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共和國 扶困關懷行【人醫心傳第193期 - 特別報導】

二○一九年三月熱帶氣旋伊代侵襲,造成東非莫三比克等三個國家嚴重洪災,不捨災情、戰亂、傳染病頻傳的非洲大陸人民,證嚴上人心心念念要用愛來翻轉非洲貧困的命運。而曾飽受伊波拉病毒重創的獅子山共和國,慈濟基金會及美國總會自二○一五年起與自由城明愛會、希利基金會合作,為災區提供糧食;之後再加上蘭頤基金會,二○一七年起提供臺灣援外大米給貧困地區,誰知二○一九年八月獅子山又遭豪雨水患強襲。此次,是臺灣慈濟基金會首度以熊士民副執行長為首組成賑災團,親赴當地進行賑災發放……

慈濟團隊組成的獅子山共和國水患暨扶困發放團與當地三家慈善組織合作,展開十天十八場的發放關懷行動。鄭順賢醫師(中後)與陳寶珠醫師(前排右三)隨隊參與服務。

文/鄭順賢 花蓮慈濟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
攝影/詹進德

證嚴上人要翻轉非洲的命運,於是當我接到慈濟醫療志業體的邀請,便一口答應下來。二○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至二十一日,是慈濟團隊第四次前往非洲獅子山共和國進行慈善關懷,成員主要來自美國、馬來西亞、紐西蘭、西班牙、臺灣,還有兩名在慈濟大學念書的南非籍學生林琪蘿和何嫣達。獅子山共和國八月初又發生嚴重水患,災後重建才剛起步,此行慈濟團隊與當地的明愛會(Caritas Freetown Foundation)、希利基金會(Healey International Relief Foundation)、蘭頤基金會(Lanyi Foundation) 三家慈善組織合作,前往災區展開物資發放,我與同院服務的陳寶珠醫師隨隊參與服務,一方面照顧團員健康,一方面了解當地的醫療狀況,我們更把握機會向村民和當地志工進行簡易衛教宣導。

鄭順賢醫師進行洗手衛教,生動有趣的示範炒熱氣氛、帶動大人小孩學習。攝影/蕭耀華

非洲洗手衛教初體驗
應變助發放

我是感染科專業,出發前,製作了洗手和清潔衛生( hand-washing and sanitation) 等簡報檔,做足了衛教的準備工作,結果到達現場才發現,當地缺電缺設備,根本無法播放!最後只能改變計畫並考量實際應用需要,教導正確洗手步驟。洗手有「內外夾弓大立腕」七字訣,我就以英文帶動教學:第一步、洗手掌(inside),第二步、洗手背(outside)……,明快節奏加上手勢動作,讓大家跟著一起做。有的地方沒有水龍頭,我們使用帶去的酒精乾洗手液讓大家依然能夠實地演練,並且適時導入問答或舉行比賽營造互動,不論面對小朋友或大人,炒熱氣氛後感覺比較有學習效果。

你說在一個水源都不見得普及的地方,教洗手,實用嗎?的確,公共衛生系統不健全、防疫知識不足,面對這樣國家級的健康問題,著力點很有限。但從醫師的立場來說,總是要踏出第一步,先從最基本的部分開始教起。

十天內我們完成十八場發放,帶去的物資包含毛毯、衣服、五穀粉等,關懷的地點有災區村落、學校,以及數家社福機構。有一次我們為了趕下一場發放,大夥就在巴士上吃麵包充當午餐,卻見車外群聚愈來愈多非洲孩童看著我們,不料同車的當地志工竟把車門打開,遞出一條麵包,本意應該是想要分享,可是接下來卻看到小朋友們為了這條麵包搶成一團,有的還跌坐到地上泥濘處,那一幕非常震撼令人傷心難過,我們沒有辦法再吃下去。一條麵包,在臺灣是唾手可得的食物,但在這塊土地上,卻成了為生存而必須爭取的重要食物――見苦知福,是我那一刻深深的感受。

由於慈濟團隊人力不太足夠,我與寶珠醫師都有參與海外義診及發放的經驗,便即時補位,發揮多功能角色。我們慈濟人也和當地志工在一場接一場的發放活動,不斷的互相學習、溝通協調、建立默契。

發放的衣服分男女,也有童衣和孕婦裝,原則上會按照每個家庭狀況而給予不同件數和樣式的衣服。執行服務時發現要憑券再確認數量的過程太花時間了,很容易塞車,於是我就站出來報數量,大喊例如「三衣三褲,下一個」、「二女三男」之類的簡述,後面各站的負責志工聽到,就可以事先準備好件數,再一一交給領取物資的災民,這樣一來果然整體動線流暢。師兄姊們很感恩我發揮「人體麥克風」的聲控功能,讓運作更為順利,雖然發放結束後聲音沙啞了,不過至少可以幫上忙,那一切都值得了。

八月水災後,當地爆發了又一波的霍亂疫情,現雖已控制下來,然而如傷寒、瘧疾等當地的「國病」級傳染病依然在這塊土地上日夜肆虐著。此行我們拜會了獅子山共和國衛生部,並介紹一款以中藥青蒿素提煉的可以有效治療瘧疾的最新複方藥物(Artequick)。出發前做過一點功課,知道這種新藥於二○一四年時曾在非洲的群島國家葛摩聯盟(Union of the Comoros) 被使用過,施藥一年後發現減少了百分之九十六的瘧疾感染率,效果相當顯著。我把相關數據與成效提供給衛生部總監阿瑪拉醫師,同時傳達若是符合需求,慈濟也願意進一步協助供應藥物,以便在未來建立起密切的醫療合作管道。另外,我們亦將二十盒的此款藥物捐贈予明愛基金會認養的聖安東尼慈善診所,希望能帶來一些及時的醫療幫助。

