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頤追光去【人醫心傳第195期 - 髓緣】

二○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三立新聞獨家報導了一則新聞,標題是「血癌男孩奇蹟重生,一○一告白捐贈者」,內容是臺北一○一大樓首次開放電子許願牆接受大眾投稿,一位罹患血癌的陽光青年朱頤公開感謝的投書 -- 「感謝我的捐贈者,讓我能重生!」如願在週六晚上出現在一○一大樓建築外牆的巨型電子看板上。朱頤在治療期間寫下心路歷程,也呼籲更多人加入骨髓造血幹細胞捐贈驗血,讓血液疾病患者都能跟他一樣有接受移植的機會。

但半年後考驗又來,二○一八年六月,朱頤血癌復發,這次的癌細胞更加難纏,雖然接受二次移植(淋巴球),但一年多以後仍因敗血症休克不幸往生。朱頤曾許下召募十萬青年建檔的心願,可惜大願未了。朱頤說:「只要成為光,就不怕黑暗。」朱頤追光去了,他的故事與心願,散播出匯聚清水之愛的漣漪效應。

文/劉蓁蓁

美國尋夢 返臺尋根

從小隨著父母移居花蓮的朱頤,高一就讀花蓮高中時到加拿大當交換學生,高二返回花蓮就學,高三再度前往美國念書,高中畢業後就讀美國明尼蘇達州立大學,在學期間除了課業表現優秀,社團活動也非常活躍,包括:替美國中西部亞裔美國人發聲、擔任學生會副會長、為抗議學費膨脹而到州議院遊說、被推薦至市政府擔任人權促進會的一員⋯⋯。在學校由活動企劃、公關社群,做到協理副校長祕書,以及多元文化證書的發起人兼研究員,並獲選為微軟(Microsoft) 派駐至學校的實習生,最後當上了微軟的品牌大使。

因為優秀,畢業後的他,很快地在政府公部門工作,不用抽籤即擁有工作簽證,當時距離美國移民夢非常的近。但是當距離更近時,也就把真相看得更加清楚。時值當兵年齡的他,因為爺爺生病被父親召回,多年來都在世界彼端討生活的他,思索著這些年來為追求夢想漸漸與家人及臺灣的好友疏遠值得嗎?「心態已是新移民的我,為何選擇離開?」服兵役成為轉捩點,朱頤決定返回臺灣,展開尋根之旅。

二○一五年朱頤返回臺灣,在臺北市政府祕書處國際事務組擔任外語替代役,負責外賓接待與各項文宣中英翻譯。

二○一七年八月第一次移植前因為化療電療後嘔吐等副作用,妹妹朱麗進去無菌室陪伴。攝影/朱文慶

人生起飛時 死神來敲門

高帥俊美的外表,勇敢積極的衝勁,流暢扎實的外語能力,文筆鋒利、思辨邏輯清晰,集人人稱羨的優點於一身的天之驕子,青春美好的人生正要起飛,病魔卻悄悄靠近。

就在朱頤退伍後第六個月(二〇一七年二月), 他因為乾眼症、感冒發燒不退等症狀已持續兩週,後因暈眩緊急在臺北馬偕醫院就醫,被診斷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進而轉回花蓮慈濟醫院陸續接受兩次骨髓移植(分別為周邊血幹細胞與淋巴球,捐贈者皆為同一人)。在罹癌的過程中,朱頤寫下自己名為<拾。光> 的病中日誌,也被收錄於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專書《愛,髓時都在》之中。

從小感冒變血癌絕症
感謝捐者給了渺茫生機

朱頤罹患血癌,遭受打擊的不只是他,他的家人,尤其是爸爸朱文慶更是難以置信,一向獨立積極的兒子,怎麼會從小感冒住進了加護病房;好不容易將他從海外盼回臺灣,才服完兵役,等著他分享人生未來計畫時,怎麼就被告知罹患癌症了呢!

