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微風的陪伴【人醫心傳第196期 - 封面故事】

文/李思賢 臺中慈濟醫院家庭醫學科住院醫師

李思賢醫師在心蓮病房照護病人。攝影/江柏緯

我從二○一九年十一月到今年一月在心蓮病房接受訓練。來到心蓮病房之前,我對安寧醫療的認識,僅限於書本上教的知識,以及實習時匆匆一瞥的記憶。在我的認知裡,安寧病房就是給病人的最後一站,給這些徬徨無助的病人,在前端醫療束手無策時所找的容身之地。但是除了藥物的給予,我們還能幫助他們什麼呢?在這三個月,我得到了可貴和難得的答案。

唯有親自照顧病人,和家屬相處,才能知道,我們能給病人的,不只是點滴、藥丸,還有如微風般舒服但不打擾的陪伴。

蔡恩霖醫師是我這三個月的導師,每天跟他查房都可以學到些新的知識,相較於一般病房判斷病人狀況常常藉由儀器或抽血報告,我們在安寧病房比較依賴近距離的接觸,像是心音、脈搏、皮膚冷熱、或是觀察病人呼吸的型態。

感謝蔡醫師的不吝傳授,讓我知道,判斷病人疾病的嚴重度,不一定要藉由動脈血分析、發炎指數或是電腦斷層,我們可以從病人的眼神、病人吐氣的味道以及病人尿量的多寡判斷。

另一項讓我一開始很難適應的事,就是藥物的剔除。以前在一般病房我們總是盡心盡力想要改善病人的症狀,於是把能想得到的藥物都開給病人,但是在心蓮病房,我們則是盡可能的把藥拿掉。往往一天要吃十幾顆藥的病人到我們病房都只剩下三、五顆,為的是病人的舒適跟安全感。我學會用最少的藥物去達到病人最大的舒適。

是不是做愈多
才代表對病人愈好呢?

我想,應該是幫病人做出對於他最好的選擇,化繁為簡,讓病人在人生的最後階段能夠好好的感受這個世界,好好與家人相處,才是病人最希望的吧。在病房期間我也主持了不少次家庭會議,讓我了解到每個病人都是不同的,每個家庭也是不同的。了解每個家屬的想法,不只可以減少醫療上的糾紛,更重要的是讓我可以更快的了解病人的內心。

除了醫療,心蓮病房有很多活動可以讓病人參與,平時有志工及法師的陪伴,定時還有音樂治療、繪觀音以及耶誕晚會。讓我比較有印象的一個病人是一位阿公,他不是我照顧的病人,但是那天音樂治療剛好是我彈吉他給阿公聽,阿公本來已經陷入昏迷了,但是在聽完吉他後,腳竟然移動了幾下,並且嘴角還微微的上揚,讓我真的相信病人就算陷入昏迷,他還是可以藉由聽覺或是其他感官去感覺這個世界。雖然阿公在隔天就悄悄離世了,但是留給我的感觸,卻是在我今後行醫生涯沒齒難忘的。

非常珍惜這三個月的日子,我會將在心蓮病房這裡所看所學,應用到日後遇到的病人身上,提供最適治療與最佳陪伴。

李思賢醫師在床畔為病人彈吉他。圖片/臺中慈院心蓮病房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