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莫忘 有愛有希望【人醫心傳第194期 - 封面故事】

文/古花妹 居家照護組督導

國中要畢業前,父母親說:「去當護士好了。」年紀小,懵懵懂懂的,便去讀了慈濟護專五專部,我是第二屆畢業生。念書時就常想像護理工作的內容,護理師就是打針、發藥、跟在醫生後面?當時的想法雖然很簡單,但也開始思考自己的護理是不是可以有點不一樣?算一算,我投入護理界要邁入第二十四年,關山慈濟醫院是我的第二個工作場所,至今要邁入第二十年了!

就讀慈濟護專五專部第二屆的古花妹(左四)。

長照,提供愛家人的暖心服務

從二○○○年到二○○四年,歷經病房、急診、加護病房、產房、嬰兒室累積臨床護理能量,二○○五年成為護理部主管,開始訓練及挑戰自我的時期,也讓自己將護理工作的視野擴展得更廣更遠。所以當二○一七年長照2.0 上路時,我決定試試看。謝謝當時潘永謙院長的支持,由我主導關山慈院,我帶著一位居服員,從居家服務起頭,然後一項接一項的長照服務就此展開,至今有三十多位長照夥伴,我們做到了長照全部的十七項服務。

當然過程中也不可能一帆風順,而是如同〈慈悲的心路〉歌詞 -- 在苦難中長養慈悲,在變數中考驗智慧,在艱難中激發韌力,在繁瑣中學習耐性⋯⋯但投入了長期照護,我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護理不是一定限於醫院內,我領會到護理工作的真諦,我們可以走到有需要者的家裡,走到他們的心裡面去;將自己融入每個家庭,也是現在我們長照團隊的使命。長照服務,讓我們對生命、對疾病,有更多的體察和貼近。

我們服務的地域範圍廣大,但是人口非常少,阿嬤說的「隔壁」,是隔一座山!所以我們會花很多時間在交通上,進到深山去探視個案。而且鄉下人家多半會養狗,我常說要進長照團隊的,首先要很勇敢,不怕狗才可以。我們在偏鄉的長照服務,要克服很多環境考驗。

「妳們來了喔,還好找得到。」只見一位佝僂身驅、拄著自製拐杖的長者開門說道。我們心裡的聲音是:「真的找不到,以為是廢墟,想不到真的有人住在裡面,也沒門牌號碼⋯⋯」但一轉念,臉部表情放鬆,掛上微笑、嘴角上揚的說:「我們在想,誰這麼厲害能在這跟大自然相處,我們還要跟您學習,我們要互相幫忙喔。」殊不知我們已經找這位長輩近兩小時,從水泥路到石子路到產業道路,手機訊號從滿格到無訊號⋯⋯走下車探看這差點放棄的鐵皮屋,原來真的有人住。因為沒有放棄,我們找到了乏人探問的長者,並帶著愛來服務。類似的故事,在我們偏鄉的長照路上不斷發生。

慈濟從一九六六年成立時的慈善救濟、關懷訪視,就開始長照服務,我們只是跟著上人與志工菩薩的腳步,用慈濟的法走入偏鄉社區,用照顧家人的心提供暖心的服務。

居家安寧的初挑戰
護理專業新良能

因為負責長照,我的護理生涯也因此變得更廣闊,心靈上也獲得成長。例如,我的護理生涯第一位在家善終的個案,兩個星期的時間,幫他洗澡,也運用芳香療法幫助他放鬆,我們拍照合影後的隔天他就辭世了。當初要接手這個病人時,我也是很害怕的,因為完全沒有經驗。只能故做鎮定,把所學十八般武藝全搬到他的家,非常感恩最後的結果是往者靈安,生者心安。

還有為一名失智症末期患者居家安寧的服務,也是很大的挑戰。後期除了用藥控制外,已經完全沒有醫療介入,病人不能吃,但是沒有用鼻胃管,他會喘,也沒有用氧氣罩,直到他往生,我們陪了他一年。這些經驗都讓我深感安寧善終的服務面向,是非常值得再深入,多方開展。

中頭彩的人生休息站

在二○一八年十月,我的身體告訴我好像該休息了,結果在十月十一日早上,我倒下來了,是腦部左側基底核出血!昏迷了幾天,家人很擔心,當時醫師跟他們說我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醒來而且恢復正常。

我醒來的第一天,就想自己是不是中頭彩了,居然醒了過來!醒來以後卻跟家人完全搭不上話,因為我講的話他們聽不懂,連護理人員都聽不懂,但我自己很清楚。當時我很緊張,難道這是我醒來的目的嗎?護理生涯努力了二十三年,接下來只能回家休息?!

我完全不能接受。那時,上人的一些話在我的腦海裡盤旋:「只要是你決定要做的事情,現在做就對了,你要相信,你要感恩,想法是要能夠再造福。」有了這樣的想法,我的腦在沉靜思考,但外人看我是昏迷了一個禮拜;第二個禮拜,我告訴自己重建信心,要活起來,重新面對挑戰;第三個禮拜,我就開始認真進行有目的的復健。

因為右側半身偏癱,復健時,我的手是完全不能動的,必須要左手幫右手拿東西,而且不能走路,吃喝拉撒睡都要別人幫忙,我才知道原來被人家協助是那麼痛苦的事情,因為必須要求別人幫忙,雖然那是我先生,但他並不是我,他不知道我那一刻的心情是這樣子。兩個星期的時間在花蓮慈院復健,每天每天在復健時,雖然外觀看不出來,但我心裡是非常生氣的,為什麼我必須花那麼多時間來練習讓我自己能正常,所以那時候我是很怨恨的,表面上好像都接受,其實內心很生氣。

復健的兩週期間,復健師對我說:「一小時就好。」我就要堅持要一個半小時或兩小時,即使復健治療師怕強度太高身體受不了,但我很堅持。所以在倒下後的第四個禮拜結束,我就回到關山,繼續復健。

謝謝關山慈濟醫院的照護團隊,臨床護理同仁,雖然看到我是「怕得要死,因為這個學姊看起來很兇的樣子」,但是他們很幫我,也謝謝復健科的同仁,所以到第六個禮拜我可以自己走路了。

轉念重心出發 繼續以愛陪伴

我告訴自己,其實「轉念」兩個字很簡單,轉錯了也會很可怕,這段時間的心念經過非常多的轉折,所以我現在更適合做長照,因為我了解家庭照護者的心理,也了解病人的心理。我以前跟病人坐在一起可能只有兩、三分鐘就結束,現在我願意陪他半小時甚至兩小時,尤其是家庭照護者,陪伴半天都沒關係,因為陪伴真的是很需要的!倒下去又醒來,現在的我重「心」出發,不是重新開始,是從我的心開始。我能夠重新活起來,非常感謝那麼多團隊的幫忙。

長照服務,做了就停不下來,只會覺得服務做得不夠而不停往前。聽到有人說「長照2.0 沒有幾年會倒喔,不用做這麼認真⋯⋯」,但是這些話對我來說反而像養分一樣,提醒我們做好事要快、把握時機,我們有機會服務社會大眾,盡一分社會責任,就如同五十幾年前上人就已經鋪好善緣之路,我們要趕上上人腳步,齊心為大眾盡到家人的照顧,而我們的目標就是朝向做得更好,更有溫度,讓他們感覺世間有愛有希望。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關山慈院居家照護組護理師團隊帶領看護與受照顧者走向戶外舒展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