第一次移植重生
為癌友奮戰發聲

二○一七年八月,移植後三個月,朱頤順利康復,當時的他感受到骨髓造血幹細胞移植對於血液疾病患者的幫助有多大,也了解慈濟在骨髓資料庫的用心與努力,亦看見社會大眾對此議題仍有許多的不了解與錯誤認知,他認為自己罹患血癌,重生後就有使命為更多配對不上的血液疾病患者發聲,於是想要號召更多年輕人一起來響應,因此成立了「血。拾人生」網站,集結罹癌青年,除了彼此互相加油打氣,更為其他在奮戰中的癌友發聲。朱頤在美國念書的明尼蘇達州,即是美國骨髓資料庫所在地,如今因病返回家鄉治療的花蓮,又是慈濟骨髓庫發源地,巧妙因緣讓他認為,為癌友發聲、募集血樣,應該是自己的使命。

二○一七年八月朱頤在移植室裡接受治療時透過電話擴音和爸爸對話。攝影/朱文慶

過度燃燒 病魔再次降臨

第一次移植成功後,朱頤滿懷感恩與雄心壯志,一心想回饋社會,積極地參與各種活動,一股腦兒奉獻自己所長。除了在「血。拾人生」網站上即時經營、隨時更新血癌病友的資訊及互助平臺,也日夜不停的接案。他把握分秒奉獻社會燃燒自己,忘了醫師叮嚀不要過於勞累,忘了家人關心要好好愛自己,作息不正常,三餐也沒正常吃。

這段期間他也參與了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在臺北舉辦的捐贈五千例記者會與公益影片<阿孫要配對>的記者會,當時他年輕受髓者的身分,健康活力的形象,很快成為媒體觀注的焦點,於是他又一次站在螢光幕面前,立下號召「十萬青年建檔」的大願。 

日夜不停地轉動,朱頤體內的癌細胞悄悄地有了進駐的機會,在六月的一次回診,當時朱頤拎著簡易背包返回花蓮追蹤檢查,準備檢查完就要立刻趕回臺北。但是這一次報告顯示不妙,主治醫師不准他離開醫院,馬上又住進了病房。人生的晴空,第二次出現霹靂響雷!

當時他才康復半年,自由自在數個月,生命無常竟是如此無情地敲下重錘。他的親友再次遭受打擊,尤其是爸爸朱文慶,得知癌細胞比上一次更難纏,雖然心痛萬分仍然強打起精神為兒子撐起一片天,他說:「我是他唯一的依靠,所以我不能倒,我要當他的靠山!」為了讓孩子知道爸爸陪著奮戰的決心,他特別把朱頤的名字刻在手臂上,他用行動宣誓,「這一次,很艱難,你是爸爸的心頭肉,我會陪你一起走過。」

在二次移植前,朱頤同意讓大愛臺導演宋和祥近身拍攝,他主動告知電療與移植的時間表,他希望透過真實的記錄,讓大家看見血癌病苦的折磨,感受病人與家屬的期待,他想要喚起社會大眾的同理心,重視這個議題,讓大家一起來發揮社會公民的責任,共同來挽救血液疾病患者的生命。

原本只是來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記者會觀禮的朱頤,被發現是受贈者,年輕活力的形象立即引起媒體關注,接受各家媒體採訪號召十萬青年建檔。攝影/劉蓁蓁

二○一八年三月朱頤成立「血‧ 拾人生」網站,號召更多有志青年,一起為癌症病人發聲。圖/朱頤提供

停止積極治療的決定
醫病也互道謝道愛

朱頤在二○一八年八月第二次移植(同一位捐者捐輸淋巴球)到二○一九年十二月,癌細胞始終未能有效控制,雖然也嘗試標靶治療,讓朱頤體力精神一度好轉,但他體內的癌細胞仍然頑強地不減反增,朱爸爸一度期望可以用他的造血幹細胞,以親子半相合的方式救孩子,但在醫療團隊評估下,不建議採用而放棄。其間反覆出院住院,嘗試各種治療,包括中西合併治療。

二○一九年十二月初,朱頤腳背紅腫疼痛,原本要進行淋巴球輸液因此被延宕,改以抗生素治療,疼痛到無法行走,施打嗎啡來止痛。十二月中旬,朱頤左眼無法閉合,喝水亦無法完全吞嚥,從嘴角流出,狀似中風,鼻腔出現血塊。十二月十六日,為了確定病症,醫師為朱頤做了腦脊髓液檢查,朱頤哽咽地說他頭腦很清醒,但是眼皮無法控制往下掉,面對不能控制的情形,他很害怕。十二月十八日,腦脊髓液檢查報告中午出來,確認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爸爸朱文慶一直很怕這天的到來,終究還是得面對,傷心之餘仍請黃威翰醫師下診後親自向朱頤說明病情,生命的終點即將到站,朱爸爸了解朱頤對自己人生的主見,希望這一刻也能讓他充分了解。

