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影髓行 二○一九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 26周年相見歡【人醫心傳第192期 - 特別報導1】

文/陳麗雪、張麗雲、吳進輝、劉蓁蓁

這是一個感恩與感動的時刻!

有一種愛,在髓緣來時,如影隨行,無處不在,隨時都在!

二○一九年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相見歡於臺中靜思堂舉行,共有八對捐受贈者參加,全臺灣合作醫療院所負責人亦特別抽空前來共襄盛舉,見證生命的奇蹟。攝影/張集品

二○一九年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廿六周年慶暨關懷小組講師認證課程,於十月十九、二十日在慈濟臺中分會靜思堂舉行。一年一度捐受贈者相見歡在十九日當天十二點三十分展開。今年共有八對捐受贈者參加公開場相見歡,其中距離最遠的來自大陸遼寧省大連市,受贈者中年紀最大的是六十五歲,最年輕的是廿五歲;有的捐贈者為了救人暫停生子計畫,有的則是因為自己親人血癌病逝或罹癌同理心而同意捐贈,更有的只是單純一念助人的心。兩個不相識的人卻有著最相近的基因,因為髓緣,在人海茫茫中相遇,血液疾病患者得以逆轉人生!相見歡也見證了人間最美的愛與奇蹟。

鄭旭凱的媽媽(右四)對著籃三量(中)說:「救命恩人!這是我辦不到的!是你救了我們一家人!」攝影/周士龍

相見歡會後茶敘,籃三量(右二)陪著鄭旭凱抱著兒子餵奶,感受生命的奇妙,只是捐贈一袋造血幹細胞,不只造就了重生,也有了新生命的延續。攝影/楊凱誠

重生新生的喜悅

「我在,因為你的愛」。現年三十歲的受贈者鄭旭凱過去是美髮師,二○一二年,二十二歲的他因為感冒發燒不斷,身體出現瘀青紅斑,左眼視線模糊,光是爬樓梯就喘不過氣來,經三軍總醫院確診為重度再生不良性貧血。親屬間都沒有找到符合的骨髓幹細胞配型,只好求助慈濟骨髓資料庫,成功地在二○一三年二月完成移植。重生後的他,個性、血型跟體型都有了很大的改變。而且他不只重生,之後還喜獲麟兒,透過相見歡活動,他要用個人重生與喜獲新生兒的喜悅,來感恩救他一命的捐贈者。

一直以來很少生病,一檢查竟然是急性重度再生不良性貧血,有如晴天霹靂,父母一時無法接受,暗地裡不知為了這個長子流多少眼淚。爸爸擔心父子緣短,常常在觀世音菩薩面前祈求,甚至緊張到心臟病發作而住院。未發病前的鄭旭凱,叛逆成性,常與父母頂嘴,住院時,父母往來家裡與醫院的辛苦,一度讓他過意不去想放棄治療。後來,配對成功的消息為他長黑的人生暗巷點了一盞微弱燭光,生命出現了轉機。移植成功後,鄭旭凱順利與女友結婚,在今年(二○一九)五月生下一個健康寶寶。

鄭旭凱的體重從瘦瘦的四十幾公斤搖身變為七十三公斤,家人都猜想對方應該有壯壯的身材。果然,捐贈者籃三量身材高大,由媽媽和兩個孩子陪伴出現在臺上。鄭爸爸千言萬語無法道盡感恩,鄭媽媽激動地稱他為「救命恩人」!籃三量倒是很自在,覺得自己是個幸運兒,被通知配對到時,只想說「是幫助人的時候到了」!

