原本規畫今年(二○二○)二月五日志工感恩餐會,邀請瓊明師伯在國際會議廳分享他當醫療志工的喜悅,讓大家見證他了不起的投入,更讓院長有機會當面感恩他!」只是很可惜,因新冠肺炎停辦了感恩餐會,這應該是最大的遺憾吧⋯⋯

伴隨臺中慈院成長
帶病投入不停歇

蔡瓊明於一九九一年加入慈濟,只要有活動就盡心參與,而第一次承擔醫療志工任務,是一九九五年七月一日在花蓮慈濟醫院。他的太太潘枝美則是隔一年,一九九六年七月一日,第一次在花蓮慈院開始當醫療志工。而於臺中潭子蓋起了慈濟醫院後,他們當然更是義不容辭地承擔;夫妻倆從一九九七年一月七日臺中慈院展開健康諮詢的前一天,就攜手與臺中慈院結下深刻緣分。

蔡瓊明師兄承受病苦的十二年後,在今年(二○二○)二月十五日安詳辭世,投入慈濟近三十年,回顧他的身影,極少病人樣貌,總是精神奕奕地穿著制服做慈濟、說慈濟。

因緣以各種讓人想不到的情節串演著人生,蔡瓊明師兄打從臺中慈院啟業在各角落穿梭,其實那時他脖子有個不會痛的腫塊,忙著做慈濟的他自然沒多理會就擱著,直到二○○八年,有一天覺得腫塊變大了,才給當時的外科主任吳永康檢查,竟然是惡性甲狀腺癌,直接開刀處理。受限當時臺中慈院還沒有放射碘治療,蔡師兄只能在其他醫院接受放療。核子醫學科主任陳慶元表示,瓊明師兄做完治療後,沒有因為生病就躲在家裡不出門,而是如常參與社區與醫院不同勤務。陳慶元見證,十幾年來在醫院裡天天看到他當志工,看得很「習慣」。但為他主刀的吳永康卻先告別了塵世。

林怡嘉說:「師伯有他的風格與堅持,但也是最配合的領隊、副領隊,雖然瘦瘦小小,但一直都是炯炯有神也精力十足⋯⋯只要我們有需要,他都是一口答應,是很棒的醫療志工典範。」典範還包括同修潘枝美師姊,倆人總是一起來投入,不管在社區、在書軒、在醫院,同心在菩薩道上並肩向前。

二○一四年,蔡瓊明師兄於臺中慈院擔任梯次醫療志工。攝影/盧有福

感恩菩薩道侶 豁達正向樂付出

潘枝美師姊是在師兄罹癌後兩年,也就是二○一○年發現罹患乳癌,跟先生一樣,師姊不懼病魔,治療後除了持續參與志工,另外去租了幾畦地,開始了她種菜接近土地的轉念模式。

潘枝美表示,種植並不簡單,她一路摸索,找出門道,用有機無毒的方式去種菜,種植的菜類別愈來愈多,然後除了自用,還拿來送法親,最後還想到賣些菜,把餘錢捐出來共植福田。醫院許多同仁都很習慣找師姊買菜,他們都說品質好又便宜。跟著枝美師姊到她的租地,發現要避免蟲害污染,她做了網室。網室裡曾經養鳥吃蟲,維持著簡單的生態循環,難怪獲得眾人肯定。

簡守信院長也記掛著這對付出的菩薩道侶,二○一八年四月六日法親關懷時特別去探望。簡院長與蔡瓊明師兄輕輕握手的親切溫暖,感動了在場的師兄師姊。簡院長再觸診師兄脖子,叮嚀照顧的後續。枝美師姊感恩院長百忙來探望,還說雖已滿頭白髮,但(如上人所說五十歲寄放於「壽量寶藏」)才「二十四歲」,還能再付出!簡院長感受他們豁達的人生觀與旺盛的正能量,也較為放心。

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臺中大里二區慈濟志工及會眾把握機會到臺中慈濟志業園區鋪連鎖磚,右為蔡瓊明師兄。攝影/鄧和男

蔡瓊明師兄即使身體有病,做志工絕不缺席。圖為二○一一年九月於臺中市大里環保站,專注地製作福慧紅包。攝影/王秀吟

傳承慈濟精神 身體能用盡量用

夫妻倆多元化的志工身分,容易讓人誤會一天就那二十四小時,哪來那麼多時間做事,以為就是「四處沾一沾」而已,但從社服室數據看出來,他們夫妻倆不是玩假的。瓊明師兄於臺中慈院醫療志工服務時數達七千七百五十四小時,枝美師姊也有四千零八十小時!林怡嘉表示,醫院於二○一七年頒發瓊明師兄服務五千小時以上的志工感恩禮,就知道他們的投入程度了。蔡瓊明師兄曾經讚歎臺中大里二區的慈濟志工團隊很整齊,其實他自己早就按部就班培養後進,將負責醫療幹事的精神傳承給志工夥伴們。邱進坤師兄回憶,有次在臺中慈院當志工,分發到病歷室送病歷,走到兩腳發麻,瓊明師兄鼓勵他還年輕要多鍛鍊身體,邱進坤從瓊明師兄身上學到如何教導照顧新人,適才適用。

