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腎友安心【人醫心傳第194期 - 特別報導1】

文/吳淑蘋 關山慈濟醫院血液透析室護理長

雖然當護士是我從小的志願,但剛畢業時,並不確定能在護理這條路走多久,甚至曾經因為輪夜班時莫名的情緒低落而想離開護理界⋯⋯不知不覺,在護理這條路走了二十餘年。

確定從事護理的價值
讓病人安心

“Nursing is caring(護理即是關懷)”,這是從學生時代就烙印在我心中的一句話,在這大數據時代,AI 人工智慧可能取代我們大部分的護理工作,但我相信caring(關懷)是AI 取代不了的。在慈濟大家庭常聽到的「守護生命、守護健康、守護愛」,其中的「守護愛」就是在提醒我們在提供照護時別忘了對人的關懷。

剛畢業時在北部某醫院服務,有幸與幾位慈濟護專(現在的慈濟科技大學)畢業的學姊們共事過,學姊們行事嚴謹及處處考量病人需求的工作態度讓我印象深刻。十六年前因緣際會由花蓮慈院轉調至關山慈院,關山慈院規模雖小,但醫療服務—急診、門診、住院(含一般病房及加護病房)、手術室(含產房)、居家護理,一應俱全。在關山慈院的資深護理人員都曾經歷過到各單位工作的日子,甚至還要擔任救護車隨車護理師。

後來轉任專科護理師,一做就做了十三年。這些年除了專科護理師的職務,還兼任B/C 肝炎個案管理師及器官捐贈勸募護理師。從工作中學習到很多知識及技能,但護理工作價值的問題一直在我心中,一直想要找尋最佳答案,直到幾年前病人的一句話:「我看到你就安心了。」讓我得到最大的肯定,原來這就是我一直在找尋的答案。

當我們認真的用心照護病人,除了解除或緩解病人身體的病痛,若還能協助病人及家屬解決出院照護問題、安排好後續追蹤事宜,做到這些就能讓病人及家屬「安心」。我想,讓「病人及家屬安心」,就是caring (關懷),也是我從事護理的價值。

被好醫師感動
也為了在地的洗腎病人

多年來醫院要成立血液透析室一案時常被提起,卻因各方條件無法俱足而暫緩,臨床上遇到病人需洗腎,只能轉介到遠在四十多公里外的臺東市或花蓮縣玉里鎮的血液透析中心。一年多前當此案再度被提起時,雖有空間、有腎臟科醫師,卻面臨無護理人力的問題,院方於院內招募有意願的護理師,大家多半傾向安於現狀,包括我自己。任職專科護理師後,工作時間固定,不需輪夜班,國定假日正常休假,工作之餘還能兼顧家庭,算是令人羨慕的工作職缺,沒有必要再做異動,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會這麼想吧!

但想到關山鄰近鄉鎮腎臟科病人的需求,加上我們難得有腎臟科醫師願意在小鎮醫院服務。擔任專師的這些年,與不少內科醫師合作過,難得遇到像吳勝騰醫師這樣脾氣好又體貼病人的好醫師;而且吳醫師剛到關山慈院時,因為醫師人力不足,不論是居家照護、居家醫療或IDS 門診,他都樂於承擔,也因此深入了解在地病人的醫療需求。

吳醫師曾與我分享一本書《做工的人》,他告訴我以前他很不喜歡喝酒的病人,看了那本書讓他了解勞工的苦衷。書中提及勞工朋友忍著病痛不就醫是因為沒工作就沒收入,有時候只能靠著喝酒暫時緩解疼痛;書中還提到有時他們工作錯過回診的時間,因為不知如何去面對醫師而不敢再去就醫⋯⋯雖然不認同這個喝酒的理由,但因為了解他們的苦,在診治病人時,吳醫師總是會多一分用心及體貼。不論是吳醫師門診或住院的病人,若因病情需要到花蓮或臺東的醫院就醫,吳醫師總會盡量安排妥當 -- 掛號或是先與對方醫師聯絡,讓病人就診時有所依循。有時遇到家屬對於居家照護上有疑惑時,吳醫師也會提供聯絡方式,讓家屬隨時諮詢。吳醫師私下曾表示,長期接受血液透析的腎友只是單純的感染需住院,卻因本院無法執行血液透析而須轉院,看到家屬為此須來回奔波真的很辛苦。我個人心想有這麼好的醫師,若因無護理人員讓再次讓「成立血液透析室」一案擱置,真的很可惜。因此便向主管表達願意參與血液透析照護的意願,希望讓血液透析室順利啟業。感謝院方及主管肯定我的能力,指派我負責新單位的籌畫,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吳淑蘋在關山慈濟醫院經歷許多單位歷練,如今接下血液透析室的新任務、新挑戰。