江翰威(左後一)在移植室時高中同窗好友來探視,還有兩位同學陪他理光頭為他加油打氣。圖片/江翰威提供

江翰威(左二)接受移植成功後,參加二○一八年世界骨髓捐贈者日活動。圖片/江翰威提供

江翰威對著陳盈秀說:「我們像失散多年的姊弟,我有兩位姊姊,現在又多一位姊姊來疼愛我!」陳盈秀覺得自己為社會救了一位高材生,興奮又歡喜。攝影/劉本介

青春正好被病磨
體悟人生有裂痕才有味道

八對當中最年輕的受贈者江翰威,由外婆、媽媽和姊姊陪同,來和捐贈者陳盈秀及家人相見歡。十八歲時就讀師範大學時,背後無端長出斑斑紅點,媽媽以為他吃蝦子過敏,拖了三、四天才好。一次,在學校打壘球,撞到牙齦出血,牙科醫師診斷無礙,順便幫他洗牙時卻血流不止,急診檢查,才發現是再生不良性貧血,無法自我造血,必須兩天輸一次血。現年二十五歲,交大科技管理碩士班二年級的江翰威,順利移植成功後,最高興的莫過於外婆林蘇美,她是桃園地區的慈濟委員,也是環保志工,孫子發病的時候,她很緊張,不知道怎麼辦,現在她覺得能再度擁有健康的外孫,很有福氣。

江翰威的媽媽林麗珠既興奮又感動地說:「我們很幸運,有七位跟兒子配對成功,其中四位都願意捐,我們尊重醫師的決定,相信醫師會幫我們做最好的處置,選到一位最相配的配對者!」林麗珠覺得媽媽平日樂善好施累積的福氣回饋在孩子的身上。相見歡的時候,林麗珠迫不及待地拿起麥克風,感恩捐贈者陳盈秀的大愛與善舉,讓兒子能夠健健康康繼續求學。

陳盈秀當年建檔時也是學生,被通知配對成功時,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因為孩子還小,她曾經猶豫,擔心捐後的身體狀況會不會影響這個家的圓滿,加上母親反對,後來因為先生黃清輝不願讓另一個他(她)像妹婿一樣無緣配對,而讓年輕的妹妹守寡,所以他鼓勵太太陳盈秀把握因緣救人,才不會造成社會上第二個遺憾家庭。

江翰威拿著親手寫的卡片,對著面前的「姊姊」親口念出:「我可能是妳失散多年的家人吧!因為我身上已經流著您的血,在人海茫茫、萍水相逢中,我們一定很有緣分,會因為十西西的血,讓彼此聯繫在一起……」一滴血的妙因緣,將兩個素昧平生的家庭緊緊連在一起,讓生命繼續延續。歷經一場病,年紀輕輕的江翰威已有體悟:「人生就像茶葉蛋,要有裂痕才能入味,還好有您這位貴人相助,您一定是這世上最幸運的人……」

江翰威對著陳盈秀說:「我們像失散多年的姊弟,我有兩位姊姊,現在又多一位姊姊來疼愛我!」陳盈秀緊握住「弟弟」的手,深有同感地說:「真的,媽媽生了三個都是女生,現在多出位弟弟,相信媽媽看到他也一定會很開心的。」

罹癌病苦同理心
捐髓複製幸福

幸福是可以複製的,而所有的捐贈者,都是幸福的製造者。

今年中心出了一本新書 -- 《愛,髓時都在》,其中一位是二○一八年相見歡的受贈者李亞妮。十年前生病,不只幸運配對成功,主要是來自家人如原生父母、姊姊和先生、婆婆的愛,陪她順利走過人生關卡,並產下一對雙胞胎。李亞妮覺得這是捐贈者帶給她的幸福,她要複製這分幸福回饋給對方,同時嘉惠更多還在病苦中掙扎、煎熬的病友。

身體有病,需要家人的體諒與長期陪伴,而這一群願意捲起衣袖,留下血樣建檔的善心人,捐贈骨髓造血幹細胞的善心人,讓血癌患者的生命有了幸福的機會,也有了複製幸福,將愛傳出去的機會。

基於太太罹患淋巴癌剛痊癒,林宏志為了回饋,經過一個星期的考慮,終於答應捐贈,讓陪伴的志工林耿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同時,善的漣漪,一圈一圈不斷擴大,受贈者將這分大愛,傳遞到醫院,為病友繼續加油、抗癌。

