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祖級病人 非典型頸椎退化症狀【人醫心傳第195期 - 封面故事】

文/于劍興

蔡淑淋是簡瑞騰院長奉為始祖級的病人,也更深入研究非典型頸椎退化的症狀與治療。

一次猶豫多時才願勉強赴會的門診,意外地讓飽受莫名病痛多年的蔡淑淋,從地獄回到天堂。治療過程中,在懷疑與信任間擺盪的醫、病關係,卻為簡瑞騰醫師開啟因頸椎壓迫所牽引出難喻病症的省思,以及帶給往後在各大醫院間流浪、不被理解的許多病人,一線對治與拔苦的希望。

「就像一家人。」
是蔡淑淋對簡醫師的感受。

屬於非典型頸椎退化症狀的淑淋,忍耐病痛長達八、九年,檢查發現她第五、六節中的椎間盤退化嚴重。

多年前,蔡淑淋不慎摔車。恢復意識後費盡氣力地撐起上半身,頹然地坐在大街上。回想起幾分鐘前自己瞬間全然失控的肢體,未曾經歷過的恐慌在心底排山倒海而來,但十年來不斷有奇奇怪怪的毛病折騰,更讓她積滿挫折、生氣、灰心。

摔車那一天是大年初七早上,蔡淑淋騎著摩托車到醫院看神經內科,就是固定的回診、拿藥,雖然吃的藥對自己的手抖、暈眩和「五十肩」漸漸失去效果,她覺得反正生病了就是看醫師,求心安。

看完診,也領了藥,蔡淑淋回到熟悉的臺中街頭,各行各業都恢復上班了,但依然嗅得到年節尾聲的氣息。她在一個紅燈前停下等候時,把頭稍微往左轉想確認後方的來車時,猛然覺得暈眩,幾十秒後,當燈號轉換了都還是覺得頭暈,她決定先騎過路口再停到路邊休息。右手催著油門,機車緩緩前行來到對向路口外側的白線時,蔡淑淋還來不及放下腳,只覺得腦神經把她整個人都控制住,兩手、兩腳被硬生生的向外撐開,接著就從摩托車上重摔到柏油路面上。

大概在地上躺了幾秒鐘,蔡淑淋的意識就回復過來。但身體不爭氣,好不容易才坐起來。打電話給先生來帶她回家後,她回想著這是怎麼回事?連手腳都沒辦法由自己作主。其實,這一陣子當手拿東西時,不自主的就會鬆掉,走路時,腳也抬不高,還不時踢到地上,只是,醫師都不清楚原因。

「我覺得實在沒有藥醫, 可能會癱瘓吧,連手腳都不聽使喚了,不是嗎?!」 蔡淑淋的心情在深谷裡,找不到可以攀爬的依靠。

第一次在門診聽著蔡淑淋的陳述,簡瑞騰覺得病人掛錯科了,但耐心聆聽、畫下病人的不適症狀,檢查後確認是頸椎問題,找到「病母」。

回想到病痛的開端可能是那天吧。蔡淑淋應朋友的請託到百貨公司櫃位代班,那是個下著毛毛雨的假日,她騎著摩托車,安全帽上的透明護罩沾滿細細的水珠。到了一個路口遇上紅燈,和幾輛摩托車等候著。當綠燈亮起時,剛起步直行的蔡淑淋,突然,被右前方快速往左掠過的黑影嚇一大跳,她直覺地雙手拉緊煞車,結果造成機車打滑,人也應聲摔倒在柏油路上。由於左邊的肩膀先撞擊地面,她忍著肩膀的痛起身檢查傷勢,還好只有腳踝磨破了皮。自覺傷勢還好,她沒為難騎車搶快的人,直到代班結束回家,才拿著藥膏去推散一片黑青的肩膀。

