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手心向下的幸福【人醫心傳第196期 - 微光心語】

文/馬秀美 關山慈濟醫院感染管控護理師

「ㄨ……ㄨ……ㄨ……」,聽著熟悉的布農合音旋律,臺東縣海端鄉,我的部落所在,我從小生長的土地。只是第一次見我的病人或者陌生人會直覺認為我是阿美族的,當我回覆對方說:「我是純種的布農族。」對方仍然抱持著懷疑的眼光,我想應該是我的身材太讓人無法置信。對於弱小或者貧窮的人,從小就覺得如果能幫助他們,自己也會很開心,應該是從母親身上學來的,她總是伸出雙手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讓我也覺得在能力範圍內助人是件開心滿足的事,因此我從小的志願欄就填寫著「護士」!

由於家中姊妹眾多,大姊國中畢業後即至長庚護專就讀,當時除了興趣外也為了家計,長庚護專創辦人王永慶先生為造福原住民子女們,五專不需繳交學費而畢業後也能有一份專長,何樂而不為。所以隨著大姊的腳步加入護理專業領域,畢業後因為母親希望我能回鄉服務,而我也希望能為族人付出,在畢業當年( 二○○二年) 九月就進入關山慈濟醫院服務至今。

剛踏入病房工作時,我記得單位內只有一位布農族的學姊,大部分都是平地人。印象中的學姊們都很兇很嚴肅,對我們也很嚴格,病房每天出出入入約六至十床病人,感覺每天都被時間和護理紀錄追著跑,白班下班後延續On call值班八小時當救護車的隨車護理師。有時當班事情還沒完成,就接到急診室護理師學姊電話告知:「有患者要轉院至花蓮慈濟。」這時心中真的好想哭。當時覺得放假最快樂的事就是睡覺,好好睡一覺什麼都不要去想,但是如果放假遇到需要開會,例如單位會議,就一定要來醫院開會,沒有拒絕的權利。

每天忙著工作,相對時間也過著很充實、很快。最有印象的是,其他同仁常說我是lucky girl(幸運女孩),什麼壞事都被我躲開。哈哈哈!聽到其他人這麼說,不知是褒是貶,只想著可能我傻人有傻福吧!

還記得當時病房學姊說為了讓我學習放置留置針的技術,就起鬨說: 「學妹來,我們的書記黃坤峰先生,讓妳練技術不要怕,他血管很粗很明顯。」而我就在眾學姊的簇擁下,放置二十號留置針,放置完後心中鬆了一口氣,還好沒有失誤。現在回想起來,還好當時有打上血管。要不然現在對方可是主任等級呢!

護理照護過程中,我對丘昭蓉醫師印象最深刻,因為她是位很溫柔,又能站在病人立場去思考的醫師,當時住院中有許多癌症末期患者,丘醫師總是跟病人或家屬說:「只要有任何需求或者問題,半夜都可以隨時通知我來處理。」這讓我們護理人員、病人及家屬彷彿吃了定心丸,是仁心仁術的好典範,讓我欽佩不已。

關山慈濟不僅是我第一個踏入職場的醫院,我想也會是最後一個。我從一個懵懵懂懂的女孩,一直到做為人妻,這醫院見證了我許許多多的時刻,如:我母親癌症末期,我陪伴她的最後一段路;我的第一胎生產紀錄歷程;左側黃體破裂進行緊急手術,我第一次住進加護病房;婆婆中毒住院支持療法到臨終關懷……這一切的酸甜苦辣,讓我對這家醫院充滿了複雜的「愛恨情愁」,上人的大愛精神是支持我留在這裡的原因,身為在地人,我覺得應該更努力為這家醫院付出,加上這家醫院有我的許多回憶,我捨不得離開。

可以當個手心向下的人,是多麼幸福,雖然在這期間歷經許多人的生老病死,但是堅持不變的是自己的初衷,能夠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這些年的歷練也讓自己的思考能力、應對進退進步不少;從不敢站在人群前說話,到訓練自己口條流暢;這些都是在這裡向許多前輩們學習到的,很感謝醫院給我工作機會,也讓我學習,也很感念在這職場上曾經幫助過或提拔我的人,因為你們的幫助,讓我成為一個更好更棒的人,我知道人的一生都需在學習的路上持續努力不懈。

關山慈濟醫院不是為營利而成立,而是為了造福鄰近村民及山上村民,我也很開心能在這裡服務近十七年,見證到醫院的喜怒哀樂,期望醫院在任何轉變的過程中,可以順利平安度過,不管是人、事、物,感念所有為這家醫院付出的所有人,才能成就這家醫院運作至今。更感恩十方大德的付出,這家醫院的金錢來源都是十方大德貢獻出來的,一定要開源節流應用到需要的地方,才不枉這些人的付出。我想在關山慈濟醫院服務的人都會抱持這心態去工作的,
一起加油!

偏鄉醫療最大的悲哀就是招聘不到醫師,這幾年來公費醫師來來去去,我想不僅是地方的機能性不佳,年輕醫師考量孩子就學的資源等等因素,更讓這邊的醫師留任不易,其實不僅是醫師,連同其他人員流動率也大,也期許以後能強化各專科,減少病人轉院機會,成為關山、海端及池上鄰近社區主要就醫醫院,更能造福社會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