終於等到相見歡這一刻,陳素菁才得知林宏志捐贈的原因最主要是妻子罹癌的同理心,現場感謝林太太。攝影/簡明安

在移植滿兩周年後,陳素菁決定跟著慈濟骨髓關懷小組志工去關懷病友,提供親身經驗讓他們摸索的時間縮短。圖片/陳素菁提供

歷死煎熬 付出回饋

陳素菁回想當時接受高劑量化療做殲滅療法,從早上吐到晚上,喉嚨連吞口水都超痛,口腔黏膜也破掉,只能喝流質食物,邊吃邊哭邊吐,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隔離病房內走動當運動。移植後約八個月,發燒、長皮疹又住院,大腿與臀部神經痛,深刻感受到什麼是舉步維艱。

在移植滿兩周年後,她決定跟著慈濟骨髓關懷小組志工去關懷病友,提供親身經驗讓他們摸索的時間縮短。剛開始,爸爸和媽媽會擔心,希望她的身體完全康復再去當志工,但她覺得對的事情,做就對了。「二○一六年,爸爸癌症病逝。悲傷的心情中,很感謝捐贈者,讓我能在這幾年陪著爸爸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張國楨(右二)的兒子張育豪(右三)神情激動地握住李志恆的手說:「真的很感恩您們,那段期間爸爸生病、妹妹也生病,如果沒有您,我可能同時失去兩個家人。」攝影/陳基雄

在等待捐贈期間,李志恆暫停試管嬰兒計畫與老婆取得共識:「我跟太太的治療先暫停,我先去捐髓救人比較重要!」攝影/陳基雄

移植中止廿年輸血人生

「第一次聽到我先生只剩下六個月生命,當時兩個孩子還小,一下子我不知道往後的人生該怎麼過?只能天天哭。」張太太哽咽說出先生張國楨三十三歲第一次發病,罹患再生不良性貧血,醫生宣判生命長度時,心中的煎熬。那時親戚和兄弟姊妹紛紛要折十年壽命給張國楨,鼓勵兩人要勇敢走下去,而她除了祈禱,心中也默默地想著:「只要把孩子養到大,我跟他一起走都無所謂。」

張國楨五十八歲那年,病魔來得又急又兇,發作的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醫生再次宣判只剩四個月的壽命。造血功能極差的他,無法敵過化療的折磨而停止,取代的是頻繁的輸血補血小板與血紅素的不足,從每個月、半個月、到最後無法維持一週,只有骨髓造血幹細胞移植一途。

病危折磨又喪女

打擊接二連三,當配對到了,張國楨又顱內出血,血小板過低,不宜移植。此時當護理師的女兒竟罹患惡性腦瘤,一個家庭兩位重大病危者,只能先搶救更緊急的女兒。

醫護努力把張國楨的健康維持住,卻接到捐贈者有事需延遲捐贈,生命猶如在鋼索上的他,很擔心唯一的希望落空。經過半年,當捐者及受贈的他彼此因緣具足時,主治醫師以一句:「我讓你走得進去,就出得來!」讓他信心大增 。

信心更陪伴張家在移植後度過排斥與感染的三個月艱困期,雖然也屢屢發出病危通知,但愛已如影髓行,健康的幹細胞陪他堅強邁出每一步。張太太回憶那段照護過程:「他一發燒全身就紅通通,點滴更是一支接著一支沒停過,為防感染,要出來時包得像木乃伊,吃了就拉,皮膚還一層一層地脫落……」

當黃花萎葉落盡,滿綠新芽綻放枝頭。張太太看著眼前的先生,不只氣色紅潤,變得強壯,還更年輕,她猜想:「捐贈者一定身材壯碩,我的恩人應該又高又大,因為他健康的幹細胞,改變了以前羸弱的先生。」