拜會衛生部總監阿瑪拉醫師,介紹一款以中藥提煉的治療瘧疾複方藥物。

康納特醫院的九號病房由慈濟捐助設備。因醫師人力不足,許多醫療由護理師執行。

用心尋找醫療援助切入點

康納特醫院(Connaught Hospital) 是四年前伊波拉病毒肆虐時收留病人的院所,據說是獅子山共和國境內最好的政府醫院,就類似臺大醫院在臺灣醫界的指標性地位。當中的「九號病房」由慈濟捐助設備,考量到當地常缺電,所以慈濟提供的是非電動式的手搖醫療床,簡單好用也便於維修。另外,牆壁貼上磁磚,櫃子、隔簾都置換過,給人整潔明亮感。病房護理長告訴我們,現在的九號病房與過往有明顯的差異。我們也參觀了該院其他未被認養捐助的病房區,多數簡陋,有的床墊是破的,甚或沒有隔簾,空間也相當擁擠。

由於醫師人力嚴重不足,所以在病房看到的多是護士在服務,她們表達很喜歡在九號病房工作,環境相對比較舒適,讓她們覺得工作起來,比在其他單位更有榮譽感。整體來看,這家被譽為國內最好的公立醫院,設備依然嚴重不足,可想而知其他醫院的狀況更是資源匱乏,這也說明了為什麼該國人民的平均壽命只有五十歲上下,低落醫療水平恐怕是其中的導因之一。

參訪了幾間明愛基金會所認養的慈善診所,運作上的靈魂人物是約瑟芬修女,她本身是位助產士,具備醫療背景。另一名社區護理師曼賈,則是位社區健康衛生官員(Community Health Officer),具備此頭銜的護理師都經過該國衛生部的挑選與訓練,能執行小手術和開立醫囑,功能上近於臺灣的專科護理師(專師),臺灣的專師所不能進行的侵入式醫療處置,他們執行,主要是因應醫師嚴重不足現況(全國七百萬人口只有不到三百位的合格醫師),當地衛生部特地訓練這些護理師們以分擔醫師工作。這兩位可以執行疝氣修補、盲腸切除,還有剖腹產等簡單手術,合力奉獻專業、守護窮困的病人,令人欽佩,她們二位亦向我表達想來臺灣學習觀摩的心願。

我既樂觀其成,也希望可以在這件美事上幫點忙。第一、她們都是身處第一線的醫療人員,最了解當地的需求,我們提供醫療訓練交流,不論是設備操作或技術觀摩,他們學習了回去就能派上用場。第二、在我擔任花蓮慈院國際醫療中心副主任時,曾為了菲律賓偏鄉地區需求,製作過預防狂犬病和認識肺結核的衛教動畫,邀請菲國志工以方言配音。同理,我們也可以為獅子山共和國量身打造專屬洗手衛教動畫,約瑟芬修女和曼賈護理師來臺時,請她們協助以當地方言配音,未來把衛教動畫帶回去宣導推廣,預期會是有實際效果的。

我們前往沙漠之花社區小學進行發放時,見到一名天生腳疾的小女孩,雙腳呈內八狀、舉步維艱。思索著回去後可請醫院的復健科幫忙做個拐杖寄過來,便向學校借尺為她量身,另一方面,又在思考此腳疾是否可能透過開刀治療呢?當晚回到飯店,便把拍攝她走路的影片傳送給陳英和名譽院長,他研判應是先天性髖關節脫臼及髖臼發育不良(Developmental dysplasia of the hip,即DDH),可透過矯正手術治療,陳院長希望可以讓小女孩在當地醫院照骨盆腔X 光片並寄給他做進一步確認。回臺後我們接續討論開刀的可行性,覺得若能把她接來臺灣治療那是最好不過,正如當年我們協助菲國連體嬰進行分割手術一樣,路途可以克服,刀術不難,如此一來將可以改變她的一生,這也算是慈濟和獅子山共和國結下的好因緣。

有幸與臺灣團隊第一次參與獅子山水患暨扶困發放團,這趟也是首次有醫師成員隨團,我把自己當作是慈濟的眼睛、耳朵一樣,去多看多聽多用心,整理出脈絡方向,尋找醫療援助的切入點。去這麼一趟下來,時差到現在還沒調整回來,鼻竇炎也發作了,不過要做的事情一再和各方討論後似乎也更加明朗,讓我不虛此行。雖然眼前想做的、可以做的都還剛起步,而我是來自馬來西亞,也在馬國行醫過,家鄉沒有錢看病的窮人也很多,醫療上的城鄉落差也很大,經驗讓我明白不需要急於一時求成,慈濟人的大愛永續是最穩當的心靈支柱,就一件件來做好做足吧!(整理/洪靜茹)

眾人拜訪自由城明愛會附設醫院,聆聽約瑟芬修女(左三)說明運作現況。因醫院建築不夠使用,簡易搭建的二樓空間牆壁破損嚴重。

沙漠之花社區小學發放場,鄭順賢醫師為這名天生腳疾的小女孩積極尋找治療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