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力恆持 喜心了苦 吳春憙 北區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96期 - 志工身影】

文/洪靜茹

吳春憙,家住新北市蘆洲區,每三個月隨隊來花蓮慈濟醫院服務,已經二十八年,臺北慈濟醫院啟業後,她又多了一個服務定點。做慈濟,樂此不疲;明明自己身世坎坷,病苦纏身,自救都來不及,怎麼還會花時間做志工?「最初聽到上人說人生有五苦,正是我的寫照。」吳春憙發願布施、行善,恆持願力,度過一次又一次的生命難關,也從付出中感受生命助人的價值,啟發自己的慧命成長……

志工吳春憙(中)邊為探病家屬套上防護衣,邊叮嚀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攝影/謝自富

每一次的服務都視為珍貴的託付

內科加護病房入口,十點半會客時間,吳春憙向探病眾人問好:「我們是這梯次的志工,齊來獻上祝福與感恩……」就見她俐落而溫柔的為行動不便的長者著裝,再協助推輪椅進到指定床位探視。在醫院的每一次服務,她總是以病人及家屬的心情出發,每一次互動都視為對方珍貴的託付。而多年的醫療志工經驗,也累積出她圓融事理的人際互動能力。

「在新店(臺北慈院)服務時,遇到一個個案,醫師告訴女兒,她的爸爸可能即將往生,時間不久了。中午的祈禱時間我便邀她前往,但她不肯,說她很生氣,原來是哥哥照顧時,讓爸爸在無意識間把鼻胃管拔掉,『拔掉要重插!我很氣他沒有把人顧好。』」問得爸爸習慣聽臺語,有八個孩子,春憙師姊便跟這個女兒說:「哥哥白天要上班,晚上又要來顧爸爸,如果哥哥知道要重插,他絕對會很小心。爸爸一定也知道兒子孝順,希望妳不要再跟哥哥生氣了。而且爸爸很有福氣,將你們八個孩子都教得很好,我覺得爸爸一定很欣慰……」話說完,本來臉靠在左邊吸氧氣的爸爸,突然之間轉過來,一直點頭。春憙師姊便帶著他們全家一起祈禱爸爸身體健康。離開病房,從美國回來的二姊對她說:「師姊,非常感恩妳,我妹妹已經氣兩天都不跟哥哥講話了,妳幫我們解開了兄妹間的心結。」

「這一路以來,我總是心懷感恩,對的事情要及時做,感恩的話要及時說。」春憙這麼說。

而在不同定點當志工,她都樂於承擔,也不斷與人結好緣。「這次在血液透析室服務,病人洗腎洗好了,我們正忙著換床單,有個空檔,一位病人就叫我看她如何用杯子的瓷杯蓋刮痧。她說躺在那裡洗腎,有的是時間,就自己動手,從頭、雙手、到腳一邊刮,等洗完腎,她精神也很好。要回家前還跑來跟我分享她的護腎養生方法,我也學到很多。」

「有一次駐點在泌尿外科病房,幾個病友反映術後起身傷口會痛。我之前因為子宮頸癌手術,肚子有十幾公分長的傷口,還吊著點滴,知道復健期要練習找方法減輕疼痛而且多動,才會恢復得快,所以就一床一床教他們如何使力用腳撐移身體,再利用電動床搖高的方式慢慢下床,他們學到技巧就很開心。」結果春憙師姊一週的服務時間結束後,病友們還列隊歡送她!身為養病經驗豐富的「學姊」,她總不藏私的分享朝康復邁進的點滴心法。這樣的膚慰與心意,來自她曲折的人生,以及隨之習得珍惜生命與緣分的體悟。

身經兩個癌症後更惜福付出。吳春憙在蘆洲靜思書軒當書軒志工,永遠都是笑臉迎人服務大眾。攝影/高國光

二○一三年三月與蘆洲區夥伴至花蓮靜思堂參與骨髓幹細胞中心志工研習課程。圖/吳春憙提供

嘗遍人間苦
發心回饋感受願力無窮

吳春憙來自彰化鄉下,從事中藥材業務的吳爸爸,在山上運貨時跌倒竟一病不起,三十多歲就病逝。而媽媽在丈夫生病時選擇離開,從此再無聯繫。她永遠難忘爸爸斷氣時眼睛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的模樣。「二伯母對爸爸承諾,我會將你的三個孩子當作親生的看待,你安心。說完手一撫,爸爸的眼睛才閉上。」那年春憙六歲,還有兩個分別四歲、出生三個月的弟弟。阿嬤一個人要怎麼養三個「幼囝仔」,於心不忍的二伯母將這一家四口接到臺北蘆洲同住照顧。