騎車摔傷一年多後,蔡淑淋的後遺症開始浮現。她清楚記得一整年裡有兩到三次的暈眩發作,因為那種房間忽然旋轉起來的感覺,可一點都不好受。在天旋地轉中,伴隨而來著頭痛、噁心、想吐,耳朵也嗡嗡的叫著。她覺得怎麼那麼奇怪,但休息一陣子逐漸緩和後,隔了好久都沒事,隨著寢具批發的忙碌,就把這奇怪的問題給忘了。隔年,蔡淑淋記下天旋地轉的暈眩次數增加到五次。但在第三年裡,暈眩的問題不但每週來報到,而且非得到急診處理不可。

蔡淑淋把耳鼻喉科、神經內科、許多科輪流看著。醫師說她手抖得很厲害,可能是梅尼爾氏症加上帕金森氏症,後來抖得更嚴重,連醫師都覺得怪;因為頭暈,醫師開止暈的藥,頭痛就開止痛藥;覺得肩頸痠痛,醫師說是五十肩,開給她肌肉鬆弛的藥。

慢慢地,蔡淑淋發現已經看到沒藥醫,不如找心理醫師吧,看看醫師會怎麼說。肌肉鬆弛劑、解憂鬱的、鎮靜劑,好像還有安眠藥。有用嗎?她覺得多多少少吧。很快的,依然頭痛到沒法睡。

當大年初七那天,騎機車的蔡淑淋彷彿癲癇發作般的摔落,在灰心之餘又被補上一記無情的重拳。終於,她認真思考那位「雞婆」朋友三番兩次的建議,就算「死馬當活馬醫」,去大林慈濟醫院看看簡瑞騰醫師吧。

簡醫師發現蔡淑淋第五、六節的頸椎有明顯的椎間盤突出,確實會造大家認知的肩頸痠痛和手腳麻的症狀,但讓他納悶的是困擾蔡淑淋最大的卻是暈眩、耳鳴,難道也和頸椎有某種關連?

其實,簡醫師這幾年來治療過兩百多位與頸椎退化的病人,一半以上都曾受過或大或小的頭、頸部外傷,至於是否因為職業或先天結構造成頸部的慢性傷害,確實比較難論定。

屬於非典型頸椎退化症狀的淑淋,忍耐病痛長達八、九年,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眩暈」。檢查發現她第五、六節中的椎間盤退化嚴重,但當時( 二○○九年) 簡醫師只確定頸椎退化造成她肩頸痠痛,但和頭痛、眩暈之間的關係就完全還沒有概念。幸好,他習慣對病人做非常詳細的病史詢問,也才有機會碰巧解決她的眩暈、頭痛的毛病,從手術治療的良好結果去反推,讓他對頸椎和諸多症狀間關連的懷疑獲得證實。

因為交感神經是受到刺激而引發很多問題,所以手術後能很快的解除繁多的病症,感覺滿神奇的。後來,淑淋的先生也來求診,他同樣是頸椎第五、六節壓迫,卻是屬於典型的壓迫到運動、感覺神經,有肩頸痠痛、膏肓穴觸痛、手臂痠麻痛無力;有時半邊身體像被電到一樣,抬頭覺得痠麻,走路三分鐘就會痠麻。

每次分享時,簡醫師都會提到淑淋和他先生。可以點出頸椎「非典型」和「典型」症狀間的反差。簡單地說,淑淋先生典型的頸椎壓迫是「橫向」的,會產生特定位相關位置的症狀。而淑淋非典型的頸椎壓迫屬於「縱向」,就如同一條南北貫通的高速公路,會引發全身性、瀰漫性症狀,很難處理,但也因此獲得病人更多正向的回饋。

淑淋被簡醫師奉為「始祖級」的病人。以病為師,簡醫師因此不斷地去找資料,有日文、簡體、英文的文獻,慢慢研究出其中的關連,也藉由病人的分享去幫助更多的人。因為有關她的新聞報導,讓很多人拿著剪報來到診間。救了很多人。

蔡淑淋(左)與先生(中)同樣是頸椎五、六節退化,但先生是典型的,夫妻倆都成為簡瑞騰院長的刎頸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