救人與生子 天平上的掙扎

現場錄影投燈尋找著壯碩身影,竹科工程師李志恆夫婦緩步上臺,張太太再也抑制不了情緒,上前擁抱致謝,兒子張育豪則神情激動地說:「真的很感恩您們,那段期間爸爸生病、妹妹也生病,如果沒有您,我可能同時失去兩個家人。」張妹妹歷經兩次開刀,傾其醫療所能,仍無法挽救其性命,在二○一八年十一月離世,全家人仍隱隱作痛。雖然女兒沒有爸爸的幸運,主持人陳竹琪仍鼓勵張爸爸:「女兒在天上看著你,也會為你祝福,你的健康就是給她最好的禮物。」

「一切都值得了!看到張爸爸如此健康,最重要的是有幫助到一個生命的延續,就是很高興。」助人並沒有多想的李志恆,早在二○○三年就挽袖建檔,相隔十年,被告知與患者配對相符時,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救人。

但這段因緣來的時間,卻讓李志恆有些掙扎。因為求子心切,正在做試管嬰兒,太太已打了排卵針,就剛好卡在那個階段。最後與老婆取得共識:「我跟太太的治療先放棄,暫停不要,我先去捐髓救人比較重要!」

解答了當初延遲的疑惑,張太太不捨地看著兩位說:「不好意思,讓您們為難了!」張國楨也指身上的背心說:「不好意思,因為您的愛,讓我存在世上。」李志恆請兩位別在意,他相信還有機會,更呼籲:「其實捐造血幹細胞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大家要相信這一點,能夠幫助到一個人,是很快樂的,有機會就要付出行動去幫助人家。」

王啟承罹病時,兒子才出生六個月,他怕兒子成長過程沒有爸爸,特別錄了給孩子二十歲、三十歲的祝福影片。圖片/王啟承提供

見到爸爸的救命恩人,兒子王睿穎跟著媽媽一起跪下致意,激動的心情長跪不起,現場觀禮者無不感動拭淚。攝影/林萬教

王啟承感恩黃寶慶「一定要救」的堅定,會後茶敘時間兩人很有默契的合十互道感恩,「今後,你是我兄弟!」攝影/林萬教

生有可戀 為了孩子努力抗癌

王啟承發病時三十九歲,三姊也是在同樣年齡罹患淋巴癌,他在想,如果自己也走了,無法陪伴才六個月的兒子長大,這個家將會多悲慘?所以他錄下影片作為遺言,讓兒子將來長大二十、三十歲可以看到爸爸對他的祝福。還好這一段影片不必播放,有緣人出現在生命中,王啟承配對成功,活了下來。太太黃雅惠很激動又感恩,當年每逢假日,她固定從雲林帶孩子,扛著嬰兒車,大包小包上下火車,北上給先生打氣。

回想那一段煎熬的日子,王啟承說:「人家說,生無可戀,可是我就是要生有可戀,才能夠支持我繼續往前走!」啟承發病那年,兒子才六個月,他心裡最怕的是孩子成長過程沒有爸爸。他的愛,兒子都看在眼裡。「我看到他的時候,感覺他很痛苦,可是他還是對我很開心地微笑。」兒子回想起跟媽媽去病房看爸爸時的感覺,即使當時年紀那麼小、懵懵懂懂,卻依稀記得爸爸眼裡的溫情,「感覺爸爸他想跟我說,他很愛我!」現在一家人能圓滿生活在一起,太太說:「我們有快樂的能力了,有幸福的感覺,不然以前真的不敢想,我不敢想像明天會是怎樣?」

我一定要救他!