小小年紀的吳春憙自此姊代母職,揹著弟弟做家事,煮飯、洗衣、打掃、砍柴、挑水樣樣來。「本來阿嬤不讓我讀書的,有一次我們要搭火車回彰化,阿嬤問我那輛火車要開去哪裡,我說:『阿嬤,妳又沒有讓我讀書,我哪知道它要開去哪裡?』阿嬤想了一下說:『可是沒有錢,妳會做家事就好。』」因為大伯跟爸爸在前後時間去世,大伯母一個人要養五個小孩,便向家扶中心申請補助,但阿嬤不想辦,覺得會被人取笑,春憙對阿嬤說:「沒關係,我現在接受人家的幫忙,等我長大後,換我幫人家。」阿嬤才同意申請補助,讓她上小學。課餘時間,春憙在二伯母工作的拖鞋工廠裡幫忙挑菜、煮飯。直到她十三歲國小畢業時,二伯母操勞過度造成嚴重胃出血、無法工作,阿嬤只好帶著他們回彰化老家,吳春憙自此扛起整個家族的生計,到紡織廠當女工賺錢養家。一年後,吳春憙隻身來到位於板橋、供食宿的橡膠公司當起作業員。窮人家的孩子早早自力掙活,日子再難總有辦法。

十七歲,突如其來的莫名腳疾讓她再嘗人間苦。起初只是起水泡,水泡破了引發感染,看病服藥一直沒有起色,腫到不能走路,將近兩年的時間反覆復發,苦不堪言。主管體恤春憙勤奮又常主動承攬工作,讓她不時請假養病,「那時候一心想著沒有人顧機器了,只能一直對自己的腳喊話要趕快好起來,不然我對不起老闆和領班。」心煩之際,偶經廟宇,她向神明祈願,若能康復,一將量力而為布施,二願加入助人義工行列。奇蹟出現,雙腳怪病不藥而癒,難以置信下,心想自己何德何能,趕緊還願,翻查報紙見正在募款的「飢餓三十」和一家正在籌建兒童病房的機構,劃撥捐款過去。

「阿嬤要我把賺的錢全部留著,但是我不知道怎麼那麼會想,把薪水分成三等分,一份給伯母,一份布施,一份自己生活。」春憙說,「也許因為都是很辛苦的過生活,所以不會計較、比較,很簡樸的過生活,就是快樂的人生。」六歲時為了上小學識字發了回饋社會的願,十七歲因病痊癒,先還了布施的願,「一路來,我覺得願力要恆持,在每一個點,推動我一定要去履行,所以堅持著一直走過來。」

二○一六年吳春憙在蘆洲靜思堂分享慈善訪視關懷心法,傳遞從事志工服務的信念。攝影/張順生

腳癒還願 穿上藍天白雲助人

觀念傳統的阿嬤覺得女人就是要早早嫁人,從春憙十六歲就開始要她相親,直到二十二歲,覺得阿嬤年事漸高,不想讓老人家再操心,便依媒妁之言結婚。而一直放在心底的第二個願,直到她二十八歲時才有實現的機緣。「曾聽弟弟說起花蓮要蓋一家醫院,要他去打聽,結果沒有下文。一九九○年,有人拿上人開示的錄音帶給我聽,因此認識慈濟,才有機會實現當義工助人的願。」

「上人在錄音帶講到的人生五種苦,我都遇到。病苦,我十七歲遇到;無常,六歲時爸爸就病逝了;生活、經濟三餐不繼,求不得苦。爸爸走了,媽媽又離棄我們,精神上也苦。」聆聽上人開示讓她的心有了依歸,明白這些磨難逃不掉也躲不了,能左右的只有面對時的心態,確信以六度萬行修菩薩道,是自己的人生功課。

一九九二年,三十歲,吳春憙開始在蘆洲社區進行訪視關懷,也展開定期搭火車來花蓮慈院服務的歲月。

她接下的第一位訪視個案是一位近九十歲的阿嬤。阿嬤雙眼失明、雙腳無法走路,長期臥床在獨居的小套房內,異味與髒亂令人驚心。「阿嬤,妳與其口出惡言,倒不如念一句阿彌陀佛。」阿嬤看不到、防備心重,聽到腳步聲就開始罵人,吳春憙總耐心勸說這樣對她沒有幫助,只會讓大家遠離。

「每次從我二樓住家提著熱水下來,開車載過去,再把熱水提到她住的三樓,幫她洗澡洗頭、煮食、買飯、整理環境,再把她換下的髒衣服帶回家清洗。」每次去,阿嬤總是先問「那個水壺在嗎?」吳春憙說在,再去忙其他事,沒有多想。後來四樓的住戶發現了,要吳春憙不要再這麼跑來跑去,以後由她弄東西送下來給阿嬤吃。同樓層的鄰居也跟進,幫忙洗晾阿嬤的衣服,還教她使用公共區熱水的開關。周遭厝邊主動參與分擔,讓吳春憙直呼「多好!」阿嬤也逐漸放下心防,與眾人互動。

