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山慈院急診 搶救生命守護站【人醫心傳第194期 - 特別報導1】

文/陳慧芳

關山慈濟醫院雖然規模不大,但身負重任,因為在玉里鎮至臺東市八十公里之間,這裡是唯一的一家醫院,加上位於旅遊型城鎮,鄰近關山親水公園、池上伯朗大道、鹿野高臺熱氣球、南橫天龍吊橋等知名景點。「醫療」對當地及遊客而言相對重要。

也因為如此,關山慈院從啟業的第一天開始,便承擔起縱谷地區急重症的任務,且二十年來一直維持著二十四小時的急診服務。關山地區鄰近鄉鎮包含池上、海端、鹿野、延平的人口數不多,一整天下來,掛急診的約三十人左右,到了週末假日,就會略增,約四十五到五十人,若遇連續假期,遊客增加,急診的每日看診人數就會在約八十至一百人之間。

圖為潘永謙醫師及護理團隊於急診搶救瀕死病人。

若遇急重症病人,經急診緊急處置後,把握黃金治療時間,立即轉送大醫院。

連續清醒二十四小時的超能力
感謝花蓮與臺北支援

要在這樣小鄉鎮上設立一間醫院,甚至能夠撐起維持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急診服務,人力與成本都是沉重的負擔,值班醫師的排班最為困難,因為沒有符合急診資格的專科醫師,就開不了急診。

為了讓急診順利運作,且用最少的人力達到最好的效果,每個醫師一次值班的時間為二十四小時,以一星期來說,關山慈濟醫院四位醫師負責三到四天,臺北慈濟醫院支援一至兩天,由黃柏銘醫師負責,花蓮慈濟醫院醫師輪值一到兩天,包含骨科姚定國醫師、葉光庭醫師、急診吳仁傑醫師、陳煌濱醫師、神經外科潘彥宏醫師、洪祥益醫師、邱琮朗醫師、外科陳言丞醫師、胸腔內科鄭博斌等等,都協助值班;此外,週六、日及國定假日預期病人較多,需有醫師值二線急診班,也是關山慈院院內醫師負責,一位醫師負責兩天、各八小時;用這樣的接力方式,才讓小鎮急診守護生命的艱鉅任務持續不斷。

醫護兼家屬 給長者溫暖

這裡的急診醫師沒有三班制,一位醫師當班就必須同時看內、外科,從白天八點到隔天早上八點,即便整體看來,病人數不多,但病人通常集中在下午四點至凌晨十二點的小夜班時段出現,半夜平均也會有三、五個因為車禍外傷、呼吸衰竭、心臟不適、肚子痛、感冒⋯⋯等等的患者來就醫,甚至酒醉鬧事的病人偶爾也會在半夜瞌睡蟲作祟時跑來湊熱鬧。因此,無論幾點,無論有沒有睡意,只要沒病人,醫師盡可能還是要找空檔讓自己打個小盹,把握任何讓身體休息的時間。關山慈院急診室主任由腎臟科醫師吳勝騰兼任,他說:「夜間值班時,大病小病就醫的民眾都有,通常能夠連續四個小時沒病人,就算非常非常幸運了。」至少可以稍微補個眠啊。

鄉下獨居老人居多,老人照顧老人也是常態,急診醫護人員常要身兼數職,除了做專業工作,偶爾也要兼家屬幫忙看顧病人。慈濟志工朱秀子分享:「有一位阿嬤在急診室留院觀察,那天是吳勝騰醫師值班,他看阿嬤身邊沒有家人,就多花點時間陪阿嬤,還親自倒水給阿嬤喝,讓阿嬤相當感動。」有時遇到獨居長者需要轉診到大醫院,護理師也要幫忙打電話連繫村長找家屬,又或者觀察到病人應該是經濟上有困難,平常生活很清苦的,也會幫忙轉介社工協助瞭解、申請資源等等。