黃威翰醫師在當天傍晚告知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後,朱頤沉默十餘秒後,以一貫的禮貌,向黃醫師與專科護理師說謝謝,感恩醫療團隊的努力。

主治醫師黃威翰要向病人宣布治療的停損點很不捨,也感恩朱頤的善解,最終以道愛、道謝、道歉、道別,「四道」圓滿這將近三年的醫病情。兩年多來黃威翰醫師像兄長一樣在醫療線上和朱頤一起奮鬥,在癌細胞迅速擴散後不得已宣告醫療停損點,黃威翰醫師也寫下給朱頤的話 -- 「對不起,這場仗終究沒能打贏。你選擇了一個貼心的時間跟大家揮揮衣袖。但你留下絢麗的雲彩與發願,我們會繼續努力的。」

二○一八年八月調皮的朱頤,在前往電療的途中,示範如何跳輪椅探戈轉圈圈,用笑鬧的方式減緩父子倆面對醫療的擔心。攝影/劉蓁蓁

慈濟藝聯會林嘉俐因為《用心深呼吸》廣播節目專訪過朱頤,結下好緣,也藉著懿德日特地前來為朱頤祝福。攝影/曾慶方

病房託付妹妹幸福
臨終前的愛圓滿

即將再一次失去摯親,妹妹朱麗悲痛不已,他們的母親在十年前往生,如今哥哥又將離世,朱麗數度痛哭至發生呼吸困難過度換氣症候群,醫療志業人文傳播室高專曾慶方適時出現,代替母親給予溫暖的擁抱與膚慰,並帶著她與外婆、阿姨以正向的態度面對朱頤的臨終。十二月二十日,慈濟藝聯會林嘉俐因為懿德日來到慈濟大學,過去因為廣播《用心深呼吸》專訪過朱頤而相識,在曾慶方的邀約下趕到病房探視。她的活潑爽朗,暫時趕走哀傷,讓家人得以舒緩悲傷的情緒,以理性的話語和朱頤對談。

同一時間,一群來自菲律賓奧莫克的孩子,在慈濟科技大學謝麗華主任的帶領下前來花蓮慈院報佳音,孩子們開朗清脆的歌聲,喚醒了昏睡中的朱頤,他奇蹟式地清醒,用流利的英語和他們對談。隨後謝麗華唱了聖歌〈一件禮物〉,曾就讀教會學校的朱頤竟然很有精神地合唱,歌詞的內容是「有一件禮物,你收到沒有,眼睛看不到,你心會知道,這一件禮物,心門外等候,是為了你準備,別人不能收⋯⋯」

十二月二十一日,爸爸朱文慶想起朱頤曾感嘆可能沒辦法參加妹妹的婚禮,為了不讓朱頤留下遺憾,於是朱爸在取得朱麗與男友邱禹睿及其家長的同意後,二十一日下午在病房舉辦一個溫馨的求婚儀式,讓哥哥可以參與見證並且予以最疼愛的妹妹祝福。

在朱頤接受化療、電療與移植前後照護的五百多天住院的日子,與五東病房護理人員結下深厚情感。面對即將的永別,五東病房護理師們在護理長楊佩雯帶領下,在帶淚的微笑中給予朱頤祝福與道別。

雖然是永遠的道別,但病房充滿著溫馨與希望。朱頤的阿姨林順子說,朱頤罹癌後,她一度關起心門不與外界聯繫,現在她要打開心門繼續前進,「為了我還在的親人孩子朋友,我想跟朱頤說:『你未完成的旅程,我們會繼續樂觀熱情的走下去。』」外婆黃麗華說:「感謝所有愛朱頤和幫助過朱頤的人。」白髮人送黑髮人雖然悲痛不捨,仍優雅地向大家說感恩,對於朱頤臨終前可以受到這麼多的疼愛,被愛滿滿包圍,由衷地謝謝大家。