傳承一個職位,蔡瓊明就轉去需要補位的地方。陳慶元想起他們的對話 --
「陳醫師啊,我還有多久?」
「師伯,您還想要用多久,就盡量用吧!用到不能用再說。」

林怡嘉回憶,師兄生病後還沒轉移時,最少都還是來做一日志工,後來病情轉移後體力變得較差,就轉成做書軒志工!陳慶元回想,大約二○一六年瓊明師兄覺得脖子又怪怪的,一檢查,腫瘤指數上升,腫瘤復發!而且已經不是原來長得比較慢的那個,不只速度較快,侵犯率也比較大,手術完還要電療。陳慶元說:「電療非常不舒服,會傷害口腔唾液腺,會很渴,也吃不下,師兄因此變得很瘦,但瓊明師兄還是覺得,人已經這樣,時間很少了,更不想中斷志工,在時日有限時更要加倍勤耕福田。」他指著瓊明師兄的核醫科檢查影像:「看,身體有很多地方都一顆一顆的黑點,就是葡萄糖代謝吸收很高,是癌症病灶轉移的地方。證明癌細胞全身移轉!但他還在做志工!」

蔡師兄身體變差而被醫師要求住院時,法親與同仁來探望,他常說的就是要快出院繼續付出,要不就是讚美鼓勵法親,叮囑跟緊上人,一開口就是好話布施給眾人。二○一九年底,社服室林怡嘉主任跟社工師吳宛育去病房探望蔡瓊明師兄,林怡嘉描述:「握著師伯的手,談到啟業時的點滴,師伯就變得很有精神,也很歡喜。」林怡嘉很感恩師伯願意當大捨菩薩但又不會罣礙,即使因為體重過輕的原因無法捐到花蓮,他也很自在的說轉給其他醫院也沒有關係。更惦記著過春節要到社服室,還說要包紅包給大家。

潘枝美師姊罹癌後,以種菜來轉念,也分享給法親或捐出賣菜錢植福田。攝影/馬順德

因為體能的關係,蔡瓊明師兄與潘枝美師姊近年的志工場域從醫院轉至書軒,被暱稱為臺中慈院靜思書軒的土地公、土地婆。圖擷取自大愛臺影像

很會吵著出院的師伯
很會貼心慰留的醫護

因為病灶轉移,蔡瓊明師兄轉由肝膽腸胃科主任廖光福照顧,倆人成了一搭一唱的夥伴。廖光福笑說,「瓊明師兄很會『吵』,吵著要出院當志工。我就答:『好啊,醫生護理師認真照顧,就是要你快出院啊。』」枝美師姊稱讚,廖主任讓師兄看到醫師、護理師在旁邊,心情就好到不想出院了。最近一次住院,剛好是春節期間,廖主任讓師兄除夕請假回家,短暫團圓,年初五家人就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本以為師兄撐不去了,沒想到還是能出院回家。元宵節前一天,廖光福、陳慶元知道社區慈濟人要去探望,特別由人文組協同探視。這時師兄已經都坐輪椅,卻依然熱情切切地招呼大家,一群人熱熱鬧鬧,充滿歡喜。枝美師姊說,只要在生活圈看到慈濟人,師兄就會精神飽滿,他很愛慈濟,很愛上人。

身行風範度全家 精進行菩薩道

又一週,過完西洋情人節次日清晨,瓊明師兄告別有情人間,而且捐出大體,眾人雖然知道這是生死定數,卻也在三月一日追思會上,想起他的風采而熱淚盈眶。防疫聲中人人戴著口罩、做好手部消毒,一起來緬懷「話不多、卻做很多慈濟事」的蔡瓊明師兄。他走入慈濟三十年,與潘師姊從訪視、關懷做起,到醫療、環保志工,甚至真善美志工也有所著墨,涉獵得既廣又深,更結下許多善緣。

廖光福主任是蔡師兄生病過程中最後一位主治醫師,回憶起瓊明師兄總是在門診問:「我還能做志工嗎?」讓廖主任深深感動:「感謝他對醫院的付出,到最後一刻還是想著當志工。」蔡師兄的兒子蔡清志原在大陸工作,因疫情而留在臺灣,他見證父親成為慈濟人的前後轉變,感謝醫療團隊及師兄師姊的助念、陪伴膚慰讓爸爸輕安自在安詳跟著菩薩腳步,走完人生路。「我要驕傲地說,爸爸是慈濟人,我也會追隨爸爸的腳步做慈濟人,我會照顧好媽媽及家人,祝福爸爸乘願再來當菩薩。」

蔡師兄夫妻被暱稱是慈院靜思書軒的土地公、土地婆,現在缺了一人,但潘枝美師姊仍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因為嫁了個勤儉、顧家、體貼的好丈夫。兩人中年一起走入慈濟, 同修、同道、同心、讓家更圓融圓滿。師姊說,師兄把上人的慈濟傳家寶「大愛無悔、大悲無怨、大喜無憂、大捨無求」, 拿來當蔡家傳家寶,子女也欣然接受,師姊歡喜全家都會精進在菩薩道上。

二○一八年四月,簡守信院長至霧峰法親關懷,特地探視蔡瓊明師兄與潘枝美師姊。攝影/曾秀英

最近一次住院正逢過年期間,蔡瓊明師兄回家過年,陳慶元醫師與廖光福醫師在元宵節前一天前往探視,蔡師兄精神飽滿相迎,所有人留下珍貴合影。攝影/馬順德

參考資料:
「大愛行 志工早會」網站2019.10.24 文稿(文/福意、記錄/吳碧華)
慈濟官網「全球新聞」2020.03.01 蔡瓊明做慈濟 如願到最後一口氣(文/吳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