兩年後阿嬤病重,接受安排住到安養院,直至往生。經由另一位幫忙整理遺物的師姊轉述,吳春憙才知原來每次必問的那只「水壺」裡面,藏了三十幾萬!阿嬤留下「一半做慈善,一半做我身後事」的遺言,水壺裡的錢一捲一捲,用橡皮筋纏緊,看得出來積了很久。原來在服務中,她也協同守護了阿嬤在乎的身家。

穿梭病房 罹癌志工自渡渡人

穿上醫院志工背心的吳春憙,也常適時化解家屬與病人之間的心結或壓力。急診留觀區,她受託幫忙餵食一位中風的阿嬤。趕來的兒子已照顧媽媽十幾年了,不住叨念下午兩點還要帶去看心臟科門診,來回接送很麻煩,阿嬤也轉頭罵兒子什麼都做不好。吳春憙對阿嬤的兒子說看到他為人子盡孝的辛苦,「但要是沒有治療好,媽媽很快就又不舒服,又要來,那你才真的很麻煩。不如聽這邊醫師安排,看完診後再帶媽媽回家。」接著婉言勸阿嬤不要對盡心盡力照顧的兒子說不好聽的話。終於冷靜下來的兒子允諾下午會按時帶母親去看診。事後護理師來道謝,說那兒子之前好幾次把媽媽留在留觀區,造成作業上的煩惱。「協助護理師是我們的本分事,心理的部分,我們志工來協調。」穿梭在病房,彎下腰聆聽病人心聲、家屬難處,居中溝通協調,因為生病的苦,她再清楚不過。

吳春憙有缺鐵性貧血,身上的甲狀腺良性結節七年來定期追蹤,二○○四年時,卻出現持續性消瘦,心想或許是照料生病公公的壓力所致而不以為意,後來做穿刺檢查發現結節竟惡化為腫瘤。這年她四十二歲,「開完刀,醫生確定是癌末,轉移淋巴了,說我只剩下三個月生命。」春憙的第一個反應是不想讓先生擔心,與醫護商量暫緩告知詳情。她奇蹟似的活了下來,「既然緣還未盡,走不了,就繼續守本分活下去。」二○一○年再發現子宮頸癌,她依然沒有害怕。手術過程中大量失血,「身上三分之二的血都是別人捐的,把我從鬼門關救回來。」十年間接連受兩個癌症侵襲,治療期間受的痛楚、各種副作用的惱人,一一親身親歷。

有些人為她做那麼多好事卻罹癌而抱不平。但吳春憙總認為幼時有阿嬤和二伯母的愛拉拔她長大,一九九二年住家失火全毀被迫舉債度日也走過來了,而領過重大傷病卡的她,此後有更多與疾病共處的切身經驗談,誠如上人曾給她的勉勵:「妳經過這麼多的苦,將來有很多方法,可以渡到很多的人,因為妳有親身經歷過,讓他們(病人)都能夠受益。」

其實吳春憙的志工足跡,不僅在慈善訪視與醫療而已,她盡可能把握付出的機緣,所以她也是骨髓捐贈關懷小組的一員,也到精舍導覽,到靜思書軒當志工……春憙笑稱癌細胞可能覺得跟著她東奔西跑做志工太累了,紛紛走避,這幾年體力和精神都還行,歡喜渡己渡人。她很知足,每晚就寢都會對身體謝恩:「感謝雙手能做,感謝雙腳能走、五臟六腑正常運作。願能夠做到最後一口氣,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最後能萬緣具足大體捐贈。」

二○一七年四月參與靜思精舍朝山巡禮後參訪協力工廠,養病經驗豐富的吳春憙分享使用五穀粉的心得及薰法香對身心靈的改變。攝影/李士彬

傳承醫療志工的專業心法

要到醫院當醫療志工,必需經過課程訓練,具備一定的專業性,春憙說:「病人或家屬會問一些問題,如果沒有上過課,人家問你亂講的話,只是徒增困擾。通常病房志工為兩人一組,由資深的帶資淺的,傳承經驗。」早期曾發生過病家看到志工來關懷,就喊:「你出去唷,不然我東西要丟你唷!」把志工嚇到。也曾有資淺志工是要問候,但不夠了解生病者的心態,造成不好的感受,「原來之前的志工對住院中的伯伯說『你要放下』,伯伯聽了很生氣,他說:『你叫我放下,我生病多辛苦你是知道什麼?』他就不能接受。而這也是我們在當志工時要注意拿捏的。」