捐贈者是年紀最輕、二十八歲的黃寶慶。看到有緣人出現,王太太拉著孩子一前一後地跪下地道感恩,黃寶慶很過意不去地跟著跪下,說:「請不要再跪了!」當時被通知配對成功的時候,黃寶慶一直對自己說:「一定要救這個人!我就是要捐,一定要救他,要給人家希望,不要給人家失望!」他告訴來參加相見歡的貴賓們,幫助一個人並沒有想像中的痛苦,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就可以幫助病苦的全家人。

黃寶慶在金融業服務,很巧的是,王啟承也在銀行上班。二人默契十足都在金融界工作。談到參加造血幹細胞捐贈無損己身,還可以拯救一個家庭,提升一個人的生命價值時,彼此也願意加入助人的行列,相互祝福著對方。

捐贈者田嘉琪與受贈者劉俊明都是不擅言詞的人,在見面這一刻感動之情溢於言表,生命中的兄弟,彼此祝福感恩。攝影/陳基雄

當時陪伴捐贈與院區關懷的志工也陪同他們一起相見歡,見證愛如影髓行之後,甜美的生命之果。攝影/李威德

惡性淋巴癌找上門
絕望中獲得重生

今年三十二歲的劉俊明,二十六歲那一年因為腋下反覆疼痛,到醫院看診,被通知罹患惡性淋巴瘤,兩年左右時間歷經多次化療、兩次復發,只能尋求慈濟骨髓資料庫,幸好一年後配對成功,「那一包血液進來之後,然後就,從管子慢慢下去之後,就覺得,新生命來了!」當看見救命恩人出現時,一向靦腆從未擁抱過人的俊明,不禁給這位從未謀面的兄弟一個大大的擁抱。

三十三歲的田嘉琪,在捐贈前的身體檢查中,發現自己有高血壓毛病,努力調整飲食、服藥控制血壓,一份髓緣之愛,讓雙方都重獲健康身體。捐贈者田嘉琪:「人與人,都是一個緣分,既然這是種善緣,他能不能多多幫助更多的人,把這善緣繼續給流傳下去。既然我有辦法給人家一個機會,那為什麼我要把這機會給取消掉。」

帶著陌生人的血液與心中信仰,走上人生下半場,踏實,就是劉俊明最好的感謝。劉俊明:「都過去了!然後現在的就是,從今天開始。」

受贈者呂秋娥見到她的捐贈者程秋蓉,熱淚盈眶,不斷地向秋蓉說感恩。攝影/陳基雄

護理長捐髓 挽救幸福家庭

一個血癌,差點讓結婚四十多年的丈夫痛失枕邊人。呂秋娥,現年六十一歲,六年多前診斷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全家瞬間蒙上陰影,先生陳興農甚至作好心理準備,就算傾家蕩產也要搶救回太太。住院期間,子女有人把工作辭了,二十四小時全心照料,老天彷彿感受到這一片孝心,最後成功配對到,挽回了一家人的幸福。呂秋娥的大女兒陳玉蟬:「我們會先把醫院的洗手間消毒一遍,然後再讓她上,然後她上完之後再消毒一遍,然後再讓她休息,可是可能沒休息多久,她又要再上,然後我還是會再消毒一遍,我們兄弟姊妹都一樣。」

康復之後,呂秋娥下廚的頻率增加了,連性格也不太一樣。陳興農:「是一個三十幾歲年輕的女孩子捐給她的,我就這樣跟她說,妳身上住了一個三十幾歲,很年輕的,所以現在比較兇了喔。」

捐贈者程秋蓉年輕時參加慈青社團,在當時建了檔,爾後因為護理工作的忙碌讓她漸漸遺忘了這件事,直到接到配對通知才想起了當時的一念心。「其實我覺得也還好,那時候的身體是非常好的,那也只是一個(血液)分離的部分而已,所以我覺得也沒有那麼緊張,而且能配對成功這件事,其實真的非常的難。」

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捐贈時女兒才出生不到一年。如今談起這件事,程秋蓉在女兒心中媽媽就是一個神力女超人。「現在的醫療很進步,它只是透過血液透析,就可以分離出這個幹細胞,所以我覺得這個跟以往(腸骨抽骨髓捐贈)比,是更簡單了。」相見歡這天,親聞受贈者一家的心路煎熬,與受贈移植後健康的轉變,程秋蓉感覺這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了。