來自菲律賓奧莫克的孩子走入病房用歌聲與歡笑報佳音,慈濟科技大學人文室謝麗華主任用英語和朱頤對談,昏睡中的朱頤突然有了精神,拿開氧氣罩以全英語開心和師生對談。攝影/曾慶方

二○一八年八月朱頤二次移植,家人在玻璃隔離窗外為他慶生,朱頤在無菌室裡,隔窗和家人合照。圖/朱麗提供

地表最強的爸爸
履行父子前世約定

從朱頤病倒的那一刻,父親的眼淚就沒有停過。沒想到一向活躍陽光的兒子,有一天竟然到虛弱癱倒還需要攙扶的程度,朱文慶為了給兒子最好的照護,放下工作,全心全意的照顧。兩年多近一千個治療的日子,兩次移植、多次化療電療、反覆感染,即使短暫出院,很快又返回醫院住院,他一度笑稱說戶籍都快要遷到慈濟來了,每一次骨髓穿刺報告、等待檢驗結果,都像期待放榜一樣緊張,但很遺憾的每一次都失望,甚至絕望。但回到孩子面前,爸爸依舊堅強如山,維持淡定幽默的姿態。

除了當孩子的靠山,父代母職的朱文慶,三餐飲食、沐浴、修剪手腳指甲等等,都親力親為。朱頤由於移植排斥的關係,口腔潰瘍到一度難以進食,面對高蛋白飲料又不甚喜歡,朱爸只好每天去購買新鮮蔬果,洗淨煮熟,加上各種營養食材,依照朱頤喜愛的口感,打成蔬果汁「綠拿鐵」,用盡各種方法為孩子補足身體所需的能量。

當醫療走到極限,爸爸還是沒有倒下的權力,他一邊拭淚,一邊想著怎麼樣給孩子一個生命的圓滿。知道擁有的時間短暫,他很快收拾起自己的脆弱,強打起精神,親自張羅,從病房布置到追思會現場音響、花藝氣球等等,都以朱頤想要的方式準備。他在臉書上寫著,「這輩子能做父子,是上輩子的約定。帶著愛離開,帶著約定先走,等待下一次輪迴。」

放手讓他成為光 不再怕黑暗

十二月二十二日清晨七點零二分,朱頤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詳離世,得年三十歲。這天是冬至,臺語發音為「相聚」之意,家人好友皆在他的身旁。自他二○一七年罹癌以來,與慈濟人結下深厚情感,他的熱情與積極都讓志工留下深刻的印象與好感,在他往生後一小時,大愛臺導演宋和祥前來為他助念,曾慶方陪伴妹妹朱麗一起和禮儀師進行儀容的整理,五東病房護理師亦利用休假與下班時間前來悼念,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同仁與花蓮區骨髓捐贈關懷小組志工、社區志工亦連續兩天前往殯儀館助念。

「人的一生真的不是用長短衡量,而是用愛與被愛的程度。」朱麗轉述哥哥說過的話,為朱頤的人生下了最後的註解。朱頤追光去了,他的愛仍在,他的願,感動無數人持續接力在人間發光,一如他所說,「只要成為光,就不怕黑暗。」

花蓮扶輪社深受血癌青年朱頤的精神與遺願感動,主動與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討論如何推動。左起:張筑聿、游繡華、蘇蕙鈺、曾慶方、黃旭睿、鍾政昌、任聿新、蔡翼鍾。攝影/劉蓁蓁

花蓮扶輪社與花蓮捐血中心、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討論時,意外發現吳怡瑩是捐贈者之一。左起:花蓮扶輪社蔡翼鍾、鍾政昌、趙瑞平、花蓮捐血中心吳怡瑩、慈濟志工朱芳松、陸蘭香、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張筑聿。攝影/劉蓁蓁

朱頤光效應
召募十萬人建檔大願

「我已經十分盡力了,我說我要召募十萬人(捐髓建檔),我雖然鞠躬盡瘁了,但是還是希望這個精神會有人持續下去。」雖然朱頤告別人間追光去,但他的愛與願,此刻卻開始凝聚,接下來的善效應開始熱烈發光。

