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關難過關關過【人醫心傳第194期 - 特別報導1】

文/黃坤峰 關山慈濟醫院管理室主任

放棄年終,到在地醫院上班

二十年的歲月,可以讓呱呱落地的嬰兒長大成人,也可以讓一個成人修練堪忍智慧。關山慈濟醫院的前身為博愛醫院,整個建築物雖然不大,在關山卻是格外醒目。在臺東馬偕醫院上班時,得知慈濟即將接手博愛醫院,每日通勤開車往返,經過時都會靠路邊停一下,看看籌備狀況,有沒有招募訊息,畢竟每日舟車往返關山臺東,花費的時間不少,開車不免勞累,又要輪值三班,實在不是長遠之計。

接到慈濟醫院面試通知時非常高興,還記得面試官有花蓮慈院主祕劉鎮榮(現任大林慈院主祕)及醫事室主任陳星助(現任花蓮慈院主祕),當時覺得這也太正式了吧,畢竟我只是來面試書記職務的小兵。感恩兩位讓我有機會來慈濟,因啟業在即,面臨一個難題,通知的到職日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只差十天就可以領取的年終獎金必須放棄,內心出現天人交戰的掙扎,是要打電話延後到職日,還是依約到職,或是繼續在臺東馬偕留任?最後選擇來關山慈院服務。這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須的苦其心志嗎?

啟業初期,批價掛號櫃臺是排定三班輪值,當時礙於人力調度及實際營運所需,將大夜班改成「待命」,這項政策讓櫃臺同仁好不適應,上完小夜班,接續大夜班輪值待命(on call),每一班大夜平均服務三至八位就醫大德,每位從掛號、檢查、批價或是住院至少要從家裡到醫院兩次,所以一班要出來約十次以上,實際上根本無法好好睡覺,於是鼓起勇氣向當時的管理室吳惠莉主任說明困難,在當時勞基法還沒有相對重視勞工權益的情形下,取得院方同意,惠莉主任對我說:「改回輪值三班,這樣的決策依現況是嘉惠同仁,要請同仁珍惜。」我是非常珍惜的。

承接醫事股股長期間,需要替補各項業務空缺,包含門診櫃臺、住院櫃臺、病歷室等,當時還主動報名了行政總值(輪值以總務股同仁為主,工作內容包含醫師、病人接送、領血等)。有一天因書記請假,我便代班住院書記,當時住院率有百分之八十,每日六進六出是非常平常的事,範圍包含病房批價、撥補、入出院、手術室批價、整理出院病歷,對一位書記來說,是非常的忙碌;剛好當日又排到行政總值,此刻接到通知要去院外接病人,當下只能放下書記工作去接病人,心中實在是無言,但想著能夠發揮良能是一件感恩的事,能分擔院內業務幫助同仁,是一件快樂的事。

不比較不計較 感恩夥伴共承擔

在醫院,總務是醫療後盾,工作含跨車輛調派、環境整頓、活動布置、廢棄物清理、公文簽發、轉院領血等,好像打雜的一群,也像是家裡的管家,卻也是最不被重視的單位,最常被同仁反映「這不公平」、「那不公平」,二十年的服務經驗告訴我,財務同仁如果在會計師業、資訊同仁在電腦公司、醫工在醫療器材、工務在建築業,就會是各領域的主角,但他們今天選擇在醫療業服務,就不會是主角,必須要有這樣的認知,常與同仁分享這個觀念,不比較、不計較,工作起來才會快樂。

而管理室就是綜管所有行政事務,可說是包山包海,壓力自然不在話下,每完成一項任務就需要準備下一項前置作業,各個活動又從活動籌備、前置作業、活動預排、現場管控應變、結束復原等都非常辛苦,幸有賴全院同仁共同承擔,其中特別要感謝總務單位。

偏遠地區人才難留,總是看著人來人往,迎接新人到職,歡送人員離開,常常處於缺人狀態,但抱持關關難過關關過的心情,持續面對挑戰,期望我這二十年的服務歲月,有助於讓關山慈濟醫院持續邁向下一個十年、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