醫師在關山急診值班,一次二十四小時,有時間小憩就要把握,以免長期下來身體吃不消。圖為腎臟內科暨急診主任吳勝騰醫師。

臺北慈院黃柏銘醫師連續四年每週到關山值急診,感受小鎮的溫情,也學習理直氣和與病人溝通。

小鎮急診顧全科
都會醫師來學溝通

「在北部大醫院資源很多,像是腦出血的病人可以啟動外傷小組,( 腦神經外科) 專科醫師來之後就由他們接手,甚至現在一一九就可以直接啟動外傷小組了,急診醫師根本可以不用進到急救區。」臺北慈院急診醫師黃柏銘分享,「相較之下,在關山值急診,沒得會診,縫合自己來,心電圖看不懂就拿舊病歷出來比較。在臺北不用處理轉院問題,現在連要轉院的救護車上該備什麼器材和藥品都要知道。」

關山慈院急診排班出現困難,臺北慈院急診部楊久滕主任情義相挺,找到願意下鄉支援的黃柏銘醫師,便從二〇一五年九月開始至今,每週支援關山慈院一至二個急診班別,他通常在星期四晚上到關山,值星期五、日的班到星期一早上八點,再回臺北。這一趟路途遙遠,要做的事情也更多了,但黃醫師卻說:「在這裡不錯啊!病人大部分都很信任醫師,我陪家人的時間也變多了。」

原來黃醫師在臺北值的是做一休一的夜班,晚上能夠與孩子相處的時間不長,到關山值班一次二十四小時,相當於在臺北值三天的工作時數,這麼一來正好集中上班時間,回到臺北反而有時間好好陪家人孩子了。其實,黃醫師當初會決定離家至東部上班,還有另一個有趣的原因,「來這裡比較單純,我只要處理『醫療』的問題就好,不必擔心應對的難題,而延伸出『非醫療』的問題。」原來,黃醫師從小到大一直有溝通方面的「障礙」。

黃醫師笑談,「當住院醫師的時候,也沒有訓練到怎麼『溝通』啊,我講話就是比較直來直往,但是現在不會了啦!比較進步了。」其實,黃醫師對病人很好,只是經常在苦口婆心的時候,忘了語氣,像急診來了酒醉的病人,他會忍不住「碎念」「就叫你不要一直喝酒就沒事了⋯⋯」現在,他漸漸懂得放緩自己說話的語調和情緒,不讓病人不開心了。

上班地點從新店轉換到關山,這長達兩百九十公里的距離,黃柏銘醫師每週搭乘火車往返已持續超過四年,不知不覺中,他已經適應臺東關山的工作環境與步調。

後援部隊隨時待命
助轉院求生機

夜深人靜時刻,默默守護這座小城鎮的,除了急診室當班的醫師、兩位護理師及警衛之外,還包含醫檢師、放射師、藥劑師、批價櫃檯等人力,平時不會出現在醫院的救護車司機及特別護士( 隨車護理師,簡稱「特護」),也隨時待命。

因為缺乏專科醫師的關係,許多病況的患者,關山慈院是無法收治住院的,例如心肌梗塞、腸胃道出血、藥物中毒等等病況較危急的傷患都必須轉院做進一步處置。當接獲轉院任務,救護車司機與特護必須立即出勤,有時轉送花蓮,有時送往臺東,目標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病人平安送達目的地。

小鎮醫院的急診室,因為資源有限,許多傷患還是必須轉送至大醫院,才能得到妥善的醫療照顧。但在生命垂危之際,能夠就近獲得及時性的處置,還是讓許多病人及家屬感激小鎮有一間急診室存在。即便這樣的人力運作及成本壓力,都反映在每月的虧損報表數字上,但關山慈濟醫院仍堅持著守護偏鄉的信念,努力成為後山民眾堅強的後盾。

關山慈院護理師的工作之一,是要輪值特別護士隨救護車護送病人轉院。圖為急診護理師與救護車特護交班轉院,接著上救護車一路守護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