朱頤的大願未完,在十二月廿七日追思會,〈朱頤追光去〉影片播出後在現場引起花蓮扶輪社員的震撼與感動,社員任聿新主動詢問如何能完成朱頤的願望,他表達明年(二○二○)是扶輪社六十周年社慶,將會有一個慈善捐助計畫,希望可以用在圓滿朱頤「召募十萬青年建檔」的心願上。

這因緣來自朱頤的父親朱文慶,他是花蓮扶輪社資深社員,亦是第四十七屆社長,長期以來朱頤罹癌之事,花蓮扶輪社社員都知曉,都曾到過醫院探訪,因此對骨髓移植有了初步的認識。

生命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血癌青年朱頤,即使自己生命在危難之時,仍願意為其他病友發聲爭取重生的機會,這個心願觸動許多人,花蓮扶輪社感動之後立刻積極熱絡地展開行動,在追思會後第三天(十二月三十日),社員任聿新、蔡翼鍾、黃旭睿在社長鍾政昌的帶領下,前往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了解何謂骨髓捐贈、捐贈流程、運作召募所遭遇到的困境。四位社員前來拜會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醫療志業人文傳播室曾慶方高專與花蓮慈院公共傳播室游繡華主任也一同前來,大家集思廣益,共同討論如何結合花蓮扶輪社的愛心與骨髓幹細胞捐贈,廣為宣傳永續發展。

參訪當天,透過〈阿孫要配對〉影片,四位扶輪社員很快了解骨髓幹細胞捐贈遭遇的困難,黃旭睿說自己在還沒來參訪之前,光是看朱頤的拾光紀錄片就不下廿次,面對年輕的生命竟然遭遇癌症病苦的折磨,而朱頤在病中還能繼續為病友加油打氣,還能發下宏願召募十萬青年建檔,他認為這個是很了不起的心願,他個人受到很大的感動,只要可以協助一起努力之處,他一定盡力而為。

本身是扶輪社員,亦是市民代表的蔡翼鍾,當天就挽袖捐出十西西血液,簽署建檔並領取大愛捐髓卡。

二〇二〇年一月三日,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應邀參加花蓮扶輪社第二九八五次例會,張筑聿以「傳說中的骨髓捐贈」為題,說明何為骨髓/造血幹細胞捐贈,以及造血幹細胞移植對血液疾病患者的幫助,現場並且播映公益影片〈阿孫要配對〉協助說明。影片播完加深大家對骨髓捐贈的認識,現場提問踴躍,亦針對近日醫療界力推的幹細胞療法做了比較與認識。

慈濟志工陳瑋瑋在臉書放上朱頤號召十萬青年建檔的願,鼓勵參加驗血建檔活動。

不少年輕人因為看到網路分享的影片主動前往內湖慈濟園區驗血活動建檔。圖/陳瑋瑋提供

討論媒合捐血建檔
意外發現愛心捐者

花蓮扶輪社一向都有贊助支持捐血中心捐血活動,在了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召募驗血建檔的困難後,他們希望促成捐血中心與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的合作,因此特別邀請花蓮捐血中心企畫吳怡瑩前往蔡翼鍾服務處討論是否能在二月九日於中正路上一所學校前舉辦的捐血活動,合併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的驗血建檔活動。是日,前後任社長趙瑞平與鍾政昌親自與會,顯見對於此事的重視與關心。

捐血中心企劃吳怡瑩過去曾在花蓮慈濟醫院血庫任職,看見慈濟志工朱芳松,彼此直呼好面熟,但想不起在哪裡見過,當大家開始討論如何互助運作時,眾人驚訝怡瑩對於捐贈流程的熟悉,她才不好意思說:「其實我也是捐贈者,我捐過,那時候我接到電話時,我正懷孕呢!」

此話一出,慈濟志工朱芳松想起二○○七年有一位捐贈者在接獲配對通知時正巧懷孕即將臨盆,只好暫時結案。半年後那位年輕媽媽主動問起,最後是中斷哺餵母乳來捐贈,朱芳松說她至今難忘當時那位捐者說「我的寶寶六個月了,可以喝牛奶一樣會長大!但他(血癌病人)已經等了六個月了不能不救呀!」語畢,大家都感動不已。沒想到怡瑩聽完後靦腆微笑地說:「那個人就是我。」現場一陣驚呼!