圖為吳淑蘋參加慈濟人醫會義診。

開辦血液透析室 重新接受訓練

《改變,可以無所謂》書中提到「有太多人擔心變化和未知數,他們只是害怕暴露弱點、自信不足和沒安全感」、「對改變的恐懼有太多時候是想像下的產物,並非實情」、「你有多害怕改變,就有多大的力量去實踐改變」。因為這些話的啟發,讓我決心面對改變、迎接新的挑戰。規畫新單位,從無到有,包含軟硬體設備購置、人員訓練、工作流程建立等,面對不熟悉的工作領域,自己心中真的有許多的擔心與恐懼。畢竟血液透析照護有其獨特性,自己學生時代的實習或過去的護理工作,在血液透析方面的照護經驗上幾乎是零。

為了深入了解血液透析照護,因此爭取到花蓮慈院接受三個月的臨床照護訓練。然而,面對需離家到外地受訓,不免有許多牽掛,感謝外子全力支持,讓我無後顧之憂。我想外子會全力支持我,是因為過去照顧婆婆的經驗,他深切了解住在關山附近需洗腎的腎友及家屬的辛苦。婆婆往生前半年每週需洗腎三次,當時都是由外子載婆婆到臺東市去。

我再次當護理新人,感覺變年輕了。曾經有人問我「三個月受訓,辛苦嗎?」我覺得就當做入伍訓,撐過去就好。學新的技能,說不辛苦是騙人的,自我心理建設很重要,一開始把自己「歸零」當做剛畢業,不懂就多看書、多問,學姊教的時候勤做筆記,遇到不順遂的事,收起玻璃心,勇敢面對,立即修正,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很幸運,受訓期間帶我的學姊在工作上要求嚴格,但很好相處。學姊能力強,對於我的提問都能一一解惑,最重要的是 -- 樂於分享。這些日子就像回到護生時代,每天受訓之餘就是讀書,習慣晨讀的我,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日子過得很充實,感覺每天有滿滿的能量注入。

在籌畫單位過程中,除了要感謝基金會及院方的全力支持,更要感謝花蓮慈院徐邦治主任所帶領的血液透析團隊,提供優質的訓練,無私的傳授相關經驗。坦白說,在規畫血液透析室初期,真的不知該從何做起,只能憑藉過去在病房當護理長的經驗,佐以血液透析設置標準、訪查標準及評鑑標準,大概勾勒出設置血液透析室的架構。感謝花蓮慈院林欣穎組長耐心指導我了解各個標準的要求,也提供許多資料讓我們參考;在本單位啟業初期二個月,由組長及兩位副組長輪流到關山來指導及陪伴我們,讓工作流程更順暢,也讓腎友及家屬對我們的照護有信心。

當護腎的健康管理師

大部分人認為血液透析室工作步調緩慢,甚至有些人認為是等退休的單位。其實不然,透析室的工作步調很快,感覺每天都在與時間賽跑,尤其是中午時段,上午班的病人陸續下機,緊接著消毒透析機、準備中午班管路。沒多久中午班的病人就進來了,開始陸續上機,動作快的資深護理人員也要忙到下午一點才能吃午餐。

而透析過程中,病人的狀況隨時會有變化,護理人員必須有高度的觀察力與警覺性,謹慎用心的去觀察細微徵象,才能及時發現腎友問題,及時給予適當處置。

曾經遇過腎友突然腹痛想上廁所,結果一量血壓( 收縮壓) 掉到70-80mmHg。所幸當下未貿然讓病人下床如廁,經過處理後,腎友平安完成當次的血液透析。也遇過腎友為了達到脫水目標值,加上怕麻煩護理師,透析中有不舒服選擇忍耐,幸好我們有及時察覺。此外,透析中低血壓的表徵是很多變的,例如胸悶、腹痛、想解便、頭暈、聲音沙啞、腳抽筋、甚至咳嗽,因腎友不了解身上的不適與血壓變化有關,未能及時告訴護理師⋯⋯所以,照顧血液透析腎友必須隨時「察言觀色」,注意病人狀況及監控血壓。

很佩服花蓮慈院血液透析中心的學姊,在血液透析中心工作了一、二十年仍堅守崗位,技術操作依照標準執行,始終重視照顧品質及病人安全。在透析過程中會看到護理人員和腎友「聊天」,事實上是要了解腎友平日在家的身體狀況,發現潛在問題,了解平日攝取食物的狀況,有無吃到地雷食物,並針對異常報告值給予個別性的衛教。有時遇到病人身體不適,卻又不想就醫或不知該看哪一科,護理人員還要花時間勸病人就醫或幫病人掛號,當腎友下次來洗腎時還要主動詢問就醫結果⋯⋯總之,護理人員就像病人的健康管理師一樣。現階段,我的護理工作價值,就是讓腎友安心,幫腎友管理健康!

吳淑蘋已經是專科護理師,卻決定撐起重任,重新學習血液透析護理相關知識,讓大關山地區的腎友減少一點奔波勞苦。攝影/陳慧芳

血液透析室護理團隊,左起:金效俞、孫美琪、吳淑蘋護理長、雷雅晴。攝影/謝自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