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團隊伴行 慈愛體悟人生【人醫心傳第196期 - 社論】

文/簡守信 臺中慈濟醫院院長

二○ 一九年心蓮病房以「善別善生、善終無憾~心蓮病房之照護」參加SNQ 國家品質獎護理照顧類比賽,獲得認證肯定。這項殊榮毫無疑問是實至名歸,團隊經驗傳承固然可貴,更重要的是,承襲慈濟厚實的關懷與人文精神優勢,在安寧全人照護上的用心,代表臺中慈濟醫院護理服務品質的優化,絕對經得起考驗。

對於心蓮團隊照護品質的堅定信心來自於同仁。春節前,收到來自心蓮病房同仁的一張卡片,提到「在心蓮病房裡面照顧病人,一定要有熱情,如果沒有這股力量,是很難在壓力中堅持下去;然而我們將這分炙熱的情感延續,化為行動將關懷散播到安寧病人跟家屬身上。」讓我動容的一段話,堅信我們的團隊確實持續點燃的慈濟之愛,並堅持將這信念延伸到全院各個角落。

無獨有偶,另一封來自心蓮病人家屬的感謝函,分享到他們的心情 -- 「在心蓮病房陪伴父親最後的日子,是內心最平靜、感到最溫暖的日子。」內容大致敘述:「父親生病期間,雙手因注射布滿大大小小瘀斑,讓家人充滿不捨與心痛」,是心蓮病房團隊無微不至的照護,才讓他們的心能安住下來。因為護理師看出了家人的心情,處理照護工作之餘,總會特別關心父親瘀斑的變化,還不忘關切家屬情緒,加上志工不斷貼心的問候,源源不斷的溫暖,讓他們感受被當成家人般的親切,能放心把父親交給團隊,最終無憾告別。

生老病死的循環本是自然法則,證嚴上人教導弟子們要勇敢面對及學習「死亡」,心蓮病房就是一個藉著安寧療護,讓末期病人安然抵達人生終點站的地方。

很多人常誤以為「安寧病房」是「等死的地方」,其實,從事安寧緩和醫學的醫師,透過症狀治療或藥物緩解,減輕病人痛苦,團隊則「視病人需要」共同努力,把病人與家屬當成自己的家人,體會他們的心情,自然而然在互動中流露出溫情,提供心靈層面的沉澱。這反而更積極、更尊嚴的活出餘生。

臺中慈院心蓮病房團隊陣容堅強,除了醫師與護理師,還有社工師、心理師、癌症關懷志工,集眾人之力一起守護疾病末期病人,共同營造「家」的感覺。來自這個「家」的溫暖,不只讓病人、家屬有感,團隊同仁在付出中也深深被打動。

志工是慈濟最美的風景,「癌關志工」則是心蓮病房最大的特色,承擔起撫慰病人與家屬心情的重責大任,他們明白末期病人要面對死亡的未知,心理有多大的恐懼,能同理家屬不捨即將與親人分離,內心深處的憂傷與不安,在醫療極限的階段,他們不再鼓勵末期病人要樂觀面對,繼續加油,而是適時關懷,傾聽他們的心聲與需求,讓可預期性的悲傷情緒,適度抒發出來。這也是我經常聽到心蓮病房醫護同仁感恩癌關志工「一路相伴」的默契。

「癌關志工」身體力行慈濟的「人間菩薩」精神,藉著上人的法,陪伴病人與家屬,以病人善終為目標,化解家屬的焦慮,在醫護與病患、家屬之間織出愛的網絡,是心蓮團隊的得力助手。

「安寧療護」除了「安寧病房」,還包括「安寧共照」與「居家安寧」,三者串起整個安寧醫療網絡。當病人被診斷出末期疾病時,啟動「安寧共照」機制,病人由原本主治醫師的醫療團隊持續照護,安寧護理師則提供相關安寧照護資訊,一旦醫療到達極限時,病人與家屬能事先清楚知道還有其他不同的選擇,能陪伴病人坦然面對死亡。

安寧療護的觀念也有與時俱進的轉變,曾經,病人只要住進安寧病房,就住到往生才「出院」,等於是把醫院當作人生的最後一站;現在透過「居家安寧」更具人性化的機制,安寧病房病人「活著」出院的案例愈來愈多,末期病人剩餘的生命可以活得更自在、更有尊嚴。在熟悉的環境中安心享有所剩不多的天倫之樂,簡單的管路照護,由居家護理師到府服務協助。一旦病人疾病出現變化,如特別難以忍受的疼痛等急性狀況,或在家裡發生管路照護等較難處理狀況時,病人也可以回到安寧病房,由專業團隊協助調整或控制藥物,等狀況較穩定再返家。

感恩心蓮病房全體同仁志工透過「全隊、全人、全家、全程」的陪伴,讓病人走到最後一刻時,有家人與團隊陪伴,得悟人間覺有情,種下生生世世的好因好緣,帶著一分安詳、和樂與善念,抵達人生的終點站時安然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