趙鴻雁與林哲謙兩家人相見歡。攝影/廖偉辰

不敢遠嫁不敢死
臺灣的哥哥救了我

遠自遼寧省大連的第三六一二例受贈者趙鴻雁,含著淚水,一上臺即對著臺下喊著:「五年了,我想念我的哥哥!哥哥,你在哪裡?五年裡,我每年都想要見到你!」催淚的喊話,讓還不知其配對過程來龍去脈的觀眾,跟著淚崩了。她哭著說:「我是獨生女!不敢遠嫁,不敢死!只有造血幹細胞移植才能救我!」

二○一三年十一月當時還在遼寧師範大學附屬中學任教的趙鴻雁,因為感冒的症狀就醫,發現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曾經在中華骨髓資料庫找到符合的一例,可是對方半年後反悔,全家人感覺沒有活路了,父親願意以生命換取生命,抽自己的幹細胞讓女兒重生,但又擔心六十六歲的高齡,幹細胞不夠活躍而作罷。母親受不了打擊,兩個月後發現罹患卵巢癌,一家人只能以「崩潰」二字來形容,每夜靠安眠藥助眠,還在半夜哭醒。父親為了籌女兒醫療費,四處向親人借錢,有一年寒冬臘月,騎著腳踏車,哭著哭著,淚水沾濕了口罩,結成了冰,他問蒼天:「我們為什麼活得這麼難?」

後來,在臺灣慈濟骨髓資料庫找到跟她配對成功的幹細胞,二○一四年七月九日移植,鮮紅的血一滴滴注入她的身體,一道曙光劃破無邊際的黑暗,家人臉上出現了久違的笑容。獲知捐贈者比自己大兩歲,趙鴻雁告訴六歲的兒子,自己身上流著「臺灣舅舅」的血緣。

為了尋找生命中的大恩人「哥哥」,全家於今年(二○一九)五月從大連輾轉到廈門,準備到臺灣尋找恩人,不過,因事先不知情需要簽證,失望而返。趙鴻雁不灰心,寫給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兩人在今天相見歡。看到生命中的恩人林哲謙出現,趙鴻雁激動跪地磕頭三拜,還立刻奔過去擁抱這位救了全家幸福的大恩人。現場被此澎湃情緒感動得一片淚海,無不拭淚。

林哲謙靦腆地說:「我曾經不敢想答案,怕萬一失敗,會非常的難過!」趙鴻雁見到林媽媽亦大步向前熱情擁抱,大喊「您是我的媽媽!」林媽媽突然多出了位健康、美麗的女兒,謙虛地直說:「很感恩我們有福報可以幫助妳!很感恩上人給我們這樣的機會!」趙鴻雁還帶來全家人的感恩影片,並告訴林哲謙:「我把你送給我的祝福卡,鎖入保險櫃裡,超幸福的,感恩你救了我們全家三人(包含父母)的生命!」

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自一九九三年成立以來,累計至二○一九年已有四十四萬筆志願捐贈者資料,配對成功者有五千四百七十一例,受惠達三十一個國家地區。亮麗的成績說明臺灣愛心密度極高。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楊國梁主任呼籲更多的新住民和原住民,捲起衣袖,讓十西西的血樣加入資料庫,給苦苦等待的罹病者多一個得救的機會。

兩個不相識的人卻有著最相近的基因,因為髓緣,他們在人海茫茫中相遇,血液疾病患者得以逆轉人生!二十六年前,上人的一念心,呼籲「救人一命,無損己身」,才能讓五千多個家庭不至於面臨生離死別的苦而破碎,這分愛,正如生命中的信物,永遠被鎖入捐者與受者的內心。

攝影/廖偉辰

捐受者終能相見歡的場面,讓所有在背後付出的志工們流下開心的眼淚。攝影/周士龍