怡瑩補充說明,當時因為懷孕沒能捐贈,後來在醫院遇到志工,她還主動關心詢問起不曉得病患是否有找到合適人選,或許是因為一念善心和不斷地關心與祝福,又再度拉起了這條線,促成了捐贈的好因緣。當移植醫院在二○○八年五月再度來詢問時,剛生產完六個月的怡瑩二話不說地答應捐贈。她說孩子有代奶,可是對方沒有第二人選,所以無論如何,她都願意這麼做來搶救另一個人的生命。這分堅定救人的心念感動了志工,怡瑩還說「只是因為了解,所以願意!」

這因緣的巧妙,讓在場者直呼不可思議,前社長趙瑞平還在臉書上寫下這分感動,也呼籲大家別忘了在過年後二月九日這天到中正路上參加捐血與骨髓幹細胞捐贈驗血建檔活動。

影片傳遞感動
青年響應挽袖建檔

「當你成為光,就不怕黑暗。」走過第一次移植時面對血癌的驚慌與恐懼,朱頤立志要成為照亮黑暗的光。追思影片〈朱頤追光去〉希望召募十萬青年建檔的遺願感動不少人,隨著影片的分享,光的效應開始發生,朱頤的心願與精神不斷被轉傳、轉載,感動的人一一前來建檔。

回溯到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朱頤追思會隔一天,在臺北內湖區舉辦的驗血建檔活動,即將成為朱頤妹婿的邱禹睿即前往建檔,他說:「我也願意為血癌患者完成骨髓建檔,我要延續朱頤的精神和關愛。這是我最有意義的一張卡片(大愛捐髓卡),我至今沒做過什麼值得一提的事,但我這小小的行動,卻是延續他無私的精神與心願。我也希望像他一樣成為血癌患者的一道光。朱頤,你從未離開我們,你的信念與對生命的熱愛,已永遠在我們心中,我會盡微薄之力傳遞下去。」

同一天,許多朱頤的親朋好友也都湧入建檔。慈濟志工陳瑋瑋說當天捐贈者的熱忱感染了現場志工,「內湖區歲末祝福驗血建檔活動,因為朱頤而來建檔有七位,不要哭,朱頤沒有離開。」

朱麗的同學賴靖涵也前往內湖建檔,她在臉書上留言告知朱頤,她也去實現諾言了,同時間也見證有人因為受到朱頤的感動而前來建檔的溫馨。

朱麗雖然在哥哥罹癌時做過高解析配型檢驗,遺憾的是僅和哥哥二分之一合,之後朱頤總是開玩笑地對著妹妹喊:「嗨,我的二分之一妹妹!」如今哥哥不在了,朱麗想要成為哥哥口中號召十萬人建檔的青年之一,所以也特別前往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簽署非親屬捐贈同意書。「我願意延續他的精神,希望有更多人能完成骨髓建檔。」領取了大愛捐髓卡,她說這是哥哥想要做的事,她很樂意。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為某個人的有緣人,並且持續你不因生命而逝去的精神與愛。」朱麗謝謝哥哥,依然用他的方式告訴自己要勇敢,她會一直帶著哥哥的精神,溫暖他人,讓心中永遠有愛。

在四維中學任教的許芳僑是朱頤在花蓮的摯友,兩人是在出國念書時認識,從此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在朱頤返回花蓮抗癌期間,芳僑也返回花蓮任教,不時前往醫院陪伴,芳僑回想朱頤第一次移植成功後,一群人歡喜慶生的快樂,當時重生的喜悅是那麼的強烈,那股展翅高飛的雄心壯志歷歷在目,怎麼也沒想到無常這麼快又來敲門。芳僑懊悔地說知道號召十萬人建檔是朱頤的心願,她應該要更早建檔才是,若能在朱頤面前秀「大愛捐髓卡」給他看,他一定會非常開心。如今拿到大愛捐髓卡,芳僑內心無比感慨,但只要能救人相信都不晚,她也期許自己能影響更多學生認識造血幹細胞捐贈的意義,但願有更多人投入,增加血液疾病患者重生的機會。

相關影片

〈朱頤拾‧ 光〉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3q1Vf1Fmno 2018
〈朱頤追光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t6JFY6tiD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