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的事,做就對了 涂富權 關山慈院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94期 - 志工身影】

文、攝影/陳慧芳

大關山區的「年輕」志工
態度謙卑誠心待人

身形些微福態,豐潤的臉頰上掛著兩撮濃濃的眉毛,涂富權在大關山地區的慈濟志工群裡是屬一屬二年輕的,才六十八歲。

涂富權是鹿野人,二○○○年因緣際會下,與當時在關山菸酒公賣局工作的同事加入志工培訓一年,隔年受證為慈誠,兩人利用休假日至關山慈院當醫療志工。二○一六年十月,涂富權退休三個月後即全心投入志工工作,且承擔關山區互愛隊長一職至今,負責志工排班、活動布達、人力調配、溝通協調、訪視等業務。在眾多資深前輩志工的眼裡,涂師兄身為領導者,以謙卑的態度誠心待人,做中學,學中做,發揮志工的良能。

聽進一句話 莫名其妙栽進慈濟

一九九九年的某一天,在郵局擔任郵差的黎恆義師兄正好到公賣局送信,看見當時擔任銷售員的涂富權,便隨口問他:「老哥,你有聽過『慈濟』嗎?慈濟要在關山蓋醫院,你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帶你去看看。」涂富權當時沒有多想,便與同事鍾曉亮一口答應。在黎師兄的牽引下,兩人參觀了還在籌備施工中的關山慈濟醫院。望著這棟本來是博愛醫院,蓋了一半、荒廢已久的建築物,開始在裝潢整修,還有醫療設備進駐,他心想,「不錯喔,關山這種小地方,也能有這樣規模的醫院,這裡的民眾有福氣了。」之後他陸陸續續跟著黎師兄到花蓮參觀靜思精舍,參加一些慈濟舉辦的社區活動,並且開始看大愛電視臺,想了解慈濟的理念是什麼。

「上人的理念跟我很契合,我記得那時候讓我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對的事,做就對了』,我聽到這句話,就栽進慈濟了。」涂師兄笑著憶當年,直說一切可以用「莫名其妙」四個字來形容,不知道那一年怎麼會毫不猶豫就答應黎師兄,更料想不到,竟然會因為上人說的幾個字,就決定改變人生。

走出菸酒人生

涂富權在就學時期,就因為打架鬧事遭退學轉校,看不順眼的事情就拿出武器解決較勁也是常有的事。工作時期,他菸酒不離手,一個星期裡有四天,下班後的消遣娛樂就是與朋友相約小吃部或菜市場喝酒,續攤唱卡拉OK,也曾黃湯喝下肚與別人起衝突被帶進警局做筆錄。在那個酒駕不被重視的年代,他更是經常帶著幾分醉意就自己開車回家,慶幸不曾發生事故釀成遺憾。「以前的日子過得很『虛華』(虛浮),有時候喝得比較醉,隔天早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車開回來的,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好幾年⋯⋯」

成為慈濟志工之後,涂師兄毅然決然將菸酒都戒了。從前朋友眼中那個無酒不歡的 「涂大哥」竟變成笑臉迎人的慈濟志工,讓身邊的朋友好不習慣,經常數落他是不是喝到慈濟的符水,或者以三字經問候,還用玩笑話告知:「你不喝酒,以後賣擱來相找(臺語)。」遭幾次拒絕後,師兄覺得自討沒趣,漸漸也不再主動找那些朋友聊天敘舊了,舊時的朋友一個個不再聯絡,雖然偶爾還是難免感到無聊,畢竟是老朋友了,但涂師兄笑嘆:「年紀大了,身體要顧好,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過日子了。」

樂為醫護跑腿
珍惜健康服務人群

退休後的日子,涂師兄把關山慈院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除了樂於為醫護人員「跑腿」推病床、送病歷,也擅長「搓湯圓」處理人際關係,調解醫病之間的誤會。一週裡就有五天待在醫院當志工,一待最少七小時,從早上七點半待到三點左右才離開,若是剛好遇到急診或門診病人比較多,就繼續忙完才回家。回到家後,他就到自家菜園巡一巡,或者到老婆開的理髮廳裡探一下,又或者看看書,打開電視收看大愛電視臺。

現在的生活,與過去天壤之別。以前出入警局,現在出入醫院做志工,連警察看到他都很驚訝問道:「你以前逞兇鬥狠,現在來這裡當志工了喔?」想想過去的生活,涂師兄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與慈濟的這分因緣,只知道老婆和小孩都很感謝慈濟,因為以前對妻小很兇,雖然不會動粗,但很會罵人,現在脾氣好很多了。

「來這裡不錯啊!在醫院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也看盡生老病死,覺得我們真的要把身體顧好。」每天看著這些進進出出的病人,相較之下,自己還能夠健康的穿梭醫院服務,涂師兄很珍惜現在的日子。

醫院道場修練脾氣
換他勸醫柔和聲色

涂師兄說,剛看開始來當志工的時候,偶爾會看不過去一些比較「盧」的病人,覺得年少逞兇鬥狠的脾氣又快冒出來,旁邊的志工會勸他要心平氣和,久而久之,自己的脾氣好像也慢慢變好了。現在在急診看到酒醉對醫護人員大小聲咆哮的病人,他會站出來安撫並告訴他們「醫護人員很辛苦,不能這樣。」也有時,遇到一些不聽勸告的病人,醫師前幾天才告知要按時服藥,或者少喝一點酒,病人卻不當一回事,反覆進出急診。醫師看到抽血指數,心急了,便會以責罵語氣告誡。事後,師兄也會以玩笑話的口吻提醒醫師:「哇,你這樣會嚇到病人啦。」涂師兄說,那位醫師其實心地很善良,也很關心病人,只是表達方式比較直接。經過提醒以後,也觀察到醫生真的有改變,叮嚀病人的時候,語氣比較柔和了。

笑看人生下半場 一切都來得及

「慈濟這裡的醫生都很不錯,像是從花蓮來的蔡欣記醫師、楊曜臨醫師都很親切、很熱心,沒有話講。」涂師兄說,街坊鄰居也跟他說過關山慈濟醫院比以前好了。尤其他們對腸胃科、骨科、眼科、泌尿科的醫生評價都很高。但師兄也感嘆小醫院人才難留,醫師來來去去,他曾經與一些支援醫師聊過天,希望這些醫師能持續來看診,但有些醫師會說路途遙遠,又或者宿舍空間不夠,就沒有意願長期支援下去。

轉過身,回頭看看曾經花天酒地的日子,涂富權笑看人生,因為人生的下半場才正要開始,慶幸一切都還來得及,對的事,做就對了!

關山慈院志工菩薩:前排左起:蘇益記、涂富權、張玉琴、劉清子、何高碧珠、李祝枝;後排左起:范春梅、陳健義、陳石台、許阿琴、陳素珠、范錦蓮、蔡秀琴、楊德祥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