在神經內外科病房,有不少中風病人常在術後說:「痛啊!不要動!」春憙師姊會提醒他們:「你們現在是黃金期,如果現在不動,將來要動絕對動不了,所以現在要忍耐那個痛去做運動。」有一位四十歲的男性住院病人,看到春憙師姊就開始哭,旁邊有人說:「男孩子不能哭。」春憙師姊請旁邊的人不要這樣說,一邊遞面紙給他,他哭完以後開始講起覺得自己不孝,還要讓七十多歲的爸爸操心煩惱。春憙師姊了解他哭的原因後,對他說:「如果你覺得自己不孝,你就要堅強起來,趕快做復健,恢復得很好、恢復得很快,那就是回報父母恩。因為你這個階段真的很痛,如果你沒去克服這個痛,你就沒辦法恢復、沒辦法走路。」春憙師姊分享:「我們要用正向的去鼓勵他,而不是說出類似『醫生說叫你動你就要動,不動你哪有辦法,你就繼續在那裡躺好了』這樣的話。結果這位男士恢復得很好,沒幾天就從躺床恢復到可以拿一根拐杖走路!

到醫院當志工,還能學到醫學常識與處置,春憙覺得真的是收穫良多。「因為我生了兩個癌症,堂姊就叫我不要去醫院當志工,病毒很多。但我認為不是,就是因為本身有疾病,更要去了解,怎麼樣去保護我們自己。」春憙師姊在女兒結婚後一段時間到醫院當志工,正好被安排到小兒科病房,護理長對她說:「師姊,妳們難得回來花蓮一趟,而且妳們的時間寶貴,護理站有這些的資料,可以拿回去看。」春憙師姊就拿回去看。孫子出生後,有一天發燒,肺部有痰咳不出來,春憙師姊再把資料拿出來看,學著新生兒拍痰法照做,痰就跑出來了。她說:「受益的是自己。我女兒是護理師,她反而不敢做,說孩子才幾個月,不敢幫他拍。」

因為志工經驗豐富,春憙也常上臺分享。她說:「我會分享,也是因為患者一直要我向上人轉達感恩,上人蓋了慈濟醫院,又有這麼好的醫師、護理師,還有志工來陪伴膚慰。」春憙也鼓勵其他師兄師姊把握因緣上臺分享,不要害怕,「曾經有師姊上臺,拿著麥克風的手一直抖,上人就問她麥克風是有電嗎?讓大家都笑開來。」上人也提醒大家,回到精舍分享,就像跟父母說話一樣,只是很親切的分享、互動,不需緊張。

不再心苦 憙光中溫煦療癒

現在五十八歲的吳春憙,每每能參與志工任務,尤其是回花蓮當醫療梯次志工,總是感恩子女讓她無牽掛,更感恩先生隨緣多所成全。春憙的孩子們,也了解媽媽因為有了慈濟,讓苦不堪的人生找到意義而變得甜美。

「我們搭著慈濟列車,帶著會員、帶著自己的小孩回來參觀,不辛苦,很開心……」女兒小學四年級時,看到正在蓋的慈濟護專(現慈濟科技大學),就說:「媽媽,這間很漂亮,我將來要讀這一間。」春憙對女兒說:「好啊,有願就有力。」女兒長大後,也真的走上守護健康的護理路。

春憙記得有一次兒子問她:「媽媽,妳為什麼那麼愛做慈濟?慈濟有什麼好的?」反而是女兒代為回答:「我告訴你,媽媽會那麼開朗、那麼正向,是還好她有做慈濟,慈濟當為她的靠山,如果她沒有做慈濟,可能很快就得憂鬱症。」「所以你讓媽媽去做開朗的事情,那是最好的,不要有那麼多疑問!」這時春憙才說:「有疑問還是要問,不要帶著疑問在心裡,小疑要小問,大疑要大問,不要帶著疑問離開這個世界。」

「我三十歲左右接觸慈濟,如果沒有那麼早接觸慈濟,我現在根本沒有那麼多體力可以做。動了兩次大刀,體力還是有差。我鼓勵人人把握時間,珍惜生命,成長慧命。」近三十年來,吳春憙從付出的行動中體會上人開示的人間義理,發心助人,立願恆持,她發現自己無所求的付出,點滴匯聚成眾人的功德海,印證佛法在人間。

二○一九年十二月,吳春憙手書對母親最後的告別與感恩,請母親放下未曾照顧自己與弟弟們的愧疚,她說:「春憙此生真的無憾事,不管對長輩、對先生、對孩子,了無遺憾。」